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竞猜擂台(七)

第一百零七章:竞猜擂台(七)

  游乐场里有一个巨型的大钟,位于整个游乐场最高的建筑之上,四个方向都设置着钟表,足以让所有身处游乐场里的玩家们看到实时时间。

  而现在,时间已经走到了正午,距离押注结束还有12个小时。

  两人再一次来到了丽莎娜的家门口。

  他们既然住在这里,那就意味着是游乐场的员工,早上来的时候他们还没出门,现在说不定已经外出工作了。

  沈尹上前敲门,果然,等了很久都不见有人来开门。

  南裴琛扭了扭手腕,准备直接暴力进入,却被沈尹给拦下了。

  “等等!我来。”沈尹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细铁丝。

  “你怎么会带这种东西?”南裴琛对于沈尹带入世界的物品的种类感到了好奇。

  “啊,我不是从源空间带来的,是刚才去茶话屋休息室的时候,从垃圾桶里的一个撕下的茶包外包上面取下来的,这东西看着小,作用还是蛮多的,我看到就忍不住收起来。”

  沈尹边说边将那细铁丝插入了孔眼里,只是轻轻地转动了几下,门就“咔哒”一声打开了。

  沈尹收回了自己的小道具,朝南裴琛得意地扬眉。

  南裴琛捧场的鼓掌:“优秀。”

  门一开,一股冷气便扑面而来!

  游乐场目前的季节是夏季,在这样一个季节里,开空调也没什么毛病,可是,既然人都已经出去工作了,为什么家里还要开着空调呢?

  忘记关了?

  “9摄氏度。”南裴琛第一时间报出了房间里的温度。

  “嘶!”沈尹抱着双臂,被涌出来的寒气冻得直哆嗦:“正常人在家里会开这么冷的空调吗?这是强行过冬啊……”

  南裴琛看着哆哆嗦嗦往里面探步的沈尹,道:“你去走廊望风,万一他们中午回来吃饭,看到我们闯空门就不好了。”

  “啊?为什么?”沈尹吸了一下鼻子。

  南裴琛:“你忘了?NPC是有杀人动机的,正常问话可能没事,但是冒犯了他们,触到了他们的杀人动机,那就麻烦了。”

  沈尹这才想起这些,又有些不放心:“里面太冷了,你多披几件衣服吧,你应该带了几套换洗的衣服吧?”

  “没必要。”南裴琛将往屋里走了几步的沈尹拉到了走廊上,从这里可以看到下面的门口,如果丽莎娜的父母回来,他可以第一时间看到。

  “喂。”沈尹还想说什么,南裴琛已经走了进去。

  南裴琛可以自己调节自己身体的温度,所以外界温度对他的影响并不大,但是这里的NPC却没有这种功能,他们和人一样,身体所能承受的温度范围有限。

  南裴琛在客厅里看了一圈,径直走到了厨房,打开了最上一层的冰箱。

  这里是保鲜层,里面放着一些食材,侧面还有几个鸡蛋。

  南裴琛的视线便转到最下一层的冰箱门上。

  “琛琛!”沈尹突然跑了进来:“琛琛!丽莎娜的母亲真的回来了!你找到了吗?要快点了!”

  南裴琛正好拉开了下面那层的冰箱,瞬间,一股混杂着冰气和药气的怪味便涌了出来。

  下层的冰箱一般会有几个隔层,方便放置冰冻的食物,但是这个冰箱里只保留了最下面的一个隔层,中间的隔层都被抽出来了,为了方便放置那个被用黑色塑料袋层层包裹的东西。

  塑料外面显然还浇了水,以至于在冰冻过后,那上面已经结了白花花的冰块,冻了一层薄冰。

  南裴琛上手一摸才发现,不止是外面有一层水,这塑料袋砸套住了里面的东西之后,又装了一层水,以至于水结冰之后,这整个东西全都被冰块给覆盖了。

  “我艹!”同样看到这一幕的沈尹忍不住爆了一声粗口:“这!”

  南裴琛飞快地捂住了沈尹的嘴,同时合上了冰箱门。

  “咔哒!”屋外想起了钥匙插进门锁的声音!

  丽莎娜的母亲,回来了。

  从正门出去肯定会和丽莎娜的母亲撞个正着,两人只能暂时躲入最近厨房的一个房间里。

  好巧不巧,这里正好就是丽莎娜的房间,而且房间里被翻找得凌乱不堪……或者说,这个家在他们到来之前,就已经被其他的玩家们翻找得凌乱不堪了。

  只是他们的运气不太好,正好撞到了丽莎娜的母亲回家。

  “是,是谁……谁在里面!”打开门的丽莎娜母亲看到了乱糟糟的房间,发出了显得惊恐的叫声。

  “是谁……出来!”她的声音带着几分颤抖,但是,南裴琛却敏锐地听出,那并不是畏怯。

  那个从来不知道反抗自己家暴丈夫的女人,一开始就给了所有人一个胆小畏怯的形象,但是在面对一个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家的时候,她的声音里竟然透出了几分……兴奋?

  南裴琛皱紧了眉头。

  沈尹从口袋里抽出了一把水果刀。

  “娜娜……是你吗娜娜……”女人的脚步声渐渐地靠近,“娜娜……你回来了是吗?”

  “我就知道,你是不会离开我的……我知道的……你和我是一样的,你是我的女儿,你和我是一样的……”

  那声音渐渐地靠近,再靠近,眼看着就要走进这个房间,看到他们这两个擅自闯入的人时!

  脚步声,停住了。

  “我看到了,你的日记……我也知道,你被一个男人迷得晕头转向……”

  随时准备反击的两人:“……”

  女人继续道:“……你知道吗?你的日记,和我当年写的内容,几乎是一模一样。”

  两人:!!!

  等等!这个情况难道是……

  NPC的关键程序设定——剧情解说。

  两人:“……”

  明明就只有一墙之隔,对方却沉迷解说……

  而且,一说就是一个小时。

  期间,无论沈尹如何打喷嚏,清咳,甚至站在丽莎娜母亲的面前摆手,对方都当做没看到,只是维持着那种复杂的表情,将自己以前是怎么被丽莎娜的爸爸吸引,又是怎么心甘情愿的和丽莎娜的爸爸结婚,最后有了她的。

  越是听丽莎娜的母亲的讲述,两人越是心惊不已。

  原来,丽莎娜的母亲曾经是一个富家女儿,但是她的亲生母亲因为病痛去世了,父亲便另娶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继母一开始对她还不错,但是当继母生了一个儿子之后,家里的环境就变了,她成了家庭里面的边缘化人物,就连他的父亲都不再关心她。

  她在一个严重缺爱的环境下长大,虽说是不愁吃穿,但是却极度的自卑畏怯,因为她一旦有做不好的事情,得到的都是父亲的打骂。

  后来她长大了,遇到了一个男人,男人喜欢穿着一身干净清爽的衣服,整个人看起来都阳光开朗的,就像是一束光。

  她偶然发现自己和男人有着相同的爱好,于是就渐渐地聊到了一起,男人每天都会给她写信,哪怕他们的家相隔很远很远,但是他还是每天孜孜不倦的来和她一起念他们喜欢的诗书。

  很快,原本内心就极度缺爱的她,就沦陷了,她感觉自己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找到了一个愿意接纳她的人。

  可当时的她还不敢表白,她心里还是自卑的,她甚至想将这份感情永远的封存起来。

  而就在这时,男人却哭着告诉她,他骗了她,他其实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体面,他家里很穷很穷,他每次来见她时,身上穿着的衣服都是他能拿出来的,最好的衣服了。

  丽莎娜的母亲几乎瞬间就被男人给感动了,她觉得这个男人很在乎自己,不然不会为她做到这一步,所以,她很快表示自己不在乎男人的穷,并且义无反顾的嫁给了他,为此,还彻底和自己的父亲闹翻了。

  这个男人,就是丽莎娜的父亲。

  一开始两人的婚后生活确实很甜蜜,但是男人家里实在是太穷了,还有一个弟弟正在读书,为了供男人的弟弟上学,她将自己的存款拿了出来,男人想要搞创业,用的也是她的钱,钱一笔一笔的往外掏,就像是填进了一个无底洞里。

  后来,她怀上了丽莎娜,生养孩子是最需要钱的,可是那时她的钱已经不剩下多少了,而男人的创业也惨遭失败,赔进去了很多钱。

  无法再给男人家里提供钱的她,很快遭到了婆婆的嫌弃,加上她又生下了一个女儿,一个在他们眼中的拖油瓶。

  他们想让她回家要钱,可是当时的她早已经和那个家脱离了关系,根本不愿意管她的死活。

  意识到她再也无法给他们提款了,婆婆的脸色就彻底的变了,甚至让男人和她离婚再娶。

  然而,男人却拒绝了,并带着她和孩子来到了这个游乐场里打工赚钱。

  他们就这样住进了那个葡萄糖果屋里,一住就是好几年。

  “……终究是我亏欠了他,”丽莎娜的母亲道:“如果不是我,他就不会这么辛苦,如果不是我生了一个拖油瓶,他就不会遭到家里人的白眼,是我亏欠了他……我想补偿他……所以娜娜,你要理解妈妈,不是妈妈不想带你走,是因为我们亏欠了你爸爸,这些都是我们应该承受的。”

?作者闲话:  最长的痛就是婚姻PUA,PUA男的目的不再是单纯的秀战绩,而是通过不断加深这种愧疚心理的暗示,不断贬低对方的价值,让对方彻底沦为自己的玩偶,在婚姻中处于类似“奴隶”的位置,任意支配和打骂。真的,姑娘们,擦亮眼睛!

《无限:别撩了!停下!》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