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竞猜擂台(五)

第一百零五章:竞猜擂台(五)

  日记截止在了5月20日这一天。

  日记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我爱他,我愿意为他去死!】

  可想而知,这位傻姑娘后来去做了什么傻事。

  游乐场现在的日期是5月24日,也就是说,距离丽莎娜最后写日记的时间,已经过了四天。

  要是丽莎娜四天前一心寻死,那现在估计尸体都凉了。

  “所以,我们要找的,是一具尸体。”南裴琛语气肯定道。

  “是的。”沈尹非常赞同的点头:“不过既然锁定了她的死因,那大概率就不会在家里了,她既然想要让那个男人看到她爱他爱到原因为他去死,那么死法就肯定不会是静悄悄的。”

  那么剩下的三个选项就是,糖果屋,蜡像馆,和玩具之家。

  这三处,无论是哪个,听起来都是摆满了东西的地方,别说是找一具不会说话的尸体,就算是找一个活蹦乱跳会说话的人,都要费些时间。

  南裴琛见沈尹拿不定主意,不由提醒道:“我们的下一个打卡地点是糖果屋。”

  也就是说,抛开这个竞猜擂台的答案不管,他们接下来也是要去糖果屋通关的,早去晚去都一样,不如现在就去糖果屋看看。

  打卡手册上虽然只有在完成上一个任务之后,才会显示下一个任务的规则,但是竞猜擂台这一关确实特殊的,因为竞猜擂台的通关图章至少要在五天之后才会盖章,所以玩家只需要在第一天时进入竞猜擂台这个地方,不管你有没有选择押注,游乐场系统都会算你签到了,然后直接在玩家的面板上显示下一关的规则。

  所以,有些老玩家,在发现竞猜擂台的答案很难找很麻烦的时候,就会直接去下一个关卡玩游戏,然后在晚上十二点之前,随着大流押注就可以了。

  ……

  糖果屋的造型是由很多的类型的糖搭建起来的,足有五层楼高的屋子,大门外面站着一黑一白两个穿着大熊服饰的NPC。

  它们一手拿着气球,一手朝玩家们热情的招手。

  【叮!欢迎客人来到[糖果屋]~今天的糖果主题是:白巧克力蜂蜜糖心!】

  两人才一进入,糖果屋里便响起了欢迎声。

  同时还伴有一阵甜腻腻的糖香气迎面而来,将他们包裹在这一片浓郁甜味之中。

  糖果屋里面到处都是用各种各样的水果和糖装饰的物品,就连桌椅板凳都是七彩糖的颜色,一些穿着玩具动物衣服的NPC们在各个位置上坐着,在它们的面前,则放置着一排排的篮子,篮子里面装着颜色多样的糖果点心

  南裴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难得的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呜哇,好甜。”沈尹顺手抹了一下糖果屋的门,放在嘴边舔了一下,瞬间被齁得皱起了眉头:“这整个糖果屋都是用蜜糖抹上去的吧。”

  有些选择跟着他们一起来糖果屋找丽莎娜的玩家也都不约而同地露出了被甜腻了的表情:“这里还是一如既往地的甜得毫无底线啊……每次来这里做任务都像是在蜜糖里面泡过一次似的。”

  “糖果屋的游戏规则是什么来着?我好像没在攻略里面看过。”另一个玩家回忆道。

  “唉,我们的打卡手册里面没有要收集这个游戏的图章啊,你们拿的不是普通的打卡手册吧?”

  沈尹有些好奇:“这里的每一关都有攻略吗?”

  因为刚才沈尹在拼日记时的一通分析,这些玩家对沈尹的印象还不错,也乐意为他解答:“也不是每一关都有,就像是现在这个糖果屋,因为很少人会来玩,所以几乎找不到攻略。”

  “一般没有攻略的关卡有两种,一种是很少人来玩,一种是太难了,没人能通关,糖果屋应该是属于前者。”

  老玩家们边说边在糖果屋里面翻找起来,动作十分的迅速,按理说,如果有尸体藏在这里,四天过去了,尸臭味怎么也该出来了,但是糖果屋里的味道实在是太甜腻了,在里面待久了,别说闻到尸臭味,就连嗅觉都要失灵了。

  “该死!这次的竞猜擂台真是太麻烦了!我最讨厌捉迷藏了!”有人已经开始抱怨了。

  “在这里。”南裴琛突然道。

  “哪里哪里?”正在到处翻找的玩家们连忙围聚过来,却看到南裴琛伸出两指,从其中NPC面前的篮子里,夹出了一颗奶白色的糖果,放进了嘴巴里。

  “咔哒。”牙齿咬在巧克力上,发出了清脆好听的声响。

  【叮!恭喜玩家南裴琛在五万颗不同味道的糖果中,找到了白巧克力蜂蜜糖心糖!本次寻找失误数量为0,通关允许失误数量为5000,经系统审核,符合通关规则,可获得糖果屋图章一枚!】

  其他人:“……”

  其他人:我了个艹!?

  五万颗不同味道的糖是一种怎样的概念?在五万颗不同味道的糖中找到白巧克力蜂蜜糖心糖又是一种什么概念!

  而且还是零失误!

  你是怎么做到在这种甜到味觉失灵的地方,找到一颗那么小的糖的!你是狗鼻子吗?

  不,如果真是狗鼻子,现在早就被甜晕过去了吧……

  南裴琛其实也有点惊讶,他原以为自己就算找到了白巧克力蜂蜜糖心糖,系统也不会播报的,但是现在看来,系统貌似真的将他当成了玩家?

  也是,毕竟现在他现在算是在度假期间,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审核者,就算带着一张权限很高的黑金门票,也没有用到。

  这么一想南裴琛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莫名的兴奋感!

  也就是说,他其实可以全身心的投入游戏中,尽情的享受啊!

  咬开的白巧克力里流出了甜甜的蜜糖心,在舌尖上化开,融合着白巧克力的清甜味道,真甜。

  沈尹已经走了过来,拿出了两人的手册,发现上面已经盖上了一个代表糖果屋的图章。

  “哎呀,这还真是智能啊!完成了一个任务,我们这算是意外的收获了吗?”沈尹笑嘻嘻地走到南裴琛身边,随手拿起了一颗黑色的糖放进嘴里。

  “啊呸!”糖球才接触到舌尖的一瞬间,就被沈尹吐到了手上,“这颗糖上沾着血!”

  糖果屋的甜味实在是太重了,沈尹竟然要用舌头来感应血腥味,也是惨。

  南裴琛眼神一凌,将那个装着带血的糖的篮子提了起来,就看到篮子下面也结了一层黑漆漆,明显已经干了的血迹。

  篮子就摆在地上,地上有血,而血迹延伸出来的地方,则是坐在最靠近那个篮子的毛绒大狗。

  这个游乐园有很多穿着卡通动物服饰的NPC,这个显然也不例外,但是刚才南裴琛有注意到,在他完成了任务之后,其他的NPC多多少少都挥舞双手表示庆祝,就他身边这个,还一直呆呆的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极了一只真正的玩具。

  南裴琛距离这毛绒大狗最近,于是他抬手摘下了对方的头套。

  顿时,一股恶臭的味道扑面而来,混杂在这浓烈的甜香之中,交杂成一种令人作呕的气味。

  “呕!”有些玩家一时没能忍住,捂着嘴巴跑了出去。

  被藏在这毛绒大狗里面的,是一具不知道被放了多少天的尸体。

  “这是……”沈尹蹙眉上前,拉开了那毛绒衣服的拉链,在越发浓烈的恶臭中,拿出了那具尸体的左手。

  在糖果屋明亮的灯光之下,尸体左手上的东西闪了一下,沈尹捋起了尸体的一小截衣袖,露出了那东西的全貌。

  那是,一个金色的手表,目测那精细的做工,肯定价值不菲。

  南裴琛也撩起了尸体的右耳上的碎发,露出了耳垂上的银色耳钉,耳钉样式是一个英文字母“L”。

  “……我送给了他一个有我名字首字母的耳钉,和一个背面刻着我们两人名字的手表,我想让他摘下原来的饰物,戴上我送他的……他果然拒绝了我,但是在我的软磨硬泡之下,他还是戴上了……他其实也是爱我的吧,我能感觉得到,他应该是爱着我的……啊,终究是我亏欠他太多了……”沈尹将丽莎娜日记中的一段背了出来,然后摘下了这个尸体手上的手表,果然看到了手表后面刻着的两个名字。

  一个是丽莎娜的名字首字母缩写“lsn”,一个是另一个缩写“yh”。

  “找到丽莎娜了是吗?我们是不是可以去押注了?”在外面吐了一波后,扶着墙走回来的玩家问道。

  “不。”没有出去吐的玩家们也看到了尸体手上的饰品,加上沈尹刚才说的那段话,不难猜出这具尸体的身份。

  “这不是丽莎娜。”

  “这是骗了丽莎娜感情的那个PUA男朋友。”

  “啊!这操蛋的剧情!”

  “是啊,丽莎娜本来就是想是给这个人看的,可是这个人却死了。”沈尹解开了尸体的领子,便看到了那脖子上的,深深的勒痕。

  “而且,还是被人勒死的,这力道可真大啊,勒得整个脖子都扭曲了,再用点力,只怕脖子都要错位了吧。”

《无限:别撩了!停下!》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