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救兵

    顺道一提,那股引起这一切的,被借来的拳劲,早就两大之间难为小,蕴藏的意境生生被往复的生死之境抹灭的一点不剩。

    看似变化复杂,但神念不过瞬息,这一切的变化都不过是弹指间之间。

    黄烁几乎是下意识的,肉体还在执行着之前的动作。无枪势裹挟着拳劲,和在体内闹腾的生死两境,长枪收至身后,然后从左腰眼爆射而出。

    斗母星君虽然楞了一下神,实在没见过这样的高手,自杀流么?但是丰富的战斗经验和强悍意志,还是让他马上回过神来。战场的残酷,任何没有失去抵抗能力的对手,都不能放松。这是血的教训。

    不过他还是对黄烁的身份有点好奇,当即也不管黄烁什么状况了,挥拳直奔黄烁的四肢。打算不管对手死不死,先打断四肢,去除了威胁,再说接下来怎么处理。

    但这时,黄烁却动了,长枪从诡异的角度窜出。

    更恐怖的是,这长枪上散发着让他心惊的气息,那是一种完全出于高手的战斗本能察觉的,天敌般的恐怖存在。

    几乎都没过大脑,完全本能的,双拳连挥,在身前布下层层拳劲。同时,身法爆发,类似于黄烁九连环的某种爆发类身法发动,身形带起道道残影,向后急闪。

    不过来不及,意境类的攻击,单纯的躲避是没可能的。他自然也知道,不过他需要的是一点蓄力的时间罢了。

    连退三步,稍稍拉开点距离,停下了身法。与此同时身子像拉到极致的弯弓一般,借力打力而已,谁不会啊。只不过对于高手而言,很少去轻易借对手的力,更多的是借自己的力,把一切多余的力量集中起来,凝在一点。

    他现在就是,把刚才急退的冲击力再度吸纳回来,融进拳法中。双拳一前一后,以举鼎之姿,自下而上轰向了长枪。

    霸拳第六式,霸王举鼎。

    这是他八式霸拳中唯一的守势,融尽了天下拳法中御劲化劲的技巧。

    一声闷响,没什么华丽的光效,也没什么惊人的气劲,两人这一击都是用极高的技巧,把力量极度的集中。

    斗母星君脚下不稳,连退了五步,才算站定。

    而黄烁,更是握枪不稳,双手虎口爆裂,长枪被击飞空中,承受不住巨力,被凌空搅成了碎片。

    看似黄烁落了下风,但斗母星君神色严肃,藏在袖中的双拳微微颤抖。

    好恐怖的力量,好恐怖的意境,这人到底是谁?斗母星君对黄烁的身份更好奇了,这都不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

    黄烁长舒口气,有些后怕的摸了摸脑袋。刚才还真是千钧一发啊,危机,危机,既是危,也是机,就看个人怎么处理了。好在有惊无险,熬过了最危险的瞬间。

    眼中厉芒闪动,战意高涨,抬手,花积分重新凝聚出长枪。

    “好拳,你是个值得尊重的对手。来吧,即决胜负,也定生死。”

    黄烁的性情也因为不再那么极端,似乎有了点细微的变化,竟然愿意开口说话了。

    可惜,斗母星君不了解黄烁。本性难移,虽然他因为全新意境的关系,确实不再那么极端,但也没这么大的变化。对于黄烁而言,能打得过那又何须废话,杀了就完了。他开口说话,绝大部分情况下都只有一种可能,自认打不过,开始影帝附身,希望通过其他手段来达成目的了。

    其实也没什么阴谋,就是单纯的空城计罢了。这么一番折腾,虽然借助无枪势,最终把捣乱的力量都一股脑排出去了。但是经过这么一番折腾,他的体内早已成了一锅粥。

    经脉寸断,要是个正常人早就挂了。也就是借着柳枝意境洒下的生机甘露,和清净琉璃瓶中萃取的灵药甘露,及时治疗,才保住了一条小命。但真气是一点都提不上来了。

    之所以外表看不出来,除了强悍的意志,对自己的狠劲,也就亏的他三位一体的上古功法,还有强悍的肉体勉强撑着。

    但是,站着装装样子,就已经是极限了。而对手不但看起来问题不大,别忘了其还有两个基本恢复过来的手下。

    黄烁现在断然不敢露出一丁点的破绽,否则可就真要挂了。除了演戏,他还能怎么办?

    不过演戏也要看对方是什么人,空城计只能对付生性多疑的司马懿,却对付不了一个热血上头的战斗狂人。

    “哈哈,好!我这双铁拳之下从不死无名之鬼。但今天为你破个例,你的实力赢得了我的尊重,不愿报名就不报了,枪客,来吧,生死之战。我已凝聚拳圣命格,接下来就只分生死了!”

    斗母星君轻抚着拳头上一道细微的擦痕,战意同样炽烈。多久没遇到能伤到他这双铁拳的人了,这趟任务接的不亏,本以为中土域无聊透顶,没想到还有这样精彩的人物。

    黄烁心中苦笑,这家伙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却也知道,今天危险了,只能拼了。

    虽然经脉基本废了,但是好在法相之力并不需要经脉。拼了!

    就在黄烁咬了咬牙,准备玩命的时候,耳边突然想起一个细微而清晰的声音。

    “哼哼,找到你们这帮鼹鼠了。真别说,我就觉得我这亲爱的团长大人是个惹事精,十有八九能把你们炸出来。真没想到,你们这群货色还真就这么容易判断。”

    黄烁心头一松,他认出了声音的主人,邪歌,大叔那位逍遥的儿子。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对面那位相当有高手风范的斗母星君,反应会这么大。

    愤怒,恐惧,不堪,震惊,近乎十几种情绪同时爆发出来,让开着琉璃心的黄烁,震惊与对手的复杂。

    “邪...邪歌!他是你团长?不!不可能,他不是...”

    “死了?是啊,死了,被你们天命的那位杀了。所以...呵呵,你怎么还活着呢?天命,就不该有活着的存在,不是么?”

    声音轻柔而低沉,但黄烁能清晰的从中听出无尽的恨意。黄烁无法理解他们这种亲密的关系,但并不妨碍他理解这种极致的哀痛。这小子平时看似不着调,但是内心已经这么伤了么?难怪大叔要死死的把他绑在身边,这小子真要没了牵挂,怕是心中死志已生,去找天命玩命了。

    “队长死了,我这一生也就这么一位队长,再也不可能有了。现在你们又找上了我这位新团长,还真是阴魂不散啊。也好,斗母星君啊,小高层啊,应该知道不少我想知道的。我会都榨出来的,不过我手艺潮,你可一定要撑住啊,千万别死,千万别死...”

    “邪歌,来啊,老子不怕你。命格的秘密我已经知道了,我也不是曾经的我了,再也不会被你戏耍流浪狗一般玩弄了。”

    “嗯?我们见过?没印象啊...无所谓了,败犬都差不多,记不过来。”
《冰鉴离枪》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