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29章

    二十九 狂狼山灭门

    宁子濯、凌旬、叶白榆三人回到了宗门。

    常年闭关的祁天遥这个时候竟然出关了,他面色焦急,看到凌旬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后祝贺小师弟实力有所精进,但是眉目间还是有着慌忙。

    宁子濯捕捉到了不好的气息。祁天遥作为大师兄,做事沉稳,此时脸上有着这样的表情,定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师尊,您回来了。”祁天遥规矩行礼,这才开始讲述发生了什么事情,“师尊,狂狼山被灭门了。”

    宁子濯惊讶了一下,有些不以为意,在前往神女宫的路上,他就遇到过狂狼山买凶杀人,当时他就想要将狂狼山灭门了。此时得知这个消息,心里也没有特别大的波动,惊讶倒是居多。

    “狂狼山素日行事嚣张,仇家众多,灭门而已,大师兄为何如此慌乱?”凌旬问。

    祁天遥深吸一口气,让自己语气平稳,说:“就在师尊前往神女宫的时候,狂狼山便传出被灭门的消息。徒儿当时得知这个消息也觉得大快人心,但后面出来的流言蜚语让徒儿得知这件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狂狼山是被魔修灭门的。”祁天遥说着,偷偷看了一眼宁子濯,继续说,“那魔修将狂狼山灭门后,在门主的尸身旁,用血写下了师尊的名讳:清风尊者。”

    祁天遥一字一句说着。

    宁子濯听着,脸色也有些沉重。十方风和狂狼山结仇不是什么秘密,此时狂狼山被魔修灭门,还将自己的名讳留在了那里,这不就是摆明了告诉世人这件事和他清风尊者有关吗?甚至还有人会觉得十方风与魔修勾搭,让魔修灭了狂狼山。

    这魔修是在朝他们十方风泼脏水!

    宁子濯有些慌乱,在原文中的确是有十方风和魔修勾搭这个情节,但是事实究竟是如何,他并不知晓。

    “徒儿有一计。”凌旬沉吟道,“这魔修想要将十方风拉下水,若是在事情发生之前,杀了这魔修就行。现在事情发生了,我们得将我们十方风的立场改变一下。”

    “如何改变?”宁子濯看着自己的徒弟,问。

    “若是让世人觉得我们十方风也是受害者,那我们与魔修勾搭的流言就不攻自破。现在只要让世人觉得我们也是受害者就成了。”

    宁子濯觉得凌旬说的有理,但是又该如何做?

    “那我们该如何做?”祁天遥问。

    凌旬扭头看着祁天遥,说:“只需保持沉默就可。我们十方风被人称名门正派,现在出现这样的流言,肯定是有人在后面推波助澜,只需等这风波过去,众人想清楚,便会觉得我们是受害者。”

    宁子濯听着有理,这种事情,对别人解释,更像是欲盖弥彰,更让别人相信十方风与魔修勾搭。现在什么都不做,看上去才是最好的办法。

    宁子濯稍作思考,心情舒缓了不少,他嘱咐:“此事就这样吧,这段时日少外出,魔修是盯上了我们十方风,若是单独在外,怕是会被魔修盯上。”

    众位弟子这才应答,纷纷离去,只剩下凌旬还在身旁。

    宁子濯疑惑的看着他,凌旬笑了笑,将自己的剑抽了出来。

    “旬儿此次出去历练,深觉有所进步,现已到达金丹中期。但境界上升太快,徒儿怕伤到根基,还请师尊指教。”

    这……这是想和他切磋?宁子濯有些惊讶,连忙应下:“行。”

    “请师尊指教。”凌旬笑道,凝气。

    凌旬的一招一式和他传授的剑法已有不同,这在宁子濯的意料之中,同时也觉得很是欣慰。

    落花剑法本就是自由度极高的剑法,他传授给凌旬的是最基础的剑法,这种剑法会随着使用者自行领悟而有改变。凌旬小小年纪就能做到这样,真是悟性惊人。

    宁子濯笑了笑,随手拆招。

    就算凌旬修为增长很快,他现在也不过是一个金丹期的修士,和元婴期还有着很大的距离,现在凌旬的招式还很难伤到他。

    宁子濯见招拆招,并没有主动出击的想法。这次比试让他看清了凌旬现在的程度,不得不感叹人和人之间是真的有差距的。

    凌旬悟性好,天赋高,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造诣,可谓是天才。

    差不多试探完后,宁子濯手中的剑一扫,将凌旬的剑挑飞,然后剑尖轻点在凌旬右肩上。

    “师尊果真厉害!”凌旬夸赞,将自己的剑捡了回来,站在师尊面前。

    长剑入鞘,凌旬明媚的笑容竟有些晃花了宁子濯的眼。宁子濯也将自己的剑收进剑鞘里,不去看凌旬,道:“旬儿根基稳固,修行努力,想必过不了多久就能赶超为师。”

    宁子濯笑着张嘴,还想继续夸奖自己的徒弟,却感受到了护山阵法的波动,有人想要强闯十方风!

    宁子濯脸色瞬间凝重,直接使用御空术飞到了半空中,朝护山阵法波动的地方飞去。

    被留在下面的凌旬睁大了眼睛看着离开的师尊,回过神来后也连忙朝师尊离开的地方奔去。只是他不会御空而行,速度就比宁子濯慢上了不少。

    在路上他还遇到了祁天遥,祁天遥正朝着他经常闭关的地方走去。他见到凌旬如此匆忙,甚至没有对自己打招呼,就从自己身边冲了出去。祁天遥闭上了微微张开的嘴,跟在凌旬身后。

    宁子濯来到护山阵法旁,只见一个男人手中握着武器正在攻击护山阵法,平时隐形的阵法此时是一个半透明的薄壳,将那人拦在了外面。

    “来者何人!”宁子濯声音经过灵力的加持传遍了山头。

    正在炼药的秋齐心气息不稳,手中的丹炉炸裂,爆炸和丹炉的碎片将他弄得遍体鳞伤,但是他顾不得那么多,直接朝着师尊所在的地方奔过去。

    叶白榆在自己的房间里修整,听到宁子濯的声音响起,自己连忙从床上下来,也朝着师尊所在之处冲过去。

    “敌袭”二字浮现在所有人的脑海里。
《[穿书]捡个主角当徒弟》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