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第67章

    六十六 阴谋出现

    将事情交给凌旬后,宁子濯每天都过得很放松。

    他觉得自己很狡猾,躲在凌旬身后,将事情全部推给凌旬,自己就在他身后享受。

    但这样也好,毕竟凌旬是这本书中的主角,本身就带着主角光环,虽然没有太多的金手指,但这个世界对凌旬的宠爱就是他最大的金手指。

    通过和系统的交谈,宁子濯得知,凌旬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死亡的,一旦凌旬死了,这个世界也会崩塌,也就是说……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会给凌旬陪葬。

    宁子濯刚听到这话的时候,心中一寒,他没有将这个秘密告诉凌旬,这个秘密要烂在他的肚子里。

    若是被有心人得知了凌旬就是这个世界的命脉,那凌旬的日子自是不好过。

    所以这个消息宁子濯决定不让任何人知道。

    也不知道凌旬是怎么做到的,他跟郁西的关系突然变得好了起来,宁子濯常常能在外看到两人在一起。

    宁子濯理了理衣裳,走了过去,对着两人点头:“旬儿。”

    凌旬脸上的笑容突然收了起来,脸上带着疏离又尊敬的表情,语气中也带着些冰冷:“师尊。”

    仿佛就像是被冬天的一桶凉水泼下来的感觉,宁子濯像是全是都结满了冰渣子,他伸手拢了拢身上的披风,还是抵御不了这样的寒冷。

    两人从宁子濯身边走了过去,凌旬没有给宁子濯一个多余的眼神。

    直到两人走远后,宁子濯才慢慢朝着十方风的院子走去。

    凌旬这是什么意思……明明昨晚两人还是亲密不已,现在却像是陌生人一样。

    凌旬对他的态度,就像是晚辈对长辈的态度。

    是演戏吗?还是被郁西蛊惑了。

    宁子濯是相信凌旬的,他相信凌旬是在演戏,但是……这种演技也太真实了吧。

    宁子濯抿着唇,回到了房间,心情还是很差。

    无数负面情绪涌起,宁子濯思绪复杂,他紧紧裹着凌旬送他的披风,上面似乎还有凌旬的气味。

    【宿主,结果出来了,另一个系统在郁西身上。】系统道。

    【嗯。】宁子濯漫不经心的应。

    这件事情早在宁子濯的预料之中,他早就觉得郁西身上有那个系统了。

    现在他满脑子都凌旬冷漠的眼神,心脏疼得很。

    宁子濯知道自己在这里苦想都是没用的,什么事都要等凌旬回来了,自己亲自问他,才能知道这一切。

    但此时他就是忍不住胡思乱想。

    “师尊,我回来了。”

    从门外传来凌旬的声音,凌旬推开门走了进来,在看到呆坐在床上双目无神,心中一紧,连忙走了过去。

    “师尊是还在思虑刚才的事情?那都是我在演戏的,为了从郁西那里得到更多的消息才演戏的,我本以为师尊知道……没想到却伤到了师尊。”

    宁子濯听到凌旬的话,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他没有离身后的凌旬,继续裹着被子,声音中带着哭腔。

    “你又没有告诉我,我怎么会知道……”宁子濯道,“我哪儿有那么聪明,我很笨的,你要演戏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凌旬心疼不已,轻轻抱住宁子濯,轻声道歉。

    “师尊,是我考虑不周,下次……这种事情没有下次了,以后要做什么事情,我都会告诉师尊,定不会让师尊担忧了。”凌旬安慰。

    宁子濯点头,心情这才好上不少。

    他转身抱住凌旬,只有这样才能给他带来安全感,宁子濯朝凌旬身体那里靠了靠。

    凌旬又抱紧了几分,将宁子濯紧紧抱住。

    “师尊,我从郁西那里套出来了情报,郁西说师尊是从异世界来的人,将师尊告诉我的事情重复了一遍。”凌旬抱着宁子濯,缓缓说着,“要不是师尊早就告诉过我事实,我可能还会伤心师尊对我隐瞒了这么多事情。”

    “不过郁西能知道那些事情……他果真不是什么普通人,师尊的忧虑果真是真的。”凌旬感叹道。

    宁子濯点头,抬着脑袋,看着凌旬的下巴,问:“旬儿,你有没有问道郁西的目的?”

    凌旬摇头:“徒儿不知他的目的,不过他似乎在刻意拉拢我,有意让我疏远我身边的人。”

    “他用极其卑劣的话语将师尊贬了一顿,那话语听得我都快吐了,但是为了防止被他看出端倪,我将那恶心的感觉吞进了肚中。他试图用那种方法来拉低我对师尊的信任,然后让我疏远师尊。”凌旬紧紧抱着宁子濯。

    “那种人心思深沉,表面上是对我百般奉承,实际上却是漫不经心,他连演戏都不如我,却又那么有自信。”凌旬不屑道。

    宁子濯被凌旬这句话逗笑了,轻笑了几声。

    “郁西的目标不是师尊,而是我。他具体目的……还要等我多加接触后才能确定,师尊请离他远一些,为了师尊的安全着想。”凌旬道。

    宁子濯抬头笑着:“旬儿在想些什么?我怎么会将旬儿一个人丢在危险中?”

    “旬儿自有保命方法,若是让师尊陷入危险中,我会很内疚的。”凌旬继续道。

    宁子濯心中一暖,这才放松了不少,但话语间还是没有让步。

    “不行,我必须要跟在你身边完成这件事情。”

    宁子濯态度坚决,凌旬见不能劝动师尊,便只能放弃。

    凌旬抱着宁子濯在床上滚了几圈,然后轻声道:“师尊,若是在外遇到我和郁西,师尊记得离我远一些,我怕伤到师尊。”

    宁子濯点点头,虽然知道凌旬一切都是演戏,但真正看到凌旬对自己态度冷淡的时候,心脏像是被针扎一样,有着绵密的疼痛,让他难受不已。

    为了防止那种疼痛再次出现,在外还是远离他们两人为好。

    凌旬这才安心。

    后面几日宁子濯看到凌旬和郁西在一起的时候,就远远避开。

    凌旬和郁西越走越近,两人之间发生的事情每天晚上凌旬都会告诉宁子濯。

    郁西这个人警惕心太强了,凌旬在他那里耗了很长的时间都没有套出什么消息,只知道郁西正在疯狂阻断凌旬的社交。

    凌旬为了博取郁西的信任,也伪装的很像,断了和所有人的联系,只与郁西一个人走动,关系与郁西越来越好。

    之前与凌旬走得近的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凌旬突然与所有人都断了联系,心中担忧不已,但凌旬却什么都不肯和他们说。

    最后还是宁子濯对他们说了什么,他们才不再去找凌旬过问。

    这在郁西看来,是自己计划成功的证明。

    “我怎么看郁西像是在对你pua?”宁子濯道。

    凌旬不解:“pua是师尊那边的话语吗?是什么意思?”

    宁子濯又笑着跟他解释。

    自从凌旬知道宁子濯是外界人后,就一直缠着宁子濯问他原来世界的事情,得知了很多新奇的东西,心里也很是感叹。

    凌旬对宁子濯原来的世界很好奇,问题也有很多,宁子濯耐心回答。

    凌旬问题很多,宁子濯也没觉得不耐烦,凌旬的问题他都回答了。

    “今日郁西告诉徒儿,他认识师尊,说师尊在原来的世界里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蛋,杀人如麻,手中沾满了洗不干净的鲜血……师尊在原来的世界里是否认识这个郁西?”

    郁西说的话凌旬完全不相信,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宁子濯。师尊很贪吃,喜欢各种美食,心软不已,平时又很迷糊,很可爱。是不会是郁西说的这种人,但是郁西说认识师尊……

    宁子濯也仔细想了想,他在原来的世界里没有家人,是一个孤儿,也没有什么朋友,认识的人也很少,对这个郁西……他完全没有印象。

    这怕是郁西挑拨他们关系的手段吧。

    宁子濯笑着伸手扯了扯凌旬的脸,问:“你该不是真的相信郁西说的话了?”

    凌旬连忙摇头,道:“怎么会,我怎么 会相信郁西说的话呢?只是……”

    “只是什么?”

    凌旬的话说到一半,让宁子濯抓心挠痒,十分好奇。

    “只是……我想知道师尊以前的生活,想要多了解一下师尊,想要看看师尊的世界,这样我就会觉得我离师尊并不是很遥远。”

    凌旬说完这番话,颇有些不好意思。

    宁子濯惊讶,又给凌旬讲了一晚上原来的世界的事情,凌旬这才放弃纠缠宁子濯。

    第二日一早凌旬就出去找郁西了,晚上回来的时候带来了一个消息。

    “师尊,郁西说明日要我只身前往密室。”凌旬道。

    宁子濯皱眉,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心中总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拉着凌旬问:“郁西有说找你有什么事吗?”

    凌旬摇头:“我问过了,但是郁西嘴很硬,我撬不开他的嘴,非要明天才告诉我。”

    宁子濯皱着眉,道:“我心里总是不踏实,郁西肯定是有什么阴谋,明日我会和成和尊者守在密室的角落,不会被他们发现的。”

    凌旬点头,同意了这样的安排。

    作者说:

    将郁西这件事情结局后就要完结了,番外会写一写凌旬带着宁子濯回现代的故事,然后还有一个关于陆以和原身宁子濯(到时候会改名)在异世界的故事,大概就还有这样两个番外叭
《[穿书]捡个主角当徒弟》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