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第62章

    六十一 进魔宗

    宁子濯赌气,干脆不理凌旬了,他没想到凌旬竟然能干出这种事情。

    “小心,有人来了。”一位长老叫道,将两人拉在了身后。

    来者实力高于两人,他也没有想过要掩藏气息。隔得老远,两人都就感受到了来自魔修的压力。

    这实力远胜于他们,他们被压力压的无法动弹,身后的几位长辈给他们灌输灵力之后,他们才稍微轻松一些。

    宁子濯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气,一只手紧紧抓着自己的徒弟,眼睛看着那魔气冲天的魔修,额角有汗液滴落。

    这种压力……修为最起码比他高两个境界,而且还是那个境界中的佼佼者,不然他和凌旬不会动弹不得。

    这次并不是磨砺两人的时候了,几位尊者冲了出去,只留下一人保护他们。

    “你们便是那群偷袭的老鼠?让本尊看看……原来是堂堂天宗门,所谓名门正派竟然也搞偷袭这一套,你们可是堕落了啊!”魔修咧嘴笑道,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那几人,虽然面前每个人的实力都比他强,但他丝毫不惧,眼中暗光闪过,又不知在打什么鬼主意。

    “这等事情便不由你这老贼评论,待我们灭了你们这宗门,又为这世间扫除一祸害,到时你们便在这地狱中相见后悔吧,你的同僚、你的宗主皆在地狱等着你。”

    “要怪便只能怪你们误入歧途,伤人性命,视人如草芥。你这修为又是由多少人命换来的呢?”他们丝毫没有受到魔修话语的影响,魔修修为越高,杀的人也就越多,手中不知有了多少性命。

    魔修所过之处,若无修士阻拦,便寸草不生。

    这是形容魔修作恶多端的话语,常人见了魔修觉得可怕痛恨,普通修士遇见魔修,心中便充满杀气。

    天宗门众人也是很痛恨魔修,不知有多少宗门弟子陨于魔修之手,其中还有不少优秀的弟子。

    修为更高的修士,最是不相信魔修中有无辜之人的说法,他们寿命极长,见的也很多。

    现在在场的几位长老中,就有一位长老的弟子被魔修所害,自是极为痛恨魔修。

    就算当时的魔修早就被他杀了,他看到魔修还是觉得痛恨。

    那位长老没有打招呼,直接冲了上去,其余人掩护。

    那位魔修很轻易的就躲过了长老的攻击,甚至游刃有余。

    宁子濯微皱着眉,心中总有一阵违和感。

    魔修的修为没有长老高,就算是精通躲避、速度很快的修士,在修为低了近一个大境界的情况下,也定不会躲闪这么轻松。

    凌旬伸手盖上了他的手,道:“师尊,事情有些不对劲。”

    宁子濯点点头:“再仔细观察一番,再做决定。”

    同时他在脑袋里疯狂呼叫系统。

    【废物系统,出来!到了你立功的时候了。】

    【滋滋……宿主,什么事?】系统问。

    宁子濯嘴角勾起:【系统,你能看出那个魔修是什么修为吗?】

    【能力不……】

    【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到,你可真是个废物啊!就这点实力还想赢过那个系统,你做梦去吧。】宁子濯大骂。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不甘道:【那个魔修的实力自然能看出来,但是告诉你我有什么好处?】

    【那我帮你对付那个系统,你又能给我什么好处?】

    系统沉默了,祂知道让宁子濯做白工是不好的,但是让另一个系统被消灭是主神下的任务,这个任务与宁子濯无关,祂让宁子濯帮自己本就是强加的要求。

    宁子濯根本就没有那个必要帮自己,但是要完成那个任务又必须需要他的能力,系统不得不妥协。

    【那个修士的修为是大乘期,他伪装成出窍期,让修为为分神期的长老们放松警惕。】

    宁子濯恍然,难怪那个魔修会这样游刃有余。

    和他们一起的长老一共有三位,其中一位在他们一旁保护他们,另外两位正在与魔修缠斗,虽然看起来是占了下风,实际上却掌控着战斗。

    宁子濯心中着急,但又怕被魔修发现端倪,他悄悄移动到保护自己的那位长老旁,对他使用密音入耳:“长老,旬儿修炼过一种瞳术,他发现这个魔修使用了伪装,那个魔修并不是什么出窍期,而是比众位分神期的长老修为更高,他的修为是大乘期,此时怕是在逗弄各位长老。您也别护着我们了,三人对战应该能拖一段时间,我们去里面找人帮忙。”

    长老听了这话,点头,冲进了战场。

    宁子濯拉着凌旬朝魔宗跑去。

    之前制造的阵法漏洞还在,两人钻了进去。

    “师尊,我何时修炼过瞳术?”凌旬问。

    宁子濯有些惊讶,没想到自己的密音入耳竟然被凌旬听了去。一般来说,就算修为高几个境界,也不一定能听到密音入耳的内容,况且凌旬的修为比他还低,凌旬是怎么听到密音入耳的内容的?

    “你是怎么知道我说过的话?”宁子濯问了出来,偏着头看着凌旬。

    两人踏进半山腰的山洞后,明显感受温度要低了一些,就连他们都有些受不住这寒意,宁子濯觉得自己身上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凌旬这个时候回答:“师尊,徒儿不是有意窥听您的话。在您对长老说话的时候,徒儿感觉到,只要徒儿心神一动,便能听到你说的话,于是就试了试,果真听到了。”

    【系统,这是怎么回事?】宁子濯问。

    这种情况实在是有些令人难以理解,系统也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刚才我仔细检索了一下宿主这段时间的经历,发现宿主曾与主角有过多次双修行为,这种情况怕是双修带来的,双修能够很快提升修士的实力,但也会带来一些难以捉摸的改变。】

    宁子濯有些羞赧,他竟然不知道系统竟然还有这种能力,检索经历什么的……双修什么的……系统竟然就这样直接在他脑袋里面说了出来,真是令人羞耻啊!

    宁子濯决定不理系统,对着凌旬道:“这大概是双修带来的改变。”

    他红着脸,系统在他脑袋里面说就算了,他竟然一时口快对凌旬说出了这种话,怎么办?他现在有点想去死。

    凌旬低笑了一声,低沉的声音在洞穴内回荡,他伸手揽住宁子濯的腰,将人按在后面的石壁上,亲了下去。

    好在宁子濯理智尚存,将凌旬推开:“你清醒些,这还在魔宗,要做什么回宗门了再说。”

    凌旬这才不舍的牵住宁子濯的手,朝深处走去。

    两人看到了很多尸体,大部分都是魔修的,但也有天宗门的人的尸体。

    两人心中都存着些悲凉,但是他们知道死亡是战争中不可避免的,如今只是损失了这么几个人还是比较好的情况。

    他们将天宗门的人的尸体聚集起来,然后收进了储物戒中,他们是天宗门的人,就算死也得回天宗门,将尸身在天宗门安葬。

    至于那些魔修的尸体,此时在洞穴内他们也不好放火烧掉,于是将他们的尸体堆在了旁边,不理他们。

    越往洞穴深处走,发现的尸体就越多。里面的地形很复杂,但是他们有地图,跟着地图走很快便找到了方向。

    里面的地形和他们记忆中的地图一模一样,还未走到魔宗宗主的寝宫,他们便遇上了成和尊者。

    “你们怎么来了?不是让你们在外面等着吗?”成和尊者的脸色看到他们,沉了下来。

    宁子濯连忙将外面的事情告诉给他,成和尊者脸色更加难看,他应了一声,急匆匆朝外冲去。

    两个人敏锐察觉到了事情不对劲,但是这个时候成和尊者已经跑了出去,两个人便只能继续朝里面走。

    还未走多久,他们就遇到了天宗门的门主,他手上提着一柄剑,衣袍上沾着血,将浅蓝色的衣袍弄脏,脸上甚至也沾着血。

    门主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宁子濯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门主看到他们,脸色缓了缓,开口道:“那魔宗宗主早就不在他的寝宫内了,整个魔宗只留下了一些魔修,看着他们的修为应该是魔宗中的精英,但是修为最高的魔宗宗主却消失了。”

    两人脸色也逐渐沉了下来,此次行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将魔宗宗主给杀掉,可是此时魔宗宗主竟然不见了踪影,是得到了消息跑了?还是说他运气好,恰好不在魔宗。

    几人都猜不出来,魔宗宗主没有死已经是既定的事实,现在他们只能将魔宗内的精英全部杀掉,以解仇恨。

    “你们便跟在我身后。”宗主道。

    “是。”他们应。

    他们随着宗主继续朝内深入。

    “只有我和成和二人前往魔宗宗主寝宫,路上碰到的魔修全部杀掉了,其余门人去了其他通道,也不知他们如何。”他叹了口气,掏出一张手帕擦了擦剑上的血。

    “宗主放心,我们过来时发现了很多实习,已经将门人的尸首一同携带,只待回宗门后安葬。”

    这句话让天宗门门主心情舒缓了不少,手下斩杀魔修的动作更加利落。

    作者说:

    谢谢小可爱【睿莹】的打赏~

    谢谢小可爱【礻启】的催更票和月票~

    谢谢小可爱【FZF洛梓曦】的月票~
《[穿书]捡个主角当徒弟》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