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变身气!

    【唉!】

    杨无敌看着周围这泛着仙光的铁笼栅栏,看着外面那一群凶神恶煞的仙兵,表情满是苦涩。

    完犊子了。

    这该怎么跟宗主大人解释?说他因为不小心,就被仁皇阁误捉了?

    这也是有可能的嘛,毕竟仁皇阁知道他内应身份的仅寥寥几人,还都是高层管事的。

    可整个被捉拿的过程,充满了破‘腚’!

    退一万步讲,他总不至于被宗主误会,当成十凶殿的双面内应吧?

    哪有两军交战,正面硬塞内应的?

    十凶殿凶人落在仁皇阁手中,最轻的惩罚就是暂且收押、以观后事,大多都是当场杀了。

    当然,他杨无敌之所以被仁皇阁抓获,其实是……

    “唉!”

    杨无敌叹了口气,恨不得打自己几个嘴巴。

    他是真没想到,十凶殿内部也搞拜山头的那套!这些被凶神血控制的家伙,内心一点都不纯洁!

    因在袭杀季家公子的任务中,表现的太过耀眼,十凶殿高层已经放话,要重用杨无敌这个后起之秀。

    他刚得了第四总殿首席长老的接见,扭头就被十凶殿中眼红他的凶人给卖了!

    前脚刚抵达那处‘窝点’,仁皇阁仙兵就杀上门来了!

    他一个老实巴交的体修,为啥要面对这么多的尔虞我诈!

    “唉!”

    杨无敌抚摸着自己的光头,脸上写满了愁苦。

    感受到周围仙兵带着这铁笼开始降落,杨无敌低头看去,能见那屹立于山巅的数重大殿。

    这里应是仁皇阁的一处分阁。

    杨无敌也没心情去看周围景色,双手抱头缩在铁笼中,像是霜打的茄子般。

    他径直被带到了一处大殿中,远远看到了坐在正中书案后的吴妄。

    宗……

    ‘不对,自己此时不能喊。’

    杨无敌立刻警觉,又见吴妄只是低头看着卷宗,理都不理他,心底着实忐忑。

    总算,吴妄开口道:“把跟他一起抓到的凶人都带进来吧。”

    “是!”

    有仙兵领命而去,不一会就将十多名凶人拽入大殿中。

    吴妄放下卷宗,慢悠悠地走到了杨无敌等人面前,低头看着一名跪在面前的凶人。

    吴妄问:“你,杀过凡人?”

    那凶人浑身哆嗦了几下,连忙摇头,呼喊道:“大人饶命!小人从未杀过无辜之人!”

    一旁立刻有仙兵捧来托盘,其内是一只水晶球。

    吴妄瞧了眼水晶球,冷然道:“血气内敛,怨念缠绕,你还说没杀过无辜之人?”

    “大人,大人!我!”

    砰!

    吴妄右脚甩过一个潇洒的弧度。

    喊话的凶人直接横飞出十丈,在地上翻滚几周,直接昏死了过去。

    吴妄道:“本殿主最烦说谎之人,拉出去,太阳底下晒晒油。”

    一群仙兵迅速涌了过去,将这凶人扛走。

    大长老与霄剑道人出现在大殿殿门,一左一右站如门神,开启了两层超凡结界。

    吴妄漫步走到了第二名凶人前,低头看着这个凶人。

    “你……”

    “杀过!杀过!我杀过无辜之人!”

    砰!

    吴妄左脚一个慢动作,这人贴着杨无敌头顶飞走,下巴明显脱臼,嘴里哇哇吐血。

    “滥杀无辜还如此理直气壮,晒他的时候,下面给他放个火盆。”

    又有仙兵冲上去,将那凶人抬走。

    吴妄背着手,淡定地向前走了两步,很自然地绕过了杨无敌,站在了第三人面前。

    “你呢?”

    咕——

    此人喉结颤了几颤,抬头看着吴妄,喊道:“小人其实是被那些恶人给逼的!小人本来想做个小修士的!”

    “嗖、啪。”

    吴妄口中发出两声轻响。

    他面前的凶人有点不明所以,抬头看来,想知道这是什么腿法,有什么讲究。

    那名端着托盘的仙兵眼疾脚快,飞起一脚、将这人直接踹飞!

    不用吴妄多说,这凶人也是被抬出去晒着。

    就这般,吴妄走了一圈,将十多个凶人踹昏,挨个拉出去晒太阳。

    最后才轮到了杨无敌。

    吴妄站在这光头大汉面前,看杨无敌浑身轻颤,吴妄冷然道:“你,可杀过无辜之人?”

    杨无敌颤声道:“没、没杀过!半个都没杀过!”

    吴妄抬脚踹人,却是没用什么力道;

    杨无敌顺势朝着侧旁飞了过去,在地上滚了两圈,舌头外吐,装起了昏迷。

    吴妄冷然道:“哼!杀人都不会,做恶人这般简单之事都不称职,本殿主最讨厌做事不认真之辈。”

    立刻有仙兵向前,想要将杨无敌抬走。

    “你们退下吧,这个壮实的留一下,本殿主还未打过瘾。”

    众仙兵面面相觑,连忙低头行礼,扭头小跑着退出殿门。

    他们离开时,还能听到里面传来那噼里啪啦的鞭打声,一个个寒毛直竖,只觉得刑罚殿殿主手段狠辣、性情冷寒。

    实际上,吴妄只是象征性地踹了杨无敌几脚,半点伤势都没留下。

    “起来吧,大长老布置的结界不会被人窥探。”

    吴妄没好气地骂道:

    “你这家伙,做内应就做内应,还能被仁皇阁仙兵抓回来!

    以后别说是在我身边混出去的!丢不丢人?啊?丢不丢人!”

    “嘿嘿。”

    杨无敌抬头看向吴妄,见宗主大人只是冷着脸,并未大发雷霆,立刻决定顺杆上爬。

    他翻身跳了起来,搓搓大手、扭了扭脖子,身体微微前倾、满脸写着憨厚。

    “宗主您不知道,那十凶殿实在是太险恶了!

    属下这不是,心里想念宗主,有些担惊受怕、怕真的死在那,这才故意露出个破绽,被仁皇阁抓回来……”

    “是吗?”

    吴妄走回长案后入座,嗤的一笑:

    “我怎么觉得,你像是这次在十凶殿那边立了大功,但因根基不稳,也没了解十凶殿内部派系,被有心之人给出卖了?”

    “这……”

    杨无敌浑身哆嗦了两下,心底暗叹,自己这点小心思,果然远不是宗主的对手。

    他摆出一副委屈之极的表情,嘟囔道:“您都知道了,还笑话属下。”

    吴妄也是一乐,将几枚玉符扔了过来。

    这是仁皇阁关于此事的调查,以及那十多名凶人的证词。

    杨无敌看了一阵,骂道:“这十凶殿还想着发展壮大?看他们拜凶神的时候那虔诚的劲!恶心!”

    吴妄问:“还是没有关于第四总殿位置的情报?”

    “宗主,他们很是小心,我进入那里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

    杨无敌道:

    “每次传唤我去总殿,都先把我六识封禁,等到地方了才让我恢复对外界的感知。

    总殿外围都是双向阵法,隔绝了仙识对外查看。

    而且应该是经过了挪移阵法的,每次属下回过劲来时,身上有被乾坤挤压过后的酸胀感。

    这就很难确定第四总殿的位置。”

    “不错,第二总殿被拔除后,他们确实更小心了。”

    吴妄略微沉吟,笑道:

    “也无妨,既然回来了就回来了,稍后我暗中送你去仁皇阁总阁修行一段时日,等十凶殿被灭了,你再光明正大、风风光光地回返灭宗。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杨无敌忙道:“嘿嘿嘿,这您不是跟属下见外了。”

    吴妄问:“在十凶殿那边,可混到了什么好处?”

    “能有啥好处,都是些苦哈哈。”

    杨无敌满脸感慨,光头上刻着贫苦两字,叹道:

    “这十凶殿本身穷的很,就是靠血池控制人心,不用说供奉,修士正常修行消耗的灵石都供不上。

    说起来,那些被抓过去的家伙,也是真的可怜。

    他们明明什么都没做,就被迫成为了凶人。”

    “这个你不用担心。”

    吴妄道:“这部分凶人若是被仁皇阁捉到,我自会想办法剥离他们体内的凶神血。”

    杨无敌沉吟一二,突然道:“宗主,我……我还想回去。”

    “哦?”吴妄目光略带促狭,“有相好的放心不下?”

    “是有几个相好的……”

    “嗯?”

    “那都是为了做好宗主您的内应,不得已的逢场作戏罢了!”

    杨无敌大义凛然,朗声道:

    “属下愿为宗主解决十凶殿之烦忧!身先士卒、义不容辞!”

    “没必要,”吴妄摆摆手,“十凶殿只是个小问题,用内应之计打败他们,实在是太欺负他们了。

    我们真正的敌人,是十凶殿的爹娘们。”

    杨无敌挑了挑眉。

    反话,宗主这必然是反话!

    自己若是就此答应了,宗主下一句肯定是:

    ‘无敌,你最近怎么胖了?罚你三千年供奉,考虑到你不一定能再活三千岁,这部分惩罚提前交一下。’

    肯定是这样!

    “宗主!”

    杨无敌单膝跪地,双手抱拳,朗声道:

    “属下想再去搏一搏,说不定就能让仁皇阁减少许多损失!

    属下是灭宗男儿,是您手下的干将,现在仁皇阁高层都知我去那做内应,若是无功而返,不利于您的形象!

    更何况,十凶殿之流,人人得而诛之!

    属下先是人域的一份子,然后才是您的手下,再之后才是仁皇阁打入十凶殿的内应!”

    “无敌……”

    吴妄双眼眯起,凝视着杨无敌,心底莫名泛起少许感慨。

    【大概,这就是人域之中,燃烧在每个人心底的火焰吧。

    难得无敌有如此志向,自己做宗主的,总归是不能成为他的阻碍。】

    吴妄温声道:“好,我全力配合你,给你安排一个最合理的脱困方式,让你平安回返十凶殿,继续做内应!”

    “谢宗主!”

    杨无敌低头领命,心底着实松了口气。

    【自己果然没有猜错!】

    殿外,霄剑道人看向大长老,笑着传声道:“灭宗虽规模不大,但其内当真藏龙卧虎。”

    大长老含笑扶须,身形站得更笔挺了些。

    ……

    ‘这是几时了?’

    仁皇阁总阁,泠小岚闭关之所在。

    那光茧缓缓消散,显露出了临空盘坐的俏妙倩影。

    晶莹剔透的脚尖下探,离地半寸被仙光托住,纺纱质地的裙摆轻轻滑落,傲人的身姿展露在此间,却无人可见。

    随之,她用仙光束缚自身,让身形上下看起来更‘平整’一些,如此稍显普通几分。

    成仙前,泠仙子只是觉得可见之物是污垢。

    成仙后,这般洁癖似乎更严重了些,她有些不太喜欢旁人注视自己的目光,除却是与吴妄单独相处,身周都有这层伪装的仙光存在。

    几句残篇经文,心底不停涌现的感悟,修为境界已抵达元仙境中期,甚至还能隐隐向前再次突破……

    泠小岚此刻闭上眼,心底浮现出的,总是吴妄坐在那一面面石板之中,苦苦求索、状若疯魔的背影。

    【无妄兄真是一位……】

    她竟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只感觉自己读了这么多年的经文书册,此刻依然有些词语贫瘠。

    一名女仙驾云而来,落在这处偏僻的殿外,对泠小岚做了个道揖。

    “圣女,贫道奉副阁主之命,前来告知您一声。

    因十凶殿作乱,季默季公子糟了十凶殿偷袭,身受重伤,无妄殿主已带人出征,去找那十凶殿清算,此刻无妄殿主并不在仁皇阁中。

    若圣女要去找无妄殿主,贫道立刻安排人马,送您去东北面。”

    泠小岚秀眉轻皱,反问道:“无妄兄何时去的?季兄伤势很严重吗?”

    “唉,”这女仙叹道,“季公子道基被毁了小半,今后的成就怕是止步于真仙境了,季家为此上下震怒,已数次对我仁皇阁施压。”

    泠小岚略微松了口气,言道:

    “人没事就好,道基也是可以补的。

    不必劳烦仁皇阁,我有几位师门长辈也在外面等我。”

    听她如此说,仁皇阁的执事也没多坚持。

    泠小岚先去吴妄住处看了眼,将自己住过的屋子打扫的一尘不染,这才放心地离去,与玄女宗几位高手汇合。

    她没有直接赶去吴妄所在的分阁,而是先回了师门一趟。

    玄女宗就有填补修士道基的功法。

    当然,是女子修行,然后作用在男子身上的功法。

    这功法需要得到师门允许,才能传给指定的女子;泠小岚回师门就是请命,要将这般功法传给乐瑶。

    若论双修的功法,自合欢宗倒了,玄女宗就是独树一帜。

    两者功法大相庭径,玄女宗的功法比较‘素’,那合欢宗的功法注重寓教于乐,让修行充满乐趣。

    可惜,因为把宗门之外修士当做补品,合欢宗终究是被联手灭掉了。

    泠小岚自玄女宗转了一圈,在几名高手护持下,朝那处分阁赶去。

    她们坐在一朵莲花之上,自高空横渡千山万水。

    还差一千多里就抵达那处分阁时,玄女宗一位高手突然喊醒了正在打坐的泠小岚,低声道:

    “圣女,前方有些异样。”

    “哪般异样?”

    “圣女请看。”

    这位老妪吹了口气,一片云雾缓缓凝聚,显露出了星空夜幕。

    一艘银灰色的梭子,在夜空中缓缓穿梭。

    老妪手指点在云雾中,画面抖动一阵,能见那梭子内正在斗法,几名身穿黑衣、手脚戴着镣铐的‘囚犯’在疯狂挣扎,与一群仙兵撞成一团。

    这几名‘囚犯’中,那光头体修最是凶猛,身上的禁制不知为何碎掉了,自身爆发出强悍的力道,直接撞翻几名仙兵,在那梭子上撞出一个破洞。

    有几名囚犯比较机灵,跟在这光头壮汉身后跳去夜空。

    梭子中,众仙兵半数赶去捉拿;夜空各处亮起仙光,数百仙兵涌向此处。

    那老妪问:“圣女,咱们出手拿下他们吗?”

    泠小岚表情有些怪异。

    她自是认得那光头壮汉是吴妄的护卫,此前见过了一两面;她也有些拿不准,这到底是演戏,还是真的逃窜。

    泠小岚问:“可否将云镜拉的稍远些。”

    那老妪依言照做。

    泠小岚琢磨着各处仙兵的排兵布阵,很快就道:“与咱们没关系,不用管他们。”

    “是,”那老妪答应一声,那闪耀着仙光的莲台径直飘远。

    下方密林中,杨无敌藏在一处泥地中,瞧见莲台飘走,长长地松了口气。

    这要是被路过的高手一巴掌拍死了,那就太冤了。

    杨无敌内视元神处,心底暗自叫苦。

    那里飘着一小团灰色的云雾,这云雾有着绝强的隐蔽性,且有诸多妙用,比如……

    “宗主,”杨无敌的元神小声呼唤,“玄女宗有人来了。”

    那灰雾凝成了一名老者的虚影,传出的却是吴妄的嗓音:“忙你的,管这些作甚!”

    “哎,嘿嘿。”

    杨无敌揉揉鼻子,看准方向,自土中爬出来,矮身朝远处逃去。

    接下来的逃亡才是重头戏。

    他不只是要自己‘逃’出去,还要将那几个十凶殿凶人带上一起,费尽磨难、历尽艰辛,最后再逃出升天。

    如此才能取得十凶殿的信任。

    仁皇阁分阁,那座吴妄征用的大殿中。

    吴妄正闭目打坐、抱元守一,强横的神念包裹着灵台处的那一团灰色气息。

    杨无敌元神处的那小团灰色气息,就是从这团气息中分离出去的。

    这团气息来历非凡,便是人皇宴那次,神农老前辈抬手一点,在吴妄体内留下、可让吴妄随时变身成老前辈【器灵】的神通。

    简称:变身气。

    变身器灵这事,吴妄一直没找到契机;但昨日苦恼如何帮杨无敌重新回返十凶殿时,偶然发现了这团气息的诸多妙用。

    比如,将这团气息分离,放在另一人元神处,即可远距离无阻隔实时通讯。

    如此一来,杨无敌只要能进入总殿,吴妄就能大概感应出那总殿所在的方位,顺便见识见识十凶殿内部如何运作。

    杨无敌逃了半夜,带着四名凶人潜入一条河流中,暂时‘摆脱’了追兵。

    这光头壮汉冷着脸,对那四名凶人的感激、称赞话语,只是简单敷衍几句,心底却是不断呻吟。

    “宗主……那个……”

    吴妄的嗓音响起:“怎么了?有话说就是了。”

    “属下在十凶殿内,要是做什么荒唐事,您一定要理解属下!那是属下迫不得已、被逼无奈、逢场作戏!”

    “知道了,知道了。”

    吴妄笑道:“想办法应付下一关吧,我这边来客人了,先不跟你聊了。”

    “宗主您忙,您忙。”

    杨无敌心底憨笑了几声,悠悠地叹了口气。

    二次潜入十凶殿,还要被宗主时刻监督,发挥肯定受限,为表忠心而骂宗主和仁皇阁的话肯定是不敢说的了……

    这世道,真难混啊。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