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后来,在横滨

    横滨, 武装侦探社。

    “乱步大人要吃燕麦曲奇!!”

    棕色披风、手拿波子汽水的黑发青年坐满是弹/孔的在办公桌上大声抱怨:“新口味!等了好久才在横滨贩售的说!!”

    国木田快速在笔记本上记录:“所以我才讨厌袭击啊,计划全部被打乱了。调查、侦破、破案......除了耽搁的日程之外,办公室的修缮和墙体更新不知道又要花多少钱!”

    宫泽贤治跳跃到空中接住掉落的□□, 与谢野晶子趁机用高跟鞋把黑手党送上了西天,他们的动作干脆利落、充满飒气。

    但视线旁移,与活力满满的众人相比, 武装侦探社的内部的装潢完全是一副灾后的惨淡模样。

    玻璃全部碎裂掉落, 文件边缘被灼出黑漆漆的碳痕,天花板的通风口可怜兮兮的垂坠着, 一旁是打烂的塑料板。办公桌椅上还残留着子/弹的轨迹, 而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全部是港口黑/手党‘黑蜥蜴’的成员。

    哒哒哒哒哒!

    昏暗的楼道被踏响, 门外忽而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中岛敦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猛地飞扑以四肢着地的姿势滑到了国木田面前。

    “呼呼你们......大家......呼......没事吧!!!”

    少年嘶哑又慌乱的声音传来,他猛一抬头, 映入眼帘的是前辈们悠哉悠哉的神情。

    与谢野晶子拍拍手上的灰尘,叉腰不满道:“哪里能没事啊?!这次有邻居上门抱怨的话,要轮到国木田君去准备致歉的慰问品!”

    被提到的国木田流着汗叹气:“结果......还是变成了‘最坏’的状况。”

    最坏的状况......?

    “诶?!!”

    中岛敦震惊地把室内的场景收入眼底,‘黑蜥蜴’在这群人面前可谓毫无还手之力, 皆是瘫倒在地上等待侦探社众人处理。

    ‘这就是......黑/手党最恶的杀人部队?!’

    中岛敦咽了一口唾沫,深刻意识到自己的认知大概出了错误。

    还没等他接受事实,门外又出现了快速却不慌张的脚步声。

    来者穿着咖色外套和浅色内衬, 身上还带着食物和家庭里乱糟糟的温暖。江户川乱步早在三十秒前就欢呼着前去迎接,果不其然递到他面前的是一袋还热乎乎的烘烤曲奇。

    织田作之助冲兴奋的乱步送去一个笑脸, 随后挠挠头看向中岛敦和国木田。

    “敦他们今早才遭遇了袭击, 太宰叫我去把他领回来, 结果半路上听到了枪/声......”

    听到枪/声的中岛敦瞬间失去冷静, 踏着虎掌急吼吼就往侦探社赶。没叫住火力全开的白虎,想着就算现在跑过去也都结束了的织田作干脆顺路买了燕麦曲奇。

    红发男人看向四仰八叉的黑/手党们,帮蚊香眼的广津柳浪垫了垫脖子:“老爷爷也是的,一把年纪了还在胡闹。”

    ‘甚至开始关心起敌人的健康了吗......’

    这个武装侦探社,是比mafia还要危险的组织啊!白虎少年终于找准了同事们在这座城市食物链里的地位,打了个寒颤的同时了松了口气。

    然而,还没等他收起感动和欣喜加入打扫大军,异变突生。

    第三个脚步声出现了。

    短靴撞击地板的声音,厚重且充满压迫感,一步步谱写死亡和鲜血的乐章。

    哒、哒、哒、哒——

    忽然变奏,清脆的拉环声和金属碰撞的冷硬声调传出,灰黑色的椭球体缓缓滚进了凌乱的室内,气氛为之一紧。

    在攻击袭来前,织田作之助便高声道:“闭眼,闪光/弹!!”

    但不速之客似乎很擅长对付预知类的能力,嘶嘶的阴冷响动传来。毫无征兆的麻/醉气体迸发,在第二个五秒的未来能看见之前,闭上眼的侦探社众人都成为了靶子。

    国木田独步半跪在地上咳嗽,他咬牙抬头:“是谁?!还有敌人吗?”

    织田作嗅了嗅空中漂浮的瓦斯,深深皱起了眉头:“这是港口黑/手党的制式武器,组织的成员受过抗体训练,对他们来说是无效的。”

    红发男人这么说着,自己却毫无滞塞地站了起来。他在同伴们信赖的目光里手握电击/枪,走向了石灰斑驳的楼梯道,【天衣无缝】把未来的场景迅速传入脑中。

    “没事的,”昏昏沉沉的与谢野晶子悠悠安慰着又开始紧张的中岛敦:“虽然织田总是跟太宰呆在一起,但跟那个自/杀狂魔不一样,是个可靠的人呢。”

    牙龈都是麻麻的,吃不了曲奇的乱步拖着脑袋坐在桌子上。

    就在闪光/弹落入室内的瞬间,锐利的双眸曾有过短暂睁开,随后他念叨着‘请客’‘咖啡’之类的词语,盘腿一坐慢吞吞道:“不会有事的啦~”

    两个前辈接连保证,心情就跟过山车一样忐忑的白发少年按捺下了恐慌,专心关注起门口的状况。

    红发男人果然就像同事们所说,如骑士般的身姿,气势无人能敌。

    他嘴里念叨着异能力看到的场景,快速决定接下来的作战:敌人是个武器大师,从攻击的角度来看是个成年男性,而且对于室内的摆放位置和人员情况有所了解。

    经验丰富的杀人者,出手果断狠辣的类型。可能是个身经百战的杀手,出任务在他眼里犹如吃饭喝水般简单。

    画像侧写越来越接近——

    织田作之助强迫自己冷静,无法遏制的期盼和担忧在内心互相撕扯,让他逐渐陷入莫名波澜的情绪。

    小说《雨》郑重落笔的手稿还安置在家中,与五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和楼下生意火爆的咖喱店一起。Lupin更换了开店的地址,坂口安吾把心结说开后,偶尔还能与他们在深夜的小酒馆相遇。

    只是,每当饮品端上桌的时刻,醇美爽适的基酒都会让他们想到什么。

    鸡尾酒的心脏,杜松子酒,Geneva,Gin......

    作为世界八大烈酒,琴酒在不同的国家有不相仿的叫法。

    但坂口安吾的前上司、太宰治别扭地称上朋友的前同事、织田作之助进行任务的搭档和意义非凡的挚友,所有思绪都指向同一个人。

    ——黑泽阵。

    黑泽阵和他的□□M□□。

    可预见的未来里,那人抬起左手走上楼梯,熟悉的配/枪在画面中浮现。在紊乱的呼吸中,织田作兀地顿住了,怔愣半晌后不可置信地抬起了头。

    红发男人紧握栏杆、快速上前。

    瞬间,熟悉的黑衣银发撞进了他的视网膜。

    “Gin......”

    织田作喃喃着,用力眨了眨眼。

    在异能特务科洗白履历的时间里,他和太宰不被允许与外界有过多交流。直到两年前加入武装侦探社,他才能从横滨的流言蜚语中拼凑出友人的现状。

    ‘你知道吗?港/黑的银色子弹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我听说了!是因为摩擦被流放去海外了吧,令人唏嘘啊!’

    ‘如果是因为他们内部的龌龊的话,会不会什么时候就传来这家伙死掉的消息——这样就太好了,反正黑手/党都是些该死的家伙。’

    织田作能清楚记得自己那时候的感受。歉疚、担忧、急切、愤怒......

    还记得那天,太宰治眼神晦涩。

    昔日缠绕着绷带的黑发少年逐渐蜕变为了更内敛、深沉的成年人。他沉着脸打给了坂口安吾,轻松要来了被文质彬彬的公务员抿着嘴称为‘不过是例行收集情报’的消息。

    “连异能特务科都查不到更多......起码能说明那家伙的安保等级,在港口黑/手党里还是数一数二的吧。”面对异常稀少的情报,太宰治只能无奈笑笑。

    红发男人闻到了纸张上淡淡的熟悉咖啡味,工整的字角总是内勾的比划让他想起了过去的时光。

    “确实,如果连安吾都找不到更多的话......”

    太宰治哼哼两声不置可否。按下心里多余的情绪,试图推测琴酒在远方经历的血雨腥风。

    结论是一无所知、无法干涉。除了偶有欧式教堂或钟楼河畔死状干脆的尸体外,外界无从得知‘银色子弹’的生活状态。

    最后黑发青年把腿翘到办公桌上:“不管怎么说......他对森鸥外来说有很大的价值。”

    “如果是那家伙,想来也不会活得太差。”

    “说的也是,”

    织田作之助下意识扶上了始终放在书柜里的小说手稿,脑海里闪过那时经常跨越大洋送来的催稿书信,重新挂起浅浅笑容。

    跨越山海的距离、和知长短的时间,都不能成为阻隔友情传达的障碍。

    “一定——”

    “会再见的。”

    那日的远景还鲜明无比。终于,今天。

    在火海中分别的四年后,立场更改的双方隔着阶梯视线交汇。

    JILOISES香烟、保时捷356A、纯黑的礼帽和风衣......仿若七年前的初见。

    看着开始出神的织田作,银发杀手毫无诧异。

    他对阶梯上的红发男人扬起眉毛,语气还是不变的淡淡腔调:“黑蜥蜴的人出完气丢门口,他们自己会回去的。”

    随后,一个手提箱扔来。

    织田作之助直接抱住了皮箱,颠了颠重量发现是——钱?

    但港/黑从来不会赔偿受损的公共设施,琴酒本人也没有这种习惯,所以这是......

    “交易。”

    琴酒把□□插回腰侧,一只手搭在栏杆上。他长吐出萦绕的烟气,示意身后的女下属渡部艾达去处理了红发男人办公桌上的保险柜。

    毫无破坏办公环境的自觉,银发黑手党轻哼一声道:“四年来有关‘银色子弹’的资料,我都要拿走。”

    “......”

    织田作哭笑不得,这家伙——连别扭程度都跟四年前一模一样!

    坂口安吾的忙碌不减当年,因此异能特务科的情报更新其实远没有黑/道上效率。

    尽管武装侦探社的雇员工资水平能排到上游,但红发男人收养的五个孩子的同时,还时常找情报贩子打听银发杀手的消息,大金额的支出还是让稿费和工资几乎正负抵消。

    织田作之助没有拒绝友人的好意,只是温和道:“我会告诉孩子们是银发哥哥的礼物。”

    ......哥哥?

    暗觉称呼不对的琴酒瞥了他一眼,随后无情地转身就走:“随便你。”

    银发杀手插着兜走到了保时捷旁边,掏出钥匙的他在下一秒就沉默了。

    一个穿着米色大衣的黑发青年明目张胆地倒在保时捷前后轮的空隙里,翻着死鱼眼的脑袋冲向驾驶座,一副碰瓷和自/杀兼而有之的场面。

    太宰治手上握着《完全自/杀手册》,嘴里念念有词:“哦哦,被汽车碾压致死——很果断的死法呢!”

    琴酒视线下移,自/杀狂魔今天穿的是羊毛大衣,有细细的绒毛在爬进车底的过程里夹到了轮轴和橡胶中间,卷边的毛线显得整个底盘乱糟糟的......

    这是保时捷356A。

    这是琴酒走哪运到哪,在□□上开成专属座驾的爱车。

    “那我就送你一程吧,太宰。”

    扯开了酒厂限定的狰狞笑容,银发男人果断踩下油门,在车底太宰治吱哇乱叫的躲闪里扬长而去。

    拍拍灰尘,太宰站起身后故意晃去了琴酒的下属渡部那边。

    整齐盘着咖色长发的眼镜女子目光锐利,她并不在意上司先行离去,却对招惹Gin大人的背叛者充满排斥。

    忠犬兼狂犬系、文书能力强、认真严谨、琴酒小迷妹......

    智力超绝的黑发青年快速给渡部艾达贴上了此类标签,同时在对方不善的眼神里举着手远离。

    三分钟后,目送渡部艾达带着文件离开的身影,太宰治摆出了阴谋得逞的样子,阴险地笑几声。“哼哼哼哼~‘银色子弹’先生——你的**我可就收下了哦!”

    握着从渡部艾达衣兜里顺来的手机,前.干部大人熟练破开港/黑的系统,一串号码被记录到了通讯录。

    那些情报可不能简单就卖了呢,要好好、好好敲诈一笔才行。

    那么,

    就从Lupin的洗洁精兑鸡尾酒开始吧。

本站不支持畅读模式,请关闭畅读服务,步骤:浏览器中——设置——关闭网页小说畅读服务。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综漫同人)穿上我的白毛马甲》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