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章 舅父

    当时,邓独秀并没有怀疑,他自出生至今,不但没有见过父亲,连父亲的族人也不曾见过。

    这也太奇怪了。

    思维继续发散,他忽然想起母亲这些年带大自己,并没为银钱上的事烦心,光靠县里给阵亡士兵的那点补助,显然是不可能维持家里生活的。

    以前的少年邓独秀心思单纯,没想过这些。

    如今“飞虎卫邓孝先”和“诚意伯府”陡然闯入他的感知世界,让邓独秀没办法不往深处想了。

    “飞虎卫邓孝先的名头,前世也听过,出身威远侯府,乃是当今威远侯邓介中的幼子,时年三十岁左右。

    圣辉会想用自己来威胁邓孝先,只能说明自己和威远侯府有脱不开的干系。

    不过,即便自己真有威远侯血脉,那又如何?

    除了母亲,威远侯算个叽霸。”

    邓独秀并不把威远侯府当一回事,反倒是圣辉会当了一回事,要拿自己去威胁邓孝先。

    如此一来,圣辉会方必定不会轻易罢手,成了黏在他身上的狗皮膏药。

    但不管怎样,眼下他得先回家,离家有几日了,母亲肯定担心了。

    他跳进江中,洗漱一番,催动气血,蒸干了衣衫,阔步朝汉阳县城行去。

    就在邓独秀返回汉阳县城的途中,汉阳县以北三十里外的屈家岭、望冷峰山腰,圣辉会驻淮东大智分舵舵主钱少卿收到一封飞书,

    阅罢,钱少卿拍案而起,“区区一个蝼蚁,怎么这么麻烦,派天字号的兄弟出马,只要苏青老儿一离开,立即将邓独秀给老子捉来。”

    “天字号的弟兄们都在外面执行任务,只剩莫再提,莫再讲兄弟。”

    掌舵师爷眉间拧起个疙瘩。

    钱少卿倒吸一口凉气,“犯不着吧。”

    掌舵师爷道,“实在无人可用了。”

    钱少卿拍案道,“罢了,便让他二人出马。”

    傍晚时分,微霞漫天,邓独秀踏进了汉阳县城门。

    他是被洪承私捕入狱的,掌狱司并没有他的档案,他堂而皇之的出现,没有掀起丝毫的涟漪。

    昨夜的掌狱司大乱,城门口多了不少兵士,城内一切如常。

    行不过数里,便见一队兵马押解着若干人犯行来,邓独秀隐在人群中,一眼就看见了闫冰。

    闫冰整个人披头乱发,浑身血迹斑斑,身上戴着沉重镣铐,没了往昔的神采飞扬。

    不必探究,邓独秀知道定然是昨夜的狱中暴乱的连锁反应发生了。

    洪承身死,人死债消。

    闫冰倒霉,成了背锅侠。

    闫冰这一被捕,他心情就更好了,至少在这汉阳县中,不必担心再被哪条毒蛇盯上。

    沿着街市上的商铺,他采买了不少礼物,有给母亲刘氏的,也有给翠荷的。

    满以为到家后,会上演一出喜相逢。

    未料,才推开街门,就听见了母亲的抽泣声。

    院中立着一个五短身材的汉子,正瓮声瓮气地说话,“五妹子,此事不管与你家秀儿,还是与我刘家,都是美事一桩。

    你还犹豫什么呢,总之,我已经替你应下了,有道是长兄为父,我也当得起你这个家。”

    “公子。”

    翠荷从堂间蹿了出来。

    五短汉子转过头来看见邓独秀,脸上的横肉绽开了,“你这家伙,见了二舅父也不知行礼问好。

    咦,像是长大了,知道舅父来了,还备了礼物。

    行了,你二舅父这回替你办了桩大事,也当得起你孝敬……”

    说着,二舅自顾自从邓独秀手中摘走了大大小小的礼盒,临出门还不忘冲堂屋内的刘氏嚷嚷,“两日后,就是苏提学行县的日子。

    我这边替你回个准信,保管秀儿能得个好前程……”

    堂内的刘氏没有回应,抽泣声愈重。

    邓独秀叫来翠荷,询问究竟。

    翠荷道,“为了公子进学的事儿,主母托人去求了县里的周夫子。

    周夫子门下出了许多童生,还有好几位秀才公。

    谁料周夫子收了仪金,竟然语出轻薄,要那中人传讯,想纳主母做小。

    主母不应,今日二舅爷竟也找上门了。”

    邓独秀面色平静地道“我知道了,你去陪母亲,让他万事宽心。

    我有位同学乃和提学官有亲,他已答应抬举我了,不必托请外人。

    我还有事,去去就回,记得给我留饭。”

    说完,邓独秀闪身出门。

    才将街门掩上,邓独秀的脸色阴沉下来。

    二世为人,他有太多东西需要守护。

    而母亲则是最重要之一。

    什么狗屁周夫子,二舅父,比洪承如何?

    前世,这周夫子并没有闯入他的生活。

    倒是他的几位舅父,堪称狗皮膏药,屡屡给他母亲添堵。

    今日到来的二舅父,名唤刘淌,乃是他母亲的堂兄。

    刘淌四十岁上,才勉强混了个童生的身份。

    总以斯文一脉自居,和县里的文痞们多有来往。

    为人吝啬、奸邪。

    平时不仅处处刁难刘氏,从刘氏处混赖银钱。

    对邓独秀也常以“野种”呼之,给邓独秀幼小的心灵留下不小的创伤。

    刘淌将邓独秀带回的大包小包尽数摘走,行动速度不快。

    邓独秀追上他时,他正雇了街面上一个相熟的车夫,将那大包小包丢上了马车,进了对面的三江酒楼。

    邓独秀随手从附近的摊上买了个斗笠,在头上罩了,也行进三江酒楼。

    他目送刘淌上了三楼,那里专设雅间。

    瞅准了他进了甲一房,邓独秀招来店小二,要下了相邻的甲二号房。

    点了一桌酒菜,给了小二十几个铜板,吩咐小二没有招呼,不要打扰。

    小二忙不迭应下,欢天喜地去了。

    邓独秀拴上门,闪步到了隔墙边,大手一挥,匕首飞出。

    十余息的工夫,将隔墙上厚实的隔音草纸掏空,甲一房内的动静立时传了过来。

    “东来兄放心,此事包在我身上,最多两日,必让桃芳公抱得美人归……”“

    哈哈,你小子未免也太上心了吧,这可是你妹子,给我家老爷做小,传出去怕要丢人吧。”

    “东来兄,这是说的哪里话,桃芳公名传全县。

    手下叫出多少佳弟子,能侍桃芳公,是那贱货的福分。

    再说了,能和桃芳公结亲,也是我刘某人的荣幸啊。”
《仙师独秀》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