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45章

    四十四 逃离

    宁子濯思绪复杂,一夜未睡,一闭上眼就是凌旬在亲吻他的画面。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好不容易等到天亮,宁子濯准备去找凌旬,翻遍了整个十方风都没有找到。

    凌旬……半夜离家出走了。

    这都是什么事啊!宁子濯十分烦躁,他想找凌旬问清楚,想知道凌旬究竟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

    他可是凌旬的师尊啊!

    他该不会把徒弟养歪了吧,宁子濯越想越可怕,心神越来越不平静,索性离开了十方风,去外界游历散心。

    只要给自己找点事情做,总会忘记昨晚的事情的……不行,他真的忘不了。

    凌旬那生涩但是又带着珍视和爱恋的吻。

    难不成凌旬把他当成了别人?宁子濯突然想到,仔细思考了一下,当时那种情况,天色本就很暗,两人靠得很近才能看清彼此,在那种情况下意乱情迷也是有可能的。

    宁子濯将脑袋都想爆了都没想出什么合理的解释,只随手在外面的摊贩那里买了一个包子,边啃边走。

    他有一些路痴,没人带路的情况下,一个人在外面乱逛,常常不知道路,之前他去找凌旬他们的时候也是迷路了好久。

    宁子濯出来两日,发现自己又迷路了,但是他懒得找正确的路,也不想理会自己究竟在那里,漫无目的的乱逛才能让他彻底放松下来。

    小徒弟和师尊接连失踪的十方风陷入了混乱中。

    从天宗门回来的第二天,十方风的弟子就发现了自己的师尊失踪了,一起失踪的还有他们的小师弟。

    在慌乱中他们又想到凌旬是魔修的目标,宁子濯也差点成了魔修的目标,难不成在他们睡觉的时候,魔修闯进十方风将他们的师尊和凌旬掳走了?

    但是小师弟和师尊的房间里没有打斗的痕迹,难不成那些魔修用了药,给他们玩阴的?

    他们越想越觉得可怕,连忙派人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天宗门。

    收到消息的成和尊者匆匆赶来,在两人的房间里查探一番,随后叫众人放心,说这两人并不是被魔修掳走了,只是现在不在十方风,大概是出去游历了。

    众人这才放下心来,在十方风等待着师尊和小师弟的回来。

    时间一晃就过了两个月,小师弟和师尊没有一点消息传回来,江湖中也没有出现疑似他们的传闻。

    几位徒弟心情又有些慌张,但现在他们只能在宗门内等待着师尊他们回来。

    这两个月宁子濯去了很多地方,也尝过了很多不同的美食。但是也迷路了,根本就不知道回宗门的路该怎么走。

    宁子濯也是个心大的,将所有的徒弟都抛在了脑后,在一处小城镇租了一间房子住了下来。无他,只是因为这个小镇的吃食很多。

    宁子濯将自己伪装成一个普通人,坐在庭院中,给自己泡了一壶花茶,闻着浓郁的花香,心情很是舒畅。

    如今温度越来越低,宁子濯还给自己准备了一件披风,也是潇洒自在。

    这个小镇叫青山镇,旁边就是一座山,山上郁郁葱葱的,故得名青山。

    这座小镇的生活节奏很简单,宁子濯在这里过得也很是舒适,只是夜晚总会梦到他的小徒弟趴在他的身上,亲吻着他的唇。

    以前他是被邬阳煦的梦魇困扰,如今他却是被他小徒弟的梦困扰。

    宁子濯轻叹一口气,白色的雾气从他捧着的茶杯中袅袅升起,模糊了他的视线。

    院子树叶落了一地,树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枝丫,看上去没有什么生机。

    花茶入口,带来浓郁的花香和淡淡的甜味。

    待他回去定要警告凌旬一番,顺便再给凌旬相亲,等接触的女子多了,他就会知道硬邦邦的男人并没有什么滋味。

    宁子濯打定主意后心情又放松不少。

    脚步声响起,双脚踏在枯叶上发出沙沙的声音,让宁子濯抬头看向来者。

    “玉书哥,早就说了找人将这庭院扫一扫,这么多枯叶,旁人看过来还以为这地方常年没人住呢。”一个少年跑了过来,坐在了宁子濯的对面。

    这个少年是宁子濯来这个地方后认识,也是这个少年给宁子濯找到了这个住所。

    他在外隐姓埋名的游历,自然是不会蠢到用自己的真名,于是化名为玉书,在这里住了下来。

    “小虎子,你怎么又来了,待会儿你娘亲又拿着棒子到处找你了。”宁子濯笑着说,给小虎斟上一杯茶。

    “我是偷跑出来的,我娘亲不知道,玉书哥可别告诉我娘亲。”少年打趣道,“你可不知道,那个学堂夫子有多无聊,天天在那里说那什么仙人,还骂我们,说我们没志气。”

    小虎苦恼,呆头呆脑的样子将宁子濯惹笑了。

    这个孩子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粉雕玉琢的样子也是惹人喜爱。

    “玉书哥,你见过仙人吗?”小虎问道。

    宁子濯一愣,笑着说:“没见过,倒是听过一些仙人的传闻,我要是说出来,你估计又要说我和你那夫子一样啰嗦了。”

    小虎说:“怎么会!那夫子只是说哪个仙人有多么厉害,都不说那些仙人做了什么才这么厉害,听上去可无聊了。”

    小虎又撒娇道:“玉书哥,你给我讲讲呗,我想听那种做了大事的仙人,就像……像……像那个天宗门!他们那么大的宗门,肯定有好多有意思的事,还有好多厉害的尊者。”

    宁子濯一愣,没想到在这偏远的地方还能遇到自己老东家的粉丝。他笑了笑,轻声道:“好,我给你讲那个成和尊者的故事。”

    宁子濯笑着,给小虎讲自己师尊的故事,正讲得入迷的时候,外面传来一声怒吼。

    “小虎子!你是不是又跑去找玉书了!夫子说你又不去听课,你怎么天天偷溜出来,是不是想挨打了!”中气十足的女声硬生生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小虎打了一个寒颤,哀求的眼神看着宁子濯,小声道:“玉书哥,你给我娘亲求求情,那棒子打在身上可疼了。你要是求情,娘亲肯定不会打我了。”

    宁子濯笑笑,坏心眼道:“你要是听话些,你娘亲还会拿棒子打你吗?我每次都给你求情,你娘亲又哪次没打过你?”

    小虎苦着一张脸,极其不情愿的离开了宁子濯的院子。

    宁子濯远远的看到一个妇女手中拿着擀面杖,扬起来就是一副要揍人的样子。

    小虎子抓着他娘亲的衣角,声音中带着哭腔:“娘亲,可不可以不要在这里打,玉书哥还看着呢。”

    他娘亲这才作罢,将小虎赶了回去。

    宁子濯笑了笑,这样的生活是真的平静。

    等以后都尘埃落定了,他的弟子们都出师了,有了能够独当一面的实力后,他就来这个小镇子定居。

    说不定还能在游历的时候遇到一位心仪的女子,两人结为道侣,在院中养几个小宠物,日子可谓快活。

    宁子濯想到道侣的时候,脑袋里出现的却是凌旬那夜亲吻他的样子。

    他真的是……快要入魔了啊。

    宁子濯哀嚎一声,伸手掩面,叹了一口气。

    又过了两日,宁子濯没等来小虎子,却等来了小虎子的母亲,那位妇人神情慌张,进院子后对着宁子濯问:“玉书啊,小虎子今天来了没有?”

    “小虎子不是在学堂吗?”宁子濯话刚说出口,妇人脸上神情越来越慌张,身子摇晃,看上去竟是要站不稳。

    宁子濯连忙和上前,将人扶到了凳子上,道:“您别急,发生了什么,慢慢说。”

    妇人缓了缓,说:“小虎子他夫子刚告诉我小虎子今天没去学堂,早上我都还看着小虎子朝学堂走去呢。小虎子经常来你这儿,我就想着他今天会不会也来了,结果没看到人。”

    妇人说着,眼泪流了下来,手捂住自己的胸口,闷声道:“也不知为何,我这心里一直慌得很,好像小虎子出了什么事。”

    她摇晃着站了起来,朝外走去,嘴里还在嘟囔:“不行,我要出去找小虎子。他肯定是在哪里玩疯了。”

    宁子濯抬头看了看天色,现在已经是傍晚,小虎已经失踪了一天,不在学堂,也没来过自己这里,难道真的在外面玩疯了忘记时间?

    可是小虎子不是这样的孩子,他虽然有些贪玩,但还是不会让她的娘亲担心,不管在自己这里待到多晚,总会在傍晚来临之前回去。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宁子濯心中有着不好的预感,且那预感越来越强烈。

    他大步走出院子,神识外放,感受周围的一切。

    桌上的花茶渐渐凉了下来,一片落叶落了下来,正好落在了茶杯中。

    宁子濯神识迅速外放,在镇子里寻找着小虎的气息。

    搜遍了整个镇子,他都没有探寻到熟悉的气息,但是却探寻到了灵力的残留。

    宁子濯收回神识,暗叫不好。

    小虎子肯定是出事了。

    宁子濯身形一闪,朝一旁的青山奔去,残留的灵力指向那青山。

    这附近能藏人的地方也只有这青山。

    作者说:

    周一晚上六点会发粉丝包~宝贝们记得抢哦~
《[穿书]捡个主角当徒弟》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