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第46章

    四十五 真相,凌旬告白

    那股灵力很邪恶,就像是魔修给他带来的感觉一样。

    这种地方怎么会出现魔修?

    宁子濯心情十分复杂,甚至有些懊悔。

    若是这魔修是跟着他来到这个小镇的,那招来无妄之灾的就是他,他成了恶人。

    也不知这魔修是修为不高还是以为这里没有别的修士,那灵力痕迹根本就没有想过掩藏。

    宁子濯很快就跟着灵力来到了一处山洞,山洞很大,里面传来浓厚的灵力。

    就在里面了。

    宁子濯放轻脚步,悄悄走进去,找了个地方藏匿自己的身形,察看里面的情况。

    魔修手中抓着一个浑身赤裸的少年,他拎着少年的双手,将少年高举,少年下方竟然是一个锅,锅里面不知道装着什么液体,黑乎乎的。

    “我呸!你这魔修,竟然伪装成学堂夫子!你……你杀了我,天宗门的成和尊者会给我报仇的,他……他可厉害了。”少年努力和魔修对峙,但他的哭腔暴露了他很害怕。

    “哈哈哈哈哈,堂堂成和尊者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又怎么会认识你这种微不足道的人。只要将你炼化了,我就能凝结元婴,成为真正的元婴修士。”魔修笑着,就要将小虎放进锅里。

    “等……等等!”小虎大叫。

    魔修不耐烦的停了下来,皱着眉,恶狠狠的问:“还有什么事?”

    小虎脸颊突然有些泛红,他扭扭捏捏的说:“我想尿尿,待会儿尿这里面了,口感肯定会不好。”

    小虎眨巴着眼睛看着魔修,看上去单纯无害。

    魔修哑口无言,恶狠狠的瞪了小虎一眼,将人放了下来,防止小虎逃跑,他还用绳子将小虎的双手反绑在身后。

    小虎走了几步,皱着眉头道:“你这样绑着我,我不好尿尿!”

    魔修恶狠狠的说:“你这小孩屁事怎么这么多,是不是想要逃跑。”

    小虎扁扁嘴,委屈道:“那你别看着我啊,有人看着我尿不出来。”

    “啧。”魔修虽然嫌弃,但还是背对着小虎。

    此时魔修离宁子濯藏身的石头很近,只有一米左右的距离。

    此时小虎并没有被魔修抓住,不用怕魔修拿小虎当人质,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宁子濯听着魔修的脚步声,在心中数着秒,在魔修靠近的时候,他突然从石头后面窜出来,将魔修制伏。

    “修……修士?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修士!”魔修不敢置信的看着宁子濯,身形一闪,准备逃离。

    宁子濯怎么会让他顺利离开呢?若是让魔修逃跑了,以后将怒火撒在了青山镇的众人身上,那可怎么办?

    宁子濯连忙追了上去。

    山洞里的小虎这才放松,整个人跌坐在地上,甚至没有穿上衣服,嚎啕大哭。哭了半天才抽噎着穿好衣服。

    宁子濯将魔修杀死回来后,发现小虎还在山洞里,穿好了衣服。

    小虎看到宁子濯,泪腺又忍不住流出眼泪,他紧紧抓着宁子濯衣角,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哭腔:“玉……玉书哥……”

    他说完就晕了过去。

    宁子濯轻叹一口气,将人抱起,慢慢走回镇子里。

    在镇子口,他看到了小虎的娘亲在那里徘徊,满脸愁容。

    她见到宁子濯抱着小虎走了回来,连忙迎了上去,从宁子濯那里接过小虎,见他只是睡了过去身上没有受伤,这才松了口气。

    “小虎子迷路了,我在森林深处找到了他,估计是一整天没吃什么东西,又饿又困的,看到我就睡了过去。”宁子濯笑着说,那张单纯无害的脸让他的话语很有说服力。

    “谢谢玉书,要不是你,这还是估计在山林里被野兽吃了。”妇女连忙道谢,还想邀请宁子濯过去吃一顿晚饭。

    宁子濯婉拒,让她赶紧将小虎带回去。

    他将魔修制伏的时候问了一些问题,得知这个魔修是见这里小孩多,所以来了这里修炼,但是还没来得及作恶,就被宁子濯给弄死了。

    并没有其他魔修知道这个地方,青山镇的安全暂时可以不用担心,等他回去后,再让师尊派些人过来保护这个镇子。

    不过他现在可不能留在这个镇子,万一以后真给这里招来麻烦,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宁子濯将小院子里的东西简单清理了一下,然后全部塞进储物戒中,离开了这个镇子。

    在外游荡了两月,也是时候回去了,但是宁子濯不知道回宗门的路怎么走,只能边走边找人问路,这才找到了大致的方向。

    宁子濯坐在马车上,品尝着糕点,慢慢来到了离宗门很近的一个镇子。

    这个镇子虽然离宗门近,但是宁子濯从来都没有来过。

    这里人来人往的,倒也是有些繁华。

    他在这里停留了一日,找了家茶馆,听着说书人讲书,周围的人讲着八卦。

    “那邬家竟然就这样被灭门了,他们平日待人和善,虽是地主,但也努力给我们这些老百姓行方便,这现在怎么就被灭门了呢?”

    宁子濯支起耳朵听着,“邬”这个字让他想到了主角。

    主角这个姓氏本就很少见,那邬家应该就是主角的家族,听刚才那人说,难不成出了什么事?

    “唉,也不知那新来的地主会怎么对我们。那凶徒也太残忍了,竟然连妇女小孩都不放过,真是可惜了邬老爷那样的大好人啊。”

    宁子濯听着,端着茶杯走到了那一桌,不解的问:“那邬家……我怎么听说家主之位,必须要他们的子嗣自相残杀,最后赢者才能当家主?这邬家果真有那样好?”

    那一直夸赞的人立马就拉下一张脸:“小哥,你这传言不可信,邬家从来都没有那样的规定,他们从来都是长者继承家主之位,从未有自相残杀这样的说法。”

    宁子濯连忙道歉:“是我道听途说了。”

    但是心里十分震惊,如果真如面前这位客人所说,那凌旬就是在对他撒谎,凌旬为何又要编出那样的话来骗他?

    宁子濯心中五味陈杂,很不好受,心口闷闷的。

    “这位兄台,你之前说邬家妇女小孩都被杀了,那凶手也太残忍了吧,连小孩也要杀。”宁子濯道。

    “小哥你这就不知道了吧,那小孩已经快及冠了,只不过前几年那小孩就不愿出门,所以我记忆还停留在他小时候,这才称他小孩。”

    “邬家只有这一个孩子?”宁子濯问。

    “对啊,好像叫什么邬……邬阳煦。这孩子不怎么喜欢出门,我也见得少。”

    只有一个孩子,叫邬阳煦。那凌旬……

    宁子濯不死心的继续问:“真的只有一个吗?”

    男人有些不耐烦了,说:“自然只有一个,那接生的婆婆就住我家旁边,可是她亲口说的呢,说那孩子生下来白白胖胖的。”

    宁子濯脑袋嗡的一声,已经听不见后面那人的话了。

    凌旬就是邬阳煦。

    这个答案让宁子濯有些接受不能。

    自己最疼爱的徒弟竟然是这本书的主角?那自己一直担心的,一直在恨的究竟是什么……

    凌旬什么都知道,自己在他眼中岂不是个笑话?还是他觉得这样骗自己很有趣?

    那天晚上的亲吻又是什么呢,凌旬……究竟想要干什么?若不是自己偶然间来到了这个镇子里,偶然间来到了这个茶馆,偶然间听到了别人的谈论,那是不是要被凌旬一辈子蒙在鼓里?

    凌旬在一旁看着自己疼爱他,宠爱他,然后他……却是在蒙骗自己。

    这究竟都算些什么啊。

    宁子濯苦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 走出茶馆的。

    他失魂落魄的回到客栈,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脑中全是凌旬笑着对自己说:“师尊,其实我是邬阳煦。”

    宁子濯一滴眼泪从眼角滴落,然后将白色的枕头染湿。

    浓浓的挫败感让他甚至不想回去看到凌旬,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告诉他:走吧,离开十方风,去你自己想去的地方。江湖这么大,肯定会有你的容身之地。

    但是又有另一个声音在劝说他:凌旬是邬阳煦怎么了?他也是你徒弟啊,是你自己亲手收的徒弟,是你最疼爱的徒弟,你就忍心这么抛弃他?

    宁子濯内心十分纠结,离十方风越近,他就越害怕。

    突然有一种自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感觉。

    他现在究竟该怎么办?

    没有人能够告诉他。

    宁子濯最后还是选择回到宗门,然后……

    他咬咬牙,踏进了十方风的地界中,在看清阵法入口的那人时,他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只能看清那个人的面容。

    “师尊,你可算是回来了。旬儿每天都在这里等着师尊,那日是徒儿做得不对,若是师尊是因为这个才离开的,那徒儿……再也不做了。但是师尊答应我,不要喜欢上任何人好不好,等以后师尊累了,倦了,想找一个道侣,那就回头看看旬儿,旬儿会一直等你的。”

    还未等宁子濯开口询问,凌旬突然说出了一大段话,这让宁子濯闭上了嘴,将质问的话语吞进了肚中。

    他竟不知凌旬对他抱着这样的心思,但是听到凌旬说出来后,他竟然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作者说:

    这是周二的更新,周三的更新可能有点晚,要到晚上十点左右的样子,宝贝们不要等,早点睡哦~

    今天我们这里下雪了呢,当时正好在外面,都快冻死了~宝贝们注意保暖,多喝热水哦~

    谢谢小可爱【昨日以逝】送的催更票和月票呀~mua~
《[穿书]捡个主角当徒弟》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