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第56章

    五十五 元婴

    凌旬的突破很顺利,几个时辰的功夫,他的丹田里就出现一个小人,也是他的元婴。

    凌旬睁开眼睛,正好看到了蹲在一旁的宁子濯。

    裹着被子的宁子濯蹲在角落发呆,看上去可爱极了。

    凌旬轻轻走过去,想要到宁子濯身后偷偷抱住自己的师尊。

    但是宁子濯也很敏锐,凌旬一动,他就发现了。

    宁子濯的眼珠子随着凌旬的走动转着。

    看到这样的宁子濯,凌旬忍不住笑了出声,道:“师尊,我是元婴修士了。”

    宁子濯点点头,裹着自己的小被子,说:“感受到了,旬儿真厉害。”

    但是他还是不想动,缩在被子里可真舒服,动是不可能动的,就连凌旬都不能将他拉出来,除非给他衣服穿。

    “师尊,让我看看你的元婴吧,我给你看我的。”

    凌旬说着将自己的元婴放了出来。

    元婴期的修士可以将自己的元婴短暂放出,但是不能停留太久。

    凌旬的元婴从丹田里出来之后,放大了一些,最后变成了巴掌大小,出现在他的手上。

    凌旬的元婴和凌旬长得一样,可可爱爱白白嫩嫩的,穿着一个红色的小肚兜,光着屁股,含着手指看着宁子濯,那双眼睛瞪得圆圆的,还含着泪水。

    小凌旬突然一屁股坐在了凌旬的手上,哭了出来。

    “不许哭了!”凌旬恶狠狠的说。

    哭声停顿了一下,随后哭得更大声了。

    宁子濯有些慌乱,从凌旬手中将小凌旬抢了过来,放在自己的手心。

    神奇的是,小凌旬一到他的手中就停止了哭,他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朝宁子濯的手腕走去,然后抱着他的手臂,朝宁子濯的脑袋爬上去。

    宁子濯看他爬的艰难,伸出两根手指抓住了小凌旬的手,将小凌旬重新放在了自己的手上。

    “你想去哪里?”宁子濯轻声问。

    “脸……脸……”小凌旬奶声奶气的说。

    宁子濯被逗笑了,将放着小凌旬的手抬到自己脸边。

    小凌旬走了几步,朝前一扑,扑到了宁子濯的脸上,小嘴对着脸吧唧一声,亲了下去,声音还贼响。

    “亲……亲……”

    元婴说话的声音很小,奶声奶气的,很可爱,把宁子濯逗笑了。

    他笑着说:“再亲两下。”

    “吧唧!吧唧!”

    又是两声清脆的声音,小凌旬很给力的又亲了几口。

    凌旬怒不可遏,拎着小凌旬的手,就要将他塞进丹田里。

    “别对小孩子那么凶。”宁子濯劝解。

    凌旬这才将小元婴放到一旁,对宁子濯央求着:“师尊都看了我的元婴,我也想看看师尊的元婴,只有师尊看了我的元婴,一点都不公平。”

    宁子濯笑了笑,将自己的元婴放了出来。

    小宁子濯也变成巴掌大,他冷着一张脸,穿着蓝色的肚兜,坐在宁子濯的手上。

    “师尊好可爱。”凌旬吃吃笑道,眼睛一直盯着小宁子濯。

    宁子濯将元婴也放在床上,凌旬趴着看着他,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

    小元婴真的太小了,凌旬怕手上的劲稍微大一点点,这个小师尊就会受伤。

    小师尊抱住了凌旬的手指,整个人吊了起来,小凌旬觉得有意思,跑了过来,一把抱住小师尊。

    小师尊被小凌旬扑倒,小凌旬笑了出声,吧唧吧唧地在小师尊身上亲着。

    “色胚。”宁子濯笑骂道。

    元婴的感觉传到了两人的身上,宁子濯仿佛感觉是凌旬正在亲他。

    凌旬自豪的说:“就连我的元婴都喜欢师尊,那我们肯定就是天生一对,我也要亲师尊。”

    话音刚落,凌旬将宁子濯扑倒,跟着元婴的姿势一样,亲了上去。

    宁子濯将人推开,继续笑骂道:“两个色胚。”

    但是小师尊的动作和凌旬的动作不一样,小师尊享受着小凌旬的亲吻,甚至还伸手抱住了小凌旬。

    “师尊的元婴都这么喜欢我,师尊真是个口是心非的人。”凌旬说完又想扑过来,但是被宁子濯拦住了。

    凌旬委屈巴巴的看着宁子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控诉道:“师尊,这不公平,明明师尊是不想拒绝我的。”

    宁子濯心神一动,小师尊就消失了,回到了宁子濯的丹田。

    没有了小师尊的支撑,小凌旬一下子就趴倒在地上,他疑惑地坐了起来,小手拍了拍床铺,将视线落在了宁子濯身上。

    凌旬怎么会容忍小凌旬再打宁子濯的注意,他挥了挥手,将小凌旬收了回去。

    凌旬好不容易到达了元婴期,他没有想过自己的原因竟然是个色胚,对师尊恋恋不忘。心中有些自豪也有些吃味,自豪连自己元婴都那么喜欢师尊,吃味的是师尊竟然对自己的元婴那么纵容,还让自己的元婴主动亲!

    他吃醋了,吃自己元婴的醋了。

    凌旬将宁子濯扑倒,将他身上裹着的被子扒开,将宁子濯从头到尾亲了一遍,只是宁子濯身后的伤还没有好,不能做到最后一步。

    宁子濯觉得自己养的就是一个大型犬,好粘人,但是又不忍心将人推开。

    不过自己的元婴那么喜欢凌旬这是他没想到的,元婴看上去可可爱爱的,冷着张脸,他还以为元婴会和原身一样有着清冷的性格,结果……也是很粘人的。

    宁子濯笑了笑,将凌旬从自己身上推开,顺手拿走了凌旬的储物戒,从里面拿出一套衣服。

    凌旬的衣服有些大了,穿在宁子濯身上松松垮垮的,宁子濯将腰带系紧了不少,纤瘦的腰肢被勾勒出来,黑色的长袍衬得他皮肤更加白皙。

    手自然下落时,宁子濯的手被宽大的袖子掩盖。

    宁子濯蹲下,用几截短绳子将宽大的裤管系在脚踝上,这才让行动方便不少。

    虽然这样穿着有些不伦不类,却别有一番美感。

    凌旬目不转睛的看着宁子濯,师尊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光是心中有这个想法他都兴奋不已,更何况是看着。

    师尊的皮肤更白了些,那张脸上还带着那张面具,但看上去也是很清秀,若是师尊本来的容貌……

    这个样子的师尊也很迷人。

    “衣服有些大了。”宁子濯嘟囔,将袖口多出来的一截撕掉,露出洁白的手腕。

    “这样好多了。”宁子濯满意的看着自己的着装,笑了笑。

    “师尊真好看。”凌旬笑着说,牵着宁子濯的手,解开洞口的阵法,将山洞里的东西收进储物戒,走了出去。

    “师尊,带你出去散散心,这个东西也不用了。”凌旬的手在宁子濯脸边轻轻碰了一下。

    一阵热流从脸上传来,随后宁子濯便感受到一直贴在脸上的东西滑落下来,然后被凌旬收了起来。

    微风拂过,带来凉凉的感觉,宁子濯竟然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虽然凌旬也会定期帮他取下脸上的面具,但是现在带来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宁子濯拦住了凌旬想要将面具收回储物戒的手,轻声道:“还是戴上吧,也给你弄一个,这样就不会被人认出来了。”

    凌旬撇撇嘴,不满道:“那我就会变丑了,师尊怕是不会喜欢我了。”

    宁子濯听完,伸手捏住了凌旬的脸,将他的脸拉长,骂道:“我带面具的时候你就不喜欢我了?”

    凌旬惶恐,连忙抱住宁子濯,安慰:“自然是喜欢的,我心中只有师尊。”

    这个小子也不知道从哪里学的哄人方式,竟然这么熟练。这种场景让宁子濯想到了原来世界里的那种男朋友哄女朋友的场景,代入到他们两人身上,竟然完全没有违和感。

    宁子濯被自己的脑补吓到了,禁不住打了个寒战,伸手摸了摸凌旬的脑袋。

    “乖,我也喜欢你。”宁子濯说。

    他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口,跟凌旬待在一起久了,想要说出自己想法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现在竟然情不自禁的就说出口了。

    但是话都说出口了,想要收回已经做不到了,宁子濯紧抿着唇,不敢去看凌旬,凌旬身体僵硬了,然后紧紧抱着宁子濯,重复道:“师尊,我好喜欢你,越来越喜欢你了。”

    两人腻歪了半天,天色渐渐变暗,夜风吹在身上有些凉,他们这才分开。

    凌旬想着是带宁子濯去找之前的魔修,魔修应该还徘徊在镇子附近没有走远,说不定还在找他们。

    那群魔修最高的修为只是元婴期,敌不过他和师尊,现在正是报仇的时候。

    但是魔修很难找到他们,他们同样也很难找到魔修。

    两人倒是不急,又重新回镇子找了家客栈住下,只不过这次宁子濯脸上没有面具了,真实面容露了出来,引来了不少路人的回头。

    凌旬的容貌本来就是极俊美的那种,再加上宁子濯和他截然不同的帅气,在这样的小镇子中,两人的回头率高到了极点。

    凌旬给宁子濯买了一串糖葫芦,宁子濯偏爱这样的甜食,糖渍粘在了嘴上,仿佛渡上了一层糖膜,看上去可口诱人。

    “清风尊者,我果真没看错。”从两人身后传来一道极其熟悉的女声。

    凌旬觉得有些不耐烦,这个女人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作者说:

    谢谢小可爱【白樱雪】的月票~

    谢谢小可爱【啥奇葩网名都有!】的月票~
《[穿书]捡个主角当徒弟》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