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祂…来了!”

不祥,从不知何地、瞬间笼罩了每座大界,恐惧瞬间席卷天下众生所有心头。

从未有人亲眼目睹那究竟是何物,但这是跟根深蒂固的恐惧,是积累了无数岁月,深扎在基因深处。

一个又一个大世,无数葬身在劫难中。他们已经死去,侥幸存活的生灵带着恐惧、在黑暗中度过漫长岁月,一代接着一代,随着岁月流逝,那令人恐惧的绝望早已忘却,但骨子里、依然留藏着记忆。

这一刻,不管是飞鸟走兽还是凡人真仙,皆是无比惊恐。哪怕是盘膝坐在星河各处的三十二尊禁忌,一颗火热的心、也在刹那间冰凉。

“劫灭天来…提前到来。接下来,都看你了。”仙主惨白的脸、在这场血红中映出了一丝红色。她对着帝君开口,而后身影消失在原地中。

“这便是无土…一尊绝顶天命强者,已自己性命为代价,强行演化世间本源么…….”帝君抬头,喃喃开口,紧接着向着前方伸出了手。

他抬手间,一线横空,恍若逆转阴阳,生死轮回,刹那之间,这颤动的苍茫寰宇竟停止了下来。

帝君盖世之威,与这不祥对抗。同时,一只大手印、捞向诸天演化的世界,将星空中一条又一条横横交错的溪流控于掌间。

下一刻,帝君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生机气机,眸光闪烁不已。

“这便是无么……..”

这是仙主以自身性命,作为代价,演化天苍茫本源,掌中之光,每时每刻,都在衍生世界。

“祂的气息…的确不复往昔,看来仙主的猜测是对的。或许,这个时代、将被我画上一个句号,从此,后世不会再有绝望。”

那红色的雾气,万众瞩目。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上一个大世,那些自斩一刀的古老存在,被九天诸君强行逼出,参于一战。导致这个时代,无人知晓,这究竟代表着什么。

有宙宇碎裂之中,有无形的手穿越时空,镇压一域生灵、惨遭横死,甚至连死前都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

众禁忌心中掀起惊涛骇浪,这血雾之下,究竟是什么,在收割众生之命?就连他们也难以察觉。

“三十二尊无缺禁忌,至少能拖延数千万年。”帝君冷冷看着,岁月无情、在这无情的岁月之下经历,最初滚烫的心,好似也无情了起来。

帝君看多了太多生死,经历了一个又一个大世的落幕。哪怕是天下众生皆死在自己面前,也不会驺一下眉头。

他的心早已麻木,如今苦苦支撑自己的,也只有昔日接下师尊所留下的重任,以及…为师尊报仇血恨的执念。

众生哀嚎,仿佛不曾听见。他一步又一步,在这茫茫星河之中,在那宙宇崩毁的废墟中,在血染的长河里,回到了帝宫。

帝君回到了帝宫,立即封闭大殿、在仅有炎天君护法的情况下选择了闭关。

……..

岁月悠悠,弹指之间,又是千万年。

黑色的闪电,灌冲宙宇,比之天罚都要可怕,堪比禁忌之力,有灭世之气机,恐怖雷光淹没那里,使得一域星空每一处地,就连一粒沙都无法留下,全部化作气体。

黑色磅礴,使得众生只能见到黑暗,难以见到光明,又有黑雾翻涌,向着四面八方汹涌澎湃而去,毫无疑问,带着大量的不祥,浓郁的化不开,那是绝望的本源。

但是,在其中有一道光芒,蕴含着无上奥义,在这黑暗中、气机大起,双手横推、阻拦黑暗的蔓延。

这是一尊禁忌,浴血战敌。

他所在的苍茫,众生尽乎死绝!

昔年,仙主不惜已自身性命,化道演化天地,让三十二尊有缺禁忌,证得真天命。从此,这世间只剩三十五尊禁忌。

一千万年过去,在这一场突如起来的大灾大劫中,三十五尊禁忌,竟是以陨落十三尊。

他们联手抗击,却是没想到一股无形之力,让他们独行,逐渐一一击破。

“劫灭天来…昔年…仙主与帝君称之为劫灭天来,何为劫…何为灭?本帝面前,何来劫灭?”

这道身影浴血淋漓,已是到了灯枯油尽的地步。千万年岁月,他始终冲不过这重重危机。

战到后面,他越心惊。这股力量,在逐渐增强,从原先的上风逐渐到了势均力敌,到了最后、尽是自己不敌。

最终,他终于揣摩出了什么。随着生灵的不断覆灭,这股不祥的力量,便不断强大。这不祥之力,竟然是天下众生为食,作为己力。

这尊禁忌,最后演化自身苍茫天地,将仅剩的数万亿生灵,藏纳自身之中。

只是,当他揣摩出此事,已是来不及。这股力量太过无形,哪怕是数万亿生灵藏纳自身天地之中,这股不祥、依然在渗透,每时每刻,依然有生灵在死去。这只是杯水车薪,到了最后,众生终将躲不过灾厄降临。

“本帝乃天命之主,乃当世无缺禁忌。此劫此灭,又有何惧?”

这道被鲜血覆盖的身影,发出一声惊天咆哮,哪怕是这无数道恐怖的黑色雷霆、也在这一刻倒卷。

他的左眸燃起了熊熊焰火,左眼为白,右眼为黑,此刻互相转变。

这一刻,冥冥之中,似有轮回运转,未知之处,若有黄泉奔流,在黄泉地之上,仿佛出现了一方神秘的世界,站立着诸鬼诸神。

浩大的声势彻响在毁灭当中,这尊极尽升华,要演化轮回、镇压不祥。

此刻有一座石桥,从神秘的世界沟通到此地。

这方石桥,就像连接着未知的神秘之地。出现的刹那,让躲藏在禁忌体内世界中的众生,感觉到了生死轮回。生命无常,每个人经历的每一天,都在遭遇着生死。

他们同样看到了那座石桥,觉得十分诡谲,那好像是生命的尽头,万物的终点。

这尊禁忌在万物静止之中,走上了石桥。一步迈入之下,气势滔天直上,诸天万界皆有察觉。

“本帝执掌轮回,这世间的生死,皆在本帝掌间,哪怕是众生之死,轮回之前,鬼域还在。可敢随本帝入往轮回一战?”

这尊禁忌再次迈步,一步之下消失在了这方天地。下一刻,那静止的雷霆,惊响巨鸣。

茫茫世界,皆是鬼哭狼嚎。这是鬼域,苍茫众生的身死,随着这座石桥来到了阴间。

当这尊禁忌来到阴间,双眸黑白再现,吸纳阴间之力。这是属于他的天地,只是其代价,是阴间的鬼混魂飞烟灭,再也难入轮回。

然而,这方空间之中,忽然有无数道恐怖的气机释放而出,化作滔天黑雾,一只巨大的手掌,从上往下,向着这尊禁忌压去。

“当!”

刹那之间,轮回破灭,阴间陷入大震荡间。

………

“当!”

恐怖的巨响震荡了其余苍茫。此刻,天下众生皆抬起了头,在震撼之中感觉到了恐惧,又是极为麻木。

一座苍茫,北风在无边星河中呼啸而过,落着大雪。

星空中本不该有雪,白雪随着风而飘,带起了一道白色的痕迹。这大雪纷落,洁白美丽。然而,事实却不是如此。这每一片雪,都蕴藏着大恐怖,诸天星辰在这一片片雪花纷落中、被冻结、所有生机在瞬息中熄灭。

有一座广阔的大陆,漂浮在星域之中。这里十分奇特,大陆上方挂着成千上万颗太阳!

其中一个太阳,深蓝璀璨。体积比其它大阳大了亿万倍。这么多的艳阳高照,但那天空却是暗淡的如深夜一般。

这万千太阳,阻挡了这些风雪来袭,却依然阻止不了这寒冷的催人心寒。

大陆中央,有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殿内的金漆雕龙宝座上,坐着一个男子,身着黑色龙袍,是何等英气,但此刻却是尽显落败。

他低头看着下方,在那里、点燃着四十九支烛火,围绕着八道光芒,只不过中央部分,缺了一块。

“又有一尊禁忌陨落了么…这尊禁忌演化轮回,虽有缺、但已可算当世轮回。众禁忌中可排上位。”

咚咚咚......

忽然,有脚步声起,伴随着脚步,大门缓缓开启,从外边走进一人。

那人一身白袍,英俊无比,却是在帝袍男子的面前,跪拜下来。

“帝君陛下!太初石还未寻到!那人也无踪迹!”

帝袍男子沉默,心头的杀气四溢。使得整座大陆都在颤抖。

过了许久,帝袍男子才开口。

“东华,你说,本君可曾负了她?”

“陛下自然未曾负他……”

“那他又为何辜负于我?又为何叛弃这星河之下的亿万生灵!又为何打落太初之石…….”

白袍男子更加惶恐,俯身在地不敢回话。

尽管他已是当世第三十七尊禁忌,但面对此人,心中依然畏惧。

只因帝袍男子是当世帝君,世间无敌。

许久,帝君叹息。

“本君存活了九个纪元,实在太久太久。每次纪元破灭,都是想尽办法苟且偷生。师尊曾说我性子最为胆小,定是不敢赴死,所以我才在第一个纪元中存活下来,直至如今。”

帝君深吸了口气,失笑摇头道:“恐怕,你等都是这么认为。”

“可有人知晓?本君历经一个又一个大世,看到了无数生死。曾创立九天之势,迎那一场劫灭天来,但结果却是众禁忌尽乎死绝,只剩我与炎天君二人,就连昔日一起成长的小师妹也战死。”

“我曾心灰意冷,欲当先毁灭众生。只是,在那个女人出现后,改变了主意。只因…她的出现…让我看到了一丝希望。”

帝君缓缓闭目,陷入了回忆。

天地初开,有始有终,有生有死,凡事都有阴阳两面。天地初开,又到重塑。而如今又到了纪元劫!万物都将抹去,引来新的时代。

初开代表了生,劫灭代表了死,而这雪!就是这个纪元的劫!属于这座苍茫的劫。

“我不愿抹去,是因我想知道,这劫灭天来究竟竟是什么!为何每次不一,又为何能掌管我等命运?我不甘心!所以我活了下来!只想寻到这个答案。”

“现在!已经没有了希望,缺了太初之石,怎能揭开这股谜团!而另一物始终没有出现!”

帝君突然大笑而起,笑声蓦然变大,直至破开云层!只见天空风云色变,无数雪花赫然一抖,停止下来!紧接着倒卷而去!使得天地颤抖,星辰倒流。大陆震动,高山崩塌,万物众生俯拜在瑟瑟发抖。

这是帝君的怒火,就算是这片星空也承受不住。

“东华…你说…我与炎天君相伴了无数岁月,虽说我是师尊亲传,他们二人要敬我一声大师兄,但他的年纪比我要长,他敬我为大师兄,我心里敬他为兄长。为何…为何….这最后关头,他要叛弃我,在我将九大神土融入太初的最后关头,将太初打落、消失在星河间!”

帝君心中滴血,明明已是见到了希望,只要九大神土融入太初,便能抗衡这一场大劫大灭。

他被至亲叛弃,已心如灰。

“龙言,东华!可愿随本君与此劫一战!”

帝君大声狂笑中,身影已在苍穹中。

“有何不可!”

“臣紧随陛下!”

就在此刻,天空不再有雪花飘落,远方的白茫雪海如水一般凝聚起来,形成一个巨大手印,带着轰鸣之声,回旋在星河之中!带着猛烈风啸!向着大陆一压而来。

成千上万颗高悬在大陆周围的光芒刹那崩碎,这阻挡这场风雪的大阵在这一掌下崩裂,无数雪花从中飞落,冻结了所过一切。

帝君拔剑而起,指天而道:“百万神魔!众仙天尊!可愿随我一战!”

“我等愿意!同帝君一战!一同赴死!”

“再结大阵!”

一道道散发强大气息的身影从大陆中冲天而起,再现万阳御天阵。

万阳御天阵,是一个又一个时代归集的禁阵。在这世间、被世人称之为十绝禁阵。更是阵首。

成千上万的极阳之力,汇集了天地绝阵。这一刻,那风雪之力、再次无法进前。

《焚天路》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