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1、图谋

要是苏乙不说,在场谁都没看出来他受伤了。

风叔懂点医术,所以当仁不让来给苏乙号脉。

他把手搭在苏乙手腕上,微微沉吟,很快就面露惊容。

他不可置信看着苏乙,额头见汗,喃喃道:“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他不信邪地让苏乙换了只手,然后又把手放在苏乙的心脏上,最后面色苍白地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

“怎么样你倒是说话呀!”桑信催促道。

风叔却只是呆呆坐在那里,嘴唇哆嗦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桑信皱了皱眉,干脆也伸手去摸苏乙的脉搏。

苏乙身上很热,皮肤有些发烫。

发烧了?

但这也不至于让阿风这么失魂落魄吧?

桑信满心疑惑。正要开口发问,突然意识到了不对。

“嗯?”他发出错愕的声音,急忙调整了把脉的姿势。

保持了数秒后,他的脸色也变了。

“这不可能!”他的声音甚至因为激动而变得尖锐。

旁边的黎叔也意识到不对了,直接把手伸到苏乙的心脏除。

他保持这个姿势呆了几秒,歪着脑袋看着苏乙,疑惑道:“你怎么……一点心跳都没有?”

没有心跳,自然也不会有脉搏跳动。

但一个没有心跳没有脉搏的人,岂非是个死人?

这就是桑信和风叔如此震撼的原因。

但苏乙偏偏又活生生坐在众人面前,而且他的皮肤很热,他似乎在发烧。

这就很矛盾!

人体之所以会发烧,是因为人体内产生的热量比散发出去的热量要多。

但人之所以会产生热量最基本的前提是你得活着。

为什么说人死了就是凉凉了?

就是因为死人是不会发热的。

苏乙没心跳、没脉搏,但他还在呼吸,他的身体甚至还在发烫。

所以他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

“火土,怎么会这样……”风叔颤声道。

“是摄青。”苏乙叹了口气,“它一把攥住了我的心脏。”

三人再次沉默。

“据我们这一门的门派志记载,被摄青害死的人,的确有一部分是心脏破碎而死。”黎叔面色凝重缓缓道,“它很清楚人命系于心,所以它最爱做的事情就是一把捏爆人的心脏。”

“这就是摄青可怕的地方。”桑信接着道,“它无处不在,当它想捏爆你的心脏的时候,你的心脏就已经爆了,你根本不会有时间反应。”

“武功?”风叔不确定地问道。

“跟武功有关系,我的武功的确挡住了它两次攻击,但它捏我心脏这一下,不是我的武功挡住的。”苏乙摇头,他深深看着风叔,“她出手了。”

苏乙指了指自己的眉心:“不然我活不了。”

风叔愣了半天,然后倒吸一口气。

只见他面露惊悚道:“那、那陈道友的猜测,就是真的了?可这不对呀……那位不是还没成吗?”

风叔无比纠结地皱眉苦思。

“你们说什么?”桑信忍不住问道。

风叔看向苏乙。

这件事关乎苏乙的身家性命,说不说要苏乙自己决定。

“咱们过命的交情,没什么可隐瞒的。”苏乙叹了口气,“而且我女儿的事情,也要拜托大家。”

这一战,起码让在场所有人的信任点直接加满了。

“但这件事说来就话长了。”苏乙道,“我让你们看我的伤势,是为了让你们相信,这只黄父后面,真的站着一只摄青。”

“一只真正的摄青!”

苏乙的话让众人心中所洋溢的成功喜悦彻底荡然无存。

场面沉默了片刻,风叔满是担忧看着苏乙:“火土,现在当务之急是你的伤势……要不要送你去医院拍个片子?”

苏乙摇头道:“医院看不好我的伤。”

苏乙现在去医院,医生的世界观会被颠覆的。

但其实对于苏乙来说,没有心跳只是表象,是最不重要的。

他如果施展闭气功,不但可以没有心跳,还可以没有呼吸,让身体一切机能都和死了一样,身体都可以凉凉。

现在的表面症状对苏乙来说不算什么事情,内力的运转,完全可以护住他的心脉,维护他身体各项机能。

苏乙真正担忧的是心脏上的尸气。

以他目前的速度,大概要维持十几年时间,才能把心脏上的尸气彻底清除干净。

而心脏尸气只要存在一天,他的武功就要耗费大部分保持内力运转,以内力滋养心脉,抵御尸毒。

《影帝的诸天轮回》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