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28章

    二十八 此后,他便只是凌旬

    这个逆徒!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种话怎么能够随便说出口!

    宁子濯一颗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哑着嗓子,嘴唇微张,没有声音出来,他没有回答凌旬的问题。

    “师尊,莫要贪杯,都是一个元婴修士了,怎么喝酒还能被呛到呢?”凌旬笑着说,伸手拂去宁子濯眼角的生理泪水,没有再提起之前的问题。

    可宁子濯却将那句话记到了心里,一直心不在焉,对凌旬的靠近也没有多大的反应。

    在盛宴中发生了那么大的一件事情,自然是不能够让众人和乐的将所有流程走完。只是简单吃了一顿饭,喝了一点酒,之前准备的表演都没有上来,如花尊者便将众人请了回去。

    神女宫要清理之后的事情,特别是宗门中的叛徒。

    神女宫本是要留众位宾客在此住一夜,但是出了这样的事情,她们自是不会将宾客留在宗门内,免得多生事端。

    十方风来的时候是宁子濯和叶白榆两人,回去的时候多了一个凌旬。

    也不知凌旬对叶白榆说了什么,叶白榆一直坐在外面和车夫并排,车厢内只有凌旬和宁子濯两人。

    宁子濯心情很复杂,有自己徒弟游历归来的高兴,也有一些复杂。

    凌旬说的话一直让他如鲠在喉,但现在凌旬不会给他那么多机会继续纠结。

    “师尊,这是徒儿游历在外寻得的一些宝物。”凌旬说着,将自己搜集的宝物一样样拿了出来。

    有一些是奇珍异宝,有些就是美食。

    宁子濯很是感动,之前的纠结直接抛在了脑后,他笑眯眯的清点着凌旬送来的东西,也没觉得不好意思。这是他徒弟孝顺他的!

    “师尊消瘦了不少,这段时日是没有好好休息吗?”凌旬有些心疼的说,“师尊将那颗珠子给我吧。”

    宁子濯将凌旬送的珠子交给凌旬,看着他在珠子钻出了小孔,然后用绳子穿过小孔。

    绳子不长,肯定不是挂在脖子上的。

    凌旬做完这些,自顾自的将宁子濯的手拉了过去,将挂了珠子的绳子挂在宁子濯的手上。

    宁子濯的手腕本就是白皙的,但这段时间的劳累,让他的皮肤有些病态的苍白。此时在珠子的映衬下,多了几分柔和。

    清凉感从手腕传来,将他心里的烦躁抹平,整个人清透了不少。

    车厢内摇摇晃晃的,宁子濯竟然升起了一些睡意,他打了一个哈欠。

    凌旬见到,连忙说:“师尊这是困了吗?离宗门还有一段路程,师尊就在此休息片刻,有旬儿为师尊护法,师尊可以放心的睡。”

    凌旬的声音中带着一种魔力,能蛊惑人心的魔力。宁子濯在这样的声音中,渐渐合上了自己的眼,睡意涌起,他的身子少了支撑,朝一旁倒去。

    凌旬连忙坐到宁子濯旁边,接到了宁子濯的身子,将他的头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宁子濯的睡颜很是安逸,他眉头放松,少了平时的疏离感,苍白的脸色让他看起来很容易破碎。

    凌旬伸手将宁子濯脸上的发丝拂到一旁,对外面的车夫吩咐,使用的是密音入耳:“让马车行驶得平稳些。”

    随后他便感觉车厢的颠簸轻缓了不少。

    “师尊……旬儿很是心痛。”凌旬小声说,声音小到像是自言自语,就连车厢外已经步入金丹期的叶白榆都听不到分毫。

    “旬儿什么都没有做过,却惹得师尊如此痛苦……”凌旬自顾自的说着,他看着宁子濯的眼神很复杂。

    “旬儿有想过离开,但是……已经离不开了。只要是在师尊身边,不管师尊是怎样看待我的,我都知足。师尊若是恨那便恨吧,以后我便不是邬阳煦,只是十方风的凌旬,只是师尊的旬儿。”凌旬说着,伸手触碰着宁子濯的嘴唇。

    没有血色的嘴唇在他手指的摩擦下,出现了淡淡的红色。宁子濯在这样的动作下丝毫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

    “宁子濯,若是你知道了我是邬阳煦,会赶走我吗?”凌旬问道,微微偏着头,但是那个人并没有给出回答。

    凌旬像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笑开了,就像是一个最普通的少年那样,阳光开朗的笑。

    “就算是你想赶我走,也赶不走了。”凌旬俯身,嘴唇在自己师尊唇上轻轻点了一下,如同蜻蜓点水,带着小心和珍视。

    ……

    宁子濯睡了一觉,难得的没有做梦,更别说在梦里出现邬阳煦了。

    他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珠子,笑了笑,看来以后可以不用太在意主角了,只要他们不主动去寻找主角,不主动去靠近主角。

    以后他可以在这个世界里过他想要过的生活了!这个世界这么大,也很值得他去探索一番。

    “师尊醒了?”凌旬走进车厢,手中还有一个用油皮纸做成的袋子。

    凌旬一走进来,宁子濯就闻到了从袋子里传来的香味,是包子!

    宁子濯脑袋还有些迷糊,他呆呆的看着凌旬,说:“我饿了~”

    话刚说出口他就后悔了,这种撒娇的语气根本就不是他平时的风格,他根本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刚刚他肯定是被凌旬附体了!

    而且他早已辟谷,根本就没有饥饿感,他没有饿,只是馋了!

    凌旬轻笑一声,坐在了宁子濯旁边,将手中装着包子的油皮袋子递给自己的师尊,笑着说:“师尊这一觉睡了很久,此时已经到了宗门旁的镇子,马夫已经去了客栈,三师兄还在镇子里逛。待师尊填饱肚子……”

    凌旬停顿了一下,嘴角上扬,继续说:“我便将三师兄唤来,一起回宗门。”

    宁子濯瞪了凌旬一眼,在包子上咬了一口。他刚刚好像被自己的徒弟嘲笑了。

    宁子濯装作无事发生,将包子一口口塞进嘴里。凌旬就在一旁看着,这让宁子濯颇有些不好意思,吃东西的速度放慢了几分,动作甚至不自觉的优雅了一些。

    凌旬将这些看在眼里,知道他的师尊是不好意思了,这才笑了笑,离开车厢。

    他的师尊其实很好懂,不是吗?

    作者说:

    他们亲了!(理直气壮)
《[穿书]捡个主角当徒弟》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