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第40章

    四十 从天而降的凌旬

    第二日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宁子濯在院子里看到了秋齐心。

    想必是秋齐心知道他们来后,就赶了过来。如今他们师兄弟三人正在院子里唠嗑,听到开门声,齐刷刷的扭头看向宁子濯。

    “师尊早上好。”祁天遥笑着说。

    宁子濯点点头,视线落在了秋齐心身上。

    秋齐心也笑着说:“不负师尊厚望,徒儿在这里学到了很多,再过一段时日就能回到宗门了,只要修为到了金丹期,我就可以为师尊炼制丹药了。”

    秋齐心高兴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宁子濯安心下来。宗门内多一个炼药大师,以后弟子门出去历练便多了几分保障。

    “清风师兄,我带你们去会场。”昨天那少年在门口敲门道。

    宁子濯点点头,跟在他身后,几位徒弟也跟了过来。

    “师兄昨夜休息得可好?晚膳是否满意?”少年笑着问,似乎昨天的委屈消失了。

    宁子濯有些惊讶:“昨夜的晚膳竟是你派人送来的?”

    少年羞涩的点点头:“我本想亲自送过去,但是昨日惹了师兄不高兴,只能让别的师弟给师兄送晚膳了。”

    宁子濯还是没想起这位少年是谁,这位少年待他如此好,他却丝毫没有印象这位少年是谁,说实话,他心里还是有些愧受。

    宁子濯无声松了口气。

    这天宗门宁子濯再熟悉不过,也知道少年要带他们去的地方是天宗门的练武场,平日盛会都是在那练武场准备的。

    练武场场地大,能容纳很多人。一路上宁子濯见到了很多天宗门的弟子,他们身后都跟着其他门派的人。

    令宁子濯没想到的是,神女宫竟然也来人了,还是苏青。

    这苏青虽是神女宫的圣女,也能代表神女宫。但是她也太忙了吧……代替她的师尊来十方风道谢,现在又是代表神女宫参加盛会。

    这苏青是真的忙……

    宁子濯有些感叹,没有过去打招呼的意思。苏青似乎没看到十方风的众人,冷着一张脸跟在天宗门弟子身后,将带路的那个弟子吓得不轻。

    宁子濯离开天宗门不过几年的时间,他当时在宗门内也是一个风云人物,此时有很多弟子都还认识他,但是并不敢上前来打招呼。只因宁子濯是被掌门驱逐宗门的人。

    当年发生的事情很多弟子都不知道,但本就没有多少人知道事情的经过。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只需要知道结果就行。

    就算当初宁子濯并没有做错什么。但在众人眼中,是宁子濯引来凶兽,并勾搭凶兽,一起杀了陆以。

    陆以作为掌门首座弟子,天资聪慧,受到众多师兄弟的追捧,却死在了秘境中。当时与陆以一起的只有宁子濯,是宁子濯嫉妒陆以的天赋,嫉妒陆以能拿到的资源,这才杀了陆以。

    这就是众位弟子得到的解释,但是相信的人不多。宁子濯在宗门内待人和善,自身天赋也很好,与陆以形影不离,身为师兄,却不端着师兄的架子,与众人一同打闹。

    但是这是宗门上层的长老们说的,他们也只能将疑惑吞进肚中,默默遵从。

    掌门知道这事不关宁子濯的事情,但是心中有怨恨,将所有的错误都推到了宁子濯身上,将人逐出天宗门。

    宁子濯心中是有恨的,但是更多的是自责与悔恨。

    和很多狗血剧情一样,陆以为了保护宁子濯,选择自爆拖住凶兽,让宁子濯逃离。

    被逐出师门后,宁子濯闹着要去祭拜陆以,自然被驳回了。

    从此陆以就成为了一根卡在他心中的刺。

    如今他顺利祭拜陆以,原身执念消失,现在这具身体才是彻底属于穿过来的宁子濯的。

    “清风师兄……那群人可还记得师兄以前指导他们修炼的样子?如今看到师兄,一个个跑得这么快,将师兄视若蛇蝎,简直就是一群白眼狼!”少年愤恨道。

    “那你又为何如此推崇我?本尊离开宗门时,你不过是一个六七岁的小童,还未到记事的年纪。”宁子濯淡然道,那些人的态度并不能影响他的情绪。

    “师兄虽然离开了,但是各位师兄弟茶前饭后总会聊到师兄。小时候的记忆我还有一些,每当回想师兄的时候,我总会觉得很温暖。”少年笑着说,不像是在说谎。

    十方风的位置被安排靠近主座的地方,甚至在很多大宗门前面。

    宁子濯仿佛感受到了掌门的悔意,但是事已至此,陆以和原来的宁子濯都不在了,这悔意并不能传到他们那里。现在这样做终究是迟了。

    “清风师兄的位置在此,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忙,就不能招待师兄了,师兄请自便。”少年笑道,匆匆离开。

    宁子濯看着他的背影,心中突然升起不好的预感,但是又说不出来那预感来自哪里。

    很快宁子濯便没有多余的时间想这些了,他的师尊——成和尊者走了过来。

    成和尊者仔细打量了宁子濯一番,随后才叹口气道:“掌门找你,在一旁的藏书阁。”

    “好的师尊。”宁子濯道,朝藏书阁走了过去。

    门口的弟子显然是得了吩咐,没有拦着宁子濯。

    他推开门,藏书阁采光不好,室内很暗,只有几颗夜明珠在发挥着作用。

    一个人影背对着他站在一个书架前,正翻动着手中的书。

    翻书的声音被宁子濯的脚步声掩盖,那人将手中的书重新放回书架,转身看着看着宁子濯。

    光线太暗,宁子濯看不清那人的脸,但是他知道那个人就是天宗门的掌门。

    他朝着宁子濯走了过来,声音中听不出喜怒:“好久不见,宁子濯。”

    “好久不见,尊者。”宁子濯缓缓道,语气不卑不亢。

    “十年了吧,你也长大了,修为也有了长足的进步,说实话,我很恨你。”

    宁子濯点头:“我知道。”

    他最得意的弟子因自己而死,自然是恨。宁子濯心想,若是凌旬因为某个人死了,他会不会恨那个人?答案是肯定的。

    “当初的事情是我做得不对。”他突然道。

    宁子濯震惊,没想到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人会主动道歉,只是可惜,他道歉的对象不该是自己,或许这就是天命吧。

    宁子濯自嘲,轻声道:“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我的徒弟还在等着我,我就先行离开了。”

    他说完,直接离开了藏书阁。

    “师尊。”宁子濯回去的时候,收获了三个徒弟担忧的眼神。

    他笑着摇摇头道:“没事。”

    他的视线落在了练武场的擂台上,此时盛事已经开始了,台上不知是哪两家的小辈正在切磋,招式各有特点,但也很平庸,没有什么特别出色的地方。

    “你们不妨下去试试?”宁子濯道。

    祁天遥笑着说:“那是自然,徒儿看了几场比赛,心中稍稍有了些底,正准备这场比赛结束后就下去试试。”

    “记住不要受伤,量力而行。”宁子濯道。

    祁天遥心中一缕暖流流过,脸上的笑容更加耀眼:“这是自然。”

    擂台上的比试很快就结束,宁子濯对结果并不在意。

    擂台上剩下的那位小辈极其嚣张,声音透过灵力的加持传遍了整个会场:“还有没有与我一战!”

    “自然是有,我且一战!”祁天遥大笑,朝擂台走去。

    突然,宁子濯感受到他们上空有着灵力波动,还是打斗的灵力。一股极其强大的灵力迸发、消失。一个人影从空中掉落。

    宁子濯眯着眼睛看了看,心里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凌旬的命牌在怀中发着热。

    待看清那人是谁时,宁子濯心脏仿佛停跳了一瞬间,身子下意识驱动着灵力,御空朝那道人影奔去。

    他身体的伤势本就很重,若是简单驱动少量的灵力还行,御空飞行需要趋势大量的灵力,宁子濯只觉得浑身经脉都传来刀割一般的疼痛。

    鲜血就堵在嗓子眼,他用力抱住坠落的凌旬,然后落地。

    在落地的那刻,喉中血液再也忍不住,喷了一口血出来。

    突如其来的时间让众人一阵骚动,根本没摸清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一个人从高空坠落,那清风尊者将人接住,却吐出一口血。

    一切发生的很突然,祁天遥也顾不上去擂台了,连忙来到宁子濯身边。

    宁子濯正拼命平复自己的灵力,他看了看凌旬,见凌旬身上没有什么伤口,只是气息微弱陷入昏迷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秋齐心也连忙赶了过来,给宁子濯喂了一颗丹药,帮助宁子濯平复灵力。

    几人将凌旬从宁子濯怀中拉了出来。

    “师尊,我带小师弟回厢房。”祁天遥背着凌旬道。

    宁子濯点头,声音虚弱:“行。”

    “师尊也受伤了,跟着大师兄一同回厢房好好休养,这里交给我和叶白榆就行。”秋齐心温和道,在宁子濯手中塞了几颗固本培元的丹药。

    “师尊……我无事……”细微的声音从祁天遥背上传来,众人愣了一下,连忙看向凌旬。

    凌旬已经醒了,他看着宁子濯,还有宁子濯衣裳上的几滴鲜血,眼神担忧,却开口道:“师尊,这里有魔修。”

    作者说:

    是双洁!是1v1!

    不过番外可能会写一个陆以和原身宁子濯在异世界的番外,正文里不会出现的。
《[穿书]捡个主角当徒弟》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