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竞猜擂台(三)

第一百零三章:竞猜擂台(三)

  两人目标一致,精准直达,倒是比那些提前出发,分工合作的老玩家们先一步抵达了员工居住地。

  到底是一个巨大的游乐园,就算是给员工居住的地方,也被装饰成了葡萄糖果的形状。

  巨大的一根绿茎串下来的一个个又大又圆的紫色葡萄,便是一间小小的屋子,员工们就住在这些圆形的屋子里面,上下楼则需要走上那远看是葡萄的绿茎,实际上是串联着每一个屋子的楼梯和走道。

  沈尹拉住了一个从葡萄屋子里面走出来的,带着小鸭子头套的NPC:“你好,请问丽莎娜小姐的家在哪个葡萄里?”

  “唔,你找丽莎娜小姐啊,她的家在520号。”NPC回答道。

  “她一个人住吗?”南裴琛在一边问道。

  NPC:“不,她和她的父母一起住。”

  沈尹似在感叹道:“那她可真是个幸福的姑娘。”

  原本已经要离开的NPC顿了顿,连连摇头道:“哦不,并不是所有和父母一起居住的孩子们都是幸福的,并不是这样,唉,可怜的丽莎娜。”

  有剧情!

  两人对视一眼,沈尹便紧接着问道:“这又是为什么呢?”

  “唉,时间到了,我该去轮班了,你们去问别人吧。”NPC却不愿再多说的样子,穿着那一身小鸭子的毛绒衣服,摇摇摆摆的离开了。

  两人只好先去找520的房间。

  就在两人上楼之后,又有两三个玩家后脚赶到了这里,却因为错过了刚才那个NPC,只能从一楼开始一家一家的敲门询问。

  葡萄糖果屋的五楼,20号房间外面,沈尹抬起手,正准备敲门,就听到里面传出了什么重物倒地的巨响。

  紧接着,就是一阵激烈地争吵。

  不过,说是争吵,其实他们只听到了一个声音在吐着各种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另一个声音只有尖叫,求饶和呜咽。

  南裴琛拎起沈尹的后领,飞快地躲到了旁边的走廊拐弯处,两人才站好,就听到“嘭”地一声!520房间的门被从里面打开,吵闹的声音瞬间被无限放大。

  “……你个吃白饭的!连一个鸡蛋都煎不好!我要你有何用!自己没用就算了,还给我生了一个赔钱货!两个没用的赔钱货!我打死你!”

  “呜呜……别打了……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好痛啊……”女人抱头蜷缩在地上,哭到几乎失声。

  她躲避蜷缩的动作是那么的娴熟,好像迄今为止做了无数遍。

  然而,女人的示弱和求饶并没有引起男人的同情,反倒更是激发了他的凌虐欲,他手里拿着一根足有手腕粗的棍子,狠狠地,一下又一下地砸在了女人的身上!

  女人痛苦地呜咽着,道歉着,求饶着,努力将自己缩在墙角,仿佛整个人都想贴进去,以减少那落在自己身上的伤痛。

  这是一场单方面的施暴,不过让南裴琛感到意外的是,之前那个听到榆树兴致勃勃地讲述自己凌虐女生的经历,就愤怒地徒手进入教室暴揍对方的沈尹,这一次,却没用动。

  或者说,这一次的沈尹,表情平静得过分。

  他看起来甚至比南裴琛还要像是个旁观者,只是冷静的站在走廊拐角处的阴暗里,沉默地审视着这场家暴。

  “你不去阻止吗?”南裴琛忍不住问道。

  “阻止,有用吗?”沈尹微微抬起头,一双精致漂亮的猫眼里,带着一种令南裴琛捉摸不透的深沉:“我们阻止得了一时,能阻止得了那个男人一辈子吗?”

  “如果这一次我冲上去,将那男人拉开,或者打一顿,喝止他这样做是不对的,用自己的拳头命令他向那个女人道歉,甚至是磕头道歉。”

  “男人顶不住我的拳头,于是服软了,向被他欺凌这么多年的妻子磕头道歉了,他的妻子心一软,原谅他了。”

  “然后呢?”沈尹微微垂眸,似是掩下了无尽的哀伤:“然后啊,我们离开了这里,因为自觉做了一件救人于水火之中的好事,甚至还觉得沾沾自喜,自我满足。可是谁又知道,在我们离开之后,那个男人还会不会立刻翻脸,将方才我施加在他身上的拳头,又加倍的返还到他那可怜的妻子身上呢?”

  南裴琛听得愣住。

  身为一个审核者,他当然不会主动插手这些事情,他见过这人对于欺凌弱小之人的愤恨,所以才会先入为主的认为对方会帮助所有的弱小者,却没想到,对方在帮助之前,还会考虑这么多。

  很多时候,帮助和救赎之间,看似相近,实际上却犹如天堑。

  就像之前那个被困在厕所里的小美,和一直重复着跳楼的丽丽。

  “他们是丽莎娜的父母吧。”南裴琛果断地换了一个话题:“我们还需要从他们身上了解丽莎娜的去处。”

  所以,交流是必须的。

  那边的男人似乎是打累了,啐了一口唾沫,骂骂咧咧地往屋里走,并且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女人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明明哭得满脸脏污,痛得浑身打颤,却还是颤颤巍巍地爬到了家门边,一下一下的敲门,恳求她的丈夫让她进去。

  沈尹在这时走了上去,语气平静地询问道:“请问,你是丽莎娜小姐的母亲吗?我们找她有事。”

  看到有人走过来,女人明显瑟缩了一下,听到了熟悉的名字,眼神才有了些许变化。

  那是一种,从畏怯转化为嫌恶的变化。

  “不知道,那死丫头,一天天的就知道往外面跑,这次竟然好几天都不着家,也不知道是跟着哪个野男人跑了!”

  沈尹眼神深沉的盯着她:“你为什么会觉得她是和男人跑了?”

  女人被沈尹这样的眼神吓了一跳,抖了一抖,才道:“我,我看到她写的日记了,那些东西,要是被她爸看到,肯定要打死她的,所以我就把她的日记本撕了扔了。”

  日记?

  这可是个关键的东西!

  “你把她的日记本扔到哪里去了?”沈尹紧接着问道。

  “就是楼底下的那个垃圾桶里。”

  ……

  沈尹又试了几次,没有再试探出任何信息之后,就和南裴琛一起下楼翻起了垃圾桶。

  女人说撕碎,那可就真的是撕碎,一张大块的纸都不给玩家们留,所以翻到日记本并不难,但是要把这碎成了一堆的日记本拼成能看得清字迹的样子,就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了。

  其他后来的玩家们原本还想一间一间的查丽莎娜的住处,却看到有两个帅哥坐在地上拼着一些什么,纷纷走上来询问。

  得知他们正在拼丽莎娜的日记本之后,有些玩家留下来帮他们一起拼,有些玩家则不愿浪费这个时间。

  在竞猜游戏中,玩家们不是相互对立的关系,因为他们的目的一样,都是要找到丽莎娜现在人在哪里。

  “啊……这要拼多久啊……到晚上都拼不完吧,而且也不知道这日记内容到底有没有用,竞猜在今晚十二点就要结束了。”帮着沈尹和南裴琛一起拼的玩家们很快打起了退堂鼓,准备去其他三个地方找人。

  沈尹却道:“我好了,2月27号和28号的一张,3月15号和16号的一张,以及3月25号到26号的一张,你呢?”

  南裴琛点头:“4月5号和6号一张,4月15号和16号一张,4月29和30号一张,还有5月11号和12号一张,5月15号和16号一张,以及四天前的最后一张5月19号和20号,一共六张。”

  连一张纸都没拼好的其他玩家:???

  “那个……”某个玩家默默举手:“可以问一下,为什么你们要找这几天的来拼?”

  沈尹和南裴琛是将碎纸放在有沾黏性的纸上拼的,所以拼好了就可以拿起来了。于是他指着那几天的日期后面画着的一个粉红色的爱心道:“喏,有些人写日记,喜欢在特定的日子上做上专属的标注,而我们要找的是有关她和他男朋友的日记。”

  “不不不!重点难道不是你们为什么可以拼得这么快吗?!就算是知道要找这几个日子,也要从这一堆纸片里面找的吧!”另一个玩家忍不住道。

  “这个嘛,我过目不忘,只要翻过一遍,就能记下纸片上的字和纸片的形状,然后凭着形状往下拼就好了。”沈尹一边看着那几页日记,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道:“啊,琛琛应该也是吧,拼得比我多了三张。”

  南裴琛默默想:不,和过目不忘没关系,只是我的程序设定里面有快速检索这个功能而已。

  “嘶,琛琛,看来丽莎娜小姐的男朋友有点问题啊。”沈尹快速看完了这九张纸,正反面一共18篇日记。

  “什么问题?”南裴琛还没出声,其他那些一起拼日记的玩家们就已经好奇地凑了上去。

  被挤到了外面的南裴琛:“……”他叫的好像是我的名字?

  沈尹的声音在那群围观的玩家中间慢悠悠地响起:“琛琛,你听说过PUA吗?”

《无限:别撩了!停下!》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