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王朝倾覆(四)

第六十三章:王朝倾覆(四)

  如果不是不能离开自己的位置,南裴琛丝毫不怀疑石昊会扑过来捂住自己的嘴。

  南裴琛漠然道:“他们的立场不同,而且,小皇帝还戴着面具呢,接吻就要摘面具,摘面具就会暴露身份,暴露身份之后就不可能接吻,所以推开是正确的。”

  南裴琛这么一提,石昊才想起来,在他们的设定里,小皇帝还戴着面具。

  “唔,好吧,是我不严谨,我应该说那是半脸面具的。”石昊道。

  南裴琛摇头:“必须是全脸面具,敌国皇子又不是傻子,都露出半边脸了,还认不出自己的仇人的儿子吗?所以小皇帝不仅戴着严严实实的面具,还刻意改变了声音,垫高了鞋底,让自己看上去更高一些,就连身上衣服,都要刻意染上其他味道的熏香,为了不被发现,小皇帝每一次以世外高人的身份接近敌国皇子时,都是全副武装。”

  石昊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南裴琛竟然能考虑得这么细致,沈尹也绕有兴致的扬眉:“琛琛,看来你也发现了啊?”

  至于发现了什么,沈尹却没有明说。

  南裴琛不置可否,只是将【全副武装】这张牌放了出来,又继续道:“小皇帝略显慌乱地离开了临阳宫,回到了自己的寝宫,却发现自己寝宫里面乱作一团,原来是有刺客来袭,以为小皇帝正睡在床上,于是对着他的被子狂戳好几刀,掀开才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南裴琛放出【刺客】这一张牌,道:“刺客被守卫发现,抓入了大牢,严刑逼供,问出了幕后黑手。”

  “原来,是敌国皇子的国家残党派来的刺客,他们想要报仇,想要复国,小皇帝新登基不久,位置坐不稳,正好是他们下手的时候。”南裴琛顿了顿,才道:“他们的皇子被关在这边做人质,而他们竟然还敢明目张胆的暗杀小皇帝,显然是没把那位皇子放在眼里,毕竟,敌国可不仅仅只有被抓来的这一位皇子而已。”

  “第二天,小皇帝将这件事告诉给了那敌国皇子,并且与对方分析了现况,因为敌国皇子显然是被利用了,被自己的国给利用了,那些人不顾这位身处敌营的质子,现在这个时候派人来刺杀敌营的小皇帝,就是为了刺激小皇帝怀疑并且迁怒敌国皇子。”

  南裴琛翻开一张牌,上面写着【迁怒】。

  其实南裴琛拿到这张牌时,第一反应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小皇帝迁怒敌国皇子,但是,仔细想想,于其实质性的“迁怒”,倒不如以一种叙事的方式说出来,让小皇帝和敌国皇子的关系不至于那么紧张。

  是的,南裴琛发现了,系统默认了小皇帝和敌国皇子之间的剧情发展,所以沈尹和石昊的大致方向是对的。

  也许这《王朝倾覆》里的剧情,主要就是环绕着这两个人。

  其实稍微理一下逻辑就很清楚了。敌国皇子的国很早前就已经被小皇帝的父亲灭了,不符合“王朝倾覆”的条件。

  而小皇帝的国还在,并且年幼登基,局势内忧外患,“王朝倾覆”这个故事的结局,用在小皇帝这里,是最符合条件的。

  至于由谁来“倾覆”,那就很明显了。

  敌国皇子首当其冲,“复仇”两个字是最正当的理由。

  所以,在南裴琛看来,这个故事的主线就是,敌国皇子在这个皇宫里忍辱负重的长大,想办法离开这个皇宫,组建自己的势力,带兵攻打小皇帝的国,而后取得胜利。

  敌国皇子要怎么在这深宫之中活下来呢?那就必须少不了小皇帝的信任……或者说,是天真。

  只要小皇帝够蠢够天真,为了爱情化为脑残,留了这敌国皇子的一条命在,这个故事就会走向既定的结局。

  “【迁怒】,打断。”沈尹将一张点数为8的牌拍在了桌面上。

  南裴琛这张迁怒的点数是7点,所以沈尹成功打断了南裴琛接下来的话。

  南裴琛看了一眼手里还剩下的最后一张牌,默默地反扣在桌面上。事实上,就算没人打断,他也并不打算在第三轮把这一张关键词说出来。

  沈尹笑道:“小皇帝和敌国皇子分析了利弊,试图让敌国皇子站到自己这一边,可惜,敌国皇子并不信他,对他的憎恶也不会因为这几句话而有所改变。”

  “于是,小皇帝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再一次将敌国皇子捆到了床上……”沈尹看了南裴琛一眼:“只不过这一回呢,小皇帝没有干坐在一边傻盯着对方到天亮,毕竟,面对着倾心之人,怎么可能一直保持克制,无动于衷呢?”

  “所以,这一次,小皇帝在确认敌国皇子无论如何也挣不开绳子之后,便钻进了对方的被窝,抱着心爱之人入睡。”

  “啪!”沈尹的第三轮的第二张牌【心爱之人】。

  南裴琛花了两轮的时间树立起来的敌对矛盾,就在石昊和沈尹的“力挽狂澜”之下,回到了恋爱番。

  南裴琛觉得此刻应该有掌声。

  毕竟太不容易了。

  沈尹玩转着手中的牌,用舌尖将烟嘴挪到了另一边嘴,继续叼着,道:“敌国皇子对于床上的另一个陌生的温度感到十分不适应,但是捆着他的绳子又是特制的,根本挣不开,只能睁着眼睛,瞪着窝在自己怀里的小皇帝到天亮。”

  “小皇帝爱上了这种不需要戴面具,就可以和心爱之人近距离相处的感觉,所以从此之后,他天天夜里钻到敌国皇子的床上睡觉,有时候心血来潮,还给对方讲讲故事唱唱歌。”

  沈尹摊手:“习惯真是可怕啊,特别是当夜里睡觉,自己的身边有另一个人的温度和味道的时候。”

  “啪!”沈尹的第三张牌【习惯真是可怕】。

  说完后,沈尹将手里剩下的两张牌合拢,反扣在了桌面上:“我这边的故事就说到这里,过。”

  因为刚才南裴琛打断了石昊的话,提前说了,所以现在就轮到了金茂。

  金茂看了一眼沈尹反扣在桌面上的两张牌,心中暗忖着,那会不会是一个对子,又或者,沈尹这是想要凑四张一摸一样的牌?

  这么想着,金茂也开始犹豫起来:他是不是也应该想办法赌几张牌留下来,方便自己凑对子,三张和四张?

  不过,当金茂看着自己手里那完全不一样的八张牌时,嘴角又抽了抽。啊哈,就他这个破运气,比人家多出三张牌都没能凑出一个对子,还妄想着凑出四张一样的牌?

  金茂打消了留牌凑对子的想法,绞尽脑汁的继续编故事:“刚才沈尹说,小皇帝是晚上跑到敌国皇子那里蹭床的吧?那么他白天自然是忙着处理政务啦。”

  一句话戳破了沈尹构造出来的粉红气泡后,金茂感觉自己的唿吸都畅通了一下。

  石昊:“……”

  金茂一手支着下巴,一手拿着那几张牌,眼睛在牌面上转来转去,思索了一会儿,才道:“小皇帝的国家今年的收成好,并不代表每年的收成都好,到了第二年的夏天,就迎来了一场百年难遇的大旱灾,庄稼颗粒无收,小皇帝命人下发了救灾物资,却被一些贪官污吏层层剥削,到了百姓手里的时候,就成了一堆掺着沙子的米。”

  金茂放出了两张牌【旱灾】和【贪官污吏】。

  南裴琛微微颔首,来了!王朝倾覆的原因!

  金茂又道:“不过呢,小皇帝毕竟是魂穿过来的,知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也知道昏君的存在是亡国的倒计时,所以他写下了《罪己诏》,并且以身作则,吃斋祈福,开国库赈灾。”

  金茂的第三张牌【吃斋祈福】。

  南裴琛摸了摸下巴,垂眸沉思。

  如果这些关键词是像金茂这样解读的,那么小皇帝的国就不应该被灭了,小皇帝虽然还年幼,但是因为身体里面占据着成年人的魂魄,已经懂得谋略和笼络人心,只要再给他一些时间,处理好先帝留下的烂摊子,拔除那些朝廷的钉子,蛀虫,再提拔一些新鲜的,有能力的,可以为他所用的才子。

  重振朝纲,创造繁荣盛世,指日可待。

  可是这样一来,剧情就偏离主线了。

  金茂当然也不是傻的,或者说,他从一开始,就有了很明确的方向,这也是他不停的把石昊和沈尹带偏进感情线的方向硬生生掰回来的原因。

  金茂:“小皇帝的作为,确实让灾情有所缓解,那些拥护小皇帝的官僚们纷纷站了出来,捐出了家中的粮,用以赈灾,上行下效,朝廷重臣们为了自己的面子,也纷纷自掏腰包。”

  金茂的第四张牌【上行下效】。

  “小皇帝如此重视,贪官们也就不敢出手了,生怕被小皇帝抓到把柄,丢了乌纱帽。成效也是显着的,百姓们感恩小皇帝的作为,高唿明君。”

  金茂的第五张牌【明君】。

  南裴琛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沈尹的也露出了不赞同的表情:“喂,金毛,你还记得主题是什么吗?你这是要整一个盛世繁华吗?”

  金毛摆摆手:“别急别急,转折很快就来了,好歹让我铺垫一下嘛,你也不看看我手里拿着的都是什么关键词,我不这样描述,这些词能说出来吗?”

?作者闲话:  感谢各位读者大大的支持~文文上架啦~连叔的全勤制度改了,需要看每个月的订阅量来发全勤,要是订阅量不够就莫得全勤了QAQ。所以蠢菌卑微地跪求喜欢的大大们不要囤文囤太久,如果可以就在月底前过来订我一下,真的感激不尽!爱你们比心心~~

《无限:别撩了!停下!》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