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

    六十三 师尊会误会的

    叶白榆素日贪玩,自然是打不过修为比他高的弟子,他上擂台只是觉得好玩。

    就这样,十方风除了一直炼药的秋齐心外,其余几个人经常会被天宗门的弟子拉到擂台上一起玩耍。

    又过了一段时间,实在是找不到魔宗宗主的踪迹,一些宗门渐渐懈怠下来,只剩下天宗门还在努力寻找。

    宁子濯还得知另一个人的消息,这个消息虽然被神女宫隐瞒下来,但天宗门的密探还是打听到了。

    “苏青消失了。”

    这便是他们打探到消息。

    在这种特殊时候,神女宫的圣女消失了,神女宫自然是慌忙不已,就连寻找魔宗宗主这件事都没有出太大的力,她们的人手被派来寻找苏青了。

    宁子濯有些唏嘘,也没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再过一段时日就是天宗门广收门徒的日子,但是在众人的商量下,他们将这个时间推迟了。

    但有一个长老在外寻找魔宗宗主时,救下了一个被魔修差点杀死的少年,并探知到那位少年天赋不错,准备将人收为自己的弟子。

    宁子濯听着,觉得这个流程有些耳熟,好像他当初收凌旬的时候也是这样,将凌旬从魔修手中救了下来,然后看中了凌旬的天赋,将凌旬收为自己的徒弟。

    宁子濯偷偷看了一眼凌旬,正好被凌旬捕捉到了。

    “师尊,这长老邀请我们去参加宴会,时间快要到了。”凌旬笑着说。

    宁子濯心虚点头。

    “师尊刚才在想些什么?”凌旬突然问。

    宁子濯笑了笑,回答:“在想那长老总算是找了个合眼的徒弟,这么多年,为师还从未见过那位长老收徒。”

    凌旬笑了笑,凑过去问:“师尊莫不是想到了之前收我为徒的时候?这经历是听着很耳熟对吧。”

    心中想的事情被凌旬发现,这让宁子濯有些不好意思。

    回想起以前的事情,他也是很庆幸他当时收了凌旬为徒弟。

    几人带着自己的礼物去了那个长老的宅邸,将礼物送给下人后,便入座,稍作闲聊,等待着主角出来。

    那位长老很快就带着那位少年走了出来。

    那位少年和凌旬差不多大,面色苍白,嘴唇却有些发红,一双丹凤眼中带着畏惧和羞涩,宁子濯却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漫不经心和冷漠,眼角的泪痣让他的容貌增添了一份女气。

    宛如一道雷劈,宁子濯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少年,整个人僵硬不已。

    这个人……他认识,系统将那个人的容貌给了自己,所有地方都能对得上,除了修为。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人会到天宗门来?明明所有人都在对他喊打喊杀,那个人却隐藏了修为成为这位长老的弟子,他就不怕自己被发现吗?

    宁子濯左右环顾,所有人都没有对那位弟子感到怀疑,只有自己。

    他的异常状态被他旁边的凌旬发现了,凌旬凑过来轻声问道:“师尊,怎么了?是那位少年有问题?”

    宁子濯惊讶的看向凌旬,问:“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凌旬皱着眉,语气中带着不解:“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这个人身上有一种我很不喜欢的气息。”

    宁子濯点点头,还是没有将这个人就是魔宗宗主的事情告诉凌旬。

    若是他说出来,凌旬肯定会相信自己,但是自己却没法解释为什么会知道魔宗宗主的长相,而且其他人也未必会相信自己。

    魔宗宗主敢孤身前往,来到天宗门,肯定是有着什么计谋,等今日过去,他将事情告诉师尊他们,让他们紧盯着魔宗宗主。

    不过将事情都说出来,可能会暴露自己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这件事,只要凌旬不介意就行了。

    宁子濯偏着头看着凌旬,心中暖暖的。

    那位少年名为郁西,也不知这是真名还是假名,就暂且用郁西这个名字称呼他吧。

    宁子濯发现,郁西的视线总是在朝他们这边看来,眼中带着兴味,也不知道是发现了什么,或者是在怀疑什么,

    宁子濯脸色一直不是很好,让凌旬担心。

    在宴会结束后,他连忙带着宁子濯回了房间,将房门关上,启动了阵法,问:“师尊,你是发现了什么?”

    凌旬的观察力果然很敏锐,宁子濯赞叹,轻声说:“如果我说郁西便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的魔宗宗主,你信吗?”

    凌旬脸上出现了惊讶的表情。

    宁子濯一颗心沉了下去,凌旬看起来像是不信。

    也对,毕竟这种事情,直接就这样说出来,一个大家都没有见过的人,他又是怎么会知道呢?这说出来肯定是不会信的。

    宁子濯叹了口气。

    凌旬却突然说:“师尊,我知道了。师尊说的话我自然是信的,这样我也就知道对方的违和感是什么了。”

    凌旬笑了笑,没有询问宁子濯是怎么知道的,在师尊想说的时候自然会告诉自己,若是将师尊逼急了,师尊跑了怎么办?

    凌旬想得很开,他虽然想知道宁子濯的一切,但现在宁子濯的状态显然不是很好,师尊现在的神情很脆弱,看上去……让他有一种将师尊抱在怀中哄哄的想法。

    凌旬这样想着,也这样做了,他将宁子濯抱在自己怀中,低声道:“师尊莫要担忧,不管师尊说什么,我都会信的。”

    宁子濯急剧跳动的心脏这个时候才缓了缓,他低声应道:“嗯。”

    两人调情了好一会儿,调情到床上去了。

    宁子濯的衣衫被凌旬扒开了,就在快要被扒光的时候,脑袋里的系统突然说话。

    【宿主!我知道那个魔宗宗主去哪里了。】

    宁子濯身子僵硬,有一种自己正在被偷窥的感觉,但系统只是一串代码组成的。

    “师尊,怎么了?”凌旬低头,在宁子濯脖颈上吸出一个红色的吻痕。

    宁子濯身子颤抖,从喉中溢出轻叫声,他喘着气将凌旬推开:“等……等一会儿。”

    【垃圾系统,你闭嘴!】宁子濯大骂,随后被凌旬的动作拉入了情欲中沉浮。

    宁子濯也顾及不到那么多了,他紧紧抱着凌旬的背,将系统抛在了脑后。

    等事情结束后,宁子濯缓了过来,系统的声音再次出现在他的脑袋里。

    【宿主,我真的找到了魔宗宗主在哪里,魔宗宗主现在就在十方风!】

    系统姗姗来迟的说着情报,宁子濯烦躁的回了一句:【你说迟了,这事我早就知道了。】

    【怎么会!】系统不可思议道。

    宁子濯无视系统,将脑袋埋在了凌旬胸膛,闭目养神,随后陷入了睡眠中。

    和凌旬商量一番后,两人并不打算将事情告诉成和尊者他们,等他们先观察郁西一番,然后再做决定。

    两人便对郁西开始进行密切观察,郁西每天做的事情就是修炼,参加课程,偶尔会到擂台上看着众位弟子打斗,自己就是不上去。

    凌旬观察着,在一次擂台上,对郁西发起了挑战。

    郁西表现出来的修为只是一个金丹期,凌旬是元婴期,这在众人看来很是不公平。

    他们本以为郁西会拒绝,却不料郁西笑了笑,走上了擂台。

    “还请师兄指教。”郁西抱拳道。

    凌旬朝旁边走了一步,避开了他的行礼,道:“我不是天宗门的人,自然也不是 你的师兄,还请郁兄指教。”

    郁西的修为远远不止金丹期,在打斗过程中肯定会露出马脚,然后被众位长老发现,让他们心中起疑心。

    这是凌旬原本的打算。

    但真正在擂台上的时候,他却皱了眉。

    面前这个人就像是一个普通的金丹修士,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也没有什么不如的地方。

    凌旬的感受却和普通弟子不太一样,这个人身上有着淡淡的威压,是那种长期处于上位者的人身上才有的气势。

    凌旬笑了笑,手上的招式更加狠厉几分。

    郁西果然有些躲闪不及,受了些伤。他的眼中有一瞬间划过嗜血,那是充满杀意和冷淡的眼神。

    凌旬心头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还未等他细想,郁西开始反击,每招每式都带着杀气,但修为死死压在金丹期。

    但郁西对于一些招式的熟练度远远不是凌旬能够相比的。和郁西相比,凌旬行云流水的招式竟有不少破绽。

    郁西正是利用这些破绽,一点点的积累优势。

    这场比赛最后还是凌旬赢了,他赢了比赛,脸上的表情却不是很快乐。

    郁西最后对他说了一句话:“总算是见到你了,你知道你被骗了吗?被你的师尊。”

    郁西说完这句话,笑着被凌旬打下擂台,

    这句话像是一个魔咒一样,刻在凌旬脑子里。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师尊身上有很多秘密,以前也有过去探寻,但是后来就放弃了。他相信自己的师尊,不管是什么时候,就算郁西说了这句话,他还是相信自己的师尊。

    但是……他气的是,郁西知道自己师尊的事情,说不定还有那些师尊隐藏起来的事情,但是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郁西还说找自己很久了……他跟自己很熟吗?师尊要是误会了怎么办?
《[穿书]捡个主角当徒弟》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