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第57章

    五十六 杀光他们!

    来的人自然是苏青,她从秘境里出来了,还是完好无损的,只是周身的气势变了些。

    身上多了些骄纵和强势,少了之前的高贵和优雅,她将自己的面具完全撕碎了,不再伪装自己。

    宁子濯点头:“苏姑娘。”

    他语气生分,让苏青轻咬嘴唇,恶狠狠的看着面前的两人。

    她苏青生来就是天资娇女,从小就天分出众,从练气到金丹,没有遇到任何阻拦。

    在天资初现的时候,她就被神女宫收为徒弟,在成为金丹修士时,她便成了神女宫的圣女,享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力,被众人追捧、夸赞、讨好,从来没有出现能违逆她的人。

    在枯燥的修炼过程中,她遇上了一个能让自己动心的男人,那个男人也是高高在上的,天资出众,更盛自己一筹。

    但是苏青没有气馁,反倒是很高兴,她终于找到了一个能与自己匹配的男人,凭借自己的天分和魅力,定能将那个男人拿下。

    苏青很是自信,但是那个男人待她却是和普通人一样,温和有礼,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苏青的暗示那个人也看不懂,就像是个呆子。但这样更勾起了她的好胜心,苏青去十方风的频率更多了。

    就连清风尊者身边的弟子都知道自己喜欢他们的师尊,对自己有所阻拦,就是清风尊者这个呆子,什么都不知道!

    如今……又是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拒绝……现在竟然还和他的徒弟结缘了!

    这种耻辱她记下了。

    长这么大,她这还是第一次受到了这种耻辱,这个仇她一定要报!

    苏青瞪着两人,冷着声音说:“想不到清风尊者竟和自己的小徒弟结为道侣,难怪会拒绝和我回十方风,原来是没必要。”

    “但若是世人知道清风尊者诱拐自己的徒弟,强迫自己的徒弟结成道侣,这说出去……不仅十方风的名声会败坏,就连十方风背后的天宗门也会受到众人的谴责,从而开始猜测尊者离开天宗门的真正原因……”

    苏青开始肆意扭曲事实,说出来的话让人心寒。

    宁子濯听到这些话,心中升起了悲哀,他从未想过苏青竟然还有这副面容。

    威胁人……歪曲事实……

    在原书中被描述得那么美好的女子,他第一印象也很好的女子,竟然是这样的……

    宁子濯叹了一口气,看着苏青,说:“苏姑娘言重了,还请苏姑娘说话慎重些,此次便不计较,若是还有下次,可别怪本尊欺负小辈了。”

    宁子濯冷眼看着苏青,准备带着凌旬离开,他拉了拉凌旬的手,却发现拉不动。

    凌旬瞪着苏青,一双眼睛中布满了红血丝,用愤恨的眼神看着苏青。

    “师尊看你是个小辈不便出手,我就不一样了。”凌旬将宁子濯的手松开,缓缓展开自己的气场,一步步朝苏青走去。

    苏青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宁子濯,只是短短时间不见,凌旬竟然是元婴修士了,修为比自己还要高。

    怎么会……

    她不敢相信,她一直被誉为同辈中的第一人,修为提升的最快,修为也是同辈中最高的。

    十方风的凌旬在之前并不显眼,自从神女宫事件之后,凌旬就进入了众人的视野,天赋如此高的一个后辈,不知引得多少宗门艳羡。

    凌旬利落拔剑,长剑出鞘的声音让苏青精神一阵。

    攻击要来了!

    她精神紧绷,紧盯着凌旬,实则悄悄后退。

    她知道自己打不过凌旬,所以要找机会逃跑。

    宗门内派来保护的几个修士,早就被她甩开了,现在只有她一人。

    “旬儿!”宁子濯大喝一声。

    凌旬不甘的收回剑,瞪了苏青一眼,和宁子濯离开。

    苏青松了一口气,腿有些软,要不是顾及形象,她肯定就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她怨恨的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心中不甘,但她知道她现在的实力肯定是不行的,若是让那些保护她的门人回来……

    这也不行,天宗门宗主邀请宁子濯回宗门这件事已经不是秘密,若是贸然出手,定会得罪天宗门,从而影响两个宗门之间的情意。

    但是就这样轻易放过他们,心中又有太过不甘,究竟该如何做……

    苏青咬牙,离开。

    “师尊,怎么能这么轻易放过她?若是她真的那样散播流言,可会毁了师尊的名声。”凌旬心中愤恨,他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出现,师尊是美好的,怎能容许他人这样诋毁?

    他应该杀了那个女人,让那个女人知道有些话不能乱说!但是师尊肯定不会希望看到这样的事情,师尊不喜欢见到自己杀人。

    “她不敢说出来。”宁子濯笑了笑,“她若是说了出来,她就要承受天宗门的报复,她的话会惹怒天宗门,特别是你的师祖。”

    成和尊者的性子,若是听到这样的话,定是不会放过苏青的。

    凌旬又抱怨了几声,宁子濯又安慰了一会儿,两人才将这件事抛到脑后。

    在客栈休息一晚后,两人就开始寻找魔修。

    第二日在客栈大厅吃饭的时候,两人听到了一些声音。

    “张家那姑娘,怎么说没就没啊,多好的一个姑娘,这以后张家可该怎么办啊……”

    “不止是张家,还有王家小姐,听说都定亲了,结果人就没了。”

    “我还听说这件事是魔修做的,只是可惜我们这里没有什么修士,已经派人去找那些大门派求助了,也不知道那些修士什么时候才能过来……”

    “今日告知我们不要靠近那树林,怕是魔修就藏在那里吧。”

    ……

    两人对视一眼,点头。宁子濯在桌上放下一个金币,两人离开客栈,朝树林走去。

    这种话总归不是空穴来风,怕是树林中真的有什么东西。

    或许这只是魔修引他们出去的手段而已。

    但不管怎样,他们都得闯一闯。

    两人出了镇子,一路朝他们之前藏身的树林走去。

    两人都将实力压了压,怕气息太过强盛将那些魔修给吓跑了。

    但是后面他们就发现,他们的做法是多余的。踏进树林,走了一段距离后,周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没有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没有鸟叫声,只有他们的脚踩在枯叶上的声音。

    两人停下了脚步,戒备四周。

    “师尊小心,我们被包围了。”

    凌旬话音刚落,从四周窜出一堆黑衣人,将两人团团围住。

    凌旬挡在宁子濯前面,警惕的看着从树林中走出来的元婴修为的魔修。

    “师尊,他交给我,你帮我挡一下其他魔修的攻击。”凌旬说完,直接拔剑冲了出去。

    宁子濯笑道:“好。”说完他也抽出了自己的剑。

    这群魔修中只有一个元婴修士,和凌旬一样,是元婴初期的。

    凌旬有些凝重,也有些兴奋,这是他进入元婴后的第一次战斗,还是在自己师尊面前战斗,绝不能丢脸。

    魔修长相阴柔,明明是个男性,样貌却和一个妙龄女子差不多。

    凌旬在攻击过程中突然想到镇子里那些人说的话,突然失踪的少女,魔修,还有面前这个长相酷似女子的魔修。

    “镇子里的女子是被你掳走的?”凌旬一招将他逼退,问。

    魔修笑道:“不做点事情出来,你们怎么会出现呢?不愧是被首领指名要杀的人,天分果真高,只不过短短时日不见,就已经是元婴修士了。若是让你成长起来……定是我们的大敌。”

    凌旬皱着眉,魔修这句话的信息量很大,其中的谜团也很多。

    凌旬下手轻了些,这个魔修并不是他的对手。就算两人修为相当,就算魔修比寻常修士要更加厉害,但他依旧不是凌旬的对手。

    将魔修杀死很容易,但是要将人制伏难度就很大了。

    凌旬身上多了些伤口,他最后将手中的剑插进魔修的丹田时,他的肩膀上多出了一条见骨的伤。

    凌旬似乎感受不到疼痛,他将魔修制伏后,随手在自己肩上的几个穴位上点了几下,血止住了。

    他这才笑着转身,对宁子濯说:“师尊,解决了。”

    宁子濯那边早就解决了,一堆魔修被他打晕堆在一起,看起来还挺壮观的。

    宁子濯沉着一张脸走了过来,视线扫过凌旬受伤的肩膀,紧抿着唇。他掏出几颗丹药塞进凌旬嘴中,说:“打坐疗伤。”

    然后视线落在了魔修身上,踹了几脚,还觉得不解气,于是从储物戒中拿出绳索将魔修团团捆住。

    魔修已经被凌旬废了,体内没有灵力,现在甚至比普通人还要虚弱,宁子濯完全不用担心他会偷袭。

    “师尊。”凌旬站了起来,肩膀上的伤口在丹药的作用下开始结痂,发痒。虽然有些难受,但还在忍受范围内。

    “那些魔修怎么处理?”他问。

    宁子濯道:“杀了。他们平日作恶多端,每个人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命,留着也是祸害。”

    凌旬点头,走过去将那些魔修全部杀了。

    作者说:

    谢谢小可爱【夜未语】的月票~
《[穿书]捡个主角当徒弟》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