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20章

    二十 胜

    “趁人突破偷袭,行小人之事,这就是狂狼山的作为?”成和尊者冷喝,声音中携带了一些灵力,大乘期的威压释放出来,强加在狂狼山众人身上,但宁子濯一行人完全没有受到波及。

    就算有成和尊者在,宁子濯还是担忧不已,他看着自己的徒弟,心里在为他祈祷。

    从筑基到金丹,是一个大境界的跨度,体内灵力要经过压缩,凝聚成一颗金丹,体内的灵力也是质的转变。

    凌旬能成功吗?

    宁子濯本来是准备了一些丹药,保护凌旬,让他能够顺利突破金丹期,而不是现在在擂台上突破。

    狂狼山的人虎视眈眈,擂台上虽有师尊看着,但凌旬的状态还是有些不容乐观。

    凌旬本离金丹期还有一段时间,现在是强行突破。

    他面前这个狂狼山弟子的实力并不是金丹初期,而是中期,但是他用着临时突破的借口,众人也不能奈何他。

    师尊还在台下看着,擂台有师祖在保护,此时不突破,又待何时?

    凌旬压制着体内翻涌的灵气,引导着它们朝丹田走去。

    “师尊,小师弟天资聪慧,此次突破定会顺利。”二徒弟秋齐心安慰,他略带担忧的看着擂台上盘膝而坐的小师弟,心里为他祈祷。

    听到秋齐心的话,宁子濯悄悄松了口气,自嘲。当初自己不就是看中了凌旬的天分吗?这种小困难对凌旬来说肯定不算什么,他是师尊,要相信自己的徒弟。

    宁子濯气息平定了许多,他看着擂台上的凌旬,眼带欣慰。

    凌旬的气息平稳了不少,一股威压从他那里传了出来,他成功了。

    凌旬突破到金丹期了。

    他站了起来,对成和尊者作揖道:“多谢尊者护法。”

    然后面对着狂狼山的弟子,捡起自己的剑:“请指教。”

    狂狼山的人不以为意,他们的弟子是金丹中期,而凌旬只是金丹初期,还是刚刚才突破的,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但十方风那边并没有他们想要的害怕和凝重,那边的气氛很放松。

    在凌旬还是筑基的时候,他就能和金丹初期的修士有的一拼。现在成为了金丹初期,面对金丹中期的修士,也未尝不可一试。

    凌旬和对方的战斗很激烈,对面也是用剑的人,两人都在对方身上留下了不少的伤口,凌旬身上的伤口甚至还要多一些。

    凌旬落了下风。

    宁子濯紧张的看着擂台上的对决,就怕自己一眨眼就会错过逆转的时刻。

    就在凌旬不敌,对面的剑刺过来的时候,凌旬迅速画了一个众人熟悉的阵法——一个防御阵法。

    是祁天遥用过的阵法,但是凌旬刻画阵法的动作略显生涩,显然是一个新手在尝试,但是他成功了,阵法成功将狂狼山的攻击挡了下来。

    狂狼山弟子眼睛猛的睁大,不可置信的说:“你……你作弊!”

    凌旬冷笑:“就不可现学吗?就允许你天资聪慧突破成金丹中期,就不允许我过目不忘学个防御法阵?”

    狂狼山弟子脸都涨红了,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凌旬将灵力注入到剑里,冷眼看着狂狼山弟子,步伐虚幻。

    “击败你的人,名为凌旬。击败你的剑法,名为落花。”

    落花剑法正是宁子濯传给众位徒弟的剑法,此时被凌旬用来击败对手。

    宁子濯很是欣慰,他看着狂狼山弟子节节败退,最后掉落擂台。

    擂台上只站着一名少年,他手中握着一把剑,面若冰霜,但视线触及到宁子濯时,冰雪融化,春意盎然。

    “师尊,幸不辱命。”凌旬笑着说,一步步走下擂台,走到了宁子濯面前。

    “很厉害。”宁子濯笑着说,从储物戒里拿出一件长袍,披在凌旬身上。

    刚刚的战斗中,凌旬的衣服被划破了,此时有些狼狈,但仍掩盖不住他的傲骨。

    少年愣了一下,淡淡的莲花味将他包裹,师尊的白袍就在自己身上,他抓着白袍的衣角,脸色微红,有些羞涩的说:“谢谢师尊。”

    “此次擂台战,是十方风获胜。”成和尊者宣布,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声音中加持着灵气,甚至传到了山脚下的镇子里。

    狂狼山虽是不服气,但还是将宝物给了十方风。

    两个元婴期修为的长老带着三名弟子狼狈下山,其中还有一位金丹期弟子被废了修为,这趟损失太大,得不偿失。

    天门宗的两位长老也没有多做停留,成和尊者看了看宁子濯和他的弟子们,甩袖离开。

    三徒弟的伤势稳住了,只是昏迷不醒。

    祁天遥和凌旬身上都带了一些伤,但都不碍事。

    此次十方风胜利,并从狂狼山那里获得了一瓶丹药。

    宁子濯将装着丹药的细颈瓷瓶打开,浓郁的药香传了出来,他只是略微闻闻,竟然感受到了自己境界的不稳。

    宁子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竟然是一颗元婴丹,用元婴草炼成的丹药,论价值,这颗丹药的价值要远胜元婴草。

    狂狼山怎么舍得将这么珍贵的丹药拿出来做赌注?宁子濯不解,心中尚有疑虑。

    "师尊,这是……"几位弟子也发现了,脸上都挂着不可置信的表情。

    凌旬却是想起了什么,嘴角带着笑,用灵力在瓶口渡上一层薄膜,将药味封在瓶内。

    “师尊,这是师祖的心意,您就收下吧。”凌旬声音中带着些虚弱。

    此话一出,宁子濯细细一想,也明白了其中的门道。

    估计是狂狼山给的宝物比不上元婴草,或者是狂狼山的宝物有问题。而他前段时间交给师尊的元婴草已经被炼制成元婴丹了,师尊这才借着比武的名义将元婴丹给他。

    宁子濯将元婴丹收好,笑着对众位徒弟说:“若你们谁最先触碰到元婴期的门槛,这枚元婴丹就是为师赠予的出师礼。”

    元婴期的修士,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况且宁子濯也只是一个元婴期的修士。到徒弟成了元婴期,他也没什么好教的,徒弟也有了自保能力,是时候独立门户了。

    “师尊……旬儿不愿离开师尊。”凌旬扯住宁子濯的衣角,迟迟不肯放开。

    其他几位徒弟眼中尽是不舍,他们也不愿离开宁子濯,但是他们不如凌旬那样能够轻易说出自己的心思。

    作者说:

    今天开始就日更啦~(虽然这是定时发布)
《[穿书]捡个主角当徒弟》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