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第68章

    六十七 修为猛升

    第二日便是赴约的时候,宁子濯心中很是担忧,他和成和尊者悄悄跟在凌旬身后。

    在有阵法大师的隐匿阵法的作用下,他们的身形气息完全消失,就连郁西都发现不了他们。

    更何况现在的郁西还是一个把修为压倒金丹期的人,自然是发现不了几人的存在。

    为了让成和尊者帮忙,宁子濯将事实告诉了成和尊者,可成和尊者却没有一点惊讶的表情。

    “本尊早就察觉到了,你不是宁子濯,不是我的徒儿。你们之间完全不一样,尽管你努力伪装,但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成和尊者是这样说的。

    “你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修为到我这个境界就能有所感知,感知到关于空间的奥妙,但感知得越深便越绝望,另一头在拒绝我们。”成和尊者伸手指了指天上。

    “当本尊感知到你是异界人时,心情很是激动,以为你是从那里来的人,但是……你只是一个来自于其他世界的人。”成和尊者看了宁子濯一眼,后面说出来的话让宁子濯心脏寒冷。

    “本尊自然有想过杀了你,但隐约察觉到杀了你之后我的徒弟也回不来,况且……你在这个世界活的很努力。”成和尊者笑了笑,慈祥的看着宁子濯。

    宁子濯心中的寒冷褪去,他没有在成和尊者的话中感受到杀意,成和尊者对他只有满满的善意。

    这让宁子濯放松了不少。

    “你说那郁西也是异界人?还是魔宗宗主?这话可由不得你乱讲。”成和尊者话头一转,又突然变得严厉起来。

    宁子濯心肝一颤,连忙道:“自然不是乱讲,那郁西野心勃勃,目标是凌旬。要不是担忧他,我定是不会将这等秘密说出来的。”

    成和尊者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宁子濯,抿着唇,沉思片刻,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胡子,道:“一同去吧,此时本尊不会告诉他人。”

    宁子濯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才有了现在宁子濯合成和尊者偷偷跟在凌旬身后的场景。

    两人在一旁等了片刻,凌旬在不远处等着郁西的到来,但是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看到郁西的人。

    成和尊者道:“那魔宗头子不会发现我们了?”

    他皱着眉,显然是不相信自己的行踪会被发现。

    宁子濯眼睛紧紧跟着凌旬,道:“师尊莫要心急,那郁西是一个很警惕的人,迟来也很正常,稍稍再等一会儿,要是他不来,我们便去直接将他降服!”

    他话语中带着杀意,早在郁西常常将凌旬约出去,在凌旬面前诋毁自己的时候,自己心中就有了浓浓的杀意。

    就算是他们被郁西发现了,他也要冲到郁西那里,将人拖出来狠狠揍一顿。

    就算是打不过郁西,他身边还有成和尊者呢,让成和尊者将郁西打到生活不能自理,然后自己再过去踹几脚解气!

    宁子濯暗戳戳的想,对这种勾搭自己徒弟的小妖精不用留情。

    反正等事情结束后,自己肯定是要教训凌旬一顿,狠狠揍一顿!就算凌旬忽视自己是因为想要靠近郁西,但自己不高兴了,凌旬就是要接受惩罚。

    宁子濯将之后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就等着处理郁西了。

    离约定的时间都过近半个时辰,郁西才姗姗来迟。

    他笑着出现在凌旬面前,优雅道:“等久了吧。”

    凌旬原本焦急面容骤然放松,整个人脸上露出了明媚的笑容,他走过去,对着郁西缓声道:“没有等很久,我也刚来。”

    他眼中带着微微情意,视线偶尔落在郁西身上又马上移开,怕自己被发现。

    “这你也能忍?”成和尊者皱着眉道,震惊的看着宁子濯。

    宁子濯尴尬笑了笑,虽然凌旬有和他说过,但真正看到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忍不下去。

    宁子濯带着寒意的眸子在两人身上转了转,嘴角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成和尊者莫名打了个寒战,讪笑,不再说话。

    凌旬突然打了个寒战,感受到身后锐利的视线,心中暗叫不好,演技也稍稍收敛了一些。

    自从宁子濯给凌旬科普过什么是pua后,凌旬的演技更上了一层楼,让自己看起来更像是PUA的受害者。郁西也更满意,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的努力得到了效果。

    郁西笑着,宛如翩翩公子,全然没有拜师宴上的那种羞涩感觉。

    他在前面引着路,朝密室走去,嘴中道:“很高兴你能赴约,为了完成师尊给我布置的任务,我花了很多时间,久等了吧。”

    郁西笑着说,温和的语句中却带着一些不屑:“你这么有空,也只有我每日陪你一起玩耍修炼了。”

    凌旬强忍着恶心应答:“多谢郁西兄的陪伴,这才让我觉得没有那么孤单。”

    宁子濯嘴角抽了抽,这种技巧也太低级了吧,难不成郁西真的以为他的这种技巧能够骗到别人吧。

    别说是凌旬了,就连普通人都骗不了,要不是为了演戏套出真实情报,凌旬又怎会做出这种能侮辱自己智商的事情。

    “你徒弟什么时候这么蠢了?”成和尊者打趣道。

    宁子濯顿时觉得无颜见人,凌旬所有的丑态都被成和尊者看到了。

    必须要好好教训凌旬一顿!

    宁子濯再次下定决心。

    两人打趣着跟在凌旬身后。

    郁西一直在和凌旬说话,仿佛看不见凌旬那张快要绷不住的脸,宁子濯有些幸灾乐祸,虽然心里还是有些膈应。

    “你这徒弟教得不错。”成和尊者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满意的看着凌旬,“只可惜他不愿意跟着我。”

    宁子濯抿嘴偷笑,被成和尊者瞪了一眼。

    他不仅没有收敛,反道:“因为那是旬儿啊,或许这就是我和旬儿的命吧。”

    成和尊者被肉麻到了,又瞪了宁子濯一眼,宁子濯这才收敛一些。

    “师尊,我们这样,若是靠他们太近,他们会发现吗?”宁子濯问,郁西和凌旬靠得太近了,他想过去给凌旬一个警醒。

    “动作不太大就不会发现。”成和尊者在宁子濯背后拍了一下,“去吧。”

    宁子濯点点头,朝凌旬那里走过去,动作很轻,他还特地轻身提气,为了不被发现,他的动作很慢。

    原本距离凌旬他们就不是很远,宁子濯很快就走到了,他站在凌旬的身边,沉默的看着凌旬。

    正在和郁西谈笑风生的凌旬动作突然僵硬了,他感受到自己颈边传来的呼吸,热气洒在自己脖颈间,有些痒。

    凌旬不敢有大的动作,怕被郁西发现。

    身边的人他很熟悉,是他的师尊。但是……刚开始不是说好了师尊他们在远处跟着的吗?现在师尊怎么会突然跑到自己的身边……还离自己那么近。

    凌旬心中紧张,脸上还是带着笑容对着郁西说话。

    一根手指触碰上了他的背,凌旬身体更加紧绷了,师尊柔软带着温度的手在他的背上滑来滑去,这可真是……

    凌旬连忙摇头,将脑袋里的旖旎甩了出去。

    “怎么了?”郁西关怀的问,“是哪里不舒服吗?”

    凌旬又摇了摇头:“没事,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伤心的事情,难免有些苦恼。”

    宁子濯眼睛一眯,心情不是很好,凌旬竟然他很苦恼!

    宁子濯的手又动了起来,凌旬感受片刻,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师尊是在自己的背上写着字。

    “离、他、远、点。”宁子濯一个字一个字的写。

    凌旬嘴角上扬,心中恍然,原来自己的师尊是吃醋了啊,还用这种方式来提醒自己,真是可爱。

    郁西看到凌旬脸上的笑容,以为是对自己的安慰表示高兴,心中又洋洋得意一些。

    殊不知他在众人眼中只是一个小丑而已,哗然取众的小丑。

    宁子濯只是传递那个消息后,就回到了成和尊者旁边。

    凌旬感受到宁子濯的离开,心中略微失望,然后迅速调整心情,继续和郁西周旋。

    宁子濯看着凌旬果真收敛了不少,这才稍稍满意。

    两人有说有笑的走进了密室,成和尊者抓着宁子濯在他们关门前窜了进去,然后蹲在角落。

    正准备关门的郁西感受到一阵风从自己面前刮过,有些疑惑:“怎么刮风了?”

    凌旬连忙道:“天冷了,怕是快要下雪了,将门关上吧。”

    郁西这才打消疑虑,将门关上。

    在里面的宁子濯更加觉得郁西是个蠢货了。

    这附近又没有风口,密室是在地下的,怎么可能会有风刮过,这个郁西竟然不动脑子想想。

    两人进入密室,启用阵法,自己又设置了两个阵法,然后才开始交谈。

    他们设置的阵法拦不住成和尊者,为了避免被郁西发现,成和尊者对宁子濯使用了感官共享。

    成和尊者所能听到的、看到的、感受到的,宁子濯都能感受到。

    郁西温和的面孔突然一变,他周身气势猛涨,短短时间内,他的修为迅猛提升。

    金丹期、元婴期、出窍期、分神期……最后一直停留在了大乘期,修为竟是这个修真界的最高修为。
《[穿书]捡个主角当徒弟》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