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第48章

    四十七 被拐走了

    宁子濯醒来的时候,发现周围的场景都很陌生,并不是他在十方风的房间。

    一旁的木桌上有冉冉青烟,带来淡淡的檀香,但其中又混合着其他的味道,让宁子濯提不起力气,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

    他甚至不用去辨别,他都知道这香炉里被下了药,而下.药的肯定就是他的小徒弟。

    周围的摆设很朴素,像是客栈里的房间,所以他现在是被凌旬带到了客栈?

    宁子濯从床上下来,拿过桌上的铜镜,仔细看着。

    在醒来之后,他就感觉自己脸上糊了一层什么东西,紧紧贴着他的脸,极不舒服。

    镜子里的容貌看起来熟悉又陌生,五官还是宁子濯的五官,但看起来和原来的宁子濯完全不像,像是另一个人。

    宁子濯伸手盖在自己的脸上,试图将脸上的东西摘下来,但是手摸到的却是光滑,那东西和自己的脸紧紧黏在一起,没有缝隙。

    这到底是什么。

    宁子濯皱着眉。

    他身上的衣服也被换了,不再是一身白衣,而是一身灰扑扑的,在人群中很不显眼的布衣,但是材质很舒服,没有让他觉得有逼仄感,这让他心里稍稍好受一些。

    他的灵力也被封在丹田中,经脉中是空荡荡的。

    宁子濯盘膝坐在床上,试图吸引自己体内的灵力,但是灵力似乎完全消失了,没有给宁子濯任何回应。

    这又是凌旬的杰作吧。

    宁子濯心中很是不爽。

    “嘎吱——”

    一道略微尖锐的声音将让宁子濯睁开眼,这是开门的声音,木门没有润滑才造成这种声音的出现。

    凌旬手中端着一个瓷盘子,走了进来,见到宁子濯盘膝坐在床上,连忙笑着走了过来。

    “师尊肯定饿了吧,这是这家客栈最出名的油饼,师尊试试。”

    经凌旬这样一说,宁子濯才感受到饥饿感。

    他的灵力不能运转了,现在和一个普通人差不多,自然会感受到饥饿。

    但是这种饥饿程度……他究竟是晕过去多久了。

    盘子中有两个油饼,香味让宁子濯食欲起来,油饼上一层薄薄的油膜让它看起来更为诱人。

    “这是哪儿?”宁子濯问。

    现在最首要的还是要摸清楚情况,凌旬究竟做了什么,又把他带到了哪里?

    凌旬手中拿着筷子将油饼弄成一小块一小块的,低着头看着盘子中的油饼,没有看着宁子濯。

    “师尊,这里是一个小镇子,我将师尊带了出来,给师兄们留了信,师尊不用担心。”凌旬笑着说。

    他将盘子中的油饼切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然后用筷子夹起一块,伸到宁子濯嘴边。

    油饼带着正适宜的温度,香味很浓,宁子濯顺从的张开了嘴。

    凌旬眉眼间的笑容更盛,将油饼喂给宁子濯。

    见到宁子濯被油饼上的油浸染的嘴唇,眼神暗了暗,低头又夹起一块,

    “帮我解开封印……”宁子濯将最终的油饼吞下去,话说到一半,一块油饼又塞到了他的嘴里,

    凌旬似乎是不打算让他说太多,只要宁子濯嘴中没有了食物,他就会继续塞。

    说的话被打断几次后,宁子濯干脆不说了,享受起美食。

    油饼的味道还是不错的,上面虽然有着一层油膜,但是并不油腻。

    这两个油饼都是凌旬喂给宁子濯的,等吃完后他才觉得不对劲。

    明明自己有手,可是凌旬非要喂他。再想到凌旬对自己的情感,宁子濯沉默了。

    他从未想过凌旬竟然会对他有这样的感情,这究竟是哪一步出了错……还能将这个徒弟掰回去吗?

    “师尊就当这是一次散心,就只有师尊和我两人。”凌旬笑着说,“在宗门内,师兄们总是缠着师尊,这让我心情很不好,但是那是我的师兄,他们虽然对师尊没有那种感情,但我心中还是不舒服,我想要师尊眼中只有我一人。”

    宁子濯沉默,不知道该怎么去接话。

    “还有那神女宫的苏青,只有师尊这么愚笨才看不出她的心思。”

    “不许说我愚笨!”宁子濯打断。

    凌旬愣了一下,随后笑着说:“是徒儿多言了,师尊怎么会愚笨呢?只是徒儿心思太过于敏捷罢了。”

    宁子濯皱着眉,总觉得凌旬在拐着弯骂自己,但是又觉得什么地方怪怪的。

    “那苏青对师尊抱的心思,明眼人都能看出,她常来十方风,为的就是你。”

    “我?”宁子濯疑惑,心中装满了不解。

    凌旬失笑,看着迟钝的宁子濯,心中又有些庆幸,或许正是因为师尊这样迟钝,他才能够待在师尊身边这么久吧。

    “苏青想与师尊结成道侣,她看上师尊了,只有师尊你还没有发现。”

    这句话如同一道惊雷,将宁子濯劈得无法动弹。这苏青竟是看上了自己?苏青不是书中的女主吗?为什么会看上自己这样的一个炮灰?

    她应该看中的是自己面前的这个人!这个人才是书中的主角,拥有无数金手指的主角!

    宁子濯不敢置信的表情取悦了凌旬,凌旬轻笑几声,将手中的空盘子放在桌上,然后自己上了床,在宁子濯身后环住他。

    “师尊这副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宁子濯连忙推开凌旬,睁大了眼睛,整个人都还没有从凌旬刚刚的话中反应过来,身子下意识的就将那个人给推开了。

    他看到凌旬受伤的表情时,突然有些心软。但又连忙摇头,将那种可笑的想法甩出脑袋。

    凌旬这副表情都是装的!就和骗自己的时候一样,都是装的!

    若是凌旬在自己原来的那个世界,若是要进军影视界,说不定还能拿一个小金人。

    “师尊……”凌旬眨了眨眼睛,眼眶中泛着水光。

    宁子濯深吸一口气,别过头去,冷声道:“别装了。”

    宁子濯听到凌旬叹了一口气,然后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他看过去,发现凌旬又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师尊怎么这个时候又如此了解我了?这可真是让我又高兴又惋惜。”

    凌旬声音很轻,但是宁子濯将他的话语一字不落的听进了耳里。

    凌旬这是承认了自己是个影帝?

    突然凌旬的手伸了过来,没有灵力的宁子濯根本就无法闪躲,凌旬拉着宁子濯的衣领,两人此时靠的很近。

    “师尊……”凌旬叫了一声,然后贴上了宁子濯的嘴唇。

    就像是一只小狗一样,在宁子濯嘴上舔着。

    将宁子濯嘴上的油光舔掉,然后才亲住他朝思暮想的那张嘴。

    宁子濯被凌旬这样突然的动作吓到了,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动作。

    凌旬的动作更加过分,舌头都伸了进来。

    宁子濯觉得自己快不能呼吸了,大脑养分不足,甚至出现了迷糊的状态。

    凌旬将他放倒在床上,伸手准备去解开宁子濯的衣裳,

    宁子濯身上的衣服是 他亲手换的,在换衣服的时候,他就将宁子濯整个都看了一个遍,但是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那些事情他想等着师尊清醒后做,让师尊清醒的感受到自己,然后接纳自己。

    现在师尊醒了,也是做那种事情的时候了。

    凌旬算盘打得很好,就在他手放在宁子濯衣襟的时候,宁子濯突然回过神,猛的抓住凌旬的手,大声怒斥:“你想对我做什么?”

    宁子濯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将凌旬推开,瞪着他。

    但是他这副样子完全没有威慑力,被亲吻得红肿的嘴唇,眼睛中还泛着水光,让凌旬心中一动,又准备扑过来。

    “我可是你师尊!你这是大逆不道的行为!”宁子濯将凌旬踢下床,话语却不知道是在提醒谁。

    “师尊……”凌旬将这两个字念了一遍,从地上坐了起来,理了理衣裳,笑着说:“师尊在此等着我,我很快就回来。”

    凌旬说完,离开了房间,顺手关上了门。

    宁子濯不是没有想过离开,但是他的灵力被禁锢了,且身上身无分文,储物戒被凌旬拿走了,他现在又能去哪里?

    他叹了一口气,重新打坐。

    但是心却怎么都平静不下来。

    他竟然沉浸在凌旬的亲吻中了……他一闭眼就能看到凌旬的模样,听到凌旬叫自己师尊……

    凌旬很快便会来了,就跟他说的一样,去去就回。

    他手中拿着一串糖葫芦,是那种切开剥了籽,然后在里面塞坚果的那种,透明的糖衣让糖葫芦看上去很诱人。

    凌旬拿着糖葫芦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床边,将糖葫芦递给宁子濯,小声说:“师尊吃了这个就不要生气了好不好?那天师尊给我的糖葫芦很甜,但是之后我买过很多糖葫芦都没有师尊给的甜。”

    宁子濯冷眼看着他,不知道凌旬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喜欢师尊,所以不会强迫师尊。我想让师尊喜欢上我,所以就……”凌旬说到这里停顿了,后面几个字声音很小,宁子濯没有听到,但他也不想问。

    “师尊,我喜欢你。”凌旬又道,像是羞涩的少女表达自己的心意一样,双颊微红。

    宁子濯一头雾水,凌旬这又是在闹哪一出?

    作者说:

    今天码字有点急,没怎么注意错字,要是有错字的话帮忙捉个虫~
《[穿书]捡个主角当徒弟》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