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番外三

    景修衍现在想起来两人的初遇还是有唏嘘,因为在真正见到傅宴殊前,景修衍只觉得修仙界对于那个天阙宗大弟子傅宴殊只是吹嘘,而且吹的有些过了,什么“谪仙”“神仙下凡”,听上去就不真实的紧。

    可当景修衍真正见到傅宴殊时,他才知道这世间真的有人如此出尘绝俗,清冷内敛,原来修仙界那些人说的是真的,当时傅宴殊并没有自曝身份,只是看着他周身的气质,景修衍就知道这个人一定就是传说中的傅宴殊了。

    景修衍当了魔界尊主多年,缺的就是个能匹敌的对手,看到傅宴殊那一瞬他知道自己找到那个人了,他大笑出声,心情开朗,叫了声傅宴殊的名字,“傅宴殊。”

    傅宴闻声望了过来,景修衍二话不说直接提剑飞了过去,傅宴立刻唤出命剑东皇与他打了起来,果然如景修衍所料,傅宴殊修为精进,两人一直对战了百来招,还是景修衍有些累了才叫停。

    这时的景修衍才有时间自我介绍,他从未打的如此酣畅淋漓过,心中只有遇到匹敌对手的激动和开心,“久仰大名,傅宴殊,吾乃魔尊景修衍。”

    说来也奇怪,虽然两个人是初见,可景修衍却有一种两人认识许久的感觉,相见恨晚,早知道傅宴殊是这么有意思的人,他就早点来修仙界游历了。

    傅宴对景修衍的自我介绍显得有些淡淡,像是预料之中一般,并没有太多的惊讶,然后他问了句让景修衍愣神的话:“若是我想坐这个魔尊之位,是不是要打败你才行?”

    要知道傅宴殊是修仙界众人默认的下人天阙宗宗主,正道尊主,这样的身份怎么会想着跑来魔界当尊主?难道正道不够他管理的吗?

    既然不明白,景修衍也就直接开口问了出来:“你想当魔尊?你不是天阙宗大弟子吗?为什么要来魔界?”

    可惜傅宴并没有为景修衍解惑,他看着远处无尽的山峦,风轻云淡道:“自然有我的缘由,现在还不是时候,若是以后有机会,你会知道的。”

    果然,过了不久之后景修衍就知道了当初傅宴殊为何这么问,两人自那次初见之后,又私下见过几次,不过他们大都是一起切磋比试,有时景修衍获胜,有时傅宴获胜,两人实力相当,并不会刻意追求谁胜谁败。

    当景修衍听说傅宴殊被天阙宗逐出宗门时,满是惊讶,在他的认知中像傅宴殊如此完美的人是注定会成为天阙宗宗主的,他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才导致傅宴被赶出了天阙宗。

    然而当他得知真相时,却出乎意料,傅宴殊被赶出天阙宗竟然是因为重伤宗门弟子江舒白,老实说在这之前景修衍连江舒白是谁都不知道,说傅宴殊会伤这么一个没名气的人,景修衍是不信的,可是结果却如景修衍所见,傅宴殊不仅被赶出了宗门还修为尽失。

    景修衍从未见过如此模样的傅宴殊,他明明表现得很淡然,可是景修衍却感觉到了一股无法言喻的悲伤情绪,像是无奈,像是苦涩,景修衍只知道傅宴殊不高兴,这也正常,没有人会在修炼了几十年的修为一朝丧失之后还开开心心。

    景修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想开口问问傅宴殊,可傅宴殊的表情明显不想再谈这件事,不过哪怕傅宴殊不说,景修衍也了解他是不会做这种蠢事,因此景修衍也没有再开口,反倒想起了许久之前傅宴殊说的话,他想坐上魔尊的位置。

    景修衍像是没注意到傅宴修为尽失一般,风轻云淡的开口道:“你不是说想当魔尊,刚好我也在这个位置上做的太久,不知道你接不接受我的退位让贤?”

    却没想到傅宴挑挑眉,以一副理所应当的口吻笑着说:“自然,这魔尊之位是我的囊中之物,哪怕你不给我,我也会自己抢过来。”

    都说修魔容易,可真正能到达顶级修为的又有几人,修魔说容易也容易,说困难也困难,入门当然不是难事,可傅宴要的是魔尊的位置,之前他的修为的确在整个修仙界和魔界都是佼佼者,可修为尽失也是现实。

    景修衍为了将傅宴送上魔尊的位置,将自己多年修炼的心法一股脑都给了傅宴,他自己觉得只是因为可惜才如此帮着傅宴,后来才明白没什么可惜不可惜,大概只是不知何时动了心。

    若是换成旁人他恐怕只会可惜一句,失去了一个对手,再找一个不就好了,何必劳心劳力,唯有那个人值得他殚精竭虑帮忙才行。

    景修衍将傅宴殊的努力都看在眼里,他明白傅宴殊一个修仙者修魔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要重新清洗灵根,那种痛苦堪比烈火焚身,可即便如此傅宴殊还是坚持下来了,他用了几年时间就超过了别人几十年的修为,其中的艰辛只有傅宴和一直陪着他的景修衍知道。

    终于,傅宴修为和往昔不相上下,甚至比他修仙时更胜一筹,可此时的景修衍心中不是高兴而是忧愁。

    在一次历练中他看到了傅宴殊的未来,他曾经以为那不过是自己的幻觉,可随后当思鸾石中展现的画面一一应验之时,景修衍知道他要救傅宴殊,他不能看着傅宴殊走向死亡的结局。

    当初在思鸾石里他看到了很多种剧情走向,每一种过程哪怕不同,结局都是一样的,景修衍从来不信命,他不可能放任傅宴殊就那样死去,找了许多古籍之后,景修衍找到了一个办法,并非完全,但可以一试。

    为了那一线希望,景修衍准备将自己全身的修为来创建一个秘境,一个可以帮傅宴殊躲过天道命运的“须臾之境”,为了防止日后剧情发生变化,景修衍并没有将自己的计划告诉傅宴殊。

    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若是可以自然很好,若是不成功,他也算是陪着傅宴殊一起赴死,这样就很好,他也怕日后自己一个人会孤单。

    在沉睡之前,景修衍要做好一切安排,他以散心为由带着傅宴殊去了清风镇,那时大概是当成了最后的日子,他胆子大了点,为了留念他在面人摊上要了个傅宴殊模样的面人。

    离开时,景修衍骨气勇气抱了傅宴一下,他很开心,也觉得满足,若是傅宴不知道他的心思,就让他永远也不知道吧,这种事情本就有些难以启齿,他自己都说不清楚,又怎么会说出口。

    景修衍为自己找了个山洞,安静的将全身的修为都献祭了出来,过程堪比撕心裂肺,痛是最基本的,可他却咬牙安安静静的过完了全程,等到一切都安排妥当后,景修衍抱着那个长着“傅宴殊”的面人陷入了沉睡。

    他本以为会等到傅宴殊来接自己活着永远沉睡,没想到躺在寒冰石上的他忽然感觉到傅宴殊出了意外,景修衍拼上了自己的神魂将傅宴殊的记忆留了下来,没想到还是出了意外,好在他将自己受损的神魂安置在了须臾之境之中。

    在须臾之境遇到傅宴殊时,景修衍很是激动,因为只要傅宴殊进入须臾之境,他就有办法让傅宴殊活下去,他们试探了聊了起来,可他却发现傅宴殊没了记忆,好在那时傅宴殊已经快恢复了。

    两人在幻境中见过几面之后,景修衍将所有的事情和盘托出,包括须臾之境,他要确保傅宴殊安全的离开幻境,须臾之境虽然是他创造出来的,可里面的一切却是傅宴赋予的,他知道最终一定会是傅宴殊赢得这场战争。

    果然,如景修衍所料,傅宴殊唤醒了他,可笑的是那时的景修衍竟然觉得傅宴殊是假的,他满头的白发让景修衍更加着迷,他知道这是傅宴殊为了自己才造成的。

    大概是睡的太久了有些糊涂,等一切都向着好的发展时,他退缩了,景修衍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对待傅宴殊。

    他的喜欢被放到明面上之后,反倒有些不知所措,他一时间竟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对待傅宴殊,若两人还像之前的关系一样也好,可他的心骗不了自己,他喜欢傅宴殊,比想象中还要喜欢。

    景修衍本以为傅宴殊会以自己的身份夺回天阙宗宗主之位,谁知道傅宴殊却告诉他自己日后就叫傅宴了,之前的傅宴殊已经随着仙魔大战死亡,日后他是一个全新的人。

    在知道了傅宴完全能掌控后面的事情之后,景修衍选择了出去躲一阵儿,他想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等想清楚之后再去找傅宴也不迟。

    躲了一阵之后,景修衍觉得是时候去面对自己的心了,听闻傅宴和兰若去人间游历,他直接跟了过去,看到傅宴盯着一盘虾犯难时,景修衍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他直接走到傅宴身旁,端起虾开始剥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以后两个人会如何,可以后不是还远着吗?两人只要过好当下就好了,反正他们以后相处的时间还长着呢。

    作者有话要说: 最后一章啦!完结撒花!

    非常荣幸能赶在这个中秋节完结我的第一本中篇小说,祝各位神仙小可爱中秋快乐!谢谢你们陪着傅宴走了这两年时间,老实说两年真的好长啊,我都研二了,从小师妹成了老学姐,相比各位小可爱也成长了不少。

    生活中有许多烦恼,希望我的小说能带给大家片刻的宁静,虽然有点不舍得傅宴,就让他经历了这么多磨难之后,在自己的世界畅快游历吧!

    如果觉得还没看过瘾,欢迎大家去隔壁转转,《快穿之反派的自我调侃》会接下傅宴的接力棒,跟着顾正正哥一起接着潇洒吧!

    再次谢谢陪着我一起成长的小可爱,祝你们永远开心,无忧无虑,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本站不支持畅读模式,请关闭畅读服务,步骤:浏览器中——设置——关闭网页小说畅读服务。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穿成大结局里的反派尊主》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