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第53章

    五十二 工具人

    “那个女人真是阴魂不散,我看她就是看上师尊了。”凌旬将门狠狠关上,恶狠狠的说,但是声音又不敢太大,怕被隔壁房间的苏青听到,只能压低了声音咒骂。

    宁子濯笑了笑,轻轻安慰:“她这不是没认出我吗?”

    同时他心中又有些好奇,于是问道:“她是怎么知道我和你一同出来的?”

    “我在师尊房内留了纸条,说师尊和我出来一同探寻秘境,估计是师兄们将这件事情告诉了苏青。”

    宁子濯不解:“既然你说了和我一起出来探寻秘境,那你为何要给我戴上这个?”

    宁子濯指了指自己的脸上,那改变他容貌的东西。

    别人都知道凌旬带着他出来了,那凌旬给他戴上这个岂不是多此一举?

    而且凌旬弄在他脸上的东西还是难得的稀有道具。这个东西虽然是贴在脸上的,但是真的能改变别人的容貌,有些修炼瞳术的人,各种伪装在他们面前都无所遁形,但是这个面具戴在脸上,并不会被他们发现。

    凌旬恍然大悟,懊恼道:“师尊是被我偷偷带出来的,徒儿当时没想那么多,就想着不能让别人发现……不过……我还是不想让别人看到师尊的模样。”

    凌旬的手轻轻摸着宁子濯的脸,满足道:“只要一想到只有我能够看到师尊真正的样子,我就激动不已。”

    宁子濯发现自己已经能够免疫凌旬的这种骚扰了,他点点头,应了一声:“嗯。”

    “师尊,天色不早了,该睡了。”凌旬爬到了床上,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对宁子濯示意。

    宁子濯轻车熟路的躺在凌旬身边,凌旬很快就抱住他,抱得严严实实。

    刚开始的时候宁子濯还不适应这么亲密的举动,常常半夜睡不着,现在适应了,反倒是身后没有了凌旬的体温就睡不着了。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凌旬的身子就像是一个暖炉,让宁子濯忍不住去靠近,但又不会担心被烫伤。

    “师尊,晚安。”凌旬轻声说。

    宁子濯从喉咙中发出了一声“嗯”,然后闭上了眼睛。

    只一会儿功夫,宁子濯均匀的呼吸声就传来,他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凌旬起来很早,想避开苏青,就自己和师尊去探寻秘境。但是苏青更早,她早就在客栈大堂等着两人。

    苏青见到两人下来,视线在宁子濯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笑着说:“玉书兄和凌公子早上好,不知两位昨夜睡得是否安心,今日起这么早想必是累了吧。”

    凌旬皮笑肉不笑的回应:“自然是安心,一夜好梦。但是苏姑娘起这么早……听闻女子睡眠不足,会对皮肤不好的。”

    “那便不用凌公子费心了,我自有保养之法。”苏青瞪了凌旬一眼,看向宁子濯的时候眼神又变得温和,“不知二位想何时出发?”

    “时辰还早,不如出去逛逛,顺便买些趁手的工具。”凌旬道,牵着宁子濯走了出去。

    他还特地将两人握着的手露了出来,让苏青看了个仔细。

    他觉得苏青认出了师尊,所以才会对师尊称呼得这么亲密。她第一次见师尊这个样子,就一直玉书兄玉书兄的叫,对自己却是一直叫凌公子,果然不能轻视这个女人。

    如凌旬所料,苏青视线落在了他们相握的手上,身子僵硬了一下,但什么也没说,跟在凌旬身后走了出去。

    凌旬说着是去买趁手的道具,却是买了一堆吃的,塞给宁子濯。

    宁子濯手中捧着一个烧饼,在慢慢啃着,凌旬手中还提着一个牛皮纸做成的袋子,里面装着几个包子。

    苏青一靠近他们就能闻到一股包子味,腹中的馋虫被勾了出来,她也去买了些吃食。

    “从秘境出来后,我买些桂花酿,就只有你我二人,买个院子,在院子中小酌。”凌旬轻声说着。

    “这镇子的桂花酿可出名了,一直没有机会尝试一番,再过一段时间桂花就没了,现在这个时候是桂花酿最醇美的时节。”

    凌旬缓缓说着,勾画着美丽的未来。

    宁子濯却皱了皱眉,道:“买个院子?你哪儿来的那么多钱?”

    就算是在古代,买个院子也很贵,凌旬没有收入,是哪里来的这么多钱?仿佛凌旬手中的钱一直花不完!

    凌旬用手指蹭了蹭宁子濯的掌心,轻声说:“偶然进了一个秘境,那秘境竟然是一个上古大能的墓,我在里面寻了些财宝,这才富裕些。”

    宁子濯听着直直咂舌,这就是主角的气运吗?走着走着就能捡钱,实不相瞒,他也想要!

    “我手中的东西,全是师……玉书的,我这个人也是。”凌旬差点顺口说出了师尊二字,连忙改口,还不忘记对宁子濯告白。

    “玉书兄竟和凌公子是这种关系?”一旁的苏青突然说到,不敢置信的看着凌旬,眼睛里全是怒火。

    凌旬得意的将两人相握的手在她面前扬了扬,挑眉道:“这是自然,玉书虽是一个普通人,但他的气质、他的容貌、他的一切我都喜欢。怎么?羡慕了?”

    苏青气极,反驳:“凌公子这么沉迷情情爱爱,难怪现在还只是一个金丹修士。”

    凌旬瞥了一眼,道:“你不也是?”

    苏青突然笑了笑,明媚的笑容在这角色的脸上有些晃眼:“我已经摸到了元婴的门槛,只需时机成熟,我便是一位元婴修士。”

    能在这种年纪就成为一个元婴修士,苏青的天分显然是极好。

    但是凌旬也不差,金丹后期,等进入了金丹巅峰,离元婴也只是一线之隔了。

    修士从金丹到元婴是一个很大的门槛,有着质的飞跃。能御空飞行不说,实力大增也暂且不论,进入元婴期后,修士的寿元将会多上几百年。

    但这个门槛很难跨越,很多修士穷尽一声都止步于金丹巅峰;但有些修士,出去逛个街,出去吃顿饭,喝杯酒,都能顿悟。

    “你定会成为元婴修士的。”宁子濯对凌旬说。

    他旁边的人可是这本书的主角!有些各种主角光环的人!在书中最后修为都达到了那种让人难以企及的高度,区区一个元婴,不算什么。

    凌旬点头,给宁子濯递了个包子,说:“元婴而已,那不是我的终点,我自会成为那顶尖修士的。”

    凌旬在暗讽苏青是个没见识的人,竟然将目光放在了元婴期。

    他们这种天资聪慧的人,元婴只能算得上是一个过渡。

    苏青再次被激怒,刚想开口反驳,又想到自己说的话都被凌旬给打压了,顿时就闭上了嘴,在他们身后恶狠狠的看着凌旬。

    看着看着,她的视线就转移到宁子濯身上了。

    容貌不像,体内没有灵力,声音要比他更低沉些,其他各个方面都和清风尊者一样。

    这个玉书其实就是清风尊者吧……被他的徒弟拐走,灵力被禁锢,也失去了自由……现在清风尊者的从容肯定都是装出来的,那样一个高高在上的人,怎么会甘心落魄至此。

    她定会找机会将尊者救出去,远离凌旬。

    苏青打定决心后,心境放松了不少。

    “再吃个这个。”凌旬给宁子濯喂了一块桂花糕。

    宁子濯就着凌旬的手将糕点吃了下去,最后没有放过凌旬手上的糕点残渣,舌头一卷,在凌旬手上舔了舔。

    凌旬身子僵硬了,苏青脚步停下了,只有宁子濯却是不满足的样子,对着凌旬说:“再来一块。”

    凌旬吞了吞口水,手指又捻了一块递到宁子濯嘴边。

    苏青再次陷入了沉思。

    她本来都确定这个人就是清风尊者了,但是尊者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吗?还是这一切都是凌旬的指示?

    几人就这样慢慢走到了秘境口。

    秘境入口在地下,被画了阵法遮盖住。

    凌旬三两下的就将阵法解决了,他做得很精妙,没有将阵法破坏,只是露出了一个供一人穿行的洞。

    他趁着苏青不注意,将苏青推了下去,然后才让宁子濯慢慢下去,最后自己下去的时候补好了阵法。

    这个洞有些深,到底后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墙壁上镶嵌了很多夜明珠,将这里照得宛若白昼。

    “慢点,小心脚下。”凌旬轻声道。

    这个秘境凌旬之前来过,里面的东西不多,是一个小秘境,但是有一处很神奇的地方,那里有着很多药草,周围守护的异兽也不是很厉害。只是他之前来时没有带够装药草的道具,所以这次就带着宁子濯再来一次,也是为了转换一下宁子濯每天枯燥的生活。

    苏青是第一次来,她也是前不久才知道这里有个秘境的,但是她一直很忙,没有什么时间过来闯一闯。

    “待会儿你就在我旁边采药,不是很珍贵的药草就给二师兄留一些,其余的全给师祖,让师祖炼一些好的丹药,给你补补身子。”

    宁子濯失笑,若是让成和尊者知道他宠爱的徒孙竟然把他当成工具人,他会怎么想?

    “师祖给我们炼剑的恩情还没有还……那便分一半给师祖吧。”凌旬思考了一会儿,再次开口。

    作者说:

    谢谢小可爱【嘤嘤~】的打赏~

    谢谢小可爱【萌友23256132671】的催更票~
《[穿书]捡个主角当徒弟》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