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第65章

    六十四 全盘托出

    凌旬不知道宁子濯有没有听到郁西的话,他下了擂台后就直接朝宁子濯奔去,然后委屈的站在师尊面前。

    “师尊,那郁西是个坏人。”凌旬道。

    宁子濯失笑:“这事你不早就知道了?”

    郁西是魔修,自然是坏人。

    凌旬还是委屈的看着宁子濯,这让宁子濯很是不解。

    “师尊,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认识这个魔修。”

    宁子濯这才觉得不对劲,他对着凌旬道:“发生了什么?”

    “师尊,那郁西对我说……”凌旬将擂台上郁西说的话告诉了宁子濯。

    郁西对凌旬说“终于见到你了”,还说自己骗了凌旬。

    这个郁西究竟是怎么回事?宁子濯有些心惊,郁西肯定知道些什么东西,这话……也是对自己的暗示。

    【系统,另一个穿越者好像找到了。】宁子濯闭上眼,装作沉思的样子,实际上却在偷偷联系系统。

    系统的声音中带着兴奋:【宿主!系统是不是也在他的身上?】

    【这事情不得让你自己判断?我怎么知道你那个人身上有没有系统,我又不是你们的主神,有没有系统检测仪。】宁子濯骂骂咧咧道。

    听到这话,系统也有些不好意思,他道:【那我努力吧,宿主只需靠近郁西,我会努力检测的。】

    “师尊?你莫不是睡着了?”凌旬问,声音将宁子濯惊醒。

    宁子濯这才意识到自己和系统聊天花了太多的时间,他睁眼,随着凌旬笑道:“怎么会睡着呢?只是想一些事情太入神了。”

    还有郁西说的话……说自己骗了凌旬……

    凌旬与自己早就结成了道侣,心中也是无比相信自己,在郁西的蛊惑下,凌旬还是那么相信自己,这让宁子濯心中有些愧疚。

    但是,关于自己的事情,关于系统的事情,关于自己并不是真正的宁子濯这件事情,若是被凌旬知道,凌旬会怎么想?

    在郁西的蛊惑下,凌旬心中真的就没有被埋下一颗怀疑的种子吗?

    “师尊在疑虑什么?”凌旬道。

    自己脸上的忧虑被凌旬看了出来。

    宁子濯抿嘴笑了笑,道:“为师只是在思虑郁西的事情。”

    凌旬心领神会,答道:“师尊莫要担忧,不管师尊说什么,我都会相信。”

    他顿了顿,继续说:“我知道师尊身上有秘密,师尊若是不想说就不说,师尊说了,我也会相信师尊。”

    宁子濯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上扬的嘴角掉了下来,瞳孔收缩,看着面前的这个人。

    心跳速度很快,咚咚咚的跳个不停,耳边似乎只剩下自己的心跳声。

    凌旬知道自己身上有秘密,所以这个秘密究竟要不要告诉凌旬呢?

    宁子濯仔细考虑了很久,又对着系统道:【系统,我还有回去的机会吗?】

    电流声在脑袋里出现了一会儿,然后系统的声音才出现:【已经没有了哦,宿主在原来世界上的身体已经被火化了,我能力不足,若是宿主想要离开这个世界的话,等我能量充满,等级再高一些,就能带宿主去别的世界啦!】

    【不过我在宿主身边能待的时间并不长,可能等不到我能力充满的时候了,大概率来说,宿主可能只能待在这个世界了。】

    宁子濯静静的听完,心中下了决心。

    “旬儿,你随为师来。”宁子濯脸色沉重,对凌旬道。

    他带着凌旬去了密室,天宗门内有些密室周围有很多阵法,常被弟子们拿来做交换秘密的地方,宁子濯带他去的就是那种密室。

    他进去之后,又布置了一个阵法,凌旬见状,也布置了一个阵法。

    凌旬没有说话,静静等待着宁子濯。

    宁子濯纠结了片刻,叹了一口气,看着凌旬,凌旬眼中带着鼓励,他心中仿佛被注入了一股力量。

    本就是要全盘托出不是吗?

    他定定神,道:“其实我不是宁子濯。”

    他不是这个世界的宁子濯,而是另一个世界的宁子濯,只是占用了这个身体,来到了这个世界,他刚刚才得知自己已经不能离开这个世界了。既然这样,有些话还是早点说出口比较好,不然越迟就越说不出口。

    在说了刚刚那句话后,宁子濯有种解脱感,他静静的看着凌旬,等待着审判。

    凌旬睁大了眼睛,紧紧的看着宁子濯,随后才松开自己紧皱的眉头:“师尊莫要说笑,若是连师尊我都认不出,那我还有什么资格成为师尊的道侣。”

    宁子濯愕然,这才反应过来凌旬是理解错自己的意思了,也对,那样没头没尾的话,也难怪会让他理解错。

    宁子濯叹了一口气,表情还是沉重,他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凌旬也走了过去,在他旁边坐下。

    “我真的不是宁子濯,或者说……不是这个世界的宁子濯。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因为一个意外来到了这个世界,顶替了原来的宁子濯,原来的宁子濯可能已经死了。”宁子濯缓缓说出一大段话,他的语速不快,语气平和,就像是在说一件最普通的事情,但这件事情说出来又是一点都不普通。

    他静静的看着凌旬,如他所料,凌旬脸上果然出现了震惊的表情。

    宁子濯手指在桌下轻轻画圈,心里很紧张,但面上不显。

    他在等待着最终的审判。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宁子濯要放弃等待的时候,凌旬终于开口了:“我早说过,师尊不管说什么我都相信,师尊是我的人,要是连我都不相信师尊了,那还有谁能够相信师尊呢?”

    凌旬轻轻说着,他的话语给了宁子濯力量。

    宁子濯没想到,自己那样的话竟然都会有人相信。

    “师尊,那个世界是那个世界吗?”凌旬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头顶。

    “修士突破渡劫期后,就能成为真正的仙人,听说他们会前往那个世界,师尊就是从那里来的吗?那旬儿岂不是很幸运,能让从那里来的仙人成为徒儿的道侣。”

    这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宁子濯知道凌旬误解了。

    他解释:“我并不是从那个世界来的,我原来的世界并没有修士这个说法,那个世界没有修士,没有这些宗门,他们的目标不是长寿……”

    宁子濯将原来世界的东西缓缓道来,给凌旬勾勒出一幅美丽的画卷。

    出行不用马车,而是“公交车”、“小轿车”、“出租车”……

    ……

    凌旬脸上的笑容消失,他听着宁子濯的话,露出惊叹的表情:“师尊说的这个世界真的存在吗?”

    宁子濯点头:“我就是从那个世界来的。”

    “关于这个世界……”他顿了顿,继续说,“这个世界是一本书,我在书中见过你。”

    “那我很幸运,在师尊到这个世界来之前就见过我了,在我还没有认识师尊的时候,师尊就已经认识我了。”凌旬笑着说,走到了宁子濯身后,轻轻环住坐在椅子上的宁子濯。

    凌旬的体温传来,让宁子濯冰凉的身子渐渐有了知觉。

    凌旬想得很开,但是有些事情凌旬必须得知道,不过按照凌旬的聪明才智,肯定也猜出来一些东西。

    “你是那本书的主角,在那本书中有一个人叫‘宁子濯’,是书中的一个反派。他是十方风的人,手中有三个徒弟,这三个徒弟都对书中的你做了不好的事情,他们杀了你的伙伴,废了你道侣的修为,他们用手中的剑废了你道侣的丹田。”

    “最后你对宁子濯复仇,废了他的修为,也是用手中的剑刺入他的丹田,将他的元婴搅碎,最后杀了他。”

    宁子濯说完之后就不敢睁眼,他低着头闭着眼睛,虽然凌旬并不在他的面前,而是在他的身后。

    他感受到环着自己的手臂收紧,但是又很小心的不弄疼自己。

    “师尊说的这个……是真的存在的吗?”凌旬缓声道,“所以师尊才会那么痛恨邬阳煦,痛恨原来的我,是因为我每天都出现在师尊的梦中,给师尊造成了梦魇,让初来这个世界的师尊担忧害怕,却又无人倾诉……”

    “师尊可以早些将这些事情告诉我的,我能为师尊排忧解难,我会一直相信师尊……若是我知道了,定不会让师尊变得那样害怕。”

    凌旬轻声安慰:“师尊看到的是书中的邬阳煦,现在我是师尊的旬儿,是十方风的凌旬。”

    这是宁子濯没有想到的,凌旬很快就接受了这个说法,接受了他是别的世界的人。

    “师尊莫要忧虑这种事情了,师尊说的话我都相信,我很心疼,心疼师尊将这些事情一个人担着,心疼师尊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

    “虽然这句话有些迟了,但我还是要说……师尊,欢迎来到这个世界。”凌旬不断安慰着宁子濯,让宁子濯感受到自己的感情。

    宁子濯也的确感受到了,凌旬给了他力量,心中暖暖的。

    “师尊,你会离开这个世界吗?”凌旬问。

    宁子濯摇头:“我已经是这个世界的人了。”
《[穿书]捡个主角当徒弟》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