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五条悟在白茫茫的月光中转了个圈圈, 手放在额头远远望向树顶的黑绝,大拇指向下做了个‘糟糕’的手势。

    “看吧, 我就说他没安好心~”

    小樱被笼罩在须佐能乎内,她咬紧了下唇:“大家会怎么样。”

    “我们救不了那么多人,”佐助看着手中的月亮图案,紫色的鸦天狗巨人振翼:“但是,只要把那个女人打倒就行了吧。”

    他说的确实是实话,如果不是因为几个秽土转生体和一个不用查克拉的怪胎,现在还能说话的都不剩几个人了。

    但不得不说,第七班共同认为暴怒中的宇智波斑和煽风点火的五条悟还是闭嘴比较好。

    仗着自己没有查克拉,咒术师转着圈圈在神树上大笑拍摄纪念照, 偶尔还冒出几句让斑异常火大的阴阳怪气。

    “哎呀~我一下子就看出来那块石碑有问题了呢, 表面能量的流动明明那么不和谐的说。”

    “黑绝这家伙长得就很残念不是吗?说是‘意志的化身’......那个人的意志也挺别致。”

    千手柱间死命劝人:“别,斑!先找黑绝算账才是!!”

    好不容易停下了乱舞行为,白发青年恢复了些正经, 解释道:“无限月读的范围囊括了整个大陆,现在就连贵族和平民都无法幸免。”

    “不过, 多谢大蛇丸君的成果,大筒木辉夜的复苏是寄托在白绝之上的,实力也达不到巅峰的程度。”

    大蛇丸在关键时刻,被合作伙伴从无限月读里友情扒拉出来,他面对三代火影复杂的眼神,扭过头拒绝回复。

    “有什么......我记得......”鸣人皱着脸摸索下巴。

    平复了心情的小樱疑惑地看向他:“怎么了吗,鸣人?”

    “不,就是......拉面小哥......我好像记得一些, 又记不太清楚。”

    “这都什么时候了, 不愧是你啊!”小樱扶额叹气。

    鸣人苦想半天, 恍然大悟敲击手掌:“原来如此!我想起来了!!”

    “我说啊我说,大□□仙人的预言——不会就是你吧?!”

    五条悟一愣,随后兴趣陡升:“什么什么?!预言!好厉害啊~”

    “哈哈哈过奖了!不过妙木山的预言很厉害呢!!”

    “哦哦!听起来是个不错的地方。”

    “是啊,有机会要不要来......”

    树顶上凹造型的黑绝:......喂,有没有人关注一下我啊!

    虽然无限月读的过程是不可逆的,但你们也太随意了一点吧!!

    当然有人关注黑绝。

    宇智波斑一脚踩碎了地面,涌流的杀气及其骇人,紫色的轮回眼狠狠瞪着前方:“准备好付出代价了吗!!”

    黑绝瞬间找回了反派boss该有的气势。地壳里迸发出的淡蓝色查克拉,数量比九只尾兽加在一起还要庞大,从四面八方远道而来!

    在无限月光的指引下,多年屈辱的封印终于在今天被解开。查克拉依附在黑绝身上,从山川湖泊、地脉森林,无休止地涌入天空中的苍白色身躯里。

    黑绝的喜悦难以遏制:“醒来吧!查克拉之祖,全能之神!!”

    承受了查克拉的白绝膨胀成丑陋的肉瘤,吞噬能量的势头却无丝毫减缓!地面被扭曲的树根戳穿了,吊起的忍者就挂在上面,远看仿佛是枝干上不起眼的绒毛。

    终于,轻柔又慈爱的女声响起。

    躯体额头裂开的缝隙出现了一只九勾玉的轮回眼,青筋暴起白眼睁开,卯之女神大筒木辉夜怔怔地凝视着一望无际的天空。

    “一千年了吗......原来如此。”

    她的头上有两只枯木般的角,头发和衣裳皆是凉凉的月白色,低垂的眉眼看不清情绪,扫视的目光最后停顿在了鸣人和佐助那里。

    因陀罗和阿修罗。

    辉夜的孩子大筒木羽衣的儿子,也是她的孙辈。

    “把术传给他们的是羽衣啊。”

    脑海里闪回的是被儿子们封印的那一刻,无所不能的辉夜也没能治愈夹杂着骄傲和怒火的悲伤。难过的神色一晃即逝,卯之神女慢慢走着,触摸着阔别了千年的大地。

    她不会再失败了。

    尽管深爱着两个儿子,辉夜也不会放弃统治这片大陆。

    “这里是我宝贵的花圃,不能让它再次手上。”

    辉夜的语气并不强硬但理所应当,随意伸出的衣袖就将大陆划为自己的国土,属于她的力量将会帮助女神君临天下。

    “结束战斗吧,就在这里。”

    咻——

    【天之御中】开启,空间瞬间转移!

    辉夜没有针对被**从亡界唤回的死者,而是专心从活人身上拿回属于她的东西。

    熔岩、冰、超重力、砂、酸......这些空间又与始球空间直接相连,始球空间内的辉夜可以吸收中无限月读之人的查克拉来恢复并提升自己的实力。

    第一空间——熔岩。

    喷吐着耀眼岩浆的火山带来炽热高温,忍术‘火皮鼠衣’召唤来的烈火从灌满了熔岩的深渊里升起,他们的脚下空无一物,不小心掉落的苦无瞬间就被融化吞噬。

    鸣人依靠阳之力学会了遁空,佐助的须佐能乎飞在半空中,卡卡西用苦无吊在半空中拉住了小樱和带土。

    至于大蛇丸......虽然他八成不会死,但出于人道主义精神......

    “诶?!!一乐小哥怎么进来的!!”

    一转眼发现大蛇丸已经生无可恋地挂在了墙上,鸣人不顾场合大声吐槽,一手指向今天存在感过高的某人。

    小樱诚实地说:“感觉,无处不在。”

    傻笑着的五条悟完全没有不速之客的自觉:“晚上好~”

    “别这么说嘛,大筒木辉夜是神树的守护者,未经同意就拿走树枝也太失礼了吧!”

    就连佐助都开始无语了:“不你已经拿走了吧......这么说你是故意让大筒木辉夜复活的吗?”

    “所以作为补偿——”

    左手拉住了衣领,右手食指伸直,无名指弯曲着向后交叠:“就稍微帮个忙吧。”

    辉夜脸色一沉,“你是什么人!也没有查克拉,也不是忍宗的一份子。”

    “我是咒术师哦。”

    “话说这个地方——熔岩的空间,既视感非常强烈呢!”

    五条悟轻笑,语气舒缓又流畅。

    “对抗领域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领域......不是吗?”

    深红色的熔岩世界被纯白的光亮覆盖了,分界线势不可挡地向前推进,最后除了查克拉最庞大的部分外,几乎吞没了大半个天之御中。

    紧跟在耀眼白芒之后的是游荡着红紫镭射的混沌空间!

    就像行星的大气在宇宙中反射五彩斑斓的图像般,快速流动的信息和真理蕴含在其中,夺去了呼吸和思考的本能。

    什么都知道,什么都做不了。

    大筒木辉夜的眼角颤抖了一瞬,呼吸的节拍被打乱。

    千年来孤冷无助的封印给予了她极为强大的精神力,即便如此,永不止息的信息还是把大脑囚禁在了一秒的永恒中,被冠以“活着”为本能强制的感知信息和处理信息。

    五条悟悬浮在虚空中,咧开嘴角缓缓道:“领域展开——”

    “无量空处。”

    天之御中外。

    六道仙人盘腿漂浮在空中,看着秽土转生版本的柱间和斑,也是因陀罗和阿修罗曾经的转世,把过去的历史和故事娓娓道来。

    “因陀罗因为他过于强大的力量变得孤僻又自负,而弟弟阿修罗创造了因陀罗无法认可的羁绊——‘爱’的力量。正因为如此,老朽才会在最后让阿修罗继承忍宗。”

    宇智波斑冷冷道:“你放弃了因陀罗吗?”

    “......”

    “确实是老朽的过失,作为父亲,没能引导他走上更好的道路。”

    千手扉间双手抱胸:“能被黑绝暗中挑拨,因陀罗还真是不一般啊,不愧是宇智波一族的先祖。”

    “千百年来还是那么天真,千手和漩涡又有好到哪里去吗?”宇智波斑眼神带刺。

    千手扉间嗤笑一声:“呵,被黑绝欺骗了的人又不是我。忙忙碌碌到最后,结果连个轮回天生都没捞着啊!”

    “找打吗?”

    “好啊,我奉陪。”

    被夹在弟弟和挚友正中间的千手柱间左看右看,“好啦好啦,扉间、斑。从小辈他们现在的状况看,以后大家都是相亲相爱——”

    针锋相对的二人同时扭头吼道:“你就别说话了,大哥/柱间!!”

    忍界之神duang的一声变为了黑白色,对着墙角蹲下开始了自闭消极模式:“知道了......我闭嘴就是了......”

    波风水门讪笑两声:“三代目大人,前辈们......一直是这样的吗?”

    外表年龄最大的猿飞日斩深深叹气:“唉......”

    “算了,反正我们都已经是死人了。忍界的未来还是掌握在年轻人手里啊。特别是鸣人和佐助这两个小子。”

    “是啊。”

    提起鸣人,波风水门满是对儿子的骄傲,但他旋即又担忧道:“我比较在意的是,大蛇丸跟五条悟的那些实验......没问题吧?”

    “没问题没问题~”

    突如其来的招呼声让水门一惊:“什么时候?!”

    五条悟一只手搭着生无可恋的大蛇丸,一只手拎着疯狂挣扎的什么东西,脸上的笑容怎么看都写满了愉悦。

    “我不会让被带走的神树再次出现的。至于这家伙,木叶能看的住他吧。”

    “这样啊。”波风水门没有多说什么,他隐约能猜到‘咒术师’并非是这个世界的人,这样也能说得通他神秘的力量和针对神树的行为。

    “鸣人他们,天之御中里面怎么样了?”

    “很快就能结束了,”五条悟晃了晃手上的黑绝:“我是提前把这家伙弄出来的,被他跑了就糟糕了呢。”

    蓝色和紫色,两双颜色各异的眼睛再次撞上了。

    滴滴,五条悟冲宇智波斑发射了——对黑绝起舞の体验卡。

    “黑、绝。你,很好啊。”

    老祖宗的炸毛顿时飞起,查克拉在空中波荡,火遁、须佐、瞳术轮番上阵。

    黑绝的脸色黑如锅底,“你、你想干什么??!”

    你不要过来啊啊啊!!!

    拖着下巴蹲下围观的白发青年快乐吃瓜。

    忍界大战,终于该结束了呢。

    很久、很久之后。

    火之国,木叶村。

    十二岁的漩涡博人躲在暗部的视线死角,对满脸紧张的巳月、宇智波佐良娜挥挥手:“这边这边,快点!”

    “了解!”

    他们猫着腰溜进了火影楼里的机密资料库,迫不及待开始翻找。

    “没有,没有,没有......这个也不是......怎么都不是啊!”

    “话说博人,你说的第四次忍界大战的传说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个嘛......我也是听妈妈说的。据说那个人还在战争的时候救了宁次舅舅呢!”

    巳月沉思半响:“确实,我从父亲那里也听说过类似的传闻。也有国家和政府的制度改革是这个人引发的说法。”

    佐良娜叉着腰:“但是我们竟然从没见过,难道那个人在之后就离开木叶了吗?”

    “该不会是......”

    博人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牺牲了吗?”

    巳月忽然想起了什么:“父亲每次跟神秘人交流的时候,都要把卷轴用一种橘黄色的火炎烧掉。”

    “烧掉?!”

    博人抖了一下:“那不是东方一些国家怀念去世的人的......?”

    “好啦,先不要被这些故事吓到!”佐良娜把话题撤回正轨:“既然还有交流的话,那怎么可能是——”

    “因为不在这个世界了哦~”

    五条悟带着纯黑色的眼罩,一只脚踏在文件柜的最顶端,晃荡着腿看向小脸煞白的三人组:“哟,晚上好!”

    在怔愣了半天之后,博人鼓起勇气质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火影楼里!”

    “他就是你们口中的传说,”

    已经是第七代火影的漩涡鸣人叹着气走进了档案室,他制止了想要说话的三个小鬼头:“抱歉啊,博人添麻烦了。”

    “都市传说?听起来很酷嘛!”

    ‘不愧是......十二年前在天之御中里唯一一个为我的逆后宫之术鼓掌欢呼的人,这么多年还是这个性格......’

    早已成家立业的成熟火影扶额,随后问道:“你这次来,有什么事情吗?”

    已经从打工人转职成合作伙伴的契约者笑着说:“是大蛇丸叫我回来的。”

    “不光是他,‘树’的种子和外星人的身体构造——我其他的合作伙伴也很感兴趣呢~”

    “嘛,不过重要的是——”

    十几年把一乐拉面从火之国开到鬼之国的家伙忽然正色,严肃地说:“木叶的一乐拉面专卖店升级成精品店了,欢迎各位新老顾客前来捧场!”

    博人:等、等等,这个人的语气......他就是大人们提到的那个传说对吧!

    那一乐拉面??

    时隔十二年,漩涡博人发出了跟波风水门一模一样的感叹——

    我们隐村卖拉面的......都这么强吗?!!

本站不支持畅读模式,请关闭畅读服务,步骤:浏览器中——设置——关闭网页小说畅读服务。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综漫同人)穿上我的白毛马甲》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