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番外2

    孔斯凡将辛悦悦的话全部录了下来,然后交给了孔家夫妻。

    然后,十分顺利成章地,真相大白。

    宁一元回了孔家——自小在福利院长大的他,依旧渴望亲情。

    换子一案让人唏嘘,孔家虽然没有表态,但各家的八卦却都传开了。

    说孔家被人摆了一道,丢了亲儿子不说,还养大了仇人的儿子。

    这些传到孔斯凡耳朵里的时候,孔家上下都弥漫着喜气。

    温和的少年便只是一笑而过,转身便下去,融入到了这一家祥和之中。

    第二天,孔斯凡就离开了。

    带走的只有身上的衣服。

    留下的,是全部,还多了一封信。

    信中并未煽情,只是客观地分析了现况。

    换子一事闹的沸沸扬扬,凶手虽然已经受到了惩罚,但他这个凶手之子,占有了宁一元十八年人生的假少爷,无论是出于对孔家名誉的考虑,还是对孔家家庭的融洽,都不应该留在孔家。

    理性的近乎无情。

    这份理性影响了孔家人,他们从最开始的心疼愤怒中平静了下来,然后理解了孔斯凡的选择。

    孔斯凡从小到大都很老实,但相应的,这份老实让他很不起眼,甚至可以说,孔家夫妻这对养父母对他的关注都不太足够。

    也是直到见到这封信的时候,他们才明白,孔斯凡再想什么,他们从来都不知道。

    “没事。”最终,是大家长孔锦荣开了口,“凡凡很优秀,他自己生活,也不会有事。”

    “或许,我们都需要好好想想这些关系。”

    那封信上的字数很少,一点多余的情感都欠奉。

    宁一元攥紧了它。

    ——————

    孔斯凡真的没事吗?

    答案是否定的。

    孔斯凡开始的时候并不打算离开帝都。

    一来,他和孔家并非什么不死不休的关系,回归正轨并非老死不相往来,十八年的亲情,就算孔斯凡再冷静,他也无法割舍。

    二来,他需要在帝都继续学业——半途而废从来都不是他的风格。

    孔斯凡以前对自己的人生没有规划,因为他的家世不需要他去操心这些,只需要快快乐乐的活就好了,对什么感兴趣就去钻研什么,一辈子只需要开心就好。

    但现在,脱离了孔家,他也能迅速适应,因为孔斯凡不缺能力。

    生活离不开钱,但说实话,这一点对孔斯凡来说不算是问题。

    虽然他已经离开了孔家,一分钱都没有带出来,但留不下的是他的脑子,是他这十八年来学到的所有本事。

    是,孔斯凡目前确实只是一个刚上大学的学生,但这并不影响有能力的人获取收入。实际上,从十二岁开始,孔斯凡便隔三岔五就会有些收入。

    比赛奖金、画稿稿酬、设计图纸、文献翻译……

    虽然这些和孔家巨富无法相比,但绝对能让孔斯凡的大学生活过的舒心自然。

    孔斯凡是个随遇而安的人,他不打算去追求大富大贵,能够平平淡淡地度过一生变好。

    但终究,还是孔斯凡太过天真。

    ——————

    彩光闪烁,乌烟瘴气。

    这样的会所,孔斯凡之前在孔家的时候都没有来过。

    现在,他也不是自愿来的。

    孔斯凡只记得他是在回学校的路上被人打晕了,睁开眼便是如此情景。

    血顺着额头缓缓流下,糊住了孔斯凡的右眼。他只能勉强睁着一只眼睛,费力的去分辨坐在他面前的人。

    那人叼着根烟,旁边的朋友也在七嘴八舌的说着。

    “嘿,这近看孔家二少是真好看啊。”

    “也得亏老大敢下手,之前顶多远远看上一眼!”

    “可不是,人家可是孔家二少!我们就是暴发户哈哈!”

    “孔二少?哈哈,狗屁的孔二少!假货一个!”

    “是啊,现在都被赶出来了。”

    “可不是,偷孩子贼的儿子,当然得被赶出来!”

    ……

    吵吵闹闹的,孔斯凡听的头都大了。

    忽然,为首的那人摆了摆手,别人瞬间停下了话茬,冷不丁蹦出来的两句,也都是“老大”俩字儿。

    那个老大看上去二十多,掉了根烟痞里痞气的,走到孔斯凡面前蹲下,“孔二少这是不认识我了?”

    听声音耳熟,孔斯凡眯了眯眼,总算看清了人。

    他们见过,应该是在某场酒会上。但孔斯凡并不记得他是谁。

    看见孔斯凡的表情,那人一下子怒了。

    “你他妈狂!眼高于顶是吗!”

    孔斯凡以为老大只是个见自己落魄想来冷嘲热讽的,便道,“我没有,我只是真不记得你了。”

    老大更生气了,两步上前,骂骂咧咧地欺身压下。

    孔斯凡顿时一惊——他从未与陌生人这样近过。

    几乎使下意识地,孔斯凡便调动了全身的力气,猛地把人一推——

    “砰”!桌子晃动。

    “哗啦”——!酒水落地。

    “老大!”

    “老大你没事吧!”

    “血!流血了!”

    ……

    “都闭嘴!”老大一手捂着额头,脸色沉郁地被人扶起来,布满阴霾的眸子恶狠狠地盯着孔斯凡。

    “他妈的……”

    老大的额头被磕破了,血顺着他的脸淌了下来。

    他似乎被孔斯凡的反抗刺激到了,开口便是狠辣阴毒。

    “真他妈的够狂!今天老子必须要驯服你!”

    “不光是我,每一个人……都有份!”

本站不支持畅读模式,请关闭畅读服务,步骤:浏览器中——设置——关闭网页小说畅读服务。

上一章 章节目录
《重生后穿书者的外挂系统失效了》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