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24章

    二十四 狂狼山买凶

    宁子濯听到这话,嫌恶的皱着眉头。

    山贼这话是对着他说的,宁子濯这副皮囊,细皮嫩肉,皮肤白皙,常年修仙,体内没有杂质,这体现在脸上就是没有任何瑕疵。但这段时间宁子濯很疲劳,身形消瘦了不少,让他看上去增添了一种摇摇欲坠的美感。

    “放肆!!”三徒弟冷喝,挡在了自己师尊面前。

    宁子濯和三徒弟一眼看去便能让人知道他们是修仙之人,这山贼竟然还敢拦他们,难不成里面也有修为高的修士?

    宁子濯思忖,心里提起了警惕。

    “哟,你这是赶着过来,想被我们卖给那些大人?可是你这皮子没有你后面那位美人好,还是让开吧。”山贼头子笑着说,不屑的笑声传到众人耳里,其余山贼听了,也哈哈大笑。

    这些噪音让人听了心生怒气,宁子濯皱着眉,藏在衣袖里的手悄悄凝聚灵力,随时准备出手。

    但令他惊讶的是他的三徒弟。

    他的三徒弟名为叶白榆,性格却不像名字那样细腻,一直都是大大咧咧的,讨厌束缚,敢爱敢恨。

    他本以为叶白榆会生气,会直接出手攻击,但是他没有。

    叶白榆深吸一口气,冷眼看着面前的山贼,开口道:“我见你们长相不错,虽戴着面具,遮遮掩掩,但你们的大人说不定就好这口,怎么不把你们卖给大人?”

    山贼的笑声戛然而止,所有的面具都朝着叶白榆,他们压根儿想不到叶白榆会这么回答,一时之间都愣住了。

    宁子濯眼睛微眯,眉头放松了,手中灵力凝聚完毕,趁着山贼们愣住的时候,灵气外放。

    灵气激荡起一圈波纹,宁子濯就是波纹中心,灵气带着强硬的威压撞在山贼的身上,有些山贼就直接晕了过去。

    宁子濯这次攻击用了几分力道,下手也还算重,但他有分寸,不会伤人性命。

    他看到面前这个山贼头子还完好站在自己面前,有些惊讶。

    比他更惊讶的就是他面前的山贼头子,山贼警惕地后退了几步,看着宁子濯和叶白榆。

    “你竟是元婴修士!”山贼头子哑声道,全然没有之前的嚣张。

    “这次算是我们运气不好,扰了大人清净。还望大人饶我们一命,作为交换,我告诉大人一个消息。狂狼山买凶杀人,要我们兄弟在此处拦住大人。”山贼头子说,气息外放。

    宁子濯瞳孔猛地一缩,面前这个山贼明显就是一个元婴修士,若是与他战斗,谁胜谁负还说不准。

    不过……狂狼山?这些山贼说他们是收到狂狼山的指示来的?

    宁子濯冷笑一声:“你说话无凭无据,我又为何要相信你?”

    山贼头子明显有准备,他掏出了一块记忆水晶,隔着面具放在自己的眉心,闭目。

    从眉心有半透明的紫色丝线被牵引至水晶里,水晶开始发光。

    山贼头子将手中的水晶交给宁子濯,语气有些疲惫:“这便是我的记忆,大人看了再做定夺。只希望大人能留我这些兄弟们一命,我这条命……大人若是不解气,拿去也行。”

    宁子濯感叹他们的情谊深厚,他随后在周围布置了一个阵法,将他、叶白榆还有车夫圈了进去,防备十足。

    只要有人妄图进入这个阵法,他就会受到感应清醒过来。

    宁子濯用灵力输入这块刚刚灌入记忆的记忆水晶,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他的面前。

    是狂狼山的执法长老,也是凌旬所杀之人的师父。在十方风赢了狂狼山之后,执法长老心中尚有恨意,不仅没有拿到元婴草,他甚至还折了一个天分极高的徒弟。于是在狂狼山的默认下,他找到了这群山贼。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宁子濯看了,满脸冰霜。

    这个狂狼山,迟早得给他们一些教训,如此冥顽不化,是见他们十方风好欺负?

    “你们走吧。”宁子濯看了一眼山贼们,转身回到了车厢里。

    车夫和叶白榆也回到了马车上,驾着马车离开此地。

    “师尊,这狂狼山!”叶白榆眼中带着敌意,对着宁子濯说。

    宁子濯轻应一声,说:“待这次从神女宫回来,就是他狂狼山灭门之日。”

    他的声音很轻,但是带着浓浓的杀意。

    叶白榆没有问他们宗门只有这么几个人,如何将狂狼山灭门,他也是应了下来,双眼发红,带着杀意。

    宁子濯随后便不再多言,他靠在车厢内的软椅上,闭目养神。叶白榆也回到了车夫旁边,继续学着怎么驾驶马车。

    两人虽是无所谓的样子,但心里已经埋下了一颗名为仇恨的种子。

    在宁子濯闭目养神的时候,神女宫到了。

    十方风并不像别的门派那样有钱,别的门派用各种异兽当坐骑,拉风不已。而十方风只是一辆小马车,马车上有着两个人。

    叶白榆先下车,随后撩开车门的帘子,等待着宁子濯下来。

    两人装束虽然简单,但是没人敢小瞧他们,也没人敢随意过来找麻烦,只因宁子濯在下来的时候,将自己属于元婴期的威压释放了出来。

    “尊者,不知您是否有持有信物?”一名娇俏女子走了过来,带着阵阵香风,脸上戴着一层薄荷绿的薄纱,容貌若隐若现。

    宁子濯收起属于元婴期的威压,从储物戒中将那块玉牌拿了出来,交予女子:“这便是信物。”

    在宁子濯收敛气息后,女子明显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身子微微放松,她欠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这位尊者,请随小女前往正厅。”

    宁子濯跟在女子身后,走了进去。

    被称为尊者,又有着元婴期的威亚,一身白衣……宁子濯的各种特征都被挖了出来,他的身份也不言而喻。

    “十方风,宁子濯,携弟子恭贺长老大婚。”宁子濯走进大厅,对着首位的女子抱拳行礼,随后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他当做礼物的那把宝剑,递给一旁侍候的女子。

    首位的女子身着红色嫁衣,整个人如同十八妙龄少女,大红色的口脂让她看上去光彩夺目,更令人移不开眼睛的是她的一双桃花眼,那双眼睛有情意在涌动,眼角的泪痣更是将这股美丽放大。

    作者说:

    三徒弟必须拥有姓名!
《[穿书]捡个主角当徒弟》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