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0章 引火

    七月初八,凌晨,卯时。

    皇城,鲁王府。

    已经进入了夏季,卯时的时候天边已经有一丝丝的泛白,而气温也开始飞快的上升。

    鲁王府里灯火通明,整个府邸内除了皇族内卫进进出出,还有大量的刑部衙役一脸寒霜的在里面忙碌,甚至可以看到平日里不会正眼瞧人的皇族内卫也老老实实的接受一个个衙役的盘问。

    鲁王府的主人死了,就死在自家的后花园里,这对于鲁王府上下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哭的有,吓尿的也有,木搓搓的还不敢相信的也有,对于王府里的人来说,天塌了。

    其实之前鲁王府里就已经阴云很长一段时间了。乾王遇害,鲁王被怀疑成凶手,不但被皇帝要求闭门思过,更是连本来拥趸的势力也四散许多,府里就算杂役都不敢喘大气,明白王爷在暴怒的边缘。

    平日伺候鲁王的贴身内卫说:“王爷最近心情很不好,喜欢喝酒,总是一个人独饮,有时候在书房,有时候在后花园的凉亭里。

    昨夜月色不错,又有些凉风,鲁王就叫了人在凉亭里备了酒独坐。我就站在里王爷十丈的位置,没,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直到王爷的气息,突然,突然崩散......”

    这名鲁王的贴身内卫修为元丹境八重,在“大考”允许的范围内几乎已经到最高了,外加鲁王最近走霉运,涉及到安危问题,所以一直都是跟鲁王跟得很紧,且从未放松过警惕。甚至鲁王身边的内卫并不止一个,而是足足八名,全部都是元丹境后境的高手。

    但是就是在这种严密防守的情况下鲁王还是死了,甚至就死在众多内卫的眼皮子底下。

    “你们来之前只有我接近过鲁王的尸体以及那座凉亭。我检查了鲁王当时身边的所有气息,没有可疑,也没有一点发现......”

    鲁王的贴身内卫脸若死灰,同时愤怒且杀意满满,他知道自己这次完蛋了,就算不死也失去了在皇族内卫中的地位,这次事了怕是要去祖地当看守了。想想以后暗无天日的日子,心肝都气得痛。

    负责录口供的是大案司主事薛贵。

    薛贵脸上的面具很多时候让他给人一种冷面冷峻的印象,实际上薛贵此时的内心一点也不平静。他很清楚,一个皇子接一个皇子的死去,即便是在“大考”当中,同样不论从哪个方面看来接这种案子都不是什么好事。

    但薛贵只是一个五品官,头上刑部尚书马玄霖亲自给他下的命令他怎能推脱?况且马玄霖前后给他示好多次,十天前已经让他暂代了刑部右侍郎的差事,如今他自然更没办法推脱。

    可薛贵心里也虚得很。他担心最后登基的那一位皇子并不念刑部的“好”,到时候那就惨了。

    心思不定,面对案子的时候同样没有多少头绪。但目前收集到的线索已经让薛贵觉得有种熟悉的味道。

    仵作的结论跟着这边口供的完成也到了薛贵的手里。

    无外伤、无中毒迹象、致死原因未知......这不就和之前乾王遇害的样子一模一样吗?甚至尸体脸上的表情都丝毫不见痛苦,只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似乎鲁王临死前还在苦恼着什么烦心事,下一瞬就殒命当场。

    薛贵点了点头,挥手让这位下场未知的皇族内卫下去候着,但他并没有权力去处置这些内卫,用刑或者关押的权力都没有,只有有限的让对方配合他查案的权力。不过皇族宗祠那边派了人过来作为配合,薛贵倒也不用担心鲁王府上下的这些内卫会出什么幺蛾子。

    当然,内卫也存在说谎的可能,虽然皇族内卫等同于皇族的死士,但世事无绝对,有些事不好说。只不过查验对方有无说谎这也轮不到他动手,皇族宗祠的人已经在办了。不过薛贵也清楚这种可能性很低。

    鲁王的尸体查验和乾王的尸体查验几乎一样。但陈尸的地方还是有很大的区别。一个在地牢,死的时候无人在侧;一个在自家后花园,死的时候就在自己的护卫注视之下。

    仵作没有能力判断死因,但薛贵已经在心里给下了结论:鲁王是魂魄瞬间崩散而亡。

    按照之前乾王案的经验,薛贵勘察的现场,主要寻话本、书籍,甚至所有带文字的东西,不过却收获无几,甚至被鲁王府的人告知鲁王向来不喜欢看书,除了必要的一些文书之外平时是不会去碰书本的。而在鲁王陈尸的那处凉亭里,除了石桌上的餐具碗筷和酒具之外再无其他,更是没有半张纸。

    那鲁王的魂魄是怎么被人搞得崩碎的?

    这个念头让薛贵脑子里一片乱麻。因为鲁王和乾王的死因看上去一模一样,可致死的手段却有了分歧,现场根本找不到当初在乾王尸体边上的“话本”,甚至鲁王根本就没有看书的习惯。

    难道不是杀乾王那样慢慢伏笔最后一击必杀?这一次是直接施术,瞒着八名元丹境后境的修士守卫的情况下搅碎鲁王的魂魄?

    最后薛贵只能将这些疑问留在心里,同时加大力度的搜查鲁王府上下,希望可以找到一些可以支撑起一些有用推演的细节。

    可是等到天色大亮,日头正中也没有半点让薛贵眼前一亮的线索出现。

    这......即便内心是抵触这个案子的,可居然再一次束手无策同样让薛贵很恼火,因为他很清楚这个案子其实比起之前乾王的那起案子来说更拖不得,也拖不起。

    刚过午时,马玄霖就来了命令催薛贵回去就案子做汇报,并且形成书面的东西交上去。薛贵没有办法只能照办,同时着令开始针对鲁王府上所有仆人进行问询,必要的可以上刑逼供。

    而同一时间,一份平铺直述的情况通报从赶来协调刑部调查的皇族宗祠的人手里传了出去,到了宫里,而没过多久,玄清卫指挥使庞斑就被皇帝招了进去。

    当天傍晚,一份密令就下到了封日城黑旗营统领衙门,绝密级的铜条被沈浩当面签收,然后还有一份匹配好的千里音符同时交到他的手里。《玄清卫》无错章节将持续在言情中文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言情中文网!喜欢玄清卫请大家收藏:()玄清卫言情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玄清卫》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