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9章 使节船(求月票)

    计缘就像是知道夜叉在想些什么东西,转头看向这个亦步亦趋跟着的水中巡守。

    “你若想要去回报应老先生的话就现在去,职责所在,应尽的义务还是要尽一下。”

    夜叉赶紧躬身拱手。

    “多谢计先生提点,小人知道了,小人会让其他人来为先生引路……”

    “不用了,通天江龙宫我熟。”

    计缘这么一句,夜叉眼神闪动心中所思,认为可能是计先生不想有人打搅,便赶忙回应。

    “是,那小人告退!”

    说完这句,夜叉赶紧提起一股水流窜了出去,片刻之后已经到了正殿中,然后小心经过侧边来到老龙的身边,后者正举着茶盏和几位龙君畅谈,夜叉的传音也在耳边响起。

    “龙君,小人从计先生那听到一个消息,特来回报。”

    老龙斜眼看向夜叉,低声传神。

    “说。”

    “回龙君,计先生没有明说,但去了龙宫外看沿江宴的场地,说到时候会有好戏看,小人不敢不报,所以在经由计先生许可后回来禀报了。”

    老龙笑了笑。

    “还算机灵,下去吧。”

    夜叉抬头看了看老龙又赶紧低下,然后缓缓后退离去,既然龙君没说要准备什么,那也不用他管了。

    这会计缘和枣娘已经出了龙宫,外头的水族密度瞬间上升了许多倍,并且也并非妖气就比龙宫里低多少,除了真龙和一些特别的水族,外头能来到通天江的水族也有不少非等闲之辈。

    计缘和枣娘从龙宫大门一边出来,当然也会引得排队等着送礼的水族侧目,但很快两人就好似融入了一股水流,在一众水族面前消失不见,这一手御水已非举重若轻,而是润物无声。

    “先生,什么好戏呀?”

    “能见到熟人的。”

    计缘转头对枣娘笑笑,然后才看向宽广的江底周边,除了两边水道,通天江中心已经有一座座石台从江底升起,逐渐化为一个个桌案。

    为了让宴席能够顺利进行?正有不少水族在前后忙碌?一个个连连的气泡禁制在水中化成一片,以便届时能够摆上酒菜。

    这延绵江底的水族之多?不由让计缘回想当初黑荒的那一场万妖宴?当然这边的妖气和当初的感觉则截然不同,计缘不能说里头的妖怪都是干净的?但都是来自内陆和四海中有头有脸的水族,更有不少正神偏神等神祇在?绝对少有那种为了恶而行恶的存在。

    “熟人?谁啊?”

    “枣娘啊?有求知欲是好事,不过凡事留个惊喜不好么?”

    计缘这么一笑,枣娘也就跟着笑了。

    “嗯,好?先生说是喜就好!”

    计缘笑容收敛?看向前方。

    “是啊,对于我们而言是。”

    ……

    另一边,獬豸和胡云已经溜出了偏殿,才出门,外头守着的夜叉和鱼娘就向他们行礼说明。

    “谢先生、胡先生?如今龙宫内外人员混杂,也容易迷途?你们要出去的话,请容许小人们随行。”

    胡云左右看了看?两边站着七个人,三个夜叉四个女子身子大鱼尾巴的鱼娘。

    “你们都去啊?”

    “回胡先生?只跟一人便可。”

    胡云看了看獬豸?后者点了点头?随手指了一个鱼娘。

    “那行,就你了。”

    说完,獬豸就带着胡云大步离去,而胡云还嘿嘿笑着,居然称呼他为胡先生,这感觉还挺好的。

    不过才出了宫殿后方的清静地,胡云就开始发憷了,外头的水族妖怪实在是太多了,每一个的妖气对他来说都很恐怖,再看看身边的师父,根本连妖气都不显。

    而且这和待在计先生身边不同,计先生身上没什么仙气显露,但胡云知道计先生是很厉害的,非常非常厉害,而自己这便宜师父,连法力都是从计先生那借的,出什么事很可能兜不住的,不过胡云又回头看了一眼跟着的鱼娘,心里顿时踏实了一些,好歹也是在龙君地盘上。

    “哎哎师父您慢点。”

    胡云赶紧追上獬豸,前者瞥了胡云一了,眼神肆无忌惮地在各方游曳。

    “怎么全是一些小泥鳅。”

    胡云赶紧跟上去抓住獬豸的手臂。

    “师父,计先生这会不在,您话可别乱说了。”

    “你怕什么,这还在龙宫里呢,走,转到前头去看看,瞧瞧那些有资格让应家人见的。”

    两人一个敢走一个敢跟,很快就绕到了龙宫入口直线入内的正殿。

    獬豸还在左看看右看看呢,忽然听到远方有一个清灵的女声朝这边传来。

    “小狐狸——小狐狸——”

    “嗯?是有人在叫我么?”

    小狐狸一个激灵就起了精神,獬豸低头看着他。

    “这整个通天江底,除了你还有第二只狐狸吗?”

    獬豸再抬头看向不远处,眉头微微皱起,一条连幻化形体都做不到的大鱼,能一眼看穿胡云的幻化?

    要知道胡云道行是差了些,但在计缘身边打下的基础堪称恐怖,否则也不会引起獬豸的兴趣了,胡云如今的幻化可不是谁都能看穿的。

    “青青!是青青!”

    胡云在看到大青鱼的那一刻,就撇下獬豸兴奋地冲了过去,那边的白齐也任由大青鱼过来。

    “哈哈哈哈,青青你会说话了!你会说话了!”

    这一刻是胡云今天最开心的时刻,跑着跑着就跳了过去,被大青鱼直接撞在胸口,捧着鱼头被带得在周围窜来窜去。

    “我早就说话了,我早会了,哈哈哈哈……你是狐狸也能来江底赴宴么?”

    “是啊,计先生带我来的,你是白江神带你来的吧?”

    白齐此刻身穿一身白衫,带着一个白须白发的老头一起走来,正是化形后老龟的模样。

    “哟,小白龙和老乌龟,虽然还差了点意思,但倒也有那么点意思了。”

    獬豸这么一句,白齐和老龟已经到了跟前,白齐微微眯眼看着獬豸,虽然看出对方不是血肉之躯,却无法感受出什么气息,是人是妖都不清楚。

    “看阁下评头论足的样子,真不知是在夸人还是嘲讽?”

    獬豸没有回话,只是打量过白齐,也看过老龟后,然后再看看一边玩闹在一起的大青鱼和胡云。

    “胡云,走了。”

    “啊?可是我要和大青鱼叙旧啊!”

    “开宴的时候在主殿碰面也是一样的。”

    看到獬豸真的走了,胡云有些不舍地和大青鱼说了两句,然后对着白齐和老龟行了一礼,才匆匆追了上去。

    老龟皱眉看着离去的两人。

    “江神老爷,这人是胡云的师父?计先生可知道此事?”

    “不必理会,我们去拜见龙君,计先生一定也会来,宴开就能见到了。”

    ……

    通天江江面之上,京畿府港口处,正有几辆由禁军护送的马车在港口外停下,有仆从放好凳子掀开车帘,前后马车上陆续走下来一些人,令前后守卫的禁军都下意识提起立正。

    “船准备好了么?”

    “回国师的话,已经准备好了。”

    “嗯。”

    杜长生点了点头,向着身侧一人拱手。

    “尹相,几位殿下,还有几位大人,船准备好了,我们出发吧。”

    “嗯,有劳国师施法。”

    “在下应有之义。”

    杜长生带着尹兆先、尹青以及几位朝中大员和几个皇子一起走上了之前准备的大楼船。

    “~~~”

    一名禁军中气十足的下令,楼船开始缓缓离岗,而在到达江心位置没多久,杜长生和好几名天师处的天师就一起施法,从船舷开始仿佛有一层薄雾升起,直至江面上远来近往的船只都看不到大船。

    大楼船越来越快却越来越低,最终缓缓沉入湖面。

    楼船前后,原本因为无风而垂落的大贞旗帜,在入水之后被水流带动得飘扬起来,船上也起了避水之法,防止人们被水淹。

    在楼船入水的那一刻,一些站在船舷边上的禁军看向船外,觉得新奇又兴奋,可再看向船下,则被吓得够呛,只能强撑着站直身体不出丑。

    随着船只越往深水处开,下方江底能看到数不清的水族,有的半人半鱼,有的干脆就是怪物模样,有的则是一条盘龙,有的外表如人却给人一种非人感,许多妖怪在水中的一双双眼睛好似闪着幽光,视线全都看着这一艘从江面沉下来的大楼船。

    船上的大多数人都心里打鼓,而船外得那些水族同样面露惊色,在他们眼中,这艘大楼船上下无仙灵无妖气却大放光明,仿佛照亮前后水路。

    这乃是浩然正气之光,使得不少水族都纷纷退避,一些水族则神色莫名地跟着,毕竟这船来路不明,是不是一路人瞬间就能感觉出来,可能来者不善。

    尹青看过下方数之不尽的水族精妖,随后转身看向楼船二层平台上一个浑身赤博的禁军高手,他的面前还放着一面巨大的锣鼓。

    “宣喝表明身份。”

    禁军高手点了点头,运气浑身真气后再深吸一口气,提起一旁的红头木杆,扬起一个大角度后狠狠砸向铜锣。

    “当——”

    “大贞使节,前来为应娘娘恭贺——”

    这锣声在水中传递极远,宣喝声也极为嘹亮,并且锣声和宣喝声并不停歇,一路由远及近驶向龙宫。

    ......

    新的一个月,求下月票!
《烂柯棋缘》新章节尽在“言情中文网-安卓版APP”,如遇小说章节不全,请下载!
点击下载
永久免费