2039 天才飞行员

    言情中文网 ,最快更新

    西班牙虽然没有参加世界大战,大卫·桑切斯元帅当了一辈子军人,对于南部非洲军队的战斗力还是非常了解的。

    问题的关键在于,大卫·桑切斯元帅是帝制时代的老军人,不被共和政府信任,所以共和政府内部唯一的理智声音也被人忽视。

    6月9号,西班牙再次撕毁协议,停止从南部非洲采购武器装备。

    消息传回南部非洲,正在南部非洲接受训练的飞行员和坦克手们一片哗然。

    尼亚萨兰军工正准备将第一批50架“冕雕”交付给西班牙共和政府。

    二十辆“彪骑兵”坦克甚至都已经在鲸湾装船准备发往西班牙本土。

    这都是已经付过钱的。

    西班牙共和政府虽然撕毁协议,却要求尼亚萨兰重工交付已经支付完费用的武器装备。

    尼亚萨兰重工不客气,既然是西班牙共和政府主动撕毁协议,采购协议也就全部作废,交付是不可能交付的,就连已经装船的“彪骑兵”,也被一个电报叫回来。

    尼亚萨兰重工原本就担心将“彪骑兵”交付给西班牙共和政府之后,会造成部分技术泄露。

    现在好了,这个担心终于不存在。

    以俄罗斯和西班牙共和政府的关系,将“彪骑兵”交付给西班牙共和政府,“彪骑兵”对于俄罗斯来说也就没有秘密可言,这会让一直希望提升坦克技术的俄罗斯人欣喜若狂。

    就人民警卫队的战斗力,尼亚萨兰重工也有理由怀疑,即便装备了“彪骑兵”,人民警卫队也可能干不过长枪党和德意干涉军,到时候“彪骑兵”的技术同样会泄露给德国人和意大利人。

    俄罗斯还好。

    德国和意大利,那可是未来南部非洲国防军的直接对手。

    对于正在南部非洲接受训练的西班牙飞行员和坦克手们来说,这同样是个晴天霹雳。

    西班牙的这些飞行员和坦克手,已经在南部非洲接受了长达三个月的相关训练。

    对于“冕雕”和“彪骑兵”,飞行员和坦克手们已经非常熟悉,他们深知“冕雕”和“彪骑兵”的强大,比西班牙之前装备的NID-52战斗机和雷诺强出不止一个等级,虽然飞行员和坦克手们没有接触过伊16和T26,不过俄罗斯人连飞行员和坦克手都可以提供,他们根本就没有接触伊16和T26的机会。

    “所以,就算回到西班牙,我们这几个月学到的东西也将失去用武之地,说不定共和政府会给我们每人一支步枪,让我们去和长枪党人拼刺刀——”塞尔希奥·罗德里苦涩,他在接受了短短半个月的训练之后,就获得了独立飞行的资格。

    即便在南部非洲空军,这样的学习速度也堪称天才。

    现在塞尔希奥·罗德里对于“冕雕”的性能,熟悉程度已经不亚于一些南部非洲教官,在前几天的一次对抗演习中,塞尔希奥·罗德里驾驶着“冕雕”,将教官驾驶的“冕雕”直接击落,成为训练营里的神话。

    能当教官的,肯定都是资深飞行员,得参加过世界大战,有过击落记录的那种才行。

    塞尔希奥·罗德里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习到这种程度,充分证明塞尔希奥·罗德里的天赋。

    天赋越好,对于共和政府的决定就越失望。

    把飞行员当轻步兵用,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先例。

    “咱们的总理先生是疯了吗?T26的战斗力怎么可能比得上‘彪骑兵’?按照南部非洲标准,T26最多就是装甲车,我可不想开着棺材盒子上战场。”坦克大队指挥官迭戈·奥尔默中校同样失望。

    飞行员只要学习飞行技术就行,坦克手除了驾驶坦克之外,还得学坦克战术。

    迭戈·奥尔默军校生出身,今年刚满30岁,能被共和政府挑中来到南部非洲学习坦克技术,迭戈·奥尔默自然也是非常出色的。

    和罗德里一样,越出色,就对西班牙共和政府越失望。

    “我们应该联名向马德里发电报,请求马德里重新考虑和南部非洲的军购协议。”带队来到南部非洲的米克尔·阿尔瓦少将得做点什么,他还等着回到西班牙大杀四方呢,不想现在就被边缘化。

    “没用,叛军正在向马德里逼近,第五纵队蠢蠢欲动,我们已经被马德里遗忘。”罗德里一脸失落,他们这些飞行员和坦克手,可能连返回西班牙的机会都没有。

    毕竟返回西班牙的船票也是要钱的。

    既然共和政府已经取消订单,那也就意味着他们这些飞行员和坦克手已经失去价值。

    长枪党和德意干涉军正分为四路进攻马德里,前几天叛军将领拉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宣称,除了四路纵队之外,马德里市内还有第五纵队,随时准备配合国民军行动。

    于是第五纵队就成为叛军和间谍的代名词。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马德里,还会为我们支付费用吗?”奥尔默中校担心的问题更多。

    西班牙飞行员和坦克手,是在洛城附近的军事基地接受训练。

    众所周知,洛城人收入高,消费更高,飞行员和坦克手之前的生活费用,全部是由西班牙共和政府支付。

    现在西班牙共和政府取消协议,那么还会不会继续支付飞行员和坦克手们的生活费用都不好说。

    “我已经接到马德里的电报,马德里要求我们尽快返回本土——”阿尔瓦少将一脸迷茫,他们回到西班牙又能做什么?

    难道真的去跟长枪党人拼刺刀?

    罗德里和奥尔默对视一眼,两人都没说话。

    作为最出色的飞行员和装甲部队指挥官,罗德里和奥尔默深受教官们喜爱,在和教官们接触的过程中,已经不止一位教官向罗德里和奥尔默流露出招揽之意。

    这里的招揽肯定不是为某个私人企业服务,而是为南部非洲联邦政府服务,只要罗德里和奥尔默同意,他们就可以直接加入南部非洲国防军,成为一名真正的南部非洲人。

    以前罗德里和奥尔默,一直念念不忘的是返回西班牙,为共和政府效力打赢内战。

    现在共和政府已经不再需要他们了,何去何从,需要仔细衡量。

    “你们怎么想?”阿尔瓦少将主动征求罗德里和奥尔默的意见。

    罗德里和奥尔默不吭声,他们俩怎么想不重要,关键是共和政府的选择。

    “我知道有人找过你们,希望你们背叛共和政府,说实话也有人找过我,不过我没有同意——”阿尔瓦少将笑容苦涩,罗德里和奥尔默的沉默,已经给出他们的答案。

    “少将,我有一点不明白,俄罗斯人的伊16,肯定不如南部非洲的‘冕雕’,为什么马德里要撕毁订单?”罗德里百思不得其解,“冕雕”都已经快要交付了,没道理啊。

    “这根伊16和冕雕的性能无关,背后更多是政治考量——”阿尔瓦少将也说不清楚,事情要是真有这么简单就好了。

    “俄罗斯人的免费,背后肯定有更多利益诉求,如此简单的道理,难道马德里的老爷们就不清楚吗?”奥尔默悲愤交加,站在他的角度上,俄罗斯人和共产国际每一个好东西。

    西班牙面积50万平方公里,是欧洲第六大国家。

    共产国际的态度很明确,希望西班牙成为欧洲第二个社会主义国家,这样共产国际就会影响力大增。

    俄罗斯的态度更明确,是想借助西班牙打破英国和法国的封锁,将势力范围扩张到地中海和大西洋,如果能顺便打破国际联盟对达达尼尔海峡的控制那就更好了。

    所以西班牙共和政府就算赢得内战,那么到时候西班牙谁做主还不好说。

    长枪党再可恶,终究还是西班牙人。

    阿尔瓦少将终于无话可说。

    晚上回到自己的宿舍,罗德里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宿舍是尼亚萨兰国防部提供的单身公寓,一厨一卫一室一厅,总面积大概60平方米左右。

    南部非洲的房子没有公摊这一说,房本上60平,实得就是60平,一个人住很宽敞。

    叩叩叩——

    有人轻轻敲门。

    罗德里打开房门,门外是罗德里的教官汤玛斯。

    “晚上好——”罗德里和汤玛斯关系很好。

    “还没睡吧,我来找你聊聊天——”汤玛斯一手拎着烧鸡,一手拎着一捆啤酒。

    罗德里去厨房又找出一碟花生米,两人就在客厅直接喝。

    酒过三巡,汤玛斯终于开始说正事:“你怎么想?”

    “什么怎么想?”罗德里还装傻。

    汤玛斯微笑看着罗德里不说话。

    “说实话,我也很迷茫,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罗德里一脸颓丧。

    “请原谅我的直接,共和政府已经完了,你现在返回西班牙,只能为共和政府陪葬。”汤玛斯直接,他是真不忍心看着罗德里返回西班牙送死。

    “我也不知道——”罗德里痛苦的低下头,双手捂脸。

    “留下吧,即便你想加入空军,你也可以去飞行俱乐部找一份工作,薪水还是挺高的。”汤玛斯知道罗德里在担心什么。

    直接加入南部非洲国防军,这个决定对于罗德里来说并不容易。

    “我的家人还在马德里——”罗德里的态度松动。

    “我尽力而为,不过你知道的,马德里现在已经是战区——”汤玛斯也不确定,能不能把罗德里的架家人带到南部非洲。

    ,

本站不支持畅读模式,请关闭畅读服务,步骤:浏览器中——设置——关闭网页小说畅读服务。

上一章 章节目录
《重生南非当警察》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