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海图

    那一夜发生了什么,奥托与尼雅很快便知晓了。

    他们不得不欣然承认儿子尚未成年就已经成为男人的事实。透过这件事,他们也觉得露米娅前所未有的值得亲近。

    曾经这是奢望,现在奥托又开始联想自己成为爷爷的美景。

    就像春天即将到来,海冰积雪溶解,一切都会美妙起来。

    可是露米娅从不是奥托认同的留里克正妻。

    诺夫哥罗德白树庄园的老里古斯,那个老家伙竟有一个极为伶俐的小女儿。

    那个女孩,斯维特兰娜也快到成年的年纪了吧?

    因为战争原因,奥托已经一整年没有前往诺夫哥罗德,那个女孩成长得如何他不更不知晓。新的一年,他意欲去东边好好视察一番,尤为看看斯维特兰娜是否足够漂亮。

    这仍是看脸的世界,露米娅的容貌并不讨奥托的欢喜。不过碍于这位留里克的第一个仆人,也就成为了他第一个女人,奥托便强烈期待着明年是结果。

    男子之力已经觉醒!

    关于这种事,只有零次和无数次的区别,食髓知味的留里克完全发自本能的去追求极致的快乐,当然,让她孕育出世袭的大祭司则是目的。

    以这一时代的标准,露米娅早已成年。她都快要十六周岁了,以养鹿人的标准,她早就该做母亲。故基于这样的认识,这女孩才会显得急切。

    一次又一次,十天之内竟有了五次。留里克自己是舒坦了,他也非常确定自己的本事。

    这就像是射箭,对着一个靶子射击多次,只要有一支箭上靶就是成功。

    已经是第六次了,露米娅彻底意识到自己的男人仅仅是年龄小而已。他是一头潜力巨大的熊,现在就展现出强悍的实力,自己只能被动承受,毕竟这也是自己希望的。

    夜幕下她趴着休息,留里克为之盖好毯子,自己静坐在床边冷静。

    “现在满意了吗?”

    露米娅低语喃喃,“你……要让我今年就做母亲……”

    “不是今年,是明年。九个月或是接近十个月,明年春分祭司左右,你就是母亲。”

    夜幕里,露米娅静静地笑了笑,“还是快点,我还要主持祭司。”

    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留里克自觉自己精力爆棚,他又生怕自己虚了,这段时间可是拼命地大口吃肉。

    海冰已经非常薄弱,计划中的大事也该进行。与露米娅的仅仅是家庭内的私事,接下来的事可是关系到罗斯人未来的伟大探索。

    奥托,他直到进入四月了,才获悉留里克决意走海路探访巴尔默克盟友的计划。

    从罗斯堡到巴尔默克存在顺畅的水道吗?中途会遇到惊人的风浪吗?会遭到敌人袭击吗?

    固然是征服大海的勇士不该对这些风险畏首畏尾,然而探索者居然是自己的儿子!明确的获悉留里克的决定,猛然间奥托不禁仔细思索,恐怕这小子与露米娅的亲近别有所图吧,所谓突击给家族留下备份。

    一场会议就在公爵宅邸召开,留里克需要像部族的精英长者们说明自己的决意,以让这场冒险变得看起来不再危险重重。

    明明已经过了四月中旬,今年的春节明显来得更晚。难道海湾解冻又要进入五月份,难道寒冷才是常态,去年的温暖仅仅是昙花一现?只怕今年的收获季,梅拉伦湖地区的粮食又要欠收了。

    罗斯堡又遭遇一场糟糕的冻雨,松软的积雪大规模变成坚冰,要不是有着大量的麦子储备,罗斯堡豢养是驯鹿群和绵阳,都会因为难以得到草料活活饿死。

    奥托深沉着脸率先提道,“留里克,人都到齐了,现在向大家说说你的方案。”

    留里克环顾在场着,除了罗斯部族的老家伙们,最重要的客人莫过于比勇尼与弗洛基兄弟。

    他这是有备而来,须臾又做了手势,四位女仆合力搬着一块巨大的松木板走入厅堂,木板轻轻放在众人中间。

    所有人都伸着脑袋,他们注意到这散发着强烈松脂气息的棕白色板子,其上可是被碳粉描绘出了独特的文理。

    可是,板子上的内容到底是什么?

    突然间,奥托恍然大悟,像是被扎了一下腿,他猛地站起,指着板子讶异嚷嚷,“这是!我们的世界?比起以前的简图,这个更加详细。你这几天索要木板,就是制作这个?”

    留里克也站起身:“不错,这就是我们世界的一部分,至少是我们所处的一个小世界。”

    留里克搬出来的就是一副北欧地图,它的面积接近一个平方。

    这幅地图完全是按照了他内心的记忆,加之对一些关键人物譬如丹麦人老埃里克的问询,获悉了一些有关丹麦地理的知识,如此对北欧世界进行了尽量详细的描绘。

    整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和科拉半岛,整个日德兰半岛,芬兰的东方之地,以及一些明确探明的岛屿、群岛,皆在地图上。

    在地图的西北部边缘,那里被特别标注了一座小岛,即冰岛。

    不列颠群岛则是地图西南方向的主要描绘物,另有日德兰半岛以南的荷兰地区,也就是所谓的“大弗里斯兰”。

    地图之上,一些定居点的名字被详细的标注。罗斯公国所有的定居点都被最详细的标注,另有已探明位置的海泽比、石勒苏益格、卡尔马和博里霍尔姆、卑尔根、纳尔维克峡湾。至于诺夫哥罗德,被留里克安排在了地图的东南角,刻印了相应的名字。

    哪怕是奥托也不曾直观的了解“已知世界”的构造,留里克摆出的这一副亲手绘制的前所未有的巨大地图,直接帮助大家开了上帝视角!

    留里克趴下来,以手指着地图上的一个个岛屿,一处处峡湾,一条条河流,还有各个定居点,挨个进行介绍。

    “我们走海洋之路,当然可以抵达巴尔默克。我们通过丹麦人控制的海峡,就进入广袤的西方大海。我们首先会进过奥斯陆,顺着海岸线北上,就抵达挪威人的核心卑尔根,继续北上就能抵达巴尔默克。假如我们从巴尔默克出发继续向东,就能得到我的冬季营地摩尔曼堡。”留里克直接描述出一条航线,观者无不震惊又纷纷起疑。

    奥托衰老的心脏在狂跳,他这一生抵达丹麦人控制的厄勒渔场已经是去南方的极限。

    “这能行吗?你确认这条航路存在?”

    父亲的怀疑非常有道理,罗斯人和巴尔默克人都不能判断这条航线的合理性。其实留里克也很怀疑,他必须在日德兰半岛和附属的星罗棋布的岛屿谨慎穿行,风险是巨大的。只是他觉得无头苍蝇乱跑,只要沿着半岛的海岸线走,必能通过那个进入大西洋的关键海峡。

    “我能行!”留里克无比自信的摆出一个无懈可击的说辞,这是奥丁赏赐给我们罗斯的知识,我们得以知道大地海洋的构造。神把机会给了我们,我们就要把握机会。”

    奥托从震惊中稍稍缓过劲:“的确是这个道理,只是……你要通过丹麦人控制的海峡。你呼吁今年不要有战争,怎么还要……”

    “战争?不。我不会进攻丹麦,只是从他们的控制区穿过。我会乘坐阿芙罗拉号,带着大量的货物去巴尔默克做生意,丹麦人敢于阻拦我们,那就战斗。”

    说话间留里克已经攥紧了拳头,人人看得出他所言非虚。

    但凡经过之前大海战的人们都知道阿芙洛拉号的惊人战斗力,更大的喜事就在约莫十天后,另外两艘大船也要下水了。

    留里克的话还不只如此,与其说服大家相信自己的冒险风险不高,还不如让他们相信这次冒险仅仅是一个伟大的开始。

    人的本性就是贪婪的。只要让大家相信远洋的航线是神赏赐的,冒险能捞到的金银是海量的,大家就敢于将风险抛弃。

    留里克直接指着不列颠群岛,尤其是一个明确的点。“这是布里吞奴隶的源头,我指着的地方名叫伦敦,这里有大量的财宝,还有富饶的土地!我们进攻这里就能发财!如果永久的占领这里,我们的移民就能获得源源不断的麦子。”

    这番话实际更多是给比勇尼兄弟说的,留里克还有后话,他指着地图西北方的小岛,“这是冰雪之岛,极为寒冷。却也是海豹和鲱鱼的密集区域。不过任何人敢于继续向西,就能抵达温暖富饶的新世界。”

    比勇尼兄弟在北极越冬之际,就从留里克这里基本知道了这些事,而今再听一遍依旧浑身亢奋。

    奥托、哈罗左森、阿里克等人也是听得激动万分,毕竟没有人能拒绝成堆的黄金,以及用麦粒堆砌成的山丘。

    “好吧!我同意你的冒险。巴尔默克人的盐是真的好盐,我们极为需要。”奥托率先做出肯定,他也知道自己没法阻止儿子的冒险。不!为何要阻止呢?一个励志于征服庞大世界的人,必须勇敢冒险。

    比勇尼兄弟必须在温暖期回家,依靠留里克的描述,显然走海路回家更快,凭借着大船的实力,路途恐怕也没什么危险。

    比勇尼急忙回应道:“罗斯公爵大人所言极是。我们和留里克向奥丁发誓作为兄弟,此行我认同留里克兄弟的意愿。我们走海路。你们罗斯人的各种货物请装船,我们巴尔默克人会倾囊购买。而且我的妹妹……”

    “你妹妹?”奥托猛然察觉有情况。

    “我妹妹诺伦,我把她许给留里克兄弟。她要来到罗斯堡,她并不喜欢翻越雪山再走一个月的路,走海路归来一定是最好的。”

    奥托点点头,接着笑了出来。他拍打比勇尼的肩膀,“好啊,你的妹妹过来,我会把她看做女儿。她叫诺伦是嘛?我的儿子留里克已经提前成为男人,你的妹妹很快就能做母亲,我们两族的联盟更为稳固。”

    比勇尼心里很快乐,就是这话说得让他尴尬,只得陪个笑脸。

    奥托拍打自己的大腿,“就这样做!带上大量货物去巴尔默克!遇到丹麦人袭击就打退他们!不过……”奥托又稍稍沉静下来,“留里克,毕竟那是丹麦人。你可要选一批精干战士上船,带上充分的给养,尤其是武器!大量安装扭力弹弓,还有十字弓。”

    留里克长舒一口气,“我会的,任何敌船都不是我的对手。”

    “那么我也祝你大获成功。”阿里克兴奋地祝贺道,“还有一个消息,你的嫂子亚丝拉琪的肚子终于大起来,夏天我会带着她去新罗斯堡。”

    “不错。我也要要去诺夫哥罗德一趟。”奥托如是说,就是表情分明是还有后话。

    “去东边索要贡品?爸爸,你年纪很大了,也许不必太勉强。阿里克能担纲重任。”

    “你觉得我老了?”奥托捋着自己发白的胡须一阵苦笑,又说,“还记得那个斯维特兰娜?”

    留里克一个机灵,“那个女孩?你提及过。”

    “记住,那是我给你安排的正妻,你可不要忽视。她非常的美丽,现在也有十岁了,我这次去就把她接回来。不管那个里古斯是否同意,我就是要在今年把那女孩接过来。小子,你的确是优秀的孩子,的确是我的好儿子。十几个妻妾里你不要仅仅宠爱露米娅,其他女人一旦到了年龄,你就动手!明白了吗?”

    奥托说罢,大家全体哈哈大笑。

    留里克可是一点都不臊得慌,他拍打胸膛,“那就来吧!反正生下来的孩子都是你的孙子,你不嫌多,我也不嫌任何疲惫。”

    房间里又充斥快乐的笑声,紧接着,大家又开始毫不犹豫的探讨起留里克的那些私事。

    毕竟最先被临幸的妻妾的露米娅,是罗斯的大祭司!这意义就太非凡了!

    大家最喜欢在这些喜闻乐见的事情上使劲嚼舌头,奥托在场,他们无不赞誉留里克不仅有神赏赐的智慧,还有一部分神力。一个十一岁对你男孩,可以十二天临幸妻妾多达六次,在他们的传统概念里,这比许多二十岁的壮小伙都猛。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留里克可是期处在营养过剩的状态,他之前把过剩的力量用在打斗训练,而今有了全新的发泄窗口。

    哈罗左森恍然大悟:“啊!我说呢,最近的神庙开放日,我门口坐着的大祭司,她偶尔站起来走路都是一瘸一拐得,原来是这个原因吗?难怪要长时间坐着。”

    听得,房间内一群老家伙又开始了放肆而癫狂的大笑……

    去西方探险,确定前往巴尔默克部族的航线,是留里克的另一个发泄强大力量的手段。

    扪心自问,自己对露米娅的行为太刺激太频繁了,春天大祭祀即将到来,冰雪融化万舟入海,届时的祭祀必须由她主持!

    不仅如此,两艘大船已经完成了船帆和锚头的安装,甚至是滑入海洋的滑倒都做好了!

    两艘和阿芙洛拉号同级的船,古尔多特号和斯佩洛斯维利亚号,她们都在船头钉上了涂抹白垩泥的木板拼凑成的船舷号、船名,也仅剩下壮汉合力拉入海洋,而这也是大祭祀时最辉煌的项目!

    露米娅是该好好修养一段时间了。

    冰层越来越薄,抓海豹的人们声称远方海域已经出现大量海冰裂缝,抓海豹的工作愈发危险。

    这其实是好事,意味着远航就要开始了。现实摆在面前,留里克也无意继续折腾露米娅,他列出一批清单,就开始差人把亟待运抵巴尔默克的货物搬到船上,比如说一批熊皮、鹿皮、貂皮,还有散发硫磺味的黄白色肥皂。

    奥托的忠告也提醒了他,制作新的武器?当然!

    留里克仍旧有意在扭力武器上继续做文章,这一次他决意紧靠那些年幼的铁匠学徒,就把“野驴投石机”做出来,成为新式的船载战术武器。他已经安排手下展开行动!
《留里克的崛起》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