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第66章

    六十五 在路上将师尊背了起来

    所以现在要解决的就是郁西的事情。

    宁子濯可以肯定郁西也是一个穿越者,但是身上有没有系统他就不知道了。

    应该是有的吧,而且系统应该会很厉害,不然为什么在天宗门袭击魔宗的时候郁西却不在,若是巧合的话……那在事情之后,郁西又为什么要隐藏身份来到天宗门。

    这并不是一个巧合就能说清的,宁子濯基本已经确定那个系统就在郁西身上,现在就是要等着自己的系统来核实。

    “师尊很棒,很厉害。”凌旬轻声说着,在宁子濯发丝上落下了好几个吻。

    “我还有一个叫系统的东西,他寄生在我身上,告诉了我郁西就是魔宗宗主。”宁子濯道。

    凌旬眼睛微眯,眼内有寒光闪过,只是宁子濯现在看不到。

    “那个系统虽然是个废物,但现在倒是越来越活跃了。”宁子濯笑着说。

    凌旬脸色越来越难看,他一把拉着宁子濯的椅子,连同人一把拉到了后面。

    宁子濯不察,整个人有种失重的感觉,他惊叫一声,还未反应过来,身形又稳住了,腿上一重,凌旬竟然坐到了他的腿上。

    凌旬脸色很难看,和之前细心安慰自己的样子完全不一样,没有那种温柔的感觉。

    宁子濯看着他的表情,心中一紧,害怕的情绪蔓延开。这样的凌旬让他害怕,心中莫名升起一股心虚的情绪。

    “师尊。”凌旬叫道,两人靠得很近,凌旬那张脸很有冲击力。

    刚刚还在害怕的宁子濯,此时又陷入了凌旬的美颜暴击。

    “那个系统,可否与我细细说来?”凌旬轻声道。

    声音很轻,那张薄唇张张合合,很是诱人,宁子濯吞了一下口水,耳边凌旬的声音很弱小,宁子濯甚至都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

    果真是美色误人,这不愧是书中的主角,被作者不断反复描写的美貌。近看的话更觉得让人移不开眼。

    “师尊有在听我说话吗?”凌旬皱着眉不满道。

    宁子濯这才回神,有些尴尬,他刚才完全没有听凌旬说话,心情从害怕变成现在的蠢蠢欲动,再到现在的尴尬,在短短时间内,宁子濯经历了太多的心情转换。

    “我当然有在听你说话。”宁子濯笑着说。

    凌旬满脸都是不信,他死死盯着宁子濯,道:“那师尊便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吧。”

    带着磁性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宁子濯看着这张俊脸,又有一瞬间恍惚。

    宁子濯做了一个很大胆的动作,这个动作也让凌旬惊讶不已。

    凌旬伸手捧着凌旬的头,像是着迷一样,越靠越近,然后亲了上去。

    两唇相交的感觉是如此美妙,让两人身子一震,都忘记了之前在聊什么。

    “师尊今天怎么如此主动?”两人嘴唇分开后,凌旬问道。

    宁子濯嘴上沾了一些水光,这是完全没有掺和任何欲望的吻,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吻,甚至都没有深入,却让人欲罢不能。

    宁子濯听着他的话,脸红了起来,嗫嚅道:“就是……想亲了嘛。”

    之前一直以为自己还有回去机会的宁子濯,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的情感,纵使有再多的喜爱,有再深的欲望,在这种心理下都多了一些一份压抑。

    宁子濯虽然将自己的情感说出来过,但心中总含有一些害怕。

    在得知自己回不去后,宁子濯反倒是松了一口气,这样就能和凌旬一直在一起了。

    刚才两人靠的那么近,宁子濯实在是克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想法了,忍不住亲了上去。

    在自己最脆弱的时候,凌旬一直在安慰自己,给自己力量,所以刚才才会忍不住……

    凌旬心中还有很多欢喜,此时他又想起了师尊身上的系统,脸色又沉了下来,道:“师尊还未告诉旬儿,那系统究竟是什么。难不成那系统一直在师尊的身上?”

    宁子濯感受到了凌旬那里浓浓的醋味,忍不住偷偷笑了笑。

    凌旬道:“师尊不要笑了,这件事情很严重,师尊请认真回答我。”

    宁子濯又笑了笑,道:“你莫不是吃醋了?连一串代码的醋都吃,不愧是你。”

    “代码?”

    宁子濯点头:“代码就是由一串数字组成的,他们没有实体,你怎么连这些醋都吃。你不会还吃过你几位师兄的醋吧?”

    宁子濯突然想到了这个,想到了平时几位徒弟之间的战争,想了很久,觉得凌旬还真是吃过他那几位师兄的醋。

    被师尊说中的凌旬抿了抿嘴,没有说话,但显然一副心虚的样子。

    他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那我平时和师尊做的那些事情……系统都知道吗?”

    这次变成宁子濯僵硬了,这个问题他真的没有想过,若是系统知道他和凌旬做的那些事情……只是想想都觉得很刺激,但刺激过头了。

    【我不知道!你们不要污蔑我!】系统突然说。

    宁子濯嘴角抽了抽,对凌旬说:“他说他不知道。”

    “真的?”凌旬身上的压迫感很强,宁子濯有些招架不住。

    【是真的!就算我想看也只能看到一团马赛克,啥都看不到!】系统声音中带着委屈,似乎被凌旬误解让他觉得委屈。

    宁子濯将系统的话转告给了凌旬,顺便还解释了一下马赛克是什么意思。

    凌旬这才不是很满意的点头。

    “但是……一想到师尊身上有一个系统,我还是觉得有些不高兴。”

    宁子濯又拉着凌旬哄了半天,签订了一堆不平等条约,凌旬这才罢休。

    宁子濯总觉得自己被骗了,被凌旬骗了,凌旬的目标该不会就是为了签订那些不平等的条约吧。

    那自己岂不是亏了?

    宁子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凌旬这个时候开口了:“师尊,我们是时候离开了。”

    宁子濯点头,两人离开了密室。

    等看到外面的太阳时,宁子濯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刚刚的那段时间里做了一些什么。

    告诉了凌旬关于系统的事情,还说出了自己一直隐藏的真相。凌旬不仅没有生气,还一直在安慰自己,最后竟然还吃系统的醋。

    这该怎么说呢?不愧是凌旬?

    外面虽然有阳光的照射,但此时正值冬季,温度已经很低了。

    他们并不害怕寒冷,凌旬这个时候拿出来之前买的披风,披在了宁子濯身上。

    “师尊,回去吧,再过一段时间,郁西的事情就能解决了。”凌旬笑着说,“不过师尊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师祖他们,就交给我来解决吧。”

    宁子濯听着这话,心安不已,他点点头。

    两人有说有笑的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宁子濯也很是期待回到十方风的事情,等郁西的事情解决后,他和凌旬便可以在专心在这个世界里游玩了。

    宁子濯对此很是期待。

    之前和凌旬出去,凌旬带着自己在很多镇子里都逛了逛,但之前都没有玩过瘾,现在所有的心结都解开了,两人之间的矛盾也消失了。

    本以为还要费尽心思去接近郁西,两人都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可以这么早就看到郁西。

    郁西靠在一颗树下,眼睛看着宁子濯他们的院子。

    两人还未走近,郁西仿佛已经发现了他们,郁西笑着走了过来,站在他们的面前。

    “好巧。”他笑着说,眼睛却盯着凌旬。

    凌旬将宁子濯拉在了自己的身后,脸上也挂着笑容的假面,对着郁西道:“多些郁西兄之前给的建议,不知你这次来是想要做什么?”

    郁西听了凌旬的话,眼睛一亮,他伸手想要拉住凌旬的手,却被凌旬不动声色的躲开了。

    “我还有一些话想与你说,不知你什么时候有空,就……”郁西顿了顿,终于将视线放在了宁子濯身上,然后很快收了回来,重新看着凌旬,“就只有我们两个人。”

    他态度暧昧,让宁子濯不爽的皱着眉,靠着凌旬的身形遮挡,才没被郁西发现。

    凌旬含糊过去,将郁西打发走后,才委屈的看着宁子濯:“那郁西对我表现如此亲密,师尊竟然不吃醋?”

    宁子濯被凌旬幼稚的话语弄笑了,他戳了戳凌旬的背,说:“回去吧。”

    宁子濯双手攀附着凌旬,脑袋贴了过去,凑到凌旬耳边,轻声道:“时间还早,你想浪费这么多时间吗?”

    带着诱惑力的话语一下子就击溃了凌旬的防线,他此时顾不上什么吃醋,顾不上什么郁西,满脑子都是自己身上这个磨人的师尊。

    凌旬身子一蹲,双手抱着宁子濯的膝盖窝。

    宁子濯重心不稳,连忙抱紧凌旬的头。

    凌旬将宁子濯背了起来,快步朝院子里走了过去。

    宁子濯无比害羞,在天宗门的大路上,他被自己的徒弟这样背了起来,被徒弟背着在路上走着,引来了很多人的目光。

    他觉得不好意思,将脑袋埋在了凌旬的后颈窝,低声道:“快走,快点回去。”

    这真的是太羞耻了!

    宁子濯的一张脸通红,浑身紧绷,什么动作都不敢做。
《[穿书]捡个主角当徒弟》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