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第49章

    四十八 师尊真可爱

    话本上说,要追求自己的心上人,就必须让心上人知晓自己的心意,所以一定要不停的对自己的心上人重复自己的想法,告诉心上人,你爱他。

    凌旬有些心慌,自己对师尊倾诉心意后,师尊竟然什么都没有表现出,难道师尊心里真的没有自己?

    宁子濯不知道凌旬心里究竟在整什么幺蛾子,一想到刚才自己差点被这个兔崽子上了,心里就一阵后怕。

    他伸手指着门,冷声道:“出去。”

    凌旬身子僵住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宁子濯,半响才将手中的糖葫芦轻轻放在桌上,还未忘记在糖葫芦下面垫一个茶杯,避免糖葫芦直接沾到桌上。

    然后他才默默的走了出去,一言不发,还将门关上。

    宁子濯看着糖葫芦,轻笑,这个孩子竟然拿糖葫芦过来告白,这可真是……有点好笑。

    宁子濯将糖葫芦拿了过来,将糖葫芦吃掉。

    现在温度已经很低了,宁子濯没有灵力护体,从床上起来这一会儿,身子已经凉了,甚至还有冷意,他迅速钻回被窝,不想动弹。

    凌旬就站在门口,仔细思索着自己究竟是哪个步骤做错了,为什么师尊会表现出如此抗拒。

    最后思索了半天,什么都没有想出来,还弄得自己心绪很乱。

    “师尊。”凌旬在外面站了大概半个时辰,就忍不住想要见到他的师尊。

    他推开门走进去,看到宁子濯用被子将自己裹成了一团,他这才意识到什么,连忙又退了出去。

    宁子濯瞥了他一眼,继续缩在被窝里。

    就算他裹在被子里,他也能感受到寒冷在一直浸透着他。

    过了一会儿,越来越冷。宁子濯觉得自己快要被冻僵了,大脑转的也很迟钝,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中套了。

    但这肯定不是凌旬干的,凌旬虽然占有欲强了一些,但从不会做出这种伤害自己的举动。

    那就是他们的行动被某些有心人看在了眼里,趁机给他们使了绊子。

    凌旬怎么还不回来啊……再不回来他最爱的师尊就要被冻死了……

    凌旬真是花言巧语,明明嘴上说着爱自己,结果却留自己一人在客栈,现在都要被冻死了。

    凌旬坏死了!

    宁子濯赌气的想,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和平时根本就不一样。

    “师尊,我给你买了件披风,天凉了,师尊还得注意保暖。”凌旬笑着推门进来,一眼就看到自己的师尊蜷缩在床上,裹着厚厚的棉被,却在止不住颤抖。

    凌旬立刻就感觉到不对劲,手上抓着暖白色的披风朝床边走去。

    宁子濯连脑袋都埋在了被子里,凌旬花了一番功夫才将人挖出来。

    将宁子濯弄出来后,凌旬只觉得一阵心悸,就像是有人捏着他的心脏一样,难受,又疼。

    宁子濯嘴唇都冻紫了,瞳孔没有聚焦,哆嗦着嘴唇,一个劲在那里叫冷。

    凌旬将手放在宁子濯的脸上,入手是冰凉的,就像是在摸冰块一样。

    宁子濯感受到暖意,意识稍稍回来了一些,他艰难的睁开双眼,用手抱住凌旬的手,不肯松开。

    “师尊,你怎么了?”凌旬问,另一只手贴在宁子濯背后,将自己的灵力灌输进去检查着他的身体。

    宁子濯身体里的情况也很糟糕,经脉上似乎有着一层冰霜,失去了弹性,凌旬只是稍稍将灵力探入就赶紧撤了出来,宁子濯的身体现在太脆弱了,他怕自己的灵力将师尊的经脉冲断。

    宁子濯感受到背后的热源消失,嘤咛一声,转身一把抱住凌旬,叫道:“我冷。”

    凌旬不知所措的抱着宁子濯,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哪儿。

    抱着自己的人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师尊,是那个在自己心中永远神圣的师尊,如今却像个孩子一样紧紧抱着自己,凌旬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冷……”宁子濯又重复了一声,脑袋靠在凌旬的胸膛,伸手将凌旬的手放在自己背后,让凌旬环住自己。

    凌旬浑身僵硬,只能轻声哄道:“我在,一会儿就不冷了。”

    虽然灵力不能进入宁子濯的经脉内,但是他可以用灵力为宁子濯取暖。

    凌旬将灵力裹住自己的身体,让自己浑身发热,就像是一个火炉一样。

    宁子濯感受到了温暖,朝凌旬的怀里钻了钻,紧紧抱着凌旬的身子。

    凌旬能从宁子濯那里闻到淡淡的莲花香,宁子濯的身体在他灵力的作用下渐渐回暖。

    宁子濯的意识也渐渐清醒,记忆回笼,清楚的记得自己做过什么,顿时羞耻不已,思索了片刻还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凌旬的手在宁子濯身后拿出一个又一个瓷瓶,每个瓷瓶中都装着一些丹药,他努力寻找着能用的。

    这种寒意让他想到一个地方,一个极寒之地,也是他为宁子濯寻找那颗珠子的地方。

    那颗珠子是某种植物的果实,而那种植物生长在一个很寒冷的地方,若是普通人进入,就会和自己师尊现在这个样子一样,寒意入体,最后变成一座冰雕。

    凌旬当时也是历经了很多危险才得到那种宝物,现在师尊的样子……和那种普通人一样,但是又比那些普通人变成冰雕的时间要长。

    凌旬突然想到那颗珠子,猛地将宁子濯推开,一把抓过他的手,果真在他的手上看到了那颗珠子,此时正在散发着寒意。

    在极寒之地中的物品沾上寒意是很正常的,之前师尊体内有灵力运转,寒意自然没用,那颗珠子唯一的作用就是让师尊不受梦魇困扰。

    现在师尊的灵力被自己给封住了,珠子寒意爆发,侵入到宁子濯的身体里,才造成了这种效果。

    凌旬连忙将那颗珠子摘了下来,扔到一旁的桌子上,然后缓慢用灵力温暖着师尊的身体。

    凌旬做完这些后,心中有些后悔,他送给师尊的礼物竟然让师尊陷入了这样的境地,若是他迟点发现,师尊会不会因此殒命……

    凌旬沉默的温暖着宁子濯,他这个时候才发现不对劲。

    刚才一直很粘人的师尊,不让他离开的师尊,在自己将他推开后,竟然一言不发……

    他看了一眼宁子濯,顿时有些挪不开眼。

    宁子濯嘴唇发白,轻轻抿着,脸色也有些病态白,眼神呆呆的看着自己。这个样子惹得人心疼

    “师尊?”凌旬试探着问着,带着热气的手放在了宁子濯脸上。

    宁子濯没有躲闪,轻轻应了一声,张口道:“抱~”

    凌旬愣了一下,嘴角上扬,脸上满是高兴,他宠溺道:“好,抱~”

    他笑着将撒娇的宁子濯抱进了怀中,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师尊,师尊身体渐渐回暖,被自己的体温传染,似乎也沾上了自己的气息。

    凌旬只要这样想,就觉得心情极好。

    “旬儿,让为师……睡一会儿。”宁子濯声音极小,但一字不漏的传到了凌旬耳里。

    凌旬的手在发着热,散发着暖意,让宁子濯陷入了睡眠中。

    待宁子濯熟睡后,凌旬将人塞进被窝里,自己在身后拥着师尊,然后紧紧抱住,没有松手的想法。

    “师尊身上真香。”凌旬小声道,嘴角一直带着笑容。

    那件买回来的披风被凌旬扔在了床上,随后被宁子濯翻身时踢到了地上。

    凌旬还爬起来将披风捡起来,搭在一旁的椅子上,余光扫到了桌上糖葫芦光秃秃的签,又笑了出声。

    师尊真是可爱,这么可爱的师尊他怎么可能不喜欢。一个口是心非的师尊。

    凌旬收拾完后,又爬回被窝里抱着自己的师尊,但再次进入被窝后,他皱起了眉头。

    师尊身上的寒意消失了,但是开始发烫。

    凌旬连忙看着师尊,见到他满脸通红,呼出来的热气仿佛能将人灼伤。

    他伸手摸了摸师尊的额头,很烫。

    师尊这是感染上风寒了?

    经历过刚才的寒意,一冷一热间,感染风寒是很正常的事情。

    凌旬连忙叫小二去叫大夫,他手中并没有能够医治风寒的丹药,这个时候再去找炼丹师,怕是不能坚持到师尊醒来了,只能找找大夫。

    小二得了命令,很快便领了一个人过来,大夫查探一番后便开了治风寒的方子。

    “喝了药后再睡一觉,多加两床被褥,出点汗就好了。”大夫笑着离开了。

    小二见状,连忙拿了两床被子,凌旬接过,盖在了宁子濯身上,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

    小二煎的药也准备好了,凌旬又遇上了难题。

    宁子濯睡觉的时候紧抿着双唇,不肯张嘴。

    他在昏迷中似乎闻到了药苦涩的味道,嘴抿得更紧了。

    “师尊,张嘴喝药,喝药了身子才能好。”凌旬哄着,但宁子濯还是不肯张嘴。

    他看了看碗中黑乎乎的液体,张嘴在嘴中含了一口,然后嘴对嘴亲了上去。

    他紧紧吻着宁子濯的嘴唇,用舌头撬开牙关,将苦涩的液体渡了过去。

    如此几次后,那碗药才全部进入了宁子濯的肚子,凌旬觉得自己的口中也开始发苦。

    还好师尊不是醒着的,像师尊这么喜欢吃甜食的人,肯定是不会喝这么苦的药,现在师尊的眉头都皱起来了呢。

    凌旬轻柔的揉着宁子濯紧皱的眉头,安慰:“师尊吃不得苦的样子也很可爱,良药苦口,师尊可别全吐出来了。”

    宁子濯嘴上有了血色,是被凌旬亲肿的,凌旬又忍不住亲了上去,趁着宁子濯还在昏睡中占尽了便宜。

    凌旬尽力将宁子濯嘴中的苦味清除,最后亲着亲着就忘记自己本来的用意了。

    师尊是在是太迷人了。

    作者说:

    谢谢小可爱【萌友23256132671】的催更票和月票~

    谢谢小可爱【萌友88932194678】的月票~
《[穿书]捡个主角当徒弟》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