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第69章

    六十八 一触即发

    郁西身上传来大乘期的威压,凌旬额角落下汗珠,他脸上有伪装的震惊的表情,一双眼睛睁大,瞳孔微缩,不可置信的看着郁西。

    “你……怎么会……”凌旬像是受打击了一样,一步步朝后退,他身后的椅子被撞倒,在地上发出剧烈的碰撞声。

    郁西得意大笑,眼神肆意在凌旬身上打量,声音不屑:“想不到吧,为了让计划得逞,我可是付出了太多,如今总算是可以得到回报的时候了。”

    凌旬紧抿着唇,身体颤抖,嘴唇也在颤抖,声音像是从他的喉咙中被挤出来一样:“这就是你的目的?”

    郁西仿佛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哈哈大笑,笑声不停在狭小的室内回荡。他笑累了,喘了喘气,看着凌旬。

    细长的睫毛上挂着几滴泪珠,狭长的丹凤眼中装满了狠厉,硬生生破坏了整张脸的美感,甚至让宁子濯有些倒胃口。

    就这样一个人,竟然这么有自信,还以为自己就能诱惑凌旬,多大的脸啊,竟然有这种想法。

    宁子濯不屑,心中有些担心凌旬。

    他躲在成和尊者的保护范围内,所以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但是凌旬……凌旬只是一个元婴修士,要承受一个大乘期的威压,肯定很难受。

    宁子濯想要冲过去,挡在凌旬身前,却被成和尊者拦住:“你这个做师尊的,就这么不相信自己的徒弟?现在还不是时候,再等等。”

    宁子濯心中有些焦急,但还是选择相信凌旬,静静等待着最佳时期。

    “能死在我的手中也算是你的荣幸,你还有什么遗言吗?”郁西笑着,坐在了椅子上,双腿交叠,看着凌旬。

    大乘期的压力实在是太强了,郁西面前桌上的茶杯震动,发出嗡鸣声,最后竟然被震成了粉末,茶水轰然炸裂,顺着桌子流到地上。

    凌旬嘴角溢出了血液,他双目充.血,带着杀意的眼睛死死盯着郁西。

    他伸手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将血液擦去,顶着压力一字一句道:“你究竟是谁?”

    “你这徒弟真不错,真是可惜啊,为何不是本尊先遇到这个好苗子。”成和尊者感叹的看着凌旬,一只手紧紧拦着宁子濯。

    宁子濯看到凌旬嘴角的血液时,就有些压制不住自己的情感了。

    凌旬竟然受伤了,就算是知道凌旬在这次行动中可能会受伤,但看到血液的那一刻,宁子濯只想冲过去将郁西大卸八块。

    郁西回答得很爽快,答案也都在几人的预料之中:“我就是你们在苦苦寻找的人,我便是魔宗宗主。”

    “本以为要花废一番功夫才能找到你,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这么给力,用复仇这种借口加入魔宗,然后将你们的消息全部透露了。哈哈哈哈,你是主角又如何?还不是要死在我的手中。”郁西被打开了话匣子,洋洋自得的将自己的消息全部说出来。

    “不过那个女人也是真的蠢,还真以为能在魔宗混个活路,那可是魔宗啊,岂是说能活就能活下来的?”郁西得意的笑着。

    他的声音在密室内回荡,让宁子濯震惊不已。

    郁西的话语透露的消息实在是太多了,他知道凌旬是主角,他的目的是寻找并杀死凌旬。但是他口中的女人是谁……听郁西的意思,他好像是一直都在寻找凌旬,而这次来天宗门,是有一个女人透露了消息。

    “凌旬……或者该叫你邬阳煦?”郁西笑着说。

    宁子濯大脑“嗡”的一声宕机了,郁西怎么知道凌旬叫邬阳煦的……

    郁西……

    他身上的系统究竟是什么,究竟告诉了郁西多少东西。

    宁子濯紧紧抿着唇,眼睛死死盯着郁西,身后被冷汗浸透,耳朵嗡嗡作响,听不到什么其他的声音。

    凌旬也很惊讶,巨大的压力似乎要将他身上的每根骨头都碾碎,他顶着压力站直身子,浑身的骨骼发出咯吱作响的声音,令人牙酸。

    他吐出一口浊气,这才开口:“这些,你都是怎么知道的。”

    郁西什么都不怕,见凌旬连动弹的力量都没有多少后,他咧嘴笑道:“告诉你也无妨,说了你也不一定能懂,但也能让你不带疑惑的死去。”

    “听完这些话后,你就可以去死了。”郁西嘻嘻笑道。

    宁子濯拳头捏紧,浑身紧绷,随时准备窜出去。

    “与你那废物师尊不同,我身上携带的可是高级系统。你的师尊任务只是让你不要黑化,我的任务……是毁灭所有世界的主角,吸收世界之力,让小世界崩塌。”郁西薄唇轻启,得意的表情让他那张脸看起来令人作呕。

    “哦!你还不知道黑化是什么意思吧。”郁西顿了顿,慢慢说起来,“你是生活在一本书中的人,你是那本书的主角。在那本书中,你现在的师尊——宁子濯并没有收你为徒,他的徒弟与魔修勾搭,然后废了你最爱的人。为了复仇,你屠了十方风满门。”

    “你以为你师尊收你为徒的心思是单纯的?他只是单纯不想让自己死亡,所以想趁你未强大的时候,将你拉拢到他的那方。”郁西缓步走到凌旬面前,微微仰头看着比他高一点的英俊男子,道,“你被你师尊骗了。”

    这些东西宁子濯早在之前就告诉过凌旬,所以凌旬并不惊讶,他此时做出惊讶的样子,眼中渗出淡淡的仇恨。

    郁西满意点头,接着说:“我的任务就是杀了你,取得你身上的气运,献给我的系统的主神,所以……在我手中长眠吧。”

    宁子濯虽然也告诉了成和尊者事实,但说的时候有所隐瞒,此时听到郁西的话,成和尊者审视的眼光打量着宁子濯,看得宁子濯心中发紧。

    他看了半天,道:“你竟会有如此深沉心思?这郁西怕是想不到你只是单纯想要收个徒弟吧。”

    宁子濯尴尬笑笑,他的确只是想单纯收个徒弟。

    虽然后面的事情变得不是那么单纯,但他最初的心思可是极为单纯的。

    “不过这宁子濯也算是捡了渔翁之利。”郁西又道,“你难道就不好奇为何你的父母会突然将你逐出家门?”

    宁子濯想起他当初遇到凌旬的时候,凌旬那时衣着整齐,一看就是大富人家的子弟,却轮到了那种抢人钱袋的地步,怕是其中有什么难言之隐。

    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郁西在背后作祟。

    “当初的你不过只是筑基期,家中虽是有些小钱,但也请不起高深修为的修士前来守护。我便派了一个魔宗弟子去杀了你,却没想到出了些意外,让你的父母将你送了出去。”

    “也算是我小瞧了你们,后面派出来的魔宗弟子都被你们杀了,竟然还让你们找到了魔宗所在地。好在有那个女人从中作梗,我才能找到你。”

    郁西不忙着杀人,他也不怕凌旬会逃跑,在这里慢慢说着自己的计划。

    郁西以为,在他这段时间的努力下,凌旬与其他人淡了联系,和自己的关系最为亲密,此时就无比放肆。

    “说来也好笑,这个世界的命运竟被玩弄至此,神女宫的圣女竟然回来投奔魔宗,而那神女宫的圣女正是书中你最爱的人。”

    凌旬紧抿着唇,在郁西说话的时候,他一声不吭,听到这句话,他皱着眉不满道:“你可别搞错了,我最爱的人是师尊。”

    此话一出,密室内陷入了一片寂静。

    郁西睁大了双眼看着凌旬,一脸不可置信。

    宁子濯躲在一旁偷偷笑了出来,成和尊者一掌拍在了他的背上,宁子濯这才收敛,但嘴角疯狂上扬。

    还有什么比这更高兴的事情吗?

    宁子濯眼睛中像是有光,若是他身后有一条尾巴,此时一定是在摆个不停。

    成和尊者管不住,叹了口气,继续将视线放在那两人身上。

    郁西有些不耐烦了,听到凌旬那句话,心中最后的耐心耗尽,他伸出手,掌心灵力汇聚。

    凌旬被压力压得动弹不得,那只手在他的眼中渐渐放大,掌心中的灵力让他感受到无比的压迫感,死亡仿佛正在一步步靠近。

    在这电光火石间,一道身影迅速从角落窜了出来,速度极快,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郁西只感觉到一阵风闪过,腰间一疼,自己的身体迅速倒退,然后重重撞在了墙壁上。

    郁西是一个穿越者,就算是有着大乘期的修为,但他本来只是一个普通人,对实力的掌握不如同为大乘期的成和尊者。

    渐渐地,他落了下风,郁西咬牙,抹掉嘴角的血液,眼神阴狠的看着成和尊者,准备呼叫自己的系统。

    【宿主,冲过去!我去解决他的系统!】系统兴奋出声。

    宁子濯没有像成和尊者一样直接冲出去,他手中紧紧抓着画着阵法的玉,朝郁西慢慢挪过去。

    他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修为根本不够看,若是一个不慎被郁西抓住当人质,那他就是添乱的了。

    等系统说可以后,宁子濯就停下了脚步。
《[穿书]捡个主角当徒弟》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