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第51章

    五十 还不如去死

    马儿感受到危险的气息,嘶鸣一声,跑了。

    这马和马夫的心理素质差得要死,要是他们十方风的马和车夫,这个时候都无动于衷,被围攻的场面他们见得多了。

    凌旬果然不是那个元婴修士的对手,两人的差距甚至很大,更别说周围还有那些放冷箭的金丹修士。

    凌旬身上很快就出现了很多伤口,气息不稳,显然是受了内伤。

    ……

    远在十方风的叶白榆发现自己的大师兄有些不对劲。

    从天宗门回来已经有一段时日了,师尊离开也有一段时日了,小师弟也跟着师尊跑了,二师兄经常跑去天宗门找师祖学习炼药的技巧。

    整个宗门内现在只有他和祁天遥二人。

    大师兄平日喜欢闭关提升实力,但是现在他们要留在宗门内看守,所以两人都没有闭关。

    祁天遥时常就跑到他的院子里,也不做什么,就是过来找他喝茶,切磋武艺,一起吃饭。

    这都不算什么,但是为什么大师兄要对他动手动脚?

    今天是师尊和小师弟离开的……不知道多少天。

    大师兄又拎着一坛酒走了进来。

    他刚走进院子,叶白榆就闻到了浓浓的酒味。

    “这可是上好的米酒,多喝几杯。”祁天遥笑着,拿出一个碗,在里面装满酒,递给叶白榆。

    叶白榆有些为难:“师兄,这么多,我喝不了。”

    叶白榆虽然爱玩,但是他是一个不胜酒力的人,不怎么会喝酒。就算是这种米酒,他最多也就喝两三杯,像这么大一碗,他喝完肯定会醉。

    祁天遥听到这句话,脸上的笑容消失,不悦的看着叶白榆,语气中暗带威胁:“如今整个宗门就只有你我二人,每天都修炼太枯燥了,难得有了兴致过来找你喝酒,你就这么搪塞我的?”

    叶白榆被祁天遥一顿说,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他端起面前的酒杯,米酒微甜的味道混合着酒味刺激着叶白榆的味觉。

    他吞了吞口水,喝了一口米酒。

    米酒醇厚的味道让叶白榆眯了眯眼,享受的又喝了一口。

    米酒是甜甜的,并没有一般烈酒的苦涩的味道,这种味道让人上瘾。

    叶白榆见自己喝了一口后没有出现醉酒的情况,便忍不住一口接着一口,将一整碗的米酒都喝了进去。

    但是米酒这东西,都是后劲大。

    叶白榆喝完一碗后,咂咂嘴,将碗递给祁天遥,红着脸笑着说:“我还要。”

    祁天遥眼神暗了暗,声音有些沙哑:“好。”

    他又给叶白榆满上。

    叶白榆就这样将两碗酒喝了下去,他感觉自己肚子里全是酒水,整个人飘飘然。

    他红着脸颊看着祁天遥,歪着头,不解道:“为……为什么……我看到了三个大师兄?”

    叶白榆觉得挺有意思的,伸手想要捏住祁天遥的脸,但是抓了个空。

    他扁扁嘴,不满道:“大师兄你怎么跑了?我怎么抓不住你?”

    祁天遥见自己阴谋得逞,笑着坐到了叶白榆旁边,将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哄骗:“现在就能抓到了。”

    叶白榆捏了捏祁天遥的脸,笑着说:“师兄的脸软软的。”

    然后又朝祁天遥扑了过去,趴在他的胸前问:“师兄是不是藏了吃的,闻起来好香。”

    祁天遥身子僵硬,扶着叶白榆,将人弄到房间里去,声音沙哑的回答:“嗯,藏了好吃的,待会儿给你吃。”

    叶白榆任由祁天遥动作,没有想过反抗。

    祁天遥将人放在床上,伸手解开他的衣裳,漫不经心的说:“老三啊,你真是个呆子,这么傻,哪天被人吃了估计都不知道。”

    他将叶白榆扒光,叶白榆这个傻子竟然还抬手配合。

    叶白榆笑着,丝毫没有察觉待会儿要发生的事情,他脸上带着不解,似乎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大师兄要脱自己的衣服,唯独没有拒绝的意思。

    “真是个傻子。”

    祁天遥将人扒光,把人放在床上,自己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叶白榆,手轻柔的在叶白榆身上拂过。

    “大师兄,凉。”叶白榆笑着躲闪,抓住祁天遥的手,放在了自己脸上,认真的说,“这样就好了,我给师兄暖暖手。”

    祁天遥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到了,半天没有回过神。

    “师兄,冷。”叶白榆又叫,拉过一旁的被子就准备盖在身上。

    祁天遥眼疾手快的将被子扔到一旁,解开自己的衣裳,用膝盖顶着叶白榆的双腿,将他的腿分开,俯身在他的耳边轻声说着:“不是想吃东西吗?这就给你吃。”

    ……

    这一切发生得很突然,凌旬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面前的师尊,一脸惊恐和不敢置信。

    就在刚才,元婴修士将他打伤之后,准备痛下杀手时,他的师尊竟然冲到了他的面前。

    还未等凌旬将人重新拉回自己的身后,他的师尊身上竟然爆发出灵力,他设置在师尊丹田内的阵法竟然消失了,师尊的灵力竟然回来了。

    宁子濯显然是还不能控制突如其来的灵力,他将几个魔修短暂逼退后,一把拉住凌旬的手,带人逃跑。

    凌旬一路上都不敢说话,甚至都不怎么敢看宁子濯,他心里一阵害怕,若是师尊解开了丹田内的禁制,他的后果会是怎样?

    他想到师尊一直抗拒着自己的接触,心里更是一阵发寒。

    师尊灵力回来了,现在的师尊就是杀了自己也不为过。

    魔修在身后追着,宁子濯带着人一头扎进了一旁的森林,借着地势将魔修甩开,然后找了一个山洞,将凌旬塞了进去,自己在山洞口画了一个阵法,然后也走了进去。

    凌旬趴在地上,偷偷看着宁子濯,嘴唇张了张,轻声道:“师尊……”

    宁子濯应:“嗯。”

    他走过去将凌旬摆成盘膝而坐的姿势,然后检查着他的伤势。

    “我的储物戒。”

    凌旬将宁子濯的储物戒还给他。

    宁子濯拿出治疗用的丹药,粗暴的塞进凌旬的嘴里,然后驱动着灵力帮助他化解药力。

    凌旬任由宁子濯动作,他所有的心神都放在了自己身后的师尊身上,脑袋里一团浆糊,有很多想法在脑袋里划过,但又捕捉不清。

    他唯一知道的就是……他要糟了。

    之前他借着师尊灵力被封,做过很多过分的事情,现在师尊会报复回来吗?会杀了自己吗?还是要将自己逐出师门?

    凌旬紧抿着唇,思绪复杂。

    脑袋里是一团乱麻的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一些细节。

    比如宁子濯是自己将丹田内的封印解开的,也就意味着他之前是有能力将封印解开的,但是他没有那么做。

    再比如……若是宁子濯要将他逐出师门,就算是没有灵力也能做到,但是他没有那样做。

    再仔细想想,凌旬便会发现,宁子濯只是在最初的时候拒绝他的动作,后来只要不做到最后一步,宁子濯都没有拒绝过他。

    但是现在凌旬满脑子都是宁子濯解开封印这件事,其余事情都思考不了。

    在凌旬身后帮助他治疗的宁子濯发现,在凌旬体内只有自己的灵力在运转,凌旬的灵力是被自己推着运转的。

    面前这个小子竟然完全没有要治疗的意思。

    是不想活了?

    宁子濯皱眉,冷喝:“静心!凝神!专心治疗!”

    凌旬的灵力总算是主动运转了,但是宁子濯皱着眉,发现事情更加不对了。

    这个崽子的灵力,竟然在逆流!

    这是真的不要命了吗?

    宁子濯皱眉,自己的灵力不能在他体内阻止他倒流,两股灵力对撞,那这个崽子会直接死。

    他这是诚心寻死?

    宁子濯将手收了回来,他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他竟然一脚将凌旬踹到在地。

    “你这又是何意?不想活了?你要是不想活了,我将你扔出去,那群魔修自会解决你。”宁子濯冷声道,“我从未想过,你凌旬竟是如此受不得挫折的人。”

    “见到我灵力解封你就怕了?胆子这么小还想着封我灵力?你要是害怕,当初要封我灵力作甚?”

    宁子濯字字诛心,凌旬这个时候也回过神了,体内灵力缓慢运转,他看着宁子濯,嘴唇哆嗦。

    宁子濯见状,准备下最后一剂狠药。

    他一把抽出凌旬的剑,剑尖指着自己的丹田,说:“既然你那么害怕我恢复实力,那当初直接废了我不就行了?现在还这么提心吊胆的,你累不累啊?你不累我都累,既然你这么害怕我恢复实力,但是又不敢废了我,那我就自己废了自己,也了却你这个心愿。”

    剑刺穿了宝蓝色的衣裳,割破了皮肤。

    只是出了一个小伤口,宁子濯就觉得一阵尖锐的疼痛。

    凌旬见状,连忙扑过来握住宁子濯手中的剑,然后将剑远远的扔开,自己的手被尖锐的剑给划破了。

    他看着宁子濯小腹上的伤,连忙从储物戒中拿出一堆疗伤的药。

    将药粉洒在他的伤口上,将丹药塞进宁子濯的嘴中。

    宁子濯不肯张嘴,不肯配合。

    凌旬哀求:“师尊,不要折磨我了,吃了丹药好好疗伤,我……也不会继续寻死了。”

    作者说:

    隐藏内容在群里,群号是:967492919

    记得先给管理发粉丝值的截图,粉丝值没有章节订阅的一半的话是不会让进的

    直接申请被拒绝了不要哭,好好看清楚进群要求
《[穿书]捡个主角当徒弟》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