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第33章

    三十三 一同前往秘境

    站在凌旬身边的时候,宁子濯才反应过来,他的徒弟竟然要比他高上了一些。明明当初刚刚捡到凌旬的时候,凌旬和他差不多高。

    处于成长期的少年,身高果真是嗖嗖嗖的涨,这才几个月的功夫,凌旬就长了不少。

    宁子濯有些欣慰。

    “师尊就知道拿我开涮,徒儿是真有一些事情不懂,想要师尊帮忙解惑。”凌旬说。

    宁子濯眉毛挑了一下,道:“什么问题?”

    “徒儿发现徒儿时常压制不住自己的杀气,在外游历几月,虽有有所收获,但杀气也增多了不少,徒儿知道师尊肯定有所察觉,如今我想知道……如何做才能不被杀气冲昏头脑。”

    宁子濯有些惊讶,没想到凌旬竟然会主动将这个事情说出来。凌旬的杀气的确是很重,但比刚刚回来的时候缓和了不少。

    宁子濯沉吟片刻,凌旬的情况和他有一些相似,若是将凌旬送的珠子再还给凌旬,凌旬理应能够保持理智,不会被杀气控制。

    宁子濯视线扫过自己手腕上的珠子,珠子正散发着柔和的光。

    “你且待在宗门,为师自有办法隐藏你的杀气。”宁子濯道,他有了思量。

    这种宝物他给凌旬找一个过来,反正他修为高,一些秘境里说不定会出这种宝物!

    宁子濯笑了笑,正准备出发的时候,他感受到了一道熟悉的气息飞速前来,凌旬也抬起头看着远处的天空。

    “师尊。”宁子濯行礼道。

    成和尊者站在宁子濯面前,没看宁子濯一眼,转眼握上了凌旬的手,查探一番。

    脸上严肃的表情被打破,他止不住笑着点头:“不愧是我的徒孙,天赋果然是好,这才短短几月的功夫,修为竟再有突破,比你那不争气的师尊要有出息多了。”

    一旁不争气的凌旬的师尊尴尬的笑了笑,在成和尊者后面瞪了成和尊者一眼。

    凌旬难得看到自己师尊这样的小孩子心性,一时竟有些呆住。

    成和尊者这个时候迅速回头,破口大骂:“你看看你,没出息就算了,还在长辈身后干这样的事情,有没有将我放在眼里!”

    宁子濯身子僵硬,低下头,小声道:“师尊,徒儿知错了。”

    “你知道狂狼山的人怎么告状的吗?你杀人就算了,怎么还放了正好撞见的活口?赶尽杀绝为师没有教过你吗?现在倒好,被人传出来你是魔修的传闻,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办?”

    “师……师尊,那不是我。”宁子濯声音越来越小。

    成和尊者吹胡子瞪眼,反驳:“我当然知道那不是你,本尊怎么教导你的?本尊若是连你都认不出来,我这师尊也是白当了。”

    宁子濯抬眼看着成和尊者,试探道:“您承认我是您的徒弟了?”

    成和尊者更气了,看着宁子濯就觉得来气,索性不去看宁子濯,去看自己的乖乖徒孙。

    “本尊这次来,倒没带什么东西,只带了一块玉佩,你就收着吧。”成和尊者扔给凌旬一枚玉佩,然后迅速离开。

    可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所以成和尊者过来就是为了给凌旬一块玉佩?然后再和他吵一架?

    宁子濯越思考,越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是真的。成和尊者千里迢迢送个玉佩,那这块玉佩究竟有什么功效?

    凌旬握着玉佩,露出惊喜的表情,随后对宁子濯道:“师尊!我感觉到杀气不能控制我了,反倒是……徒儿有种能够控制杀气的感觉。”

    宁子濯也有些惊讶,看着凌旬,笑道:“甚好。”

    但是成和尊者又是怎么知道凌旬被杀气困扰,又正好这个时候赠送这个宝物?

    宁子濯心中有很多疑惑,但怎么思索都想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甚至思考过多导致头疼。

    他叹了一口气,放弃思考。

    “师尊,师祖这是……”

    “不用管他。”宁子濯道,仔细看着凌旬,突然开口,“旬儿,随为师去闯一个秘境吧。”

    他看到苏青送过来的材料,心里就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他想要给凌旬打造一把剑。

    原身虽然收藏了很多剑,那些剑虽然厉害,但是不适合凌旬这个阶段使用,更适合元婴期及更高修为的修士使用。

    凌旬现在手中的剑,已经不适合他用了。但是凌旬在金丹期又不能没有剑,所以宁子濯就想为凌旬打造一把剑。

    自然,他不能厚此薄彼,所有的徒弟都会有一把新的剑,但他们修为还不够,现在只能先替凌旬打造一把。

    宁子濯计划得很好,甚至为了自己之后的一段时间找好了事情做。

    “师……师尊,我不会给您拖后腿吗?”凌旬睁大了眼睛看着宁子濯,声音中带着不敢置信。

    “跟在我身后便可,想必你在外这几月,磨炼了不少,实力大有精进,在秘境中说不定还要让你过来帮忙。”宁子濯缓声道。

    凌旬用力点头:“我知道了!”

    两人准备了一下,便从宗门离去,离去前宁子濯给众位弟子留了一个口信,让他们不要出门,在宗门内等着他和凌旬回来。

    收到口信的几位弟子聚在了一起。

    “这个小师弟,究竟是哪儿来的狐狸精,竟然迷得师尊团团转!甚至连秘境都是师尊带着他!”叶白榆咬牙切齿道,灵力控制不住外泄,将他手中的茶杯震成了粉末。

    祁天遥视若无睹,表情看上去很平静,但是他内心并不是这么平静。

    自从凌旬来了之后,他们三人便看着宁子濯对凌旬的各种宠爱,如今更是过分,这个小师弟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手段,让师尊单独带着他离开宗门。

    他们几人都是师尊捡回来的,在拜入宗门前,都是流浪街头的孤儿或者乞儿,受到师尊的看重,这才有了现在的生活。

    在凌旬入门前,师尊对他们一视同仁,从未有过偏爱的情景,他们几人都知道自己原本的身世,对师尊也是敬爱有加。

    但是凌旬来了之后……师尊明显将更多的视线放在了凌旬身上,而他们自然而然的就感觉到自己有些被冷落。

    这种感情……就像是抚养自己成人的家长,突然将视线放在了另一个孩子身上,那个孩子还是一个养子,却夺得了家长的众多关爱,这让原来的几个孩子心生嫉妒。

    “冷静!师尊自有定夺,同门相残是师尊不愿意看到的。我们不如小师弟,这是事实。小师弟足够优秀,这才夺走了师尊的目光。”祁天遥道,瞥了叶白榆一眼。

    言下之意就是,只要他们努力,他们足够优秀,师尊的目光就会落在他们身上。

    师尊不喜欢同门相斗,那他们就表现出兄友弟恭。

    ……

    “这个秘境有些危险,保护好自己。这也算是对你的磨炼,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是不会出手的。”宁子濯道。

    这个秘境的入口很隐蔽,在某座山的半山腰,被藤蔓挡住的地方,有一个山洞,秘境的入口就是这个山洞。

    山洞很暗,但是能勉强看到这里的一些东西。

    里面很大,比在外面看到的要大得多。

    进去之后是一条路,两人一直走着,走到了一个岔路口。

    宁子濯蹲在地上仔细查看一番,原身之前来过这个秘境,在这个岔路口做了一个记号。但是原身走进了一条危险的路,另一条路还没来得及查探,就匆匆离开了秘境。

    如今宁子濯要进去的就是另一条路,另一条没有被查探过的路。

    凌旬很安静,安静等待着宁子濯。

    “走这边。”宁子濯查探完毕,站起来对凌旬说,“为师也不知道这个秘境究竟有多危险,若是察觉到不敌,那就迅速离开,保命要紧。”

    这么危险的秘境,若不是原身之前过来得到了珍贵的材料,他是断断不会带凌旬来这种地方的。

    “紧跟着我。”宁子濯再次吩咐。

    他从储物戒中拿出夜光珠,珠子一出来,这方天地就被照亮。

    凌旬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宁子濯甚至能听到自己徒弟的呼吸声,很近,那呼吸甚至都贴在了他的耳后。

    耳后?

    宁子濯这才察觉不对劲,连忙快走几步,转身,正好和凌旬面对面。

    “师尊,怎么了?”凌旬不解的问。

    宁子濯摇头,难道刚才真的是凌旬靠太近了?所以才会有这么近的呼吸?

    他心中还是带着疑惑,轻轻开口:“无事。”

    他正准备继续走,就在转身的时候,视线扫过一旁的墙壁。宁子濯心中一紧,手中长剑出鞘,将那东西钉在了石壁上。

    那东西还在不停挣扎,长长的身子不停扭动,半响才没了声息。

    那东西乍看像是一条蛇,有着蛇一样的身子,但是它的脑袋竟然是人的脑袋,有着眼睛、鼻子和嘴巴。

    但是难看不已。

    宁子濯皱着眉,将剑抽出来,然后眼疾手快的再次出手,正好一剑刺穿了它的眼睛,再次将那人面蛇钉在了石壁上。

    “小心些。”宁子濯甩甩剑,从储物戒中拿出一张手帕,将剑上的血擦干净,将脏手帕扔到了人面蛇的脸上。
《[穿书]捡个主角当徒弟》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