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第63章

    六十二 魔宗宗主

    宗主带着宁子濯两人从魔宗内走了出来,发射集合信号。

    只是一会儿工夫,很多人影从魔宗里出来,每个人身上都沾染着血液。

    他清点着人数,脸色有些沉重。

    他这次出来带的都是宗门内的精英,此次虽然没有折损很多人,但是死掉的每一个人都是宗门内的一份战力。

    不过这次他们的收获也很大,那魔宗里的人,他们灭了不少。

    几人从魔宗内出来,宁子濯关心在外的几位长老的情况。

    他看到自己的师尊正站在那里,那三位长老身上只是带了一些伤,并没有殒命时,稍稍松了一口气。

    成和尊者来得及时,那个魔宗在他手中没坚持多久,但成和尊者要立刻杀了他也很难,魔修逃跑了。

    几人又按照来时的队伍回了宗门,只是有些队伍人数不够,便与别的队伍整合了。

    回宗门几人还是御空而行,跟来时一样,且速度更快,不过两日功夫,他们就回到了天宗门。

    宁子濯和凌旬没有怎么战斗,但是长时间精神紧绷带来的疲劳让他们陷入了休息中。

    几位徒弟还未来得及打招呼,就见宁子濯和凌旬进了一间房间,随后房间外的阵法开启,他们大眼瞪小眼,也不敢贸然打扰。

    师尊和凌旬回来的时候,神色深沉,看上去就很累,他们现在急需休息。

    但是两人为什么会进一间房间……

    或许他们两个人之间还有事情要处理吧。

    他们虽然感觉有些怪异,但都没有去打扰两人。

    凌旬抱着宁子濯睡了一整天,才从睡梦中醒过来。

    大脑有些睡多了的昏沉,他看了看怀中自己最爱的人,下意识将人抱紧,然后闭上眼睛又睡了过去。

    等到两人再次清醒,已经是第二天夜幕降临之时。

    刚清醒的他们便被天宗门门主叫了过去。

    这次虽然杀了很多魔修,但众人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因为他们的主要目标——魔宗宗主逃跑了。

    在前段时日,新任魔宗宗主突然出世,修为极高,手段残忍,刚出来的时候就将原来的魔宗宗主给杀了,用雷厉风行的手段让众人臣服。他手中还有很多种适合魔修的修炼方法,这让他收拢了不少魔宗弟子。

    这任魔宗宗主的存在就是一个祸害,只要有他的存在,再制造出一批修为高的魔修出来并不是什么难题。

    众人都知道这个理,这次他们的行动也很隐蔽,但不知为何,却被魔宗宗主给察觉到了,还让人给跑了。

    “清风尊者,这段时日.你便带着众位弟子住在天宗门,那魔修定是盯上了你们,在天宗门我们也会觉得心安些。”

    宁子濯点头,接受了这样的安排,和众位弟子住在了天宗门。

    他的弟子天资其实都很出众,但十方风的资源必是比不上天宗门的,此时天宗门用他们的资源培养众人,也让叶白榆等人好生欢喜。

    宁子濯和凌旬知道,魔修是盯上了他们几人,主要是盯上了凌旬。

    就连凌旬都说不出他什么时候惹了那魔修,心中有些许委屈,他一委屈就喜欢缠着宁子濯撒娇。

    “师尊,我已经三日未睡在师尊的房间了。”凌旬眨了眨眼,无辜的看着宁子濯。

    “如今大事当前,你怎么满脑子都是那档事?”宁子濯笑骂道。

    凌旬委屈的说:“师尊才是满脑子那种事情,旬儿只是想抱着师尊入眠,这几天怀中没有师尊,我孤苦难耐,只觉长夜漫漫。一闭上眼睛旬儿就能回想起每夜抱着师尊一同入眠的场景,睁眼便觉得怀中空荡荡,就连心中也是空荡荡。”

    宁子濯狠狠地瞪了凌旬一眼,凌旬却像是没看到,朝宁子濯身边凑近了几分:“师尊床边没有旬儿,师尊便不会觉得孤枕难眠吗?”

    宁子濯语噎,的确是有些,他的身子早就习惯了凌旬的存在,特别是晚上,要有着凌旬的体温才能睡着。

    但是十方风派了不少人保护他们,那些人都藏在暗处,修为也是很高。万一晚上他和凌旬情动时,被那些人听去了可怎么办。

    这个凌旬还天天过来对自己撒娇,撩自己。自己也明知道凌旬是装的,可又忍不住心软,真的是被这个小崽子吃得死死的啊。

    宁子濯轻叹一口气,道:“为师知道你天天都在想些什么,但在天宗门是不行的,等我们回到十方风……”

    “那又要何时才能回去?魔宗宗主不见音讯,就算天宗门和别的宗门这么寻找,这都过了多久了,他们还没有传来音讯,怕是根本就找不到那魔宗宗主吧。”

    宁子濯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天宗门联合了很多宗门出去寻找魔宗宗主,但都没有音讯。

    甚至很多宗门都不知道魔宗宗主长什么样子,只是跟着他们一起找而已。

    新的魔宗宗主上位后,便没有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根本就没人知道魔宗宗主的长相,甚至有人开始怀疑这是天宗门在耍他们玩。

    宁子濯让凌旬离开,去看他那几个师兄的修炼,自己继续坐在凉亭中。

    【系统,魔宗宗主长什么样子?如今又在哪里?】宁子濯问。

    上次系统能看清那个魔修的修为,证明了他还是有点用的。不过宁子濯也只是抱着侥幸的心态问一问,在他心中,系统还是个废物。

    【传输中……】

    出乎他的预料,看系统这个反应,说不定还真知道魔修宗主长什么样子。

    过了一会儿,宁子濯脑袋里出现那张脸。

    那是一张很年轻的脸,整张脸惨白,嘴唇却是像涂了口红一样红得过分,一双丹凤眼中带着勾人心魄的力量,在右眼眼角还有着一个黑色的、小小的、淡淡的泪痣,整张脸看上去很美,带着阴柔的美。

    宁子濯皱着眉,觉得这张脸很符合他脑袋中魔修的印象,那个人只是看着就有着一股子邪气。

    【目标坐标不可查。】系统说。

    宁子濯这才回神,对着系统说:【你怎么突然就没有那么废物了?】

    系统本来没有感情的机械音中竟然带了些雀跃:【主神大人也知道我任务的难度太高了,前几天给我升级了一下,现在我是可有用的系统!】

    系统洋洋得意的声音让宁子濯心情也好了不少。

    他询问着系统的功能,慢慢走到徒弟们修炼的地方。

    此时祁天遥正站在擂台上,他的对面站着一个金丹中期的弟子,两人正切磋着武艺,

    祁天遥显然是占了上风,他的修为虽然只有金丹初期,但离金丹中期并不是很远了,所以他最近都在擂台上找人切磋,来提升自己的潜力。

    “大师兄,你左边留这么多空档干嘛?要是你对手是我,我肯定就从你左边攻过来了,你现在全身都是破绽。”凌旬在擂台下不满的说。

    本来已经取得优势的祁天遥,在凌旬的一番话下,有些分神。他的对手根据凌旬的话攻击,一下子就取到了上风。

    祁天遥恶狠狠道:“凌旬!你给我闭嘴!”

    声音直冲云霄,宁子濯站得老远都能感受到祁天遥的愤怒。

    祁天遥又花了一番功夫重新占到上风,就准备将对面的那位弟子给推下擂台的时候,不安分的凌旬又大叫:“大师兄!你把下盘空出来干嘛!你下盘不稳,轻轻一推你就会倒!”

    祁天遥身子一僵,他的对手反应速度极快,趁着祁天遥的空隙,伸脚一绊,果然祁天遥摇摇晃晃就要倒下去。

    那个弟子连忙用连招将祁天遥送下擂台,他松了口气,对凌旬抱拳道谢:“多些指导。”

    凌旬恨铁不成钢道:“不用谢,也是我这大师兄不成器。”

    那位弟子眼皮子跳了跳,这位口中不成器的大师兄,明明修为比自己要低一些,却差点将自己送下了擂台。

    祁天遥这个时候也缓了过来,气势冲冲的朝凌旬走来,周围的人连忙将场地让出来。

    “凌!旬!”祁天遥一字一句道。

    凌旬脆生生应了一声:“诶!”

    宁子濯忍不住笑了出来,准备继续待在角落里看着两位徒弟打闹,却不料凌旬竟先一步发现了他的存在。

    凌旬脑袋一偏,对着宁子濯大叫:“师尊救我!大师兄想杀害同门!”

    随后脚步轻踩,躲过了祁天遥的攻击,身形迅速后退,来到了宁子濯旁边,整个人藏在师尊的身后,嘚瑟的看着祁天遥。

    “师尊……”

    “你师弟也没有说错,破绽太多了,以后得注意。”宁子濯笑着说,毫不犹豫保护着凌旬。

    “是!”祁天遥应。

    虽然他知道凌旬指出来的破绽都是对的,但是凌旬那语气,那神态,明显就是不安好心!这让祁天遥有些气愤。

    如今师尊在中调和,他也不敢继续找凌旬麻烦,缓缓走到一旁的休息区,盘膝打坐,恢复灵力,细想自己刚刚在战斗中的失误。

    “下一个就是我了!”叶白榆笑嘻嘻的上了擂台,等待着他的对手上来。

    在祁天遥刚才一战后,众人对十方风的实力感到好奇,如今都有些跃跃欲试。

    作者说:

    谢谢小可爱【睿莹】的催更票~

    元旦快乐呀~嘻嘻嘻~
《[穿书]捡个主角当徒弟》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