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8章

    八 故作不懂

    宁子濯身子一僵,看来是昨日做梦的时候将那个名字念了出来,正好叫徒弟听到了。

    宁子濯有心事,也就没看清小徒弟脸上略带复杂的表情。

    “为师还没问过,你叫什么名字?”宁子濯有些生硬的想要扯开话题,给少年掖好被子。

    “师尊。”少年道,依旧问着,“是不是邬阳煦让师尊陷入了梦魇?”

    宁子濯一愣,脸上温和的笑容都有些凝固。

    看到小徒弟清澈的目光,宁子濯收好表情,板着脸故作严肃的问着:“连师尊的话都不听了吗?师尊在问你话。”

    “凌旬,我叫凌旬。”凌旬道,恶狠狠的说:“等我学了本事,定要叫那邬阳煦好看。”

    宁子濯大惊,下意识道:“不可。”

    邬阳煦是主角,宁子濯只要管好徒弟不与主角起冲突就行了,断断不可直接去找主角的麻烦。

    那可是主角啊,有主角光环的,死不了的。

    宁子濯光是听到凌旬这话,就觉得一阵心悸,他板着脸对凌旬道:“为师教你本领,不是叫你出去招惹是非。那人未做损害你的事,你万万不可随意与人树敌。”

    凌旬有些委屈:“可是他让师尊这么难受。”

    “为师无事。”宁子濯揉了揉凌旬的发丝,轻声道:“他……是一个故人,只是有些不好的回忆,还未到生死之仇的地步。”

    凌旬有些疑惑:“那不好的回忆是什么?”

    宁子濯看着凌旬的眼睛,他不可能将自己每晚都梦到被邬阳煦杀这件事告诉小徒弟吧,他含糊带过,让凌旬好好休息,随后就离开了。

    凌旬正是十六七岁的少年,正在生长的时候,伤口也好的很快。

    在十方风改善伙食后,短短几月就长高了不少。但他与宁子濯之间的拜师礼迟迟没有完成。

    宁子濯说要收他为关门弟子,所以要等到他的师兄们回来后才举办拜师礼。

    三徒弟前段时间历练回来了,还给宁子濯带了一些东西,虽然宁子濯现在的修为已经用不到那些东西了,但他还是好好收起来保管。

    三徒弟回来后去拜见了一下一直赖在宁子濯偏房的小徒弟,两人背着宁子濯阴阳怪气的互相嘲讽了一番,最后三徒弟气冲冲的从凌旬那里离开。

    随后便是等待大徒弟出关了。

    两人之间虽然还没有拜师礼,但宁子濯已经开始教凌旬修炼,手把手的教凌旬运转功法,教凌旬攻击。

    凌旬天赋极高,比宁子濯想象的还要高一些,在这短短的几个月内就已经从练气到达了筑基。

    宁子濯觉得自己捡到了一个宝,二徒弟和三徒弟则有些愤恨。

    原来他们还可以通过武力来威胁凌旬不要太靠近宁子濯,但是现在他们根本就打不过凌旬了,只能在口头上威胁威胁。

    “师尊,这里我不是很懂。”凌旬拿着一本武籍看着宁子濯。

    宁子濯看去,凌旬说的是十方风剑法的一个地方。

    “为师演示一遍,你且仔细看着。”宁子濯道,在凌旬面前开始舞剑。

    宁子濯喜爱白衣,他憧憬小说中那些高人白衣翩翩、仙风道骨的样子,所以他的储物戒中多是白衣。

    凌旬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仙人在起舞,宁子濯的每一个动作都牵动着他的心神,每个动作都能带起一阵劲风,落叶被他的动作牵引,在他的周围翩翩起舞,却又被他的剑气碾成粉末。

    “学会了吗?”宁子濯收起剑,身上还带着一股冷冽的杀意。

    凌旬吞了吞口水,朗声道:“多谢师尊赐教。”

    宁子濯满意的点点头,凌旬天分极高,一些招式只要学一遍就会,但是这个剑法不知怎么回事,他学了好几次,都在不同的地方卡壳,总是让自己给他舞剑。

    凌旬提剑在宁子濯面前开始重复着剑法的一招一式,他的风格与宁子濯不同。

    他舞的剑粗狂,但又在某种地方有着特殊的细腻,比宁子濯多了几分豪放,少了几分仙气。

    “有些地方不够熟练,再多练练。”宁子濯道。

    凌旬擦了擦自己的汗水,应道。

    “小师弟舞剑不错,不如与我来比划比划?”一阵笑声在身后响起。
《[穿书]捡个主角当徒弟》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