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后来,在横滨

    日本, 横滨。

    谷崎润一郎正带着妹妹直美和新人中岛敦走在横滨繁忙的街道上,金发的樋口小姐在前面带路,她是这起事件的委托人。

    据她所说, 一组走私犯正在她公司大楼的后面活动,严重打扰了日常生活。因此需要盯梢和调查获取证据, 进而报告给军警。

    国木田把这起委托作为了中岛敦入社后的第一个工作,就谷崎过往的经验来说, 这个难度确实合适。

    同样走在阳光灿烂的街头, 中岛敦的心情并没有那么轻松。

    他在临出门前被塞了一张照片, 上面的神情阴郁的黑/手党是在国木田口中‘自己也不想与之交手的危险人物’。

    白发少年对自己的运气向来不报信心,现在也只能暗自希望千万别真的遇上这家伙。

    事与愿违。

    本是职场白领的樋口小姐在走进昏暗的小巷后立即掏出了冲锋/枪,哒哒哒的枪/声在狭窄的巷子里荡出了回音, 直美为了保护哥哥受到重创,而下一秒从拐角走出来的人......

    “竟然是那个芥川......?!”

    ‘别遇到这个人, 一旦遇到马上逃跑’——国木田的话还在脑中回响,颤抖着瞪大双眼的中岛敦跪坐在地上,僵硬到不知所措。

    芥川双手插兜,语气淡淡:“你就是悬赏七十亿‘人虎’吗?”

    “我们的目标只有你一个, 旁边的同伴是被你牵连到的。”

    “因为我才害的大家......”

    “正是,只要你活着就会让周围的人遭殃。”

    短短几句话,中岛敦不堪入目的童年回忆再度被勾起。看着跪在地上不知所措的对手,芥川龙之介没有再犹豫:“异能力——【罗生门】!”

    黑红色的野兽划过地面, 留下割裂和融化的痕迹。弧状的电光在白眼中消散, 兼具速度和破坏力的异能力即将啃食敌人的肢体。

    下一个瞬间, 凶猛的白虎猛扑而出!

    中岛敦咬着牙做出决定, 他一定要保护好谷崎兄妹。泛着蓝光的白虎敏捷地避开了罗生门, 咆哮着把芥川狠狠撞进了墙壁中。

    “异能力——【月下兽】!!”

    在血液与伤口、碎石与硝烟间, 新一代双黑的不解之缘就此结下。

    芥川捂着嘴角咳嗽了几声,持久战对他来说是绝对的不利,苍白的眉目间染上狠利的杀气:“原来是打算活捉的,现在只能——”

    “好了,到此为止!!”

    芥川龙之介心头一颤,过于刻骨的声线打断了他的动作,一转头,来人果然是......

    太宰治,【人间失格】。

    淡绿色的光芒和文字拼接而成的履带凭空出现,消解了白虎和阴影野兽的进攻。太宰在樋口的口袋里放置了窃听器,把众人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充满了闲情逸致的太宰背对着凶恶的黑/手党蹲下,拖着下颚拉长语调说:“快起来啊敦君~不然我就要叫织田作来把你们扛回去了哦!”

    太宰先生和织田作之助......

    芥川的动作有了细微的停顿。思索一瞬,他拦住了樋口的枪/械,冷笑几声开始放狠话:“太宰先生,这次我们先撤退了。”

    “不过我们港口黑/手党一定会收下人虎的。”

    说罢,大势已去的追捕者转身离去。但在芥川彻底走出视线前,黑发青年兀地叫住了他。

    “等等。”

    太宰治盘着腿坐在地板上,微微侧头看向身后:“为了七十亿的悬赏金?”

    “是的。”

    穿着米色风衣的黑发青年从地板上站起,随意抖落衣摆上的尘埃,他半张脸隐藏在阴影之中,垂下的眼帘诉说着复杂的情绪。

    “四年,那家伙还没给你们赚够好几个七十亿吗?”

    那家伙——银色子弹Gin。

    从四年前开始就马不停蹄地为组织牵线了无数海外交易,人才、基地、实验室,港口、飞机、货运队......金钱和名望犹如滚雪球般向港口黑/手党涌来。

    这确实是巨大的功劳,但首领森鸥外仿佛是借此让日本变成了Gin不可踏足的真空地带。宛如被君主流放的能臣,只有少数人知道一切的缘由。

    芥川龙之介沉默了半晌。

    作为曾经看着那些人背影的后来者,芥川龙之介对所有故事不甚明晰。

    但他看着太宰治郁郁的神情,最后还是在在樋口惊讶的目光里,毫无保留告诉了这位港/黑前干部正在快速流传的消息。

    “......他回来了。”

    “今天。”

    四小时前。

    早八点,东京羽田国际机场。

    顶着烈日初生的骄阳,机场工作人员大气不敢喘,紧张站在跑道两侧。

    私人飞机的阶梯才刚放下,全副武装的黑/手党就接管了现场的秩序。他们的武器都隐藏在大衣深处,文质彬彬的外表看起来就像普通的上班族。

    很快,那个人就出现了。

    黑衣银发、神情冷漠。

    琴酒一如四年前离开的样子,风衣下掩藏着无数夺人性命的兵器,放在口袋里的手随时能最快抽出配/枪。他点燃香烟,缓缓吐出带着铁锈和硫磺味的尼古丁,感受着熟悉的城市。

    他在回日本后的第一时间就开始了工作的对接,在海外生活四年,语言、时差、办事方式都需要去适应。

    但合格的杀手,早就学会了把一秒当成两秒用。

    把烟头掐灭,他径直走向纯黑的轿车,边走边接过需要交接的重要文件:“我们跟三井的合作谈得怎么样了?”

    下属渡部女士推了推眼镜:“他们高层的内耗相当严重,兄妹为了父亲的继承权争执不休,妹妹和老三井的立场目前都是偏向我们的。”

    “这次合作很重要,你那边多跟进一下。”

    “是。”

    渡部立即在备忘录上记下来,接着汇报紧急事项:“去北美的集装箱在亚丁湾被劫持了,也门和索马里的官方都表示已经申请了介入。

    “呵,如果等着北约动手,那我们的货早就被卖去中东了。让安保部队去一趟,直接清理了就是。”

    “了解。Gin大人,那我们其他的邮轮呢?”

    “埃及政府的财政问题要注意,尽量避免从那边进口轻工业产品。”

    “我知道了。”

    ......

    ............

    等到办公的声音和黑色轿车一起消失在拐角,一直被安排在机场做保密地勤的港/黑人员才弱弱地向前辈提问:“那位大人......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他搜肠刮肚才找了合适的形容词:“比起杀手,更像是厉害的企业家。”

    前辈和蔼的笑笑:“是啊,而且比四年前更加厉害了呢!”

    新人虚心提问:“为什么?组织里的话,不是有专门的投资部门吗?”

    “你啊......看事情还是太肤浅。”

    前辈摇摇头,逮到机会的他立即开始冲着年轻人说教:“你的意思是,既然‘银色子弹’Gin是名声在外的杀手,为什么这两年反而不出任务了是吗?”

    “是的......”

    前辈神秘地笑了笑,脑海中回想起森鸥外每次去海外考察,回来后意味不明又难掩满意的笑容。

    像他这种总是跟大人物打交道的小员工,赖以生存的就是察言观色的本事。于是前辈在新人好奇的眼光里刻意顿了顿,向最看好的后辈说出了答案。

    “你——见过森首领亲自出任务吗?”

    港口黑/手党的大楼是在龙头抗争后重建的,几年过去,五幢大楼依旧是那样宏伟地伫立在横滨的最顶端。大门口来往的车流行色匆匆,动辄就有上千万的生意从这里开始。

    上午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丝绒地毯上,宽敞的首领办公室里放着低调又昂贵的摆件,森鸥外切好草莓慕斯,优雅地放在了金发女孩的盘子里。

    爱丽丝的脸上扬起了愉快的红晕:“这个蛋糕好好吃~林太郎,再来一块!”

    “爱丽丝酱想要的话,我把蛋糕店买下来怎么样?但是作为交换,爱丽丝这次要穿这一套衣服哦!”

    “嗯......林太郎果然是大变态!!”

    “诶?!不要生气啊爱丽丝酱~”

    金发少女不情不愿地穿着小背心和四角胖次,鼓着脸颊等待森鸥外帮她把小洋装穿上。——当琴酒走进阔别已久的首领办公室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他面不改色,无视了昂首挺胸的小萝莉,直接走到了森鸥外面前。

    “boss。”

    没有寒暄也没有煽情,在工作这一块效率合拍的二人直接切入正题。

    森鸥外温柔地帮爱丽丝扣上扣子,揉了揉小姑娘的头:“自从四年前Mimic在横滨全灭,已经很久没有组织赶来挑战我们的威严了。”

    “Guild、钟塔侍从、死屋之鼠,三个组织共同悬赏七十亿追捕【月下兽】中岛敦......Gin君,你认为这个少年是怎么惹上这么大的麻烦的?”

    银发干部沉声道:“因为‘书’。”

    “我在曼哈顿见过Guild的首领弗朗西斯·F。他的女儿在几年前去世,妻子因此精神崩溃。他为了修复家庭关系,一直在寻找复活女儿的方法。我们的商业间谍恰好发现,弗朗西斯曾经与魔人费奥多尔有过短期接触。”

    “六年前的龙头抗争,主谋涩泽龙彦被费奥多尔带走。在那之后他曾短暂回到异能特务科‘自首’,造成重大损失后之后又越狱消失,销声匿迹直到现在。”

    “费奥多尔利用了白麒麟,他的目的是‘书’。”

    听完干部的回答,森鸥外鼓了鼓掌:“不愧是Gin君,我能得知这些情报,也要多亏了你的下属呢。”

    “过奖了。”

    银发干部神情淡淡。

    几年间,琴酒手下的情报线条都是由他亲自搭建起来的,但他转手就把本可以瞒报的部队规划进了港/黑的架构。让森鸥外略有诧异的同时......终于开始认真考虑什么。

    无法看透的首领坐回了椅子上,牵着爱丽丝的小手感叹

    “不过......原来真的存在啊,‘书’这样东西!据说一旦它的具体信息暴露给三个人以上,世界都会因此陷入危机呢!”

    “boss对它感兴趣吗?”

    “倒也不必刻意追求,这里面的水已经够浑了。”

    他们的话题很快就从玄之又玄的‘书’转移到了港/黑的未来发展上。

    当组织发展到现在的阶段,大笔现金流不能躺在账户里长虫子,必要的投资项目和利滚利的资本家做派就是必修的课程。

    落地窗外的朝阳从东挂到了正上方。直到正午更加灼目的白昼让爱丽丝开始销声抱怨肚子饿,陷入工作地狱的两人才从漫长的交谈中抽身。

    “就先这样吧,Gin。”

    森鸥外靠在舒适的椅背上告别干部:“重要的文件和计划都交接给你了,看着办就行。”

    琴酒收起厚厚一沓文件,旋即鞠躬离开。

    “对了!”

    森鸥外又叫住了大步离去的人:“黑蜥蜴带着人马去袭击武装侦探社了,被抓住把柄就不好了呢。”

    “所以,武装侦探社——麻烦Gin跑一趟吧。”

    “......”

    “是,我知道了。”

    看着银发干部离去的背影,首领暗红的眼眸里看不清情绪。他悠悠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浅酌后问道:“爱丽丝,你觉得呢?”

    “林太郎有答案了不是吗?”

    金发少女乖巧地坐进了森鸥外怀里,搂住他的脖子温声道:“虽然有一些小缺点,但比起那边的国木田独步,我们的这个更好呢。”

    “说的也是,那就这么决定了吧。”

    森鸥外是个猜疑心很重的人,但同时也是很重视横滨这座城市的人。

    如果琴酒作为部下的功绩和能力逐渐超出了可承受范围,说实话,森鸥外并不想让四年前的Mimic事件重演,因为银发干部的价值甚至远超当年。

    比起太宰治在光明与黑暗中了然无趣的摇摆,比起尾崎红叶对港口黑/手党曾有过的憎恨,比起中原中也过于认真和负责的性格......

    生来就沐浴在鲜血之路上,从不为多杀一个人而愧疚的狠辣杀手,裹着阴暗、踏着尸骸,从不迷茫的琴酒终是不同的。

    最重要的是,他有足够的忠诚。

    森鸥外会忌惮太宰治,但不会过于防备琴酒。银发男人从不逾越,就像凶猛的野兽静静待在首领王座下的阴影里,心甘情愿等待着被传唤的时刻。

    不给,他就不要;给了,也能完美接住。

    那么除了毫无意义的鸟尽弓藏,剩下的就只有让银发干部在权力的道路上再进一步了。

    轻松决定了港口黑/手党的未来,黑发首领看着武装侦探社的情报,边敲击桌面边陷入沉吟。

    “不过,爱丽丝......我有时候也会想,如果真的要实现‘三刻构想’的话——”

    “Gin君的那些小缺点,可以转化为优点也说不定呢。”

本站不支持畅读模式,请关闭畅读服务,步骤:浏览器中——设置——关闭网页小说畅读服务。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综漫同人)穿上我的白毛马甲》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