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年年过高三,担心发际线...)

    此话一出,满室皆静。

    阿四瞪圆了眼睛,控制不住的张开了嘴巴,却许久说不出哪怕一个字。

    原因无它,实在是疫病给人的印象太过可怕。

    寻常人能控制病情不扩散就已经是世上罕见,根本无人指望能够治愈。

    可现在,竟是说那个奄奄一息的郡守之子病好了?

    这是神仙才能做到的事情吧!

    ……好像,那里面的就是神仙。

    阿四愣了好一阵儿,才想起来扭头去看自家公子。

    然后就瞧见傅筠已经将笔撂下,整理了一下衣袖,迈步就要往屋外走。

    阿四心里清楚,自家公子对仙境一直是心向往之,之前之所以离开也是无奈之举,如今不再危险,当然还是想要回去的。

    但是就在傅筠跨出门槛的瞬间,他的动作就顿住了。

    思索片刻,傅筠重新走回到了桌前,轻声道:“阿四,取纸。”声音微顿,“是时候给父王写封信报平安了。”

    而另一边,周国死士已经抵达了德昌郡。

    此处乃是周国边郡。

    虽说周国齐国边界相邻,可是江宜郡和德昌郡之间却隔着一个凤尾山,两不相望。

    对岳郡守而言,他也没想过要和齐国有什么关联,更没想过要让人去那个荒无人烟的凤尾山探查。

    但从他派人跟随傅筠探查到琅云仙境之后,凤尾山就不在是人迹罕至的代名词。

    岳郡守虽说对琅云的深浅并不清楚,也对那里的神奇并未尽信,可死马当活马医,自己最宠爱的幼子送去了,总会希望那里真的如传说那般神奇。

    结果,什么都没发生。

    不管是岳允,还是死士,连着多日生死未卜,杳无音信。

    郡守夫人日日垂泪,岳郡守也是夜不安枕。

    眼瞅着造了洪灾的村子疫情有蔓延之势,自己的孩子又没了消息,他急得发了旧疾,连着两日下不来床榻了。

    而等有人通报说死士回来时,岳郡守差点打翻了药碗。

    急忙坐直了身子,连声问道:“他回来了,那我儿呢?你可曾见到我的允儿?”

    亲卫面露犹豫,低头回道:“大人,属下并未见到郎君。”

    此话一出,岳郡守差点厥过去。

    一群人去,就一个回。

    这怎么都让人没办法往好的地方想。

    好在一旁守候的郎中快步上前,稳住了岳郡守的身形,而跟随而来的郎中之孙吕永也拿了香药包给他嗅闻,这才让岳郡守清醒过来。

    郡守大人脸色苍白,牙齿紧咬,努力坐直身子:“让他进来。”

    很快,死士便进了内室。

    还没等跪拜报喜,就听自家大人声音沙哑地问道:“我儿现在何处?”

    死士赶忙回道:“郎君还在仙境之内,他让我将此物交给大人。”说着,就把玉佩递过去。

    没想到岳郡守看到玉佩,脸上哀痛更深。

    这是岳允的贴身玉佩,只有遇到大事才会摘下,如今怕不是要交代遗言?

    岳郡守直接瘫坐在床上,口中喃喃:“完了,全完了……”

    死士见状先是一愣,然后才意识到自家大人误会了,急忙道:“大人莫急,郎君无事……应该说,郎君一切都好,他的身子已经痊愈了!”

    听了这话,最先反应过来的并不是岳郡守,而是一旁的郎中:“不可能!”

    他行医多年,是整个德昌郡中医术最好的。

    之前分明瞧得清楚,岳小郎君已是药石无医,如何能痊愈?

    但死士却是信誓旦旦:“属下所言句句属实,郎君让我带玉佩回来,便是想要请求大人决断。”

    岳郡守还有些愣愣无法回神。

    他本就在病中,结果刚刚被大悲大喜一冲,脑袋里一片空白。

    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我儿,活了……

    我儿,活了!

    岳郡守瞬间觉得头也不疼了,腰也不酸了,浑身都有劲儿了,直接翻身下床,顾不上穿鞋,几步走到死士面前急声道:“我儿要什么决断?”

    死士先把自己在琅云当中这些天的经历简单描述了一下,然后才道:“郎君说,一村人的命,就看大人的决断了。”

    这对岳郡守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下的决定。

    自家儿子当真活命,就证明仙人自有仙法,他能治得了岳允,也就能治其他患了疫病的人。

    于是,岳郡守根本不用找心腹来商议,直接道:“立刻去准备厚礼,送去仙境,找仙人求取仙药救命,快!”

    旁边立刻有人领命离去,小跑着去准备。

    而这时候,一直沉默的郎中却走上前,行了一礼:“大人,小人有话要说。”

    岳郡守看着他不语。

    刚刚这人的反应他还记得,分明是不信琅云的,只怕此时也说不出什么好话。

    可没想到,年迈的郎中抬起脸时,眼中却有着十分质朴的亢奋:“大人可否让小人的孙儿也去仙境看看?若是能学到些,哪怕只是皮毛,也是利国利民的好事。”

    岳郡守有些惊讶:“本官以为你会反对此事的。”

    老郎中坦诚相告:“小人到现在依然无法尽信,但此事终究牵扯一村人性命,小人已是束手无策,若是有一线生机都应当试一试。”

    一旁的吕永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家爷爷。

    平常老爷子的嘴巴最是硬,从不服输,尤其是在医术上,向来格外执着坚定,但这次却难得一见的说了软话。

    显然在吕老爷子的心中,脸面远没有人命紧要。

    而岳郡守也点点头,看向了吕永道:“本官会再找几个郎中与你同去,此行务必谨慎小心,莫要冒犯仙人,能学多少就学多少。”

    吕永立刻行礼应声,然后也不回家了,直接收拾收拾东西,跟着郡守府的人连夜离开了德昌郡。

    等周国人重新进入凤尾山的时候,并没有受到任何阻碍,吴平也只是远远的看着。

    皆因为傅筠亲自下令,让吴平放行,不许阻拦。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琅云的大门外。

    因为山路崎岖,所以他们是背着礼品一步步走上来的,里面有金有玉,撂在地上的时候赫然能听到金玉相碰发出的声响。

    但现下却无人在意这些贵重物件。

    周国人十分整齐,直接跪拜在地,俯首下去,动作虔诚,声音洪亮:“我等来自德昌郡,前来拜见仙人,愿献上厚礼,日日供奉,只求仙人赐予仙药,以救百姓黎民!”

    而他们话音刚落,系统任务就刷新了。

    【救人0/200】。

    简简单单,就俩字儿。

    可是后面那个数字却不是现在校医院里这两只手数出来的伤号就能填满的。

    想要完成任务,最优解便是答应周国人的请求,帮他们度过疫病。

    而医学院的师生们对此也是乐见其成。

    冯雅老师便是一边用手机接任务,一边笑着对身边的夏应道:“医者仁心,既然选择了学医,进了这一行,就是选择了治病救人,我教学生的第一课,都是让他们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医者。”

    夏应点头:“我们老师也是这么教我们的。”

    冯老师温声道:“这行学得辛苦,以后恐怕也不会轻松。”

    夏应倒是很看得开。

    从选择学医的那天起,他就知道要年年过高三,担心发际线,教科书等身。

    很多专业都是“不是在考证就是在考证的路上”,行医者则是要承担更大的责任。

    毕竟他们面对的,既不是机械也不是数据,而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起码对夏应来说,将阿四从生死线拉回来这件事创造的成就感,比年年奖学金还要大得多。

    当然,有积分赚就更好了。

    没办法,大夫也是人,他们也得吃饭。

    而其他的医科生想得也差不多,很干脆的就接下了这个任务,而同样接下任务的还有化工学院。

    他们迅速地找系统兑换来了原材料,很快,从制药到化学都纷纷行动了起来,在系统的帮助下,一边忙成陀螺,一边痛并快乐着。

    另一边,夏应则是将吕永在内的几个年轻郎中带去了医学院的教室。

    他们显得格外拘谨。

    即使来之前隐约知道这里是仙境,定然和普通宅院不同,可是只有走进来了才明白到底有多么的天差地别。

    就算没有被特意展示过什么黑科技,但光是进校门以后一路走来看到的种种就足以他们惊叹。

    吕永一动不动的坐在教室头一排,见仙人站在门外还没有进来,他这才敢开口讲话:“为什么这里的人和画上的不一样?”

    既没有烟雾缭绕,也不是仙气飘飘,有不少短头发,连发色都有与众不同的。

    除了黑色,还有棕色、金色、甚至红色,格外新奇。

    而他的问题并没有立刻得到答案,周围坐着的都是头一次来到这里的周国郎中,他们此刻身心震颤,光是头顶上的那些电灯就足够他们正襟危坐,只觉得正在被仙法笼罩,此刻便只知道摇头。

    这时候,从背后传来声音:“因为仙人并不是时时刻刻都露出本体的,你们见到的都是他们下界以后化形出来的模样。”

    这个解释倒是合情合理。

    人家是神仙嘛,还不是想穿什么就穿什么?

    仙人的喜好总归与凡人不同才是。

    只不过吕永不明白,红头发的仙人到底是什么成仙了?

    丹顶鹤吗?

    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了什么,迅速回头。

    然后就瞧见了坐在后排的少年。

    吕永一眼就认出这是岳郡守家的小郎君,他迅速起身:“拜见郎君,”而后他声音微顿,“郎君身子如何了?”

    岳允没说话,只是放下了魔方,而后对他伸了伸手。

    吕永立刻去到了岳允身边,先行了一礼,然后才坐下来,轻轻搭上了他的脉。

    很快便发觉,少年身子大好,脉象平稳,无比健康。

    就算来的时候就知道岳允康复,可亲眼见到之后,吕永还是瞪大了眼睛,口中喃喃:“神迹,神迹……”

    岳允其实也想点头,但是少年却只是矜持的抬了抬下巴:“不用大惊小怪,仙人手段远非你我所能预料的。”

    吕永则是眼睛里冒光:“郎君是如何好起来的?”

    岳允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好的,这些天他除了会吃上几颗白药片,偶尔让冯老师扎扎屁|股针,其他时候就是好吃好睡,其他的什么都没做过。

    于是少年只是含糊道:“睡了几觉,便好了。”

    吕永的脑袋里则是已经结合着以前听过的话本小说,构思出了一幅“仙人施法图”,脑袋里放特效,嘴巴里感慨道:“仙境着实与众不同,实乃郎君之福,周国之福。”

    而此时,夏应和两位老师已经推门走了进来,伸手在讲台上敲了敲。

    众人立刻收声,不再言语,跑来旁听的岳允也停下了摆弄魔方的手,安静的看了过去。

    而后就听夏应先开口道:“都是德昌郡的郎中吗?”

    众人点头。

    虽然这些是古代郎中,可大家都是医疗体系的,夏应便没有废话,直奔主题:“之前你们是如何对付疫病的?”

    吕永便站起身来,条理清晰的把之前所做的事情一一道明。

    待他们说完后,两个医学院的老师就轻轻点头。

    其实这些德昌郡的处置在当下来看已是很尽力了,将病患分开,集中收治,派人把守以防疫情扩散。

    而他们缺少的就是针对重症急症的药品,以及消毒药剂和防护措施。

    于是,夏应就拿出了个遥控器摁了一下。

    很快,从背后就有幕布缓缓落下,直接引来了周国众人的惊呼之声。

    大概是之前见过好几次原住民的惊叹,如今的夏应已经见怪不怪,没有任何解释,直接道:“时间紧迫,目前最紧要的是让你们掌握基本知识,学会使用消毒和防护方法,先去控制住疫病再说。”

    众人立刻点头,全都挺直了腰背,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求知。

    随后便听夏应道:“接下去的这个教学短片你们都好好看清楚,不许问为什么,把方法都牢牢记下,等看完了再请老师来答疑。”

    说完,夏应又拿起遥控器轻轻一摁。

    下一秒,原本纯白的幕布上出现了清晰的影像,教室里回荡起了标准的播音腔:“接下来,请大家跟随镜头,来学习如何正确的进行消毒作业。”

    ……??!

    这一次,周国众人并没有任何惊呼,因为他们都不约而同的张大了嘴巴,愣愣的看着幕布上的影像。

    这……这是什么?

    为什么里面有人!那人居然还会动!他们是被关在布里了吗!
《我全校都穿越了》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