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番外

    “这样就好了吧?”钟豫把领带扯开。

    “等等, 还有几张照片得检查一下……再陪我们补拍几张好吗?”年轻的摄影师满头大汗。

    “几张啊?”钟豫叹气。

    “呃、几代表着一种感觉,感觉上……”

    钟豫无意为难他,但也没那么好的脾气:“个位数内搞定, 再拖我不奉陪了。”

    摄影师一行连连点头。

    既然决定了要回危燕区,钟豫就想早点把事情处理掉,也好早点回去。

    谁知克莱夫发了疯似的,塞了一大堆活儿给他,美其名曰“你都要走了, 最后的时间要为联盟发光发热”,愣是让他搞出了一副日理万机的架势。

    偏偏这些活儿还都是钟豫不喜欢的,什么宣传片拍摄, 什么xx典礼致辞,什么星督局授勋,今天更离谱,一帮人在破败的王庭旧址旁边整理了一番, 拉着钟豫拍一组“纪念照”。

    又耗了半个小时,终于拍完了。

    摄影团队千恩万谢,还盛情邀请钟豫去他们工作室参观。想也知道不可能, 果然, 钟豫果断拒绝。

    “那您怎么回去?”摄影师左右看看, “您的助理呢?应该有人接送吧?”

    “有啊,你别管了。”钟豫摆摆手。

    于是摄影团队安心离开。

    暂时占着“助理”一职的文劲也忙得不可开交, 当然不在这儿。

    钟豫却没有联络任何一个人。

    他打开终端,确认了一下地图,转身朝被破坏了一大半的王庭“旧址”走去。

    王庭旧址的搜救工作已经告一段落,但还没有着手重建。因为没什么东西,便留了几位记录员在附近看守。

    钟豫熟知各种潜入手法, 找了些视线死角就成功进去了,如果不是这身西装礼服有点碍事,他动作还能更快些。

    “……哪儿呢。”钟豫对着地图,在一块荒地上转圈圈。

    这里大概就是他先前的卧室附近,因为被炸得乱七八糟,看不清地形,还有一半房间被埋在了地下。

    钟豫用终端简单扫描了一下,圈出一块地方,不知从哪儿拎出一把铲子,开始挖。

    ——

    与此同时,邱秋正在接受一个杂志访谈。

    “……所以说,您就这样那样的拯救了危燕区?太厉害了!”女记者道。

    “谢谢。”邱秋礼貌回答。

    “听说钟少将身体状况也好了很多?”女记者又问。

    “嗯,北辰基地说,钟豫哥哥情况挺好的,不会再有问题了。”邱秋说。

    “那您自己呢?没事吧?”

    “我一切都好,”邱秋说,“我变得更像人了,不会饿得受不了,生活变得更方便了呢。”

    女记者一张脸蛋圆圆的,看了看稿子又看了看邱秋。

    为了营造舒适的、令人放松的采访空间,他们杂志社特意重新布置了摄影棚。

    听说邱秋喜欢吃好吃的,他们更是采购了一大堆首都星爆款点心,此刻都摆在会客小桌上。

    邱秋是个很好的受访者,对这些吃的十分捧场,一口一口地实现着他们的价值。

    “咳咳……”女记者觉得氛围挺好,酝酿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嗯……邱秋……”

    邱秋抿着勺子,露出疑惑表情。

    见女记者表现得非常忐忑,邱秋放下勺子,安慰道:“别怕,我现在不吃人了。”

    “……就是,”女记者突然觉得自己刚刚的扭捏非常不合时宜,心一横问了出来,“您介意我们下半场问一些……比较私人的……问题吗?”

    “为什么不可以?来吧。”邱秋说。

    女记者欣喜若狂!

    这可是他们团队拿到采访权后彻夜未眠收集的问题!集人民群众最感兴趣的八卦问题大成!非常没品位、非常低俗、非常刺激!

    “咳咳,那我问了啊!如果您觉得不想回答或者感到冒犯,就告诉我们呀!”

    “好的,你别这么紧张。”邱秋说。

    女记者第一问:“请问,您和钟少将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邱秋想了想:“两年前吧。”

    女记者嗯嗯两声,显然是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的,只是拿来做个开场白而已。果然下一问就和这完全不相干了。

    “请问你们家,一般谁先下班或者下课回家?另一方会去接送吗?谁负责家里的伙食?……这个主要指开店之前……”

    “之后也是钟豫哥哥啊,”邱秋回答,“他先回家,他做饭。我有车以后就不接送啦。”

    “……这个这个,是说钟少将在您开了恶魔食府以后也会在家做饭是吗?”女记者哆嗦起来。

    “是啊,”邱秋说,“因为太好吃了。”

    女记者决定快点进入下一问。

    “请问,正常情况下,你们一周有几天……睡在一起呢?”

    “?”邱秋慢吞吞地想了想,“我想睡他那儿就睡了,还用算几天吗?”

    女记者抽了口气,试探性地问:“那,一周有五天吗?”

    邱秋说:“差不多吧。”

    “那你们一般,咳咳,做很舒服的事的时候,会做多久呢?”女记者看了看稿子,仿佛因为上一个问题的答案,而对这个问题充满期待。

    邱秋的回答也没辜负她的期待。

    “钟豫哥哥很喜欢搓我呢,”邱秋无辜地说,“他力气很大,我们可以一直玩到天亮。”

    女记者:“…………”

    女记者默默在心里重复了一遍:力气很大。

    “您的意思是说,他是蛮力型,不是技巧型的?”

    “技巧也不错吧。”邱秋点点头,“我很舒服。”

    女记者:“………………”

    女记者:妈的!

    三页未成年人禁止观看的采访稿问完,女记者成功完成任务,感觉职业生涯都圆满了。

    可她刚放下稿子,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怎么说呢……邱秋的眼神是不是过于正直了一点???

    女记者又打开稿子回顾答案,越看越觉得纳闷,这坦荡纯洁的反应,这模棱两可的用词,该不会这位刚刚一直在跟她鸡同鸭讲吧!?

    女记者被自己的猜测吓得跳了起来,哎一声叫住正要离开的受访嘉宾。

    “那个那个,”她结结巴巴道,“这个这个,咱们刚刚说的……你是真听明白了还是……”

    邱秋回过头,忽然弯起眼睛笑了起来。

    那表情,神秘中带着点俏皮,冲淡了他先前给人留下的单纯印象。

    “我回答的都是真话。”他说,“但正餐总要留到该吃的时候再吃,这样更香。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并不着急,对吗?”

    女记者愣住,直到邱秋离开好久都没回过神来。

    ——

    三个小时过去了,钟豫还在挖坑。

    不知道是王庭旧址的风水不好还是怎么,他的终端出了点问题,文劲发来的文件只有一半能显示出来,想一个通讯拨回去,竟然提示连接不成功。

    钟豫觉得十分倒霉。

    文劲发给他说明文件挺重要的,不重要她自己就签好了。

    但他在这儿吭哧吭哧半天,还没把东西挖出来,又不甘心就这么回去。

    继续吧。

    钟豫吹了会儿风,做了决定。

    什么鬼事儿,总不能是天塌了虫族来了,那警报声就算在这儿也能听见。既然没有,说明没那么重要,后果顶多是克莱夫掉头发星督局集体加班,关他什么事儿。

    钟豫又挖了几铲子,挖到一张桌子,非常眼熟。

    他拿终端对着周围地下扫描了一圈,终于看到了个“疑似”目标的轮廓。

    好,挖吧。

    钟豫提起铲子,身后突然有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他浑身肌肉条件反射般用力,一铲子横扫过去。

    “啊!”邱秋惊叫。

    “怎么是你?”钟豫收回铲子,拧着眉快步走到邱秋面前,捏着他被打到的胳膊往上抬。

    长袖被钟豫撸到肩膀,被铲子打到的上臂只有一道不仔细看都看不见的红痕。

    显然邱秋十分结实,他钟豫不是敌手。

    “我来找你的,”邱秋说,“劲劲姐姐说找你有事,但联系不上你,很着急。”

    “哦。”钟豫拎起铲子,毫无感触地插进地里。

    邱秋看看地上遍布的坑坑洼洼,问:“你在干什么?”

    “在散步。”钟豫没好气地说。

    俩人大眼瞪小眼地吹了会儿风,邱秋笑起来:“地里有什么啊?”

    “……什么也没有。”钟豫捏了捏眉心。

    “我帮你挖?”

    “你一边玩儿去。”

    “那我告诉劲劲姐姐,你很想散步不想回去?”

    “…………你怎么找过来的。”钟豫无奈叹了口气。

    邱秋却露出有些茫然的表情:“我也不知道。”

    “?”钟豫皱眉。

    “好像我心里想着,想快点找到你,就自然而然地过来了。”邱秋摊开手心,上面空无一物,“就好像身体会自己实现我的愿望,很奇怪的感觉。”

    钟豫嗯了一声,问他没有哪儿不舒服吧。

    邱秋说没有。

    “就是有些不习惯,”他说,“我变得不像我自己了,或许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毕竟我吞掉星球又吐了出来,哪里有史莱姆会把吃掉的东西吐出来呢。”

    钟豫拿起铲子,继续挖坑,说道:“说什么怪话,你不是你还能是谁?”

    邱秋蹲下来看他挖地,鼓了鼓腮帮:“是谁呢?”

    “是邱秋。”钟豫说,“是我的小怪物,可以了吗?”

    邱秋笑。

    颇为原始的挖坑行为又持续了一刻钟,钟豫总算排除万难把想找的东西给挖了出来。

    那是个花盆……不,是一盆花。

    盆倒是十分结实,被埋了也没裂没碎,非常结实。

    但里面栽的尖叫花显然禁不起这些日子的折腾,已经趴伏枯黄了。

    “…………”

    邱秋看看那盆花,又看看钟豫,眼睛逐渐睁大。

    “别说话。”钟豫很憋屈。

    “你是R先生!”邱秋大惊。

    “……”钟豫面无表情地把铲子扔在了地上。

    邱秋跳起来抱住钟豫,熟练地粘在他身上,笑得直喘气:“你怎么会是R先生啊。”

    “是啊。”钟豫也想不通。

    “为什么还要来挖这个啊,你喜欢的话,我可以再送你一盆。”邱秋说。

    “……”钟豫声音发闷,“那不一样。”

    邱秋抬头,发现钟豫是真的不太高兴。

    虽然自己好像哪里变了,却还是有很多东西难以理解。

    “一定要这一盆吗?”邱秋从他身上跳下来。

    “算了。”钟豫整理好心情,自己也笑了。

    他一身西装礼服已经糟蹋得不成样子,袖口被他折几道挽上去,衬衫下摆也为了活动方便从裤腰里抽了出来。

    总之,如果给他搭衣服的造型师看见现在的他,恐怕会有结束自己职业生涯的想法。

    “我就是正好到这附近,突然想起来,来找找看。”

    钟豫看向王庭废墟与天空的交接处,大朵大朵的云飞快涌向远端。

    “毕竟是你送的礼物,而且想想还挺特别。伊甸那么大,当时我们正好碰上,值得纪念的。”

    钟豫揉了揉邱秋软软的头发:“但花死了也没办法,以后你再挑一盆吧,这次我们好好养。”

    又一阵风吹过,邱秋被额发刺得直眯眼睛。

    他推开钟豫的手,走到那盆可怜的花面前,蹲下,伸手捏了捏蔫巴巴的叶子。

    时隐时现的天光恰在这时找到云层的空隙,金色洒了下来,落在邱秋身上。

    他闭上眼睛,默默念了些什么,手心便泛起白色微光。

    这一刻,就像将阳光送进了叶子里,这株死去的、残破的植物肉眼可见地变得充盈,叶片饱满,茎秆挺直,最后奇迹般地立了起来。

    “…………”钟豫一脸惊悚。

    “真的活了啊。”邱秋也惊讶地回头。

    “操。”钟豫骂了声,抓着邱秋的后领把人提起来,吼道,“干什么!?做事有没有谱!?哪里不舒服,手能动吗!?妈的……”

    邱秋被他晃得头晕,反手抱住他:“我就随便试试,我也没想到能成功啊?”

    钟豫冷静了一点,松开手。

    邱秋呼了一口气,把那盆多灾多难的尖叫花捧起来,送到钟豫面前。

    “我也不知道我变成什么了,以后慢慢试吧,好吗?”邱秋把盆塞他手里,“以前我还在深渊的时候,非常想把花送给别人,但总是做不到。我想,我变成这样,就是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吧。”

    钟豫愣了会儿,接过花。

    “你会一直陪我的吧,”邱秋笑,“我没有亏啊。”

    钟豫一手抱着盆,看看邱秋在杂志社做采访的时候穿的白衣服,再看看自己这身黑的,莫名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像是什么时尚前沿废土风格的结婚照配置。

    “就你聪明。”钟豫骂了一句,想了想又笑了出来。

    尖叫花在风里乱舞。

    END

本站不支持畅读模式,请关闭畅读服务,步骤:浏览器中——设置——关闭网页小说畅读服务。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大魔王史莱姆他软乎乎》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