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丹塔传说-继承者们》

    “步公子如今也是丹塔的学生,就不要这样诋毁丹塔了吧,丹塔尽管是有缺陷,但丹塔的实力绝对不容置疑。”

    想了一下,陌如玉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在他眼中丹塔是至高无上的,步凡方才的话他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陌如玉的认真让步凡和唐羽霖对视一眼,后者低着头似乎在强忍着心中笑意。

    而前者则是稍微有些无语。

    好吧,他低估了陌如玉对丹塔的喜爱,但也觉得丹塔有福了,日后的丹塔有这样一个人,不会差的。

    当然,经历了一系列的事情之后,在怀疑孤寒和丹塔上层有苟且的情况下步凡自己对丹塔也着实是喜欢不起来。

    不过对于徐老他们掌控中的丹塔倒是有些好感。

    “总之,只要丹塔的学生得到了炼丹大会的第一,那自然是帮助丹塔做了一个宣传,维持丹塔的名声。”

    经历了一些小插曲之后,陌如玉继续说道。

    “而成为丹塔既定继承者需要两个条件,实力和在丹塔其他学生的支持。”

    “这个得到第一的学生,除了证明了在丹塔当中位于榜首的实力,也增强了在丹塔学生当中的声望,自然就能成为丹塔的继承者。”

    步凡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忽然想要发笑。“所以孤寒就是为了理所应当的成为丹塔的继承者才搞出这么多的幺蛾子?”

    搞出这么多事情,就是为了争一个位置。

    步凡脑子里好像脑补出了一部大戏。

    名字就叫...《丹塔传说-继承者们》或者《孤寒上位记!!!》

    不知是不是因为看出了步凡心中的想法,陌如玉张了张嘴,表现的有些无奈。

    因为事实还真就是步凡说的这样。

    过了一会儿,陌如玉接着道。“被决定为下一任塔主之后,丹塔会给这个人一些东西,也是一些好处。”

    “什么东西?”步凡问。

    陌如玉表情温厚的笑了笑,随即说道。“这得你成为了继承者之后才能知道。”

    听到这话,步凡目光讶异,好像事情的走向有些不一样了。

    这时,陌如玉和唐羽霖互相看了一眼,紧接着唐羽霖可惜的叹了口气。

    “原本我们两个的事情都想要等到成为继承者之后在利用这个身份去做的,我想要利用这个身份去寻找自己兄弟的踪迹,小玉玉想要对丹塔的一些事情做出改变,但是现在...”

    唐羽霖苦笑着的指着自己的眼睛,陌如玉面色平淡的将白净的袖子挽上去。

    目光落在陌如玉的手臂上,步凡顿时大吃一惊。

    只见原本应该普通的手臂如今布满了一条一条密密麻麻的黑线,这些黑线错综复杂,直接往手臂之上延伸而去。

    “这是...?”步凡凝眉问道。

    “这是我回来之后发现的,是一种毒,流窜于我身体各处,暂时没有办法解开,应该是千日谷的战斗中被人暗算了,有这个在身上,我的灵气很难顺畅的运行,更不要说是炼丹了。”

    陌如玉说完之后,唐羽霖也接话道。“我只瞎了一只眼睛,但一只有一股力量在扰乱我的意识。”

    ‘孤寒做的手脚吗?’想到这个可能性,步凡心一瞬间沉了下来。

    真这样说的话,即便所有人活着的事情出乎了孤寒的意料,并且几次都被步凡破坏了计划,但是他仍然想到了陌如玉和唐羽霖能活着走出千日谷的可能性。

    “总之,如果我们两个不是现在这般模样的话,即便孤寒得到炼丹大会的第一,小玉玉也能争一下,但此时的我们,完全失去了机会。”唐羽霖沉声说道。

    “我们的丹塔一共有七个五品炼丹师,但此次炼丹大会只参加了三个,然后正好就发生了千日谷的这些大事,徐老他们直接消失无法联系,这其中一定是有关联的。”陌如玉说着,眼中罕见的多出了一丝怒气,这还是步凡第一次在丹塔被诋毁之外的事情上面看到陌如玉生气。

    “再加上最近的丹塔着实是有些奇怪,那个新来的长老完全是孤寒那边的人,所以若孤寒的目标真是成为继承人之后的‘好处’,那我一定不能让他拿到手。”

    “......”

    听完了这一席话之后,步凡欣赏的在这二人身上打量一眼。

    只要是敌人的计划不管是什么都先破坏了再说。

    这样的心态步凡觉得非常正确,和自己是不谋而合。

    但问题就是...

    “我盲猜一下,你们将这件事告诉我,不会是想让我和孤寒争继承者的位置吧?”步凡试探性的将心中疑惑问了出来。

    紧接着便看见唐羽霖和陌如玉两个人脸上出现了在步凡看来无比猥琐的微笑,已经齐刷刷的一声。“步兄聪明。”

    一阵沉默之后,二人看步凡也不说话,陌如玉便率先开口打断了沉默。“如果孤寒的目标真是成为继承者,为此还将我们弄成这般模样的话,那我二人想要等着徐老他们回来帮忙治疗想必是不可能了,而他们也一定会趁早将孤寒的身份定下来,不管如何,决不能让其得逞。”

    “我说过了,如果要成为继承者,不光要有高于普通人的炼丹实力,还要得到丹塔学生的大部分支持。”

    “前者的话,步公子你乃是此次炼丹大会的第二,即使还是四品炼丹师也已经足够了,后者...”

    陌如玉没有说话,步凡便打断了他说道。“后者我是丹鼎会长,如今在丹鼎之中也有一定的声望,也满足了要求,所以我最合适。”

    说完,步凡立马‘切~~~’了一声,原以为是自己身上独特的气质引得陌如玉和唐羽霖的信任,居然不是吗?

    不过步凡倒也能理解他们两个选择自己的那股无奈了。

    虽然二人身上的情况可能并非是一辈子的事情,但他们现在是两个无法炼丹的废物,这一点对于二人的声望便是一个极大的打击了。

    更不要说孤寒最近得到了炼丹大会的冠军位,风头正盛。

    即使两个人都能恢复,但在此时看来也没什么用,还得加上一众的长老。

    步凡忽然有了一种以几个人的微薄之力对抗整个丹塔的赶脚。

    还有点小霸气。

    良久之后,陌如玉和唐羽霖见步凡靠在桌面上手指以一定的节奏在桌面上敲击。

    噔~噔~蹬~

    声音不断传入二人心中,似乎在敲击这他们的心脏。

    终于性子稍急的唐羽霖出声打断了步凡的沉默。“所以步兄你能帮我们吗?”

    听到唐羽霖的声音,步凡从沉思当中清醒过来,接着很快点了点头。

    “帮啊,我看孤寒不顺眼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如果能趁着这个机会除掉他的话我就更开心了。”

    听到这话,唐羽霖和陌如玉皆是心中苦笑。

    面前这位仁兄倒是一点不介意说出这种自己想要杀人的事情。

    同意陌如玉和唐羽霖是步凡一定会做的事情,方才的沉默只是步凡在想......孤寒他们的目的真就是为了丹塔的所谓好处吗?

    这一点始终在步凡的心中存有疑虑。

    半晌后,陌如玉和唐羽霖随着陆尘衣一起走了。

    只留下步凡一个人坐在昏暗无光的屋子里,不知道是坐了多久,昏暗的屋子里忽然亮起了摇曳的光。

    一盏油灯被放在了步凡眼前。

    灯光下,女子白嫩的肌肤出现在步凡眼中。

    被这些的动静唤醒的步凡抬头盯着青月。“你怎么来了?”

    青月眉眼之中带着似笑非笑的意思,微微偏着脑袋似乎想了一下才说道。

    “偶然路过,得见会长大人在屋内动也不动,我还以为你死在这里了,心里想着会长大人毕竟也是会长大人,若是死了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岂不可惜?所以就来看看。”

    “刚才我还想着要不要给会长大人报仇的事情呢?如今看来是不必了,毕竟我一介弱女子,可不敢和陌公子二人对上。”

    闻言,步凡摊开手说。“多谢担心了,你也就敢我和对着干。”

    “那么,会长大人知道了什么呢?”青月坐在步凡对面,问了一句。

    步凡眼珠子一转,随即坏笑一声。“倒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想要给我的副会长增加一些工作量了,嘿嘿~~~”

    一刻钟后,步凡满意的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往屋外走去,头也不回的对青月说道。“事情就交给你了,我去见你家老爷去了。”

    步凡的背影消失之后,青月哀叹一声。“果然是个无良的会长大人。”

    接着,青月忽然从手上拿出了一个葫芦。“本来还想过来把葫芦还给你的,现在想想......还是算了吧,果然不能对你太好了。”喜欢诡剑行请大家收藏:()诡剑行言情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诡剑行》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