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他不想她冒险,不想失去她,他见过太多生离死别,什么都早已看开,没有她那份执念,只知道活着的人便要好好活着,那样死了的人才会安心。

    但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以为能渐渐将她改变的时候,老天爷会忽然将一个机会送到她眼前。

    他慌了,生平第一次慌了,竟对她一口气扯了那样美的谎话。

    他是没有家乡的,所谓的「家乡」只是曾经听过的传说,他一直心向往之,希望有朝一日能与心爱之人同登山顶,但执手白头偕老的诱惑却依旧没能说动她,她心里的那团火燃烧了太久,久到不死不休的地步。

    唯一的办法,便是由他来将那团火灭掉,她便可再无执念地安度一生。

    即使到时陪伴她的那个人,已不再是他。

    他曾发过誓,再不要杀人,但为了她,甘坠无间地狱。

    因为他始终记得,夜间寒风呼啸,她为他披上斗篷,在他耳边做了最后诀别。

    「如果可以,我也想同你去那琅山看日出,但哥哥还在天上看着我,这是我唯一的机会,安狐,对不起,来世再见了。」

    多么傻的姑娘,还以为这番情意,天知,地知,月知,风知,唯他不知。

    他在她离去后,轻轻睁开了眼睛,对着无垠夜空,久久凝视,终是微扬了唇角。

    「刹那芳华,梦醒无痕,看来我要为你奏最后一曲送行了……」

    (十)

    浮晴在七年后见到了安狐的「遗书」,而彼时她已是陈国的皇后,为陈国王育有一儿一女,人生美满如梦。

    遗书藏在金钗里,是顽皮的小太子不小心摔断了,才显露了玄机。

    那些经年萦绕在梦中的迷雾,那些不曾来得及对她说的话,终于在墨迹泛黄的字里行间,浮现眼前,氤氲了她的心跳。

    这么多年来,她刻意不去想他,刻意不去回忆他那日惨死殿前的模样,但摊开这封早已写就的遗书,一切便又跨越时空,扑面而来,避无可避。

    她终是彻底明白过来。

    空旷的寝殿中,见母亲久久未动,小太子终是慌了,伸手去推她:「母后,母后你怎么哭了?」

    泪水打落在信笺上,浸湿了当日那白衣琴师,含笑提笔,写下的最后一句——

    日落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

本站不支持畅读模式,请关闭畅读服务,步骤:浏览器中——设置——关闭网页小说畅读服务。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琴师与公主》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