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32章

    三十二 苏青拜访

    “魔修!你还有什么话可说?杀了我们宗主的人分明就是你!”男子狂笑,声音回荡。

    宁子濯表情没变,对记忆水晶中的画面无感。

    他只是有些感叹,记忆水晶真是一个折磨人的东西。记忆水晶只能储存活人的记忆,但是抽出记忆的人灵魂会缺失,万不得已很少有人会这么做。

    从死人身上提取出记忆的方法也不是没有,但是代价太大了,狂狼山之前就在他们死了的弟子身上提取记忆,从而与十方风结怨。

    如今……

    宁子濯自然是不怕,这段记忆看似很有说服力,但是当时他人在神女宫,有很多德高望重的强者可以为他证明,看着凌旬救了他们的面子上,这样一个小小的忙,他们应该还是会帮的。

    宁子濯心中有了定量,自是更不会惧怕这记忆水晶中的记忆。

    “这个记忆水晶中的记忆,已经被送往各个城市各个宗门,你们十方风……就等着灭门吧!”男人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嚣张。

    但是宁子濯还是很冷静,就连十方风的众位弟子都没给这个男人多的眼神,这让男人有些尴尬。

    笑声渐渐变小,他阴沉着脸,不知面前的这群人又哪儿来的自信。

    “那魔修怎么没把你们也杀了,真是烦人。”凌旬小声道,声音传到了所有人耳中。

    男人脸涨得通红,瞪着凌旬,但是修为又没凌旬高,不敢贸然动手。

    狂狼山被灭门了,他们能够活下来,本身不够显眼是真的,他们作为外门弟子,很少有人生活在宗门内部,一般都在山脚修炼。

    凌旬这话戳中了他的痛处,他天分不高,但能够踏入修炼的门槛,他一直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如今被如此贬低,他内心羞愤。

    “你这黄口小儿!怎能如此说话!人命关天的事情,你怎么随口就来!”男子大声斥责。

    宁子濯听得都烦了,脸上带着不耐烦,甩袖直接回了宗门,将防御阵法加强,除了他们师徒几人,其余人都进不来。

    这种人只是跳梁小丑,昨日那位长老应该是狂狼山所存最后一位元婴修士,其余修士宁子濯皆看不上眼。他们与狂狼山的恩怨虽有,现在狂狼山只剩下这些小辈,也没必要赶尽杀绝。

    宁子濯沉吟道:“派两个人在宗门口守着,狂狼山的人闹事一律不管,若是其他人找上门来,便过来通报一声。”

    他说完,带着各位弟子回到了宗门内。

    狂狼山这件事一出,没有打扰到众位的心情,他们谈笑风生,并不将狂狼山放在眼里。就算世人相信狂狼山,说他们是魔修,他们也不会在意。

    清者自清,他们问心无愧。

    名门正派十方风,坦坦荡荡。

    宁子濯将弟子带到练武场,让他们开始舞剑。

    “如今难得清闲下来,便让为师看看,你们的本领有没有精进。你们都是剑修,剑在人在,你们的为人处世,从一个人舞剑的气势中就能看出来。”

    宁子濯絮絮叨叨,一双眼睛在他们中游离。

    祁天遥的剑和他这人一样,带着正气和沉重。

    秋齐心是药修,在修炼方面落下了一节,只是能够熟练的舞剑,他的剑中带着宁静。

    叶白榆的剑带着狂躁,但不浮躁,狂中带稳,又带着一丝细腻。

    最后是凌旬,他的剑中……带着杀气。

    宁子濯叹了一口气,他早就察觉,自从凌旬回来后,言行举止间总会不自觉带着杀气,虽然有所压制,但他的杀气太重了。

    宁子濯将众人夸赞了一番,叮嘱秋齐心多练习一下剑法,随后朝觉得无事可干,让众位弟子自己去练习,自己走进了凉亭中。

    几位师兄都离去,就只剩下凌旬一人在凉亭外的空地舞剑。宁子濯端着茶杯,轻饮一口,享受这难得的悠闲。

    “尊者,有一女子携带神女宫的信物前来求见。”

    宁子濯早就想到会有人拜访,但没想到第一个拜访的竟然是这神女宫。

    来的人正是苏青,她今天穿上了一身青色的长裙,少了几分妖艳和强势,多了几分清纯和温柔。

    “苏青奉家师之命前来拜见清风尊者,不知尊者近日可好?”苏青笑着说,坐在了宁子濯对面。

    那张绝美的脸上带着笑容,更是给这张脸增添了几分光艳。

    “自然不错,不是姑娘为何如此询问。”宁子濯回答。

    “苏青来时,正遇见几人在贵宗门口闹事,他们见到我,就道您是魔修,让我赶紧离开贵宗。”苏青叹了一口气,“贵宗最近是和人结了怨吗?怎么会有如此恶毒的人说您是魔修?十方风以清正出名,这人特地抹黑你们,意义何在?”

    宁子濯看着苏青,十方风与狂狼山之事理应传到了其他宗门耳中,更何况是神女宫这样一个大宗门,苏青这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

    宁子濯稍一思索,便有了想法,他脸上也带着笑,温和的看着苏青,故作为难道:“这也是天降横祸,本尊带着一众弟子在此修炼,在江湖中也算是小有名气,如今惹来了如此事端,我也是很苦恼。”

    苏青看着宁子濯,竟然愣住了。

    宁子濯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疑惑的问:“姑娘,本尊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苏青连忙回神,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道:“是我逾越了。”

    “家师派我过来,吩咐了两件事情。其中一件便是关于前几天神女宫发生的事情,尊者和……”她扭头看了一眼空地的凌旬,继续说,“您的弟子,救了这么多人。家师本是想要亲自过来道谢,但叛徒之事让师尊不能抽身,便派了我过来。”

    苏青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瓶丹药和一些珍贵的药材、炼器的金属材料。

    “区区小礼,还请尊者收下。”

    宁子濯也不推辞,将东西收到了储物戒中,嘴角含笑看着苏青,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凌旬这个时候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在了宁子濯旁边,用打量的眼神看了苏青一番,开口:“师尊,徒儿在练剑方面有一事不解。”

    宁子濯看了他一眼,道:“自己琢磨去,你是真的不懂,还是装不懂?”

    凌旬摸摸鼻子,没有说话,瞪了苏青一眼,乖乖坐在宁子濯身边。

    苏青不甘示弱的瞪了凌旬一眼,看到宁子濯的眼睛时,脸上的表情连忙收敛,微微笑着。

    宁子濯问:“还有一事是什么?”

    苏青这才继续说:“今日来的时候,狂狼山的人在贵宗宗门闹事。这另一件事,自然是关于狂狼山和贵宗的。”

    “神女宫将会表明立场,帮助十方风,证明清风尊者在狂狼山出事当日在神女宫做客。自然,这事不能只是我们神女宫说了算,所以现在……神女宫的弟子们正带着家师的亲笔信前往当日来做客的各个宗门。”

    宁子濯有些惊讶,没想到神女宫做事竟然会这么迅速。

    他本就打算亲自前往神女宫一趟,让如花尊者来为自己作证,此时……自然是神女宫宫主的话语更有说服力。

    神女宫办事如此快速可靠,不愧是在江湖中有着盛誉美名的宗门,名不虚传。

    宁子濯笑,满意的说:“贵宗做法着实令我信服,愿我们友谊长存。”

    宁子濯打着官腔,其实只是说个客套话。

    苏青听到这话,脸颊微红,眼神柔和了不少:“自然,神女宫永远都是十方风的朋友。那……苏青可以时常来十方风拜访吗?还请尊者不要将我拒之门外。”

    宁子濯一听这话,心中警铃大作。女主为何要说出这样的话,难道真的看中了他们宗门的人?

    宁子濯想到这里,忍不住看了一眼凌旬。

    凌旬相貌长开了不少,现在的相貌很是英俊,这样的相貌的确是能够吸引很多女子的目光,难道女主真的看上了自己的徒弟?

    宁子濯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甚至有些心惊胆战。若是面前的女子不是苏青,而是其他宗门的弟子,他说不定会支持两人在一起。可面前这个人偏偏就是苏青,是原书中主角的女人。

    宁子濯深吸一口气,重新扭头看向苏青,声音有些僵硬:“自然可以。姑娘若是想来,我们又怎会将姑娘拒之门外?我们定会用最高宾客之道接待姑娘。”

    苏青得到满意的回答,这才笑笑,准备离开:“宗门内还有叛徒未完全扫清,苏青便不在此多做停留。令徒还等着尊者教导呢。”

    苏青瞥了凌旬一眼,嘲讽笑了笑,甩袖离开。

    宁子濯见她最后的表现,稍稍松了一口气。见女主这个样子,不像是看中了凌旬,那便只是想过来做客了。

    但现在还不能掉以轻心,万一在以后的相处过程中,女主真看中了自己的哪个弟子……这还得想办法解决。

    待苏青走后,凌旬才开口,语气有些吃味:“师尊,为何要与她如此亲密,你们很熟吗?”

    宁子濯没回答,伸手在凌旬背后拍了一下,道:“你这次又是有哪里不懂了?莫不是又是糊弄为师的?”
《[穿书]捡个主角当徒弟》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