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第42章

    四十一 魔修

    凌旬声音很小,但是这几人都听到了,宁子濯脸色凝重,握着凌旬的手腕,灵力在他体内查探,询问道:“此话当真?”

    “自然。”凌旬挣扎着从祁天遥背上下来,身子摇晃了一下才站稳。

    凌旬体内灵力所剩无几,但是好在身上没有什么伤口,只要等灵力恢复他就可以继续拥有战斗力。

    但是……若是刚才宁子濯没有接到凌旬,那从高空坠落,体内灵力所剩无几,甚至陷入昏迷的凌旬肯定会死亡。

    众人都以为宁子濯接到凌旬时,受到了冲击力才会受伤,但只有祁天遥知道宁子濯早就受伤了,不禁有些担忧的看着宁子濯。

    宁子濯眼睛紧紧看着凌旬,语气严肃:“将事情的经过告诉我。”

    凌旬愣了一下,点点头苦笑道:“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每次都能撞见他们商量阴谋的现场,这次也是。我见一位少年和一位魔修正在商谈,那位少年身上穿着天宗门弟子的衣服。少年说他在里面接应,趁所有人的精力都集中在训练场的时候,他会将魔修放进来。”

    宁子濯思考,回应:“那你又是被他们发现了?”

    凌旬点点头继续说:“那位少年刚刚筑基,但是那位魔修的修为竟然到达了元婴,徒儿在他手中支撑了一段时间……”

    凌旬停顿了一会儿,憋屈的说:“那魔修存心折磨我,耗光了我的灵力,带着我直接来到了训练场的上方,然后将我打晕,扔了下来。还好有师尊……”

    凌旬看着宁子濯,突然将他抱住。

    凌旬现在比宁子濯高了一些,此时是将宁子濯抱在了怀里,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发出一声喟叹。

    凌旬动作有些突然,宁子濯惊讶了一下,随后环住凌旬,轻声安慰:“没事,都过去了。若是旬儿真的死了,为师就算是拼了这条命都要给你报仇。”

    “师尊,说定了。就算是师尊死了,我也绝不苟活。”

    叶白榆和秋齐心哭得稀里哗啦,也连忙表示自己的决心。只有祁天遥一人,在一旁看着,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

    师尊是不是和凌旬太过于亲密了?凌旬也不是一个小孩子了,这种搂搂抱抱的事情竟还做的如此熟练,他就不觉得羞耻吗?

    祁天遥沉思的看着凌旬。

    凌旬看到了祁天遥,然后瞪了他一眼,又紧紧抱住了宁子濯。

    祁天遥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宁子濯拍了拍凌旬的背,道:“莫要撒娇了,为师要去向天宗门说明事情,你先松开吧。”

    凌旬这才不舍的松开。

    宁子濯迅速走向藏经阁,天宗门的掌门便在那里。

    但是最理想的情况还是能遇到自己的师尊,让师尊将这件事情告诉天宗门的掌门。

    但是好像不用去找自己的师尊了。

    宁子濯看到藏经阁里的两人,愣了一下,走了进去,顺手将藏经阁的门关上。

    成和尊者看着宁子濯,道:“外面的骚动是怎么回事?”

    宁子濯将所有的事情经过都说了出来,成和尊者脸上表情一言难尽。

    “你弟子所说的那位少年,相貌如何?”

    宁子濯愣了一下,他没有问过凌旬那位少年的相貌是怎样,此时竟答不出来。

    半响,天门宗掌门才挥了挥手道:“你且离去吧,这件事情便交给我们。”

    “是。”

    宁子濯退出藏经阁,他看着藏经阁紧紧关闭上的门,心中有些忐忑。

    也不知里面两人会怎么评判这件事,是觉得他是在开玩笑故意引起骚动?还是会认真对待?

    宁子濯深吸一口气,转身离开。

    不管怎样,他要保护好自己的徒弟们。

    “师尊。”宁子濯回到训练场附近,他的弟子连忙将他围住,眼里带着担忧。

    宁子濯缓缓摇头,道:“回去吧。天遥,你的对手还等着你上擂台。”

    祁天遥一愣,随后回答:“好。”

    天色阴暗了些,有种风雨俱来的感觉。宁子濯心绪沉重,带着弟子重新回到了训练场。

    祁天遥站在了擂台上,但是心不在焉,打败了两位对手后就匆匆赶了回来。

    宁子濯本意是让众位弟子在这里感受一下别的门派的攻击方式,让他们好好学习一番。但是发生了这种事情,谁都没有心思继续观看了。

    他突然有些羡慕那些什么都不知道的人,那些人对着擂台上的人欢呼,呐喊。宁子濯此时竟有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

    宁子濯突然想起凌旬离开不久后生命濒危的事情,问道:“你离开宗门后遇上了什么,为何那日.你的命牌差点破碎。”

    凌旬在宁子濯身边坐下,伸手偷偷捏住自己师尊的手,道:“遇上了魔修。但是徒儿将他杀了,因此也受了重伤导致昏迷,但不知为何,等我醒来后,发现自己的伤势好了不少,身上的伤口也都愈合了。”

    凌旬声音中带着庆幸。

    宁子濯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伤势好得那么快还不是自己拼着一身伤换来的。但是人没事就行。

    “魔修究竟在密谋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动作。”宁子濯沉思,努力回想着原书中的内容。

    但是丝毫没有想到与这件事情相关的剧情。

    原书中魔修出现都是在很后面的剧情了,邬阳煦在历练中发现魔修做的无恶不赦的事情,就顺手灭了几个魔修,因此受到了魔修的关注。

    邬阳煦根骨极好,天资过人,若是将邬阳煦制作成药引,那魔修的实力能够提升不少。因此魔修就将注意力放在了主角身上,但是主角有主角光环,虽然危险重重,但他还是活了下来,将那些觊觎他的魔修全部杀了。

    这就是书中关于魔修的剧情。

    像这种魔修袭击宗门的事情,书中并没有提到。

    宁子濯有些无聊的看着天空,心中虽然有些焦急,但是仅凭他元婴期的修为,并不能做什么,只能在这里干坐着等着。

    空中有些人影晃动,那些人都穿着天宗门的服饰,宁子濯在其中敏锐的看到了自己的师尊。

    他猛地站了起来,心中情绪激荡,难不成……师尊和掌门真的信了他的话?此时这么多人在空中飞,修为都在元婴之上,显然是在戒备什么。

    宁子濯一颗心这才安定下来,有这么多修为高深的修士保护,他的弟子定会安然无恙。

    “师尊?”凌旬疑惑的看着突然站起来的宁子濯,问。

    宁子濯装作无事又重新坐下,道:“无事,只是坐着有些累了。”

    “那徒儿便陪师尊四处走走吧。”

    “魔修即将到来,此时随意走动会给天宗门带来麻烦,还是在这里坐着吧。”宁子濯淡然道。

    凌旬没有多说什么,他什么都听师尊的。

    空中云层散开,魔修还是没有出现,那些在空中晃荡的人影也消失了,宁子濯现在有些摸不清楚情况。

    “清风师兄。”正在宁子濯不知该如何行动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一个穿着天宗门弟子服饰的少年走了过来。

    宁子濯刚想应,突然感觉到凌旬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手,他凑到自己耳边轻声说:“师尊,就是这个少年。”

    凌旬说完,身子朝宁子濯身边藏了藏,不让那少年看到自己的脸。

    凌旬的气息仿佛还在耳边,温热的感觉搅得宁子濯心神不宁。但是凌旬的话又让他心中警铃大作。

    那个一直对他献殷勤,他却不知姓名的少年,竟是与魔修勾搭的人?

    少年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他疑惑的看了一眼凌旬,凌旬的脸被宁子濯挡住,他看不清,只觉得这个男子身形有些眼熟。

    宁子濯这个时候站了起来,将凌旬挡在自己身后,自己面对着少年,嘴角带着笑,寒暄道:“何事?”

    少年这才收回自己在凌旬身上的目光,看着宁子濯,眼神微闪,有些纠结道:“师兄,能随我走一趟吗?有一事需要师兄的帮忙。”

    宁子濯点头道:“自然可以。”

    随后他便跟着少年离开。

    少年离开的时候还想看一看凌旬,但是他的视线完全被宁子濯挡住,什么都看不清,只得作罢。

    他将心中的不自然压下,嘴角带着笑容,带着宁子濯走出了训练场。

    也不知道那些老家伙察觉到了什么,竟然警备这么森严,甚至还在训练场设置了阵法,他都没有时机将魔修放进来。

    但是只要带着清风尊者,前往阵法薄弱处,以切磋之名,将阵法撕开一个口子,那魔修们就可以进来了。

    尽管凭借魔修的实力,打破这阵法只是时间的原因,但是要花费很多灵力,后面应对那些老家伙的时候怕是会落了下风……况且他们的目的并不是那些老家伙。

    少年嘴角带着阴谋得逞的笑容,却没注意到宁子濯在他身后已经准备发动攻击了。

    这个少年的修为只是刚刚筑基,宁子濯将他制伏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只不过眨眼的功夫,少年就被宁子濯打晕。

    祁天遥和叶白榆这个时候从旁边窜了出来,接过晕倒的少年。

    “跟为师走。”宁子濯道。
《[穿书]捡个主角当徒弟》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